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 > 都市言情 > 农家仙田 > 第987章 我可什么都没说
    再逗逼的二哈,遇到骑狗少年也没有办法,更何况忠厚老实的土狗猎犬,根本没有办法抵抗啊。

    金币和铜币含着泪水,被两个“天才儿童”的奇思妙想征服了,狗鞍很合适,它们也很认命,老老实实的被珂珂和虫虫骑了一圈,这才放开它们。

    这并不是两个孩子的兴趣耗费光了,而是去医馆练习功夫的时间到了,他们现在也养成了习惯,一天不去春秋医馆就不自在。

    珂珂和虫虫年龄还小,每天练过功夫之后,也不耽误去幼儿园。照理说,虫虫暑假前,年龄不够,是不能上幼儿园的,但在青龙镇,只要李青云发话,没有办不成的事。

    而现在李青云的外甥毛毛和侄女童童也跟着练功夫,上课就算迟到,也会得到学校的特殊照顾,毕竟他们不是逃课,也不是故意迟到,练功算是一种特殊情况。

    老婆带着孩子们离开之时,小姨子和尹雪艳没有二话,似乎怕尴尬,也跟着离开了。

    此时,院子里只剩下李青云和王大锤二人。

    “我有一把剑胚,据说还没有完成,你看有办法把它制作完成吗?”李青云说着,突地一张嘴,有一金属丹丸飞出,迎风一颤,变成了三寸飞剑模样,黑漆漆人,散发出锐利的寒光。

    虽然李青云极力压制飞剑上的寒气和杀气,强大攻击法宝的杀戮特性,还是把王大锤逼得连连倒退,恐怖的威胁,让他连眼睛都睁不开。

    “这、这就是剑丸?我这辈子还是第一次见到实物,太强大了,比我家中秘录中记载的剑丸,强大数倍。既然已经能够呈现剑状,说明剑胎已成,达到了飞剑的初始标准。此时,怕是没有办法再改造了,因为剑中已有灵性,重新锻造,只会毁去剑中灵气,反而得不偿失。”

    王大锤又是惊叹,又是失落,怕帮不上李青云的忙,而遭其鄙视。

    “嗯?你的意思,既然已经化为剑形,就不能重新锻造了?”李青云闻言,有些失望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以前的炼器大师怎么操作的,但至少我们家传的炼器方法,是没办法重新炼制这把明显有了灵性的飞剑。如果我强行炼制,飞剑会果断反击,把我杀掉。”王大锤颇为忌惮的回答道。

    李青云沉思道:“剑中有灵?确实有那么一股子特殊的气息,当初被敌人掌控时,对我充满冰冷杀气。当控制者死掉,它又恢复了自由时,居然能够主动在天空飞舞,甚至可以主动避开几只强大的野兽,并不想靠近它们。不过当我的意识侵入这把飞剑内部时,发现只有一座简单控制阵法,只要神念占据这个小阵法的轨迹,这把飞剑就被我控制了。”

    王大锤恍然道:“我知道了,当初这把飞剑,其实已经快完工了,只是不知道为什么,在最后一步中断了。掌控飞剑的阵法已成,其实还要根据飞剑的材料属性,连续打进去几个辅助阵法。比如这把飞剑,明显有冰寒属性,如果加进去几个冰寒的攻击阵法,一剑挥出,可以主动释放这些早就蓄满灵气的阵法,攻击敌人。”

    “嗯?原来是这样,我有点明白你的意思了……作为飞剑,它也算是成形了,就是少了几种攻击阵法,让它的威力大减,对不对?”

    见到王大锤点头,李青云叹道:“如果在这把飞剑,储存几种强大的攻击阵法,只要心念一动,就能瞬间释放这些攻击阵法,那攻击绝对恐怖。就算是同级别的三境高手对战,也能起到扭转战局的效果。”

    惋惜之余,李青云倒也很快恢复心情,毕竟这是他拥有的第一件攻击法宝,而且是抢来的,还有什么不满的?

    见王大锤被飞剑的气势压得睁不开眼,于是张口一吞,三寸漆黑小剑又化为剑丸,被他吞进腹中。

    飞剑的恐怖威压消失,这时候王大锤才抹了一把冷汗,喘了一口长气,脑子也比刚才转的更快一点。

    “老板,虽然这把飞剑已经无法再重新炼制,如果以后遇到阵法高手,可以尝试和飞剑沟通,在剑身内部,重新加入适合它的攻击阵法。而且,把飞剑放在一些珍奇的金属当中,时间久了,飞剑也会吞噬一些金属,提升自己的品质。这不是什么天方夜谭的传说,而是所有法宝的共性。”

    王大锤把自己知道的一些事情,也说了出来,给李青云提供一些合理的建议。

    李青云皱眉,想起自己的小空间,虽然没有感觉到它的清晰意志,但遇到喜欢的材料,就会发出轻微的颤抖和跳动,这说明小空间也是有灵性的。

    这个灵性,并不一定能够直接和主人沟通,只是一种情绪,或者是一种玄而又玄的念头。

    所以,李青云赞同王大锤的这种说法,而刚刚收取这把飞剑,它的灵性远远不如小空间,现在只能感觉到它的简单波动,还未感觉到它的喜好。

    两人谈了许久,李青云又问了一些冰寒属性的飞剑常用哪些材料,才让王大锤离开。

    由于王大锤无法重新炼制这把飞剑,所以李青云也没急着让他晋升三境,先让他为众人服务一段时间再说。飞剑的材料虽然大多数都断绝了,但一些防具的材料,还是有机会凑齐的

    等大伙凑齐一件防御法宝的材料之后,再考虑让王大锤进入第三境。

    李青云发现自己很现实,想了想,就把这种现实归为谨慎,仅有的一丝心理负担,瞬间就消失了。

    今天,村里又有一批人搬迁,现在除了村子北面的酒厂、渔场、以及李青云承包的土地,村中的住宅已经空了。

    而仙带河畔的垂钓中心,那一排竹楼是李青云的私产,竹楼后面是一个大大的停车场,也是李青云的私产,谁都动不了。

    就算当初一力促成搬迁的村长李静静,和她身后的大领导,都没敢轻易尝试招惹李青云这个刺头。

    所以,当初大家拟定的条件,让李青云的私产全部保留,而且承包村中所有耕地和池塘,才换来丁恒志的西山旅游项目中心,高价拍下村中这片土地,并承诺开发旅游配套设施。

    而李青云家的那片老宅,太小太零散,而且处在诸多农户的宅院之中,要是他不同意拆迁,那就是天字号的“钉子户”,整个交易条件也达不成。

    正是在这种背景下,李青云让父亲签字,以这片老宅,换得镇上三套大户型的住宅楼,外加一套临街门面。

    丁恒志叫来的拆迁队,已经拆了不少人的宅院,但是今天中午该拆到李青云家的宅院了,连开挖掘机的司机,都感觉到一丝古怪气氛在蔓延。

    现在的司机也不是傻瓜,早就打听清楚了,李青云是镇里的一号霸主,谁都招惹不得。自己的老板丁恒志,在他手中吃亏不止一两次了,以前西山旅游项目刚刚动工的时候,因为拆了蒋老头家的院子,他就挨过一次打,记忆特别深刻。

    所以,今天他听说要拆的一排宅院当中,有李青云家的房子,吓得不轻,拆得那叫一个文明和小心翼翼。

    而且围观的人群当中,就有村长和村支书,以及一些喜欢看热闹的村民,至于其他拆迁工作人员,更是离得远远的,生怕惹祸上身。

    李青云并没有闹事的想法,哪怕丁恒志以前挑事,说要在自己家老宅的位置上,建公共厕所,建化粪池之类的。

    他尊重契约精神,既然让父亲签了拆迁协议,就不会在拆迁的事情上闹事。而且就算闹事,也会直接找丁恒志,对付这些打工的苦力,他还降不下身份出手。

    到午饭的时候,司机总算战战兢兢的拆完了李青云家的老宅,司机出了一身的汗,就像虚脱一样……甚至已经记不清,在拆房子的过程中,熄火了几次,失误了几次。

    村长李静静和村支书李天来也长吁了一口气,只要拆完李青云家的老宅,整个村的拆迁算没啥问题了。他们的工作算是彻底完成,再过度一段时间,就要赶赴新岗位,彻底脱离李家寨这个漩涡。

    他们两个一转头,却意外的看到了李青云的父亲李承文,亲眼看到自己家的宅院被拆,哪怕现在家里有数不尽的钱财,有住不完的房子,李承文心里也空落落的。

    “唉,拆了也好,这下子省得整天往这里跑,怕不通风,怕房梁潮坏了,怕屋里旧家具霉坏了……我儿子让人建的竹楼别墅,住着特别舒坦,也不准备搬家了,镇上那些房子,全部都租出去,我是不往那里搬了。”

    李承文带着莫名的情绪,好像在自言自语,又好像在安慰自己,但没人敢忽视他的话。

    李天来和李静静对视一眼,当即走向上握住他的手,笑着安慰道:“哈哈,还是老哥想得开,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嘛。再说,咱们村,有谁能比得上你的儿子,他给你建的那座竹楼小院,谁看着不嫉妒眼红?那家伙,冬暖夏凉,里面的装修跟宫殿一样。我要是有这么一栋宅院,早就让人把这些砖石结构的破房子拆了。”

    李静静也在旁边笑道:“伯伯好福气啊,有李大哥这么有本事的儿子,以后想住宫殿也能建得起。这不,咱们整个村子算是拆光了,一眼望去,剩下的几栋别墅和一排竹楼,也全是你家的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说的也是,其实我也没有什么舍不得,只是当初盖房子时,那都是我一砖一瓦垒起来的。唔,当然,天来老弟也没少帮忙。”李承文看到大家谨慎讨好的表情,知道自己现在的身份早就和以前不同,站在这里不走,大伙都不得劲,于是指了指外面的大路,边聊边走。

    聚在附近的人,终于松了一口气,说说笑笑,跟着李承文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李青云只是用神念扫了几下,见没有事端,也没有出面。

    此时,他关注网络上的“南山旅游区野兽伤人事件”,除了夜晚拍摄的大狗视频,白天的视频也终于出炉。阳光下的大狗,更加威武雄壮,模样像狼,但是对人类非常友好,只要不对它们故意挑衅,它们没有靠近的人类露出任何凶相。

    这么一来,南山旅游区出现恶狼的新闻,算是不攻自破。只是,被猴子抓伤的两名女游客,却是死活不松口,一个劲的要讨个说法,明明对南山旅游公司开出的赔偿条件很动心,却依然闹腾不止。

    李青云摇头轻笑,知道这两个女人,应该知道包里有古怪的东西,并不是无辜受害者。既然如此,就没有必要对她们客气了,等检测结果出来,她们的身份履历也将出来,到时候,白露事情真相,就可以彻底扭转南山旅游公司的形象。

    下午三点多,丁恒志带人出现在李家寨,原本李青云懒得搭理他,不过他所带的队伍里,居然出现两个s级的国外异能强者。

    “看来丁恒志一直和洋葱头组织有联系,现在知道青龙镇附近的复杂局面,派出了s级强者。不过,他们这时候不进山探查蛇谷,跟着拆迁队做什么?”

    李青云好奇,走出一号农场,仔细打量那两名s级强者几眼。这是两个陌生的面孔,五十多岁,并不是前天出现的那四名s级强者中的人。

    丁恒志恐惧了一夜,现在不知新得到了什么承诺和支撑,居然又有胆量跑过来挑衅:“李青云,我的西山旅游项目不开始营业,你的南方旅游项目也别想清静。这次的危机,你才算化解一半,要是那两个受伤女游客不松口,你们旅游区的声誉就别想恢复。只要你答应,等春节以后再正式营业,我有办法让那两个受伤女游客不再闹腾,放弃诉讼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我就没见过你这么蠢的人。让我的南山旅游公司延迟到春节正式营业,你以为你的西山旅游公司也能在那时候营业?别天真了,我可以放心的告诉你,有我在一天,你的西山旅游公司就一天也别想营业。”李青云最后一句话,却是用传音的方式,直接在丁恒志的脑海里说的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丁恒志瞬间惊恐的瞪大了眼睛,愕然叫道,“西山的大蟒蛇,真和你有关?”

    “哦,你胡说什么啊,我可什么都没说,也什么都不会承认。你们慢慢玩,我慢慢奉陪,看谁先耗不起。”李青云一脸无辜,耸耸肩,笑眯眯的离开了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