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 > 都市言情 > 农家仙田 > 第1024章 懒得解释
    县副书记的意思很直接,告诉李青云,你虽然是镇中首富,但贾安国你惹不起,别给自己找麻烦,赶紧让派出所放人,不然出了事,你倾家荡产也挽回不了局面。

    李青云懒得理会这个自以为是的蠢货,呵呵一声,直接挂断了电话,连多一个解释的字都欠奉。

    副书记气得当场就摔了电话,又砸了杯子,这才解恨。办公室的门没关,就忍不住大骂李青云,骂他不知天高地厚,自己找死,怪不得别人。

    这话不知怎么回事,一下子就传了出去,还没下班,整个县委大院的人都知道了。表面上没说什么,但大家看好戏的神色,怎么都藏不住。

    贾安国的关系果然很硬,市里省里都有人打电话,向李青云求情,让他放人。不过这些人,多少都听说过李青云的一些事迹,言辞之间,极为客气。

    哪怕李青云同样回复他们一句“呵呵”,他们也没有发火,只是有些尴尬的笑了笑,怕李青云误会什么,忙解释一句,受人所托,不得已而为之。

    大雪覆盖整个青龙镇,喧嚣的小镇,似乎一下子恢复到十年前的平静安宁。

    李青云兴致不减,一边接电话,一边围绕新建的街道和小区,兴致勃勃的观赏着集镇的新变化。

    至于贾安国有什么背景,有什么来头,他似乎一点也不关心。

    再大,有周文轩来头大吗?来到青龙镇,还不是像蛇一般盘着?

    给贾安国求情的电话终于停止了,李青云的手机才出现镇领导和县领导的电话,这些人都受过李青云的威胁,也受过他的恩情,一个个表示,会大力支持为家乡做出贡献的人,严厉打击寻衅滋事的犯罪份子。

    听到这些近似保证的言语,李青云才算满意,养狗还知道咬人呢,这些有过合作关系的官员要是没有一点表示,李青云不人介意让他分分钟明白怎么做人。

    同一时间,周文轩、丁恒志一行人也得到了这个消息。

    他们本来正在愁眉苦脸的讨论,如何扔掉西山旅游项目这个大包袱,而又不至于赔得太惨。

    一听到李青云和贾安国起冲突,闹得极为僵硬,顿时大喜。

    贾安国他们熟悉啊,是帝都有名的衙内,确切的说,是上一代的太.子.党,而且是其中的姣姣者,声势权威极大,连周文轩年轻的时候,都跟他混过一段时间。

    这么一个老牌的太.子.党成员,居然被李青云的人打伤了,还被镇派出所的人拷进了拘留室,简直是震惊帝都的大新闻。

    这不仅仅是贾安国丢脸,整个帝都衙内圈都感到丢脸啊。如果贾安国不能在青龙镇翻身,就会被这个圈子排斥在外,因为他丢了帝都衙内圈子的脸面。

    “哈哈,天助我也,这是李青云找死,也是上天帮我们啊。”丁恒志扬眉吐气的大笑,“惹谁不好,李青云居然敢招惹贾安国,他难道没找脑子,不知道贾家有什么背景来历?”

    周文轩也轻松的笑道:“呵呵,怪不得李青云,我们有些人都不知道贾家的来历,他这个农民暴发户,不知道贾家的来历也属于正常。最多只能查出,贾家的那位老爷子是上一任中枢常委,普通农民以为退了休的常委就没能量了,真是可笑。”

    “两位的意思是,李青云惹到贾安国,就死定了,我们就能抢夺他的南山旅游项目了?”其中一个衙内,两眼放光,兴奋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白痴!就算李青云完蛋,这块肥肉也是贾家吞噬,怎么可能轮到我们?”周文轩不屑的训斥道。

    那人讪笑,地位差距太大,显然不敢和周文轩争论什么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高兴什么?就这么干坐着,等着看笑话?”有人脾气不好,同样不惧怕周文轩,不屑的质问道。

    “就看你们敢不敢了,冒小险,得小利,冒大险,得大益。”周文轩似乎无意中说了一句,“如果贾安国意外死在拘留所,不知道谁会倒霉?”

    众人大惊,纷纷失色,连丁恒志都吓了一跳,惊恐的望向周文轩。

    “轩少,你……这怎么可以,犯忌讳,坏了圈子里的规矩啊。”

    “贾安国意外的死在拘留所,国家特殊部门肯定介入调查,几个领导都盯着呢,谁都做不了假。以现在的侦测技术,只要认真,没有查不出的真相。我们要是暴露了,我们家族都会跟着完蛋,这可不是开玩笑的。”

    “为了这点生意,把整个家族都赌进来,这才是白痴行径。宁可西山旅游项目不要了,我也不会冒这险。你们干你们的,刚才的话,我可以当作没听到。”

    众说纷纭,本就心不齐的几个投资股东,此时分歧更加严重。

    “哼,瞧你们这点出息,只是一个玩笑话,就把你们吓得屁滚尿流,凭你们这点胆量,能做什么大事?散了吧,散了吧,看到你们就心烦。反正老子只投了十个亿,亏了也无伤大雅,你们却要承受破产的压力。”周文轩说完,拍拍屁股,转身离开,一点面子都不给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……”丁恒志和众人面色复杂,或羞怒或惭愧,或恐惧或不安,不足以而论。

    已经把整个青龙镇转悠一圈了,雪还没有停,只是如果看到李青云走过的脚印,就会有人惊恐的发现,什么痕迹都没有,就像鬼魂飘过一般,踏雪无痕。

    郑鑫炎通过电话,问到了李青云的位置,灵体飞了过来,像影子一般,跟在李青云身后。

    “老板,你打算怎么收拾贾安国?我托人打听了,贾家很牛叉啊,最早的时候,可以追溯到晚清时期,人家贾家就有两位大人物在晚清任高官,随后家业越来越大,到了民国时期,同样在朝为官,最高到部长职务……最牛的是,到了解放后,人家又有一脉在国内为官,官居中枢常委,这样的家族,根底太厚,一般的新贵豪门,都不愿意招惹这样的百年族。”

    郑鑫炎有他自己的圈子,也有他自己的信息网,显然听到李青云和贾安国冲突之后,就托人打听清楚了。

    “贾安国的爷爷退休后就不说了,但他大伯,目前在万岁军当军事主官啊,这才是可怕的大势。得罪这样的家族,咱们真吃不消,这是军方,不是江湖世家,格局不一样。为了张合一人的私仇,和贾家结怨,实为不智,最准确的说,这不划算。”

    郑鑫炎隐藏的话没有说出来,就是说,张合这样的管理者,找猎头一抓一大把,而咱们得罪了贾家,再加上又曾得罪过周家,甚至是武当,以后这个世界,真没法混了,到处都是敌人,睡觉都不踏实。

    李青云突地停下脚步,转过身,盯着郑鑫炎的眼睛,认真的说道:“如果你是张合,我也同样待你,忠于我的人,我便护他一辈子,哪怕撞得头破血流。”

    郑鑫炎肃然起敬,心中激动得无以言表,再也说不出一个劝说的字。

    “谢谢老板,我知道该怎么做了。不过,咱们到底要怎么收拾贾安国?打他一顿?关他十多天?或者用术法折磨他?”郑鑫炎坚定信心之后,开始为李青云出谋划策。

    是啊,他们又没有深仇大恨,只是与张合有仇,只能收拾他一顿,给张合报仇解恨就行了。

    “我还没有想好,先让派出所关他几天吧。其实,我也想测试一下,青龙镇能坚持几天,或者说,凭我李青云的名号,能关贾安国几天。”李青云平静的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就这么简单?”郑鑫炎有点不相信。

    “就这么简单,我又不是杀人狂,一点小事得罪我,我就非杀人不可?我是这样的人吗?”李青云无奈的问道。

    郑鑫炎无语,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,虽然想否定,但从种种事实来看,老板确实就是这样的人啊。

    天黑之前,李青云和郑鑫炎赶回蛇谷。

    蛇谷依然很安静,自他们离开之后,没有一只妖兽出来,安静得有些过分。

    在青龙镇发生的小冲突,还没有传到蛇谷,或者说没人关注这些小事,就算有人知道,也没把这事当回事。

    年轻人嘛,谁还能没点小矛盾,化解开了,说不定能还化敌为友呢。

    “李青云,你回来啦?夏局长请你来一下,有事和你商量。”陶达潭站在李青云帐篷附近,似乎早就等他回来呢。

    “陶处长啊,有事说事,请来请去的,多麻烦?”李青云话虽这么说着,还是出了帐篷,跟陶达潭往夏局长的帐篷走。

    陶达潭怪笑道:“麻烦?呵呵,你还知道麻烦吗?贾安国和你集团的员工发生一点小冲突,你就往狠里整,把他关到拘留所,谁的面子都不给,非要拘留十五天?贾家可不是一般人,能量可不小,军政两个区域,都有深不可测的势力。”

    “非要拘留十五天?管我毛事,我要说我根本没过问这事,你信吗?”李青云平静的反问道。

    陶达潭摇头,果断坚决的回答道:“不信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没啥可说的了,我也懒得解释。你看,很多矛盾和误会,就是这么产生的?老子的骄傲,不允许我解释半句。”李青云牛逼哄哄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陶达潭无语,只想静静的看着李青云如何作死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