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 > 都市言情 > 农家仙田 > 第986章 细思极恐
    同样的夜晚,同样的天穹,却孕育不同的人生。﹎>  >雅>文吧﹎  w`w·w=.=y`a-w-en8.com李青云在争取解决麻烦,而丁恒志却在努力制造麻烦。

    “轩少,你放心,就算为了报答你为西山旅游项目投资的事情,我也会让人整死李青云。我的旅游项目出问题,说不定就是李青云搞的鬼,现在西山旅游项目搞不成,也绝对不能让南山项目成功。”

    丁恒志站在周文轩身边,腰一直没有直起过,他虽然也是一个衙内,丁家虽然也很强大,但绝对无法和周文轩比较,特别是他有求于周文轩的时候。

    周文轩恶狠狠的说道:“我不在乎这十亿八亿的,我要你必要搞死李青云。江湖上的手段,我暂时拿他没办法,但用其它手段,一刻也不能放松。”

    丁恒志陪着笑脸,恭维道:“是,轩少放心,我定会办妥这件事。你新投的资金已经到位,这几天李家寨的拆迁速度明显加快。等最后一家搬出村子之后,咱们就开始动工,李青云的老宅位置,肯定是厕所和化粪池,再请风水师布局,一定让他家世世代代都倒霉。”

    “切,你懂什么,污他老宅,最多毁他十年的运道,又不是污他祖坟,怎么可能让他世代都倒霉。你虽然是留学归来的海龟,但对本国的神秘文化,根本狗屁不通。”周文轩不屑的教训道。

    “是是,轩少说得极是,我以后会注意学习的。”丁恒志被骂得像孙子一样,心中又是愤怒又是屈辱,不过他现在有求于周文轩,就算真让他当孙子,他也没力气反抗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丁恒志的手机响了,这悦耳的音乐,像他的救命音符一样,向周文轩告罪一声,便走到角落,小声的接听电话。

    高非一直站在周文轩身边,见丁恒志走到一边接电话,便小声提醒道:“轩少,咱们虽然和李青云仇深似海,但在网上攻击他的事情,以及污他老宅的事情,还是不要介入太深。他在川蜀的势力,比咱们想的还要深厚,真的被他拿到把柄,就该我们头疼了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高叔提醒,我今后都不会小瞧李青云,有丁恒志顶在前面,我不会露面的。投资十来个亿,就能找到一条恶狗叫人,太特么划算了。他们杀我周家七祖的事情,家中正在调查深层次的原因,不让我轻举妄动,但我用钱搞点小事,恶心一下李青云,就算家中长辈知道了,也会赞同我的行为。>  雅文吧_  w·w`w`.`y·a=w=e=n=8.com”周文轩说道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突听丁恒志的声音猛然尖锐起来:“……什么?南山旅游区出来澄清,说旅游区游客拍摄的恶狼视频,原来是狗?这特么的太滑稽了,怎么可能,那些狼明明是我们的人亲手放进去的,怎么就变成狗了?围观的网民居然相信了?这些混蛋弱智,咋就这么容易相信别人?”

    电话中的人继续说道:“还有,被猴子抓伤的两名女游客,也快坚持不住了,南山旅游项目的公关人员,好像开出极高的赔偿,还将承担女游客伤后的整容费用,她们两个已经想要接受这些赔偿条件。”

    丁恒志气急败坏的吼道:“不行,绝不能让这两个该死的愚蠢女人同意私了,她收了我们的钱,答应去诬蔑南山旅游区,现在想两边拿钱,哪有这么好的事情。你帮我警告她们,她们要是敢答应私了,咱们就把她们的丑事,全部曝光。”

    “是,我会警告她们的……”又说了几句网络舆论上的新变化,那人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丁恒志拿着手机,脸色变得很难堪,已经没有刚才的自信从容,如果这件事情失败,他在周文轩这里仅有的一点价值,也得消耗干净,将会变得更加没有地位。

    “真是无能的废物,刚才你们的通话,我已经猜出大概情况。费了这么大的周折,污蔑南山旅游项目,攻击李青云和他的合作人,居然被人家一晚上就想出了破解招数。你耗费的媒体资源,我耗费的抹黑费用,全变成了人家的广告,这下子南山旅游项目不火都不行了。”周文轩脸上神色复杂,他是极为聪明的人物,风向一变,他就看到了最终的结果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我也没想到会变成这样……不过我不相信,明明是狼的视频,怎么就变成了狗,两者的体型和气势,完全不同的。等下,我找一下网络上的视频,咱们对比一下。”丁恒志不死心,慌乱的打开手机,找到各大新闻媒体网站上新公布的视频。

    周文轩也挺好奇,等丁恒志找到新公布的视频之后,也跟着观看。

    视频分为几段,是不同人拍摄出来的,视频上的时间日期没有消除,都是今夜拍到的,背景是南山旅游区,有几个标志性的景点,就算在夜里,也能拍得很清楚。﹎ 雅文吧  w-w·w`.=y·a`w·e·n-8.com

    刚开始,拍摄者抓到“巨狼”身影时,都有些恐惧,镜头有明显的摇晃感,但都是高清视频,拍摄到的东西绝对清晰。那“巨狼”仰天长啸的气势,隔着屏幕,观众似乎都能听到那恐怖的嚎叫。

    紧接着,那条“巨狼”好像发出了拍摄者,转过头,凝视着拍摄者,然后轻轻一跳,就跳出几米,从小山峰上冲下来,转眼之间,便到了拍摄者面前。

    于是镜头后面拍不到的区域,听到保安发出一阵惊恐的叫声,随便却古怪的安静下来,甚至有几声古怪的尴尬笑声。

    因为那所谓的“巨狼”,居然摇头摆尾,汪汪直叫,还冲拍摄者友好的打滚吐舌头,好像在讨要食物。

    那是什么巨狼,原来是条大狗,而且是温驯可爱的大狗,居然能和这些保安合影,而且极为配合,一点也不凶,反而有种笨拙的憨厚感觉。

    其它视频内容类似,大同小异,都是在相近时段,在不同景点拍摄到的不同大狗,有温馨有搞笑。这些大狗的身影,和最初游客拍到的狼影极度相似,甚至有两个所在的地点也相似。

    这下子,感觉被愚弄的网民,极度的愤怒,觉得自己被人利用了。自己这么聪明的人,怎么就相信了某些人的谎言,攻击一个以前自己没听说过的景点,一个没听说过的老板呢?

    于是这些网民,反过来辱骂那些拒不道歉,看到“真相”仍在诬蔑南山旅游项目的“蠢货”,一时间,丁恒志请来的水军,被愤怒的网民大军淹没了。

    同一时间,南方旅游项目部的宣传部门,也在疯狂的扭转本公司的形象,说狼是假的,在旅游区绝对是安全的,说这个公司多么有责任心,每年为慈善事业捐了多少钱,而猴子抓伤游客事件是有的,但已经在积极赔偿,同时指出,每年都有游客被猴子抓伤,而且都是轻伤。

    随着时间的推移,随着南山旅游项目部的公关部门和宣传部门同时发力,网络上的不利言论,已经消除大半,现在还在坚持的一部分网民,都盯着怎么赔偿两名受伤女游客。

    看完视频,看完网络上的评论,丁恒志脸色惨白的关掉了手机。他知道,就算两名女游客坚持闹腾,也闹腾不出新花样了,最多不同意赔偿方案,索要天价赔偿,然后再打一场官司。但是那时候,所有网民都会发现,这两个女游客的异常和贪婪,不会有人再支持她们,舆论也会倒向南山旅游公司那一边。

    周文轩却摸着下巴,似乎想到了什么:“高叔,我曾经也玩过一段斗狗,世上的凶猛犬类那么多,有这种体型巨大,外观却极度像狼的犬类吗?”

    高非摇头:“没有,至少我没见过,这种体形巨大的犬类,其实脑袋更像土狗。你还记得李青云的孩子骑着的那两只毛发金黄的巨犬吗?你对比一下,除了毛色不同,其实它们很像,特别是体型,都非常巨大。”

    周文轩继续问道:“体型巨大,而且远远大于普通的同类……这些狗是这样的,蛇谷里的那些蛇,听说也是体型巨大,这两者有没有关联?或者说,蛇谷和李青云有没有关联?曾经出现的两条百米巨蟒,和李青云有没有关联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真不好说,因为没证据。”高非愣住了。

    听到这些对话的丁恒志也愣住了,他就算恨极了李青云,也不曾脑洞大开,把百米巨蟒的事情,和李青云联系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百米长的巨蟒?就算天天吃激素,也突破不了基因限制吧?李青云喂养的狗,确实比普通的狗大了一倍多,但这也不能说明什么。”丁恒志不愿意相信这件事,如果百米巨蟒真和李青云有关,想一想他就觉得恐怖,和这样的人为敌,活腻歪了吧。

    “那有一群巨大的猎犬出现呢?而且极度聪明,就像视频上拍摄的模样,明显在配合人类拍摄,你还不觉得有问题吗?在它们出现之前,又有谁知道这些狗在哪里喂养的?是谁喂养的?”

    这些问题,没人回答,想破脑袋也想不出答案。

    这一夜,他们睡得都不踏实,偶尔睡着一会,也会被噩梦惊醒。他们被自己提出的问题吓住了,细思极恐,感觉有一个巨大的谜团,将要被自己揭开。

    漫长的夜,终将过去,阳光出来之后,好像一切阴谋,都将被光明粉碎。

    一夜之间,网络上就平静了,而南方旅游项目一下子就火了,从最初的辱骂,居然变成了询问这是什么地方,风景这么漂亮,为什么以前没听说过?

    而且还有人发起话题,邀请大家一起去“拍狼”,这个提议本是一个网民偶然提起的,经过南山旅游项目宣传人员的推动,一下子就火了。

    当天夜里,“一起去南山拍狼”的话题,就顶上了微薄话题热搜第一位,度娘热门话题搜索第一位。

    江湖论坛那些无聊的江湖人,还准备看李青云的笑话,没想到一夜之间,网络风向就全变了,再也没人攻击南山旅游公司,也没人再提李青云合作伙伴的背景问题。

    “真邪门了,幸运女神不可能天天眷顾李青云吧?这么大的事情,居然一夜之间,就从坏事变成好事了?一起去南山拍狼?呵呵,是一起来南山送钱吧!”

    “翻手为云覆手为雨,整个江湖,我只服灭门魔星李青云,不服来辩!”

    “辩你妹!这里面的内情多着呢,要不是某些人太蠢,居然借着这点小事,攻击在位的某个大佬,网监办的人也不会出手,帮李青云引导舆论风向。说起来,也算李青云幸运吧。”

    李青云扫了一眼江湖论坛的贴子,就关闭了页面,确实有人在暗中帮忙。至少昨夜风向不对时,谢康几次打来电话,想要退股,生怕连累到他外公。

    这事,李青云倒也没有怪谢康太胆小,只是安慰他,说天亮之前自己还没有解决这些问题,再谈退股的事情也不迟。

    早晨,一夜未睡的谢康打来电话,只对李青云说了一句:“哥们,我服了,你比我想象中更厉害。”

    李青云淡然一笑,不是自己厉害,而是谢康的外公底蕴比自己想中更厉害,照现在的行情看,估计下一届,还要升半级,成为中枢几位大佬之一。

    王大锤抱着两个“狗鞍”,来到李青云的院门口,有些尴尬的说道:“这是虫虫少爷让我打造的狗鞍,很轻,但绝对结实舒适。要不要现在就试一试,如果哪里不合适,我再修改。”

    “老王啊,你理那个小屁孩干啥子,什么虫虫少爷,他是你侄子,他再提无理要求,直接揪起来打屁股。打造了狗鞍,真把金币和铜币当马骑啊?”李青云闻言,无奈的说道。

    王大锤尴尬的笑笑,说起来容易,他哪敢啊。虫虫求他打造“狗鞍”,那是看得起他,那是他展现人生价值的机会,不但不会拒绝,还会卖力打造出满意的作品。

    虫虫在吃早饭,还没去春秋医馆练习功夫,听到王大锤把“狗鞍”打造好了,顿时扔下小勺子,冲到院子里,兴奋的大喊道:“大锤伯伯,快点拿过来让我看看,要是打造得让人满意,我就你一大把奶糖,我姐姐也给你一大把奶糖,可好吃啦。”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