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 > 都市言情 > 农家仙田 > 第1028章 玩笑开大了
    看到李青云这姿势,周元洛不由自主的颤抖一下,吓意识的后退,就像看到死神之舞般,没来由的心虚恐惧。

    好像被打怕了,看到李青云出手,就有心理阴影。至于阴影面积,就算用最强计算机天河二号,也算不出具体数字。

    “你、你想和天下江湖人为敌吗?你休要持强凌弱,就算你胜过我,却胜不过所有修炼者。你做了犯忌讳的事,难道我们连说说都不行?”周元洛故意示弱,并把整个江湖修炼者扯了进来。

    周边的修炼者一听,顿时退后数步,生怕被李青云误会。同时在心里大骂,谁特么的跟你周家人扯在一起,你们嚣张的时候,何时顾忌过我们的颜面?现在有难了,被李青云威胁了,就想把我们绑上周家的战车?我呸!

    李青云冷笑:“如果事后查清,杀害贾国安的人不是我,也不是和我相关的人,你又怎样?剖腹自杀敢不敢?撞墙自杀敢不敢?上吊自杀敢不敢?不敢你说个锤子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周元洛一看李青云吵架的功夫也这么犀利,顿时觉得失策。更可怕的是,所有江湖人都想置之事外,不想趟浑水。

    就连武当派的灵霄道长也出现在几十米外,面带微笑和夏局长聊天,就好像刚才威胁李青云的人不是他,都是幻觉。至于龟鹤剑阵,哪有什么踪影,所有的武当派弟子,目光飘渺,似乎在观测雪花轨迹的大道玄机,根本不在乎他和李青云的矛盾争执。

    夏局长在这时候,终于发话:“大家都安静一下,事情还没调查清楚之前,我们修炼者不要互相猜忌。当前,是我们最危险的时刻,内忧外患,形势复杂,我们一定要团队一心,才能克服困难,走向胜利。”

    于是夏局长在众人说话之前,把基调定下,让陶达潭带特工去青龙镇调查案件真相,而其他修炼者要留在蛇谷附近,和军方一起,共同抵御妖兽的入侵。

    其实夏局长只想堵住李青云的嘴,生怕他借机闹事,顺手把周元洛杀了,那就更加麻烦了。周家人要是闹起来,丝毫不比贾安国被杀的事件简单。

    陶达潭目光复杂的瞅了李青云一眼,带着几个特管处的高手走了,迎着风雪,坐直升飞机赶往青龙镇。去的越早,找到真相的机会越大,因为人在死去之后,会有很多线索留下。

    陶达潭走后,安全局的几个三境高手,总是有意无意的盯着李青云,似乎生怕他逃掉,或者返回青龙镇清理案发现场。

    而且现在手机没有信号,就算他想联系外部人员,也没有机会。

    由于形势失控的消息,军委已经知晓,所以以前计划的很多东西,都加快了进程。

    天快亮的时候,几名古文字专家,就被军方送进了第九师营地,随时为人类翻译找到的玉简文字。

    昨夜烧死那么多妖兽,肯定留下很多人类需要的玉简或者其它宝物,只是蛇谷中妖兽聚集,虽然不像昨夜那么拥挤,但也不是人类进入的好时机。

    唯一的好消息是,地底洞穴不再有新妖兽涌出,好像这一批妖兽,是空间裂缝附近的妖兽全部,一下子全涌过来光了。

    此时,陶达潭和警卫局的一位上校,面色凝重的站在青龙镇派出所的审讯室里,看着几位三境高手,在贾安国身边念念有词,用自己的咒语,寻找他死亡的线索。

    陶达潭身为特管处的负责人,不管独自调查此案。当然,上面很多首长听到了这个消息,也不会让一个部门的人调查。所以,陶达潭到达之后,只是保护好现场,等警卫局的陆上校带高人赶到之后,才一起进入。

    陆上校是贾家的人,但他带来的几个特勤人员,却属于不同的领导耳目,其中一个还是当今中枢一号的贴身保镖。可见贾安国之死,上面领导有多重视。

    贾安国安安静静的坐在审讯椅上,双手固定在椅子上,脚上并没有东西,身上未见明显刑讯痕迹,只有打斗的轻伤,明显不是警察做的。

    陶达潭见气氛压抑,在旁边介绍道:“陆上校,在你到达之前,我已经按照相关领导的命令,控制了派所出的所长,以及两名夜间审问人员。同时,和贾安国起冲突的人,也已经抓来,就在隔壁的审问室。”

    “我只要查明贾安国的死因,向首长如实汇报即可,至于后面怎么处理,国有国法,家有家规,轮不到我发表意见,你也一样。”陆上校冷冰冰的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我也正有此意。”陶达潭心里差点骂娘,表面上却笑了笑,心想老子又不欠你什么,也没有偏向某一方,你给我摆脸色有啥意思?

    就在这时,围绕在贾安国身边的几位特殊侦查专家,几乎异口同声的说道:“这是谋杀!在他身上,有施术的痕迹,就在心脏位置。对方功力尚可,但根基不移,术法在施展过程中,至少有三个灵爆点,震裂了贾安国的三处血管,血管伤痕呈火焰状。”

    “呈火焰状?这是什么意思,有什么说法吗?”陆上校听不懂这些特异刑侦用词,但不影响他理解言语中的重点。

    陶达潭却眉头一挑,惊叫道:“功法中蕴含火焰力量的修炼者?这样就排除了武修者的暗劲力量,可以确定是灵修出手了。在整个江湖中,自从修炼就有火属性的灵修功法,最多不超过十个,而灵爆点带有火焰标识的功法,恐怕只有三家。”

    “嗯?哪三家?”陆上校眼中闪过一丝焦躁。

    “疆省的闪家,岐山周家,还有一家是……”陶达潭还未说完,就见那几个侦查者又有新发现。

    只见其中一人在贾安国的尸体上一点,一道蓝色的光晕笼罩他的身体,居然可以看到他的心脏影像。心脏外表光鲜,没有丝毫伤痕,里面的伤像破棉絮一样,碎得无法形容。

    在连接心脏的一处大血管上,有三个针尖似的小伤痕,就算用十倍放大镜,也难以看清上面的伤痕形状。但是这里的所有人,都看到了,三个火焰状的痕迹,一模一样,显然不是凑巧出现的。

    蓝光一闪,心脏处的光影消失,却有三道火焰从血管中剥离,被蓝色光晕保护着,缓缓飞出审讯室。

    几名三境侦探专家眼中一亮,其中一人兴奋道:“天助我也,凶手好像就在附近,我们剥离出来的火焰灵气颤动很强烈。”

    “对方功力不高,最高不过是二境高阶,咱们捉活的!”

    “稍等,我在这三道灵气火焰上布置一个小诅咒。”

    “我在上面加一个心灵锁链吧,防止对方自杀。”

    几人都是这类侦探专家,而且属于国家的三境高手,以前也有联系,就算隶属于不同部门,合作起来,也毫无障碍。

    陶达潭和陆上校跟了出来,都屏住呼吸呼吸,生怕影响到这些人施法。

    同时,陶达潭暗暗祈祷,希望千万别和李青云有关。不是他和李青云关系好,而是怕李青云的杀伤力,据他们内部估算,李青云和他师父加起来,可以灭杀江湖一半的三境高手。在这个时期,国家损失不起这么多三境高手。

    周文轩口中的十九哥,名叫周文钟,一直醉心于修炼,对外面的事情了解甚少。所以,就算是旁系子弟,得不到资源的重点照顾,在三十多岁的时候,依然进入第二境中阶。借着某件机缘巧合得到的法宝,才能让灵体短暂出窍。

    他和周文轩关系不错,因为以前就帮他杀过不少人,得到不少钱财,于用修炼。由于长期养成的合作关系,让他疏于调查,为了高额佣金,稀里糊涂就杀了派出所里的那人。

    杀完之后,从种种迹象来看,周文钟悔恨的发现,自己这回杀的不是普通人。周文轩让他逃,他也想过,只是受到的反噬之伤,比他想象中厉害。

    所以,他的灵体返回肉身之后,一直躲在小旅馆里养伤,准备天亮之后再离开这个风雪交加的偏远小镇。

    突地,他睁开了眼睛,从打坐中惊醒,一种大祸临头的感觉,涌上心田。

    一瞬间,他穿上鞋子,推开窗户,就从二楼跳下。

    这个逃亡路线,他昨天就在心里推算过很多遍,这点高度,在他的承受范围之内。

    只是,人在半空,就看到三道带着熟悉气息的小火苗,射进他的身体。

    他惊恐的瞪大了眼睛,身体蓦然僵直,落到地面之后,身体已经不受自己控制。

    几名气息恐怖的老人,出现在四周,把他围在中间。

    天地灵气,已经封锁四周,他连一根指头也抬不起来。

    “他就是凶手?”陆上校从角落走出来,似乎有点不相信,“是不是还有幕后指使者?”

    “只要抓到活的,我们有一百种办法,让他开口,交待出所有事实。”陶达潭时刻跟在他身边,生怕中间有什么猫腻。

    此时,已经有人把周文钟的包袱从小旅馆里取出来,并翻了一遍。身份证,银行卡,手机,一本复印版的繁体字周家秘籍。

    “周文钟?籍贯来自岐山附近?”陆上校接过相关物品,只瞅了一眼,手都颤抖了。

    而陶达潭接过那本繁体周家秘籍,翻了几页,震惊得嘴巴都合不拢了,心里不知道骂了多少娘:“我艹,凶手居然出自岐山周家,比李青云是凶手还麻烦!这个玩笑开大了!”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