雅文小说 > 都市言情 > 农家仙田 > 第938章 暴力机关的大头目
    看到李青云被攻击,他身边的三境高手顿时怒了,管什么周家不周家,太狂傲了,当我们都不存在嘛,先干了再说。>雅文吧  w·w-w=.=y=a·w`e-n=8=.com

    宫星河一扬手,斗转星移,璀璨的星光一闪,像一张巨网,接住袭来的那群火鸟,一兜一掷,把攻击转移到几百米之外的空地上。

    山崩地裂的轰隆声,在众人耳边响起,声势惊人,却像抽打在周望海脸上的耳光,火辣辣的疼。

    “小辈,你们敢还手,简直不把我们周家看在眼里,你们死定了。”周望海又惊又怒,就像被人掀了裙子的少女,叫声极为凄厉。

    李春秋同样冷哼一声,没有言语,就是一道恐怖的拳印,悄无声息的轰向周望海所在的灰云。

    周望海身影一晃,脚下灰云差点被拳印打散,惊慌横移几十米,这才吓出一身冷汗。这一拳太阴了,居然没有声息,如果不是他的神识强大,差点就被打中。

    “好,好,你们好的狠,仗着人多,敢不把我们周家放在眼里……”话没说完,就有一道恐怖的刀光,直劈过来,凄厉的尖啸声,划破平静的夜幕,像流星一般惊艳。

    周望海已经没有时间放狠话,因为除了刀光,还有几道可怕的攻击,同时落下,简直像过街老鼠,被人围着打。刀光、冰锥、元气针、蛇形手印、金甲巨人、几道阴气森森的符纹……

    别说抵抗,连他招架的力气都没有,只能依靠家族绝学,以及护身灵气罩硬抗几下子,体内翻涌的气血,差点把他打得吐血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顾元纲发出绝望的一声惨叫:“救我!啊……”

    陈道远一咬牙,一掌印在顾元纲的脑袋上,太极劲一吐,当时就震碎了对方的脑浆。﹎> 雅文﹏>吧  w`w`w·.`y=a`w`e`n-8`.=com顾元纲的脸皮,瞬间松弛下来,像睡着一般,只是眼角一丝鲜血涌出。

    既然决定和李青云绑在一起,陈道远也不是犹豫和反复的人,以杀掉顾元纲为投名状,约束了中立身份,彻底站在李青云一边。

    “好好,你们等着,我周家会让你们付出惨痛代价的。”周望海放出一句狠话,从无数道恐怖的攻击中冲出,化为一道灰光,朝蛇谷方面逃遁。

    一道恐怖的巨掌,无声无息的出现在灰光后面,啪的一巴掌,只听一声惨叫,伴随着吐血的声音,把那道灰光抽得无影无踪,不知抽飞了多少公里。

    “巨掌真人?靠,我就觉得今晚少点什么,原来巨掌真人一直潜伏在一号农场附近,直到现在才出手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说嘛,李青云不可能没有后手,原来还有师门的力量没有展现,太特么可怕了。可笑顾家、杨家、以及烂陀寺的余孽还以为一号农场空虚,却不知人家只是设了一个小阵法,就把他们全歼灭了。”

    “顾家已经灭了,杨家今晚也损失三名三境高手,算是半残了,不知下一步该如何走?一招不慎,也将步入灭门的结局,可悲可叹啊。”

    “一巴掌把成名几十年的周望海抽飞了,太特么恐怖了,太特么霸气了,这是要向周家开战的节奏吗?巨掌真人威武!”

    一时间,沉寂多时的暗中围观者,又发出八卦的熊熊火焰,或惊讶或赞叹,在黑暗中发出自己的声音。

    李青云让众人回去休息,他把尸体清理干净,也不去医馆寻找老婆孩子,只是给她们发条消息,让她们安心即可。

    然后,就在一号农场,打坐到天亮。﹏﹎>  >﹎雅文吧  w=ww.yawen8.com

    这一晚,他安排许多暗手,不过还好没有用上。比如,老婆杨玉奴手里的玉髓液,岳父杨文定手里的玉髓液……那都是可以随时晋升三境的力量,只是他怕太过惊世骇俗,曾交待他们,不到危险关头,千万不要服用玉髓液。

    老婆和岳父需要晋升第三境,但如果有选择,李青云还是不想让他们在这一夜晋升。隐藏一点力量,岔开一个时间段,会有意想不到的好处。

    天亮了,李家寨像往日一样,在宁静祥和的气氛下,孩子起来上学,大人起来做工,或者摆摊,在熟悉的乡音中,或嬉笑或怒骂,热热闹闹的开始了新的一天。

    这些普通人不知道,昨夜江湖上发生了什么事,更不知道村子里死了多少人,只是稍微有些奇怪,一大清早,一号农场门口附近,怎么停了那么多帝都牌照的豪车。

    没错,特管处高层的负责人,天不亮就赶到了李家寨,不过他们一没敢乱闯,二没敢给李青云打电话……因为就算打电话,李青云也不一定接。

    只等天亮之后,他们才小心谨慎的下了车,站在一号农场大门口,往里面观望。

    一号农场还是一号农场,路树成荫,山清水秀,沿山小路旁边是一排错落有致的竹楼别墅……只是这条沿山水泥路,好像有很多裂缝,以及无数人怒踏的脚印,路边的路灯柱子断了几根,一根风力发电设备严重倾斜。

    只要有一点江湖经验的人都能看出,昨夜这里发生一场惨烈的战斗,不过地面没有一丝血迹,好像被什么东西舔.舐过,而路面碎裂所产生的土灰,也没有一丝,好像被吸尘器吸了几百遍,干净得有些诡异。

    陶达潭嗓子发干,表情愁苦,瞅了一眼旁边极具官威的中年男子,小声解释道:“夏局长,这就是李青云的一号农场,和平日里的格局一样,没看出有什么阵法。那个在门口打坐的年轻人就是李青云,今晚二十多岁,他的资料你也看过。在受伤被开除之前,一直都是普通人,只是回村之后,似乎才变得有所不同。”

    夏局长瞅着李青云年轻得有些过分的面孔,平静的说道:“他的资料我们安全局的领导几乎人手一份,我几乎能背下资料中的所有内容,不过没看到他真人,那些资料就是废纸一堆。对了,听说你和李青云的关系不错,为什么在昨夜之前,没帮他调节纠纷?而在事件走向不可控的关键时刻,你怎么没给他打电话?毕竟,昨夜我们国家损失太多的三境高手了。”

    “呃,我们的关系并不像外界传言的那么融洽……一开始,我和李青云只是单纯的雇佣关系,毕竟请他当向导进山。后来接触下来,还算谈得来。只是那一次清理变异野兽时,他和柴家的柴子平冒险打赌,我并没有制止,而且按照约定时间,让人投放燃烧弹,毁灭那个山谷的所有生机,没有因他而延迟半秒。”

    “我承认,这一次我处理得不够圆滑,让他对我产生了芥蒂,而我也没有及时弥补,以至于让裂痕扩大。再加上上一次李青云进京闹事,有关部门二处的慕容烟赶在我之前接手案件,他借机搭上了二处,和我们这边的关系算是彻底断了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李青云货物被抢,员工被打,投诉到我们特管处时,几位负责人觉得应该给他一些教训,所以就无视他的投诉和请求,想压一压他的性子。没想到,这三天只是他给我们下的一个套子,以至于他攻击顾家时,我给他打了几个电话,他都没有接。”

    “事情经过就是这样。”说完,陶达潭又叹了一口气,似乎解释得极为吃力,说完这几段话,脑门上的油汗涌出一层又一层。

    夏局长表情平静,看不出心中的反应,摆摆手说道:“你这么处理,本也没错,不过……走吧,带我去和李青云谈谈,国家损失了这么多三境高手,他必须承担起相应的责任,不然,就追究他的法律责任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陶达潭稍一犹豫,夏局长已经迈步走进一号农场的大门,他忙跟了上去,慢他半步。

    在夏局长走进农场大门口的一瞬间,李青云睁开了眼睛,伸了一个懒腰,全身骨头啪啪作响,就像鞭炮一般。体内的真元太过强大,晋升二境高阶之后,他还没办法消化强大力量带来的新变化。

    李青云看到陶达潭故意落后中年男子半步,而他们身后,跟着四名黑衣男子,戴着墨镜,居然是传说中的警.卫.局保镖,全是武修,清一色的二境高阶。不过在武修之外,李青云还能看到一丝不一样的气势,他们身上的装备,可能不弱于有关部门的特工。

    “李青云,这是我们夏局长,想和你谈谈昨夜的顾家灭门事件,希望你配合一下。”陶达潭绷着脸,很公式化的说道。

    夏局长却摆摆手,显然不喜欢陶达潭的态度,带上笑容,很和蔼的伸出手,对李青云说道:“我是安全局的副局长,夏国立,不是江湖人,却分管江湖这一块,外行领导内行,希望李先生不要见笑。”

    李青云皱眉,显然不喜欢和国家机器打交道,特别是暴力机关中的特殊机构。昨夜的行为明明是“江湖纠纷”,还专门向特管处申诉过,江湖事江湖了嘛,怎么引来了安全局的大头目?

    “夏局长太客气了,我只是一介江湖小虾米,哪敢见笑。”伸手不打笑脸人,而且这位局长是真正的高层官员,权力极大,又不是江湖人,李青云只能茫然的和他握手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