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 > 都市言情 > 农家仙田 > 第942章 亲情牌
    收拾完杀手,李青云的灵体返回肉身,感觉该吃午饭了,这才下山。> 雅文吧>_ ﹏﹎ w-w-w=.-y`a-w-e·n·8·.·c-om至于杀人,似乎已经习惯了,只要处理干净,什么麻烦都没有。

    所谓修炼者高高在上的姿态,估计就是这么养成的,凌驾于法律之上,凌驾于世俗之上,这是另一种特权。

    江湖圈子如此,某些权势圈子也是如此,杀人放火,颠倒黑白,抢劫陷害,无所不为,就是喝水吃饭一样简单。

    正因为如此腐朽恐怖,所以某些圈子才有些一特殊规定,怕这些恶习蔓延得太厉害,毁了和谐安详的外表。

    江湖圈子中,寻仇杀人限定是,不得对普通人出手,也就是祸不及家人。如果一家子都是修炼者,那灭门就是真的灭门。要是破坏这个限定规则,监管者就会出现,给予处罚和警告,甚至是灭杀。

    某些权势圈子,做坏事的限定是,不得闹大,不得闹得人人皆知。如果闹开了,就会有监管者现身,平息事态,给破坏规则者一些惩戒,甚至是死刑。

    李青云觉得自己一向很守规则,又有强大的实力,所以才能如鱼得水,在这个江湖圈子里混得风生水起,就算有些挫折麻烦,也能很快解决。

    如果某些人不守规矩,那他就让对方明白规矩,实在明白不了,那就灭掉。

    十多辆货车被抢,幕后指使者是谁,他不关心,反正和顾家、杨家、烂陀寺这些势力有关。

    如今顾家被灭,如果这些人还不清醒,那就接着灭。灭门带来的利益,一点也不比被抢的货物价值低。

    就比如顾家老宅的仓库里,存放着现金一千多万,两千多斤黄金,珠宝玉石无数,名画古董、药材补品也有很多……这些,都被李青云趁乱收进小空间,光是这些收获,就比他农场一年的收入多数倍。雅文8>  w-w`w=.-y`a·w=e=n-8=.·c`o-m

    他很期待杨家被灭,所以,心里隐约有种期盼,期盼这些人继续发挥修炼者的傲气和世家的矜持,不理会自己的警告。只等三日之后,再去带人把杨家的老宅抢光……哦不,是灭杀。

    不过,杨家人显然没有这么愚蠢,也没有这个底气。

    刚吃过午饭,就有一辆车队,慢吞吞的开到一号农场附近,停在路边。

    车队最前面是几辆豪华轿车,后面是十三辆大型厢式蔬菜车,正是李青云农场被抢的那些货车。

    杨家对外的负责人名叫杨文喻,相当于家族外交官的角色,实权很大,是家主在外的代表。上一次来李家寨赎人,就是他负责的,这次来送车,还是他负责,脏活累活都得咬着牙做。

    杨文喻和另外一名中年同时下车,两人长相有一丝相似,只是这人并不是修炼者,气息弱,模样更加衰老。

    杨文喻对那人说道:“文标,你和杨文定的血缘关系,毕竟更近一层,过会我们先拜访杨文定,再去找李青云道歉,商量赔偿问题。就按照事前商议好的说,争取和解,我们本家再也经不起李青云的攻击了。”

    那中年男子叹息道:“唉,事情过去这么多年,根本没有任何来往,前两年,又闹出了人命,想和解不容易啊。我和文定,自从那件事情之后,几十年没见了,也不知道他认不认得我。要不是为了家族的生存,说什么我也不会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他杨文定一家子欠你人情,当初要不是你告密,他们一家子也不可能提前逃走……虽然最终没有逃掉我们的追杀,但你毕竟因他一家,受到连累,武功被废。他可以不给我们杨氏正宗任何人面子,但不可能不给你面子。”

    “我试试吧。”

    这时候,后面一辆轿车上,下来一对十**岁的漂亮女孩,是对双胞胎,无论是模样还是身材,几乎一模一样。﹎_ _﹍ 雅文8  w·w·w=.-y=a·w·e·n`8.com最让人无奈的是,居然还穿了同样的衣服,耳钉位置、吊坠款式也是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“爸,九伯,这就是李家寨吗?看不出贫穷啊,风景真漂亮。特别是这个农场,感觉灵气好充裕啊,我们站在路边,就觉得灵气逼人,比我们家老宅的聚灵阵,不知好了多少倍。”其中一个女孩,声音兴奋的叫道。

    另外一个女孩,声音和语调却非常平稳,赞叹道:“不愧是江湖传说中的一号农场,果然名不虚传,就是一亿一年的租金太贵了。像我们这种世家子弟,也付不起一年房租。”

    模样苍老的杨文标回答道:“冰洁,我也是第一次来到这里,具体哪是哪,这得问你九伯。不过看这一号农场里忙碌的施工情况,昨夜的打斗肯定激烈。”

    杨文喻心中苦笑,心说何止是激烈啊,一夜之间,在农场里死了六名三境高手啊。这下子,不但把杨家打怕了,把整个江湖都打怕了,照李青云这么打法,整个江湖一百多个三境高手,够他杀几回的?

    别的江湖人或许一时半会没有动作,但杨家必须作出道歉的姿态,就连杨家仅存的那位三境老祖宗都吓得不再说一句狠话,只在闭关的密室发布一道命令,道歉,不惜一切代价的道歉,杨家不想灭族,就必须做出让李青云满意的道歉。

    不管家族中死了多少人,又有多少仇恨,既然仅存的三境老祖宗和家主一致要求道歉,就算打碎牙齿,也要往肚子里吞。而且在道歉的时候,还不能露出一丝一毫的怨恨,不然他也不知道,李青云会不会痛下杀手,让杨家步入顾家的后尘。

    一家人正在一号农场门口说话,正想着怎么进农场,刚巧遇到杨文定出来溜达,看到杨氏正宗的堂兄弟出现农场大门口,一瞬间就明白了其中的原由。

    杨文定前两年见过杨文喻,但两人没有说话,现在看到旁边那个模样苍老虚弱的男子,一时间眼圈都红了。

    当初逃亡的时候,已经十来岁,很多事情都记得,更记得这个从小对自己极好的堂兄,以及最后一次给自己家报信的情景。看到他身体衰弱,一身武功被废,就明白他因自己一家受到了牵连。

    “文标?你……你怎么来了?”杨文定一眼就认出了这个堂兄,他和这个堂兄是一个老太爷的,从血缘关系上,也比其他族人更加亲近。

    “呵呵,几十年没见,想不到你还认得我。你的变化很大,如果不是事先看过你的照片,我肯定认不出你。”杨文标眼角带着泪花,两兄弟紧紧一个拥抱。

    “认得,当然认得,做梦经常梦起,但一直不敢问你的情况,怕听到不好的消息。走走,到家里聊,上次族人来闹事,把房子打塌了,现在暂住在女婿家,你可不要见笑。不过女婿挺孝顺的,天天好吃好喝的,送的吃不完,对了,我记得你小时候就爱偷喝酒,我女婿送我很多陈年老酒,保准你喜欢,那味道没得挑,我快变成酒鬼了。”杨文定红着眼圈,紧紧拉着堂兄的手,往家里拽。

    至于旁人,他连看都没看,也不知是激动的,还是故意无视。

    “好好,我这辈子没啥盼头,就喜欢喝几口,你还记得堂兄喜欢喝酒,小时候没白疼你。哎等等,忘了给你介绍,这是文喻,长房嫡系一门的,负责家族中对外事务。呃……你别有其它想法,至少文喻和你没仇,他每次出现,都是为了谈判和解的。”杨文标有些尴尬的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哦,远来是客,也一块进来坐坐吧。”杨文定表情冷漠的扫了那人一眼,算是给堂兄面子,同时他也知道,谈判的对象是女婿李青云,自己绝不往里面掺和。

    “堂叔,还有我们呢?”两个女孩跟了上去,生怕别人把她们忘了。

    “这两位女娃娃是?”杨文定迟疑道。

    “她们是我的女儿,整天淘气,让人不省心,非要跟来游玩。这个是老大冰清,这个是老二冰洁,双胞胎,长得一模一样,修炼还算刻苦,是家族中少见的灵修,目前都是一境高阶的水准。”杨文标略带自豪的介绍道。

    “爸,你认错了,我是妹妹冰洁,这个才是我姐姐冰清。哈哈,笑死我了,连亲爹都认不清我们,更何况其他人。”那女孩笑得很开心,似乎别人认不清自己姐妹,是件很有意思的事情。

    另外一个女孩有些无奈的拉了拉妹妹的胳膊,有些无奈的解释道:“无所谓啦,反正长得都一个样,再加上妹妹非要和我穿一样的衣服,戴一样的饰品,连我妈都分不清,爸爸怎能分得清?堂叔,妹妹调皮,还请你多多见谅。”

    杨文定笑道:“哈哈,这女娃娃有点意思,走走,都到家里去。不过堂兄啊,你比我大几岁,孩子咋这么小,我家老大玉奴,今年二十多岁了,老幺玉龙也快二十了。”

    “上面还有两个儿子,都是武修,已经成家立业,一直在为族中办事。所以呀,现在操心的,也只有这两个小丫头,整天惹事生非,没少让族中长辈头疼。”

    几人唠着家常,慢吞吞的经过李青云的别墅小院,往杨文定居住的九号竹楼小院走去。经过大门口的时候,双胞胎姐妹还好奇的往院子里看,可惜除了两只巨大的猎犬戒备的盯着她们,什么也没看到。

    李青云坐在家里,杨氏正宗的人刚到的时候,他的神识已经扫过所有靠近的人,连他们的对话,也一字不漏的听在耳中。

    “杨家这次知道害怕了,准备打亲情牌?呵呵,早已仇深似海,亲情这时候有用吗?再说,杨文定对扬氏正宗也没几分亲情了。嗯,好吧,既然你们打亲情牌,我就多宰你们几刀,大家变着花样玩嘛。”李青云阴恻恻的想道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