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 > 都市言情 > 农家仙田 > 第1056章 不一样的结果
    到李青云和老婆睡到半夜的时候,就开始在营地听到狗叫声和狼叫声,看来大家的收获不错,捉到了自己想要的猎物。

    杨玉奴不困了,拉开帐篷,偷偷的往外看,想看人家是怎么驯养妖犬的。

    李青云拿她没办法,索性拉开帐篷,光明正大的往外看。同时,把《驯兽秘录》中的玄奥,讲给她听。从驯养妖犬,到驯养妖鹰,连最后的妖蛇驯养法都传给了她。

    “听上去真有意思,我们家的金币和铜币要是听懂咱们的话,那就好啦。不过有很大的失败率,一失败就死,我舍不得拿它们试验。”杨玉奴兴致勃勃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成功率确实不高,就算使用让妖兽抵抗力减弱的丹药,也不能保证全部成功。我刚开始实验的时候,弄死了不少妖兽。唔,你看……”李青云刚说到这里,几十米外的一个修炼者,驭兽失败,妖犬脑袋爆裂,当场就抽搐死亡。

    杨玉奴皱眉,喃喃自语道:“玉简上说得容易,实际操作,为什么这么难?哎呀,那边又有一个失败的!”

    说着,杨玉奴指着侧边的一个方向,那是一头近似于狼的妖兽,死状极其悲惨,挣扎越强,脑袋爆炸越强烈,它炸得只剩一半身体了。

    “我艹,又失败了,咱们学到的驭兽术到底是真是假?咱们抓回来这么多妖犬,有谁成功了?”

    “总觉得哪里有点不对,这些妖犬的反抗意识太强烈了,红着眼睛冲我咆哮,我在它脑子里如何镌刻阵法?”

    “曾十八呢,你那块玉简让我再看看,给你一百万,肯定有些玄妙被我忽略了。”

    曾十八脚下也躺着一具妖犬尸体,旁边还有一只被捆得结结实实,却一直在冲他咆哮吼叫,红着眼睛,嘴里喷着白沫,好像疯掉一般。

    “少特么废话,老子也失败了,难道老子也故意隐藏玉简内容……咦,不对,老子好像没看完,然后就给我师父了。我艹,老子总算知道问题出在哪,目前唯一驯养妖兽成功的人,就是我师父啊。”

    曾十八说完,一蹦几米高,几个跟头就翻到了李青云帐篷前,刚想大喊,却看到李青云和杨玉奴正坐在帐篷门口聊天说笑呢。

    “师父师娘,你们还没睡呢?”曾十八有些扭捏,生怕惹怒了李青云,像受气的小媳妇似的,低声细语的问候道。

    “就你那破锣嗓子,就算正做美梦,也会被人吵醒。说吧,找我啥事?”李青云揣着明白装糊涂,玩味的盯着曾十八。

    曾十八苦着脸说道:“师父,我突然发现,那块《驯兽秘录》的玉简我也没看完,能不能把玉简再借我看看?因为我发现,驭兽的成功率太低了。你看整个营地,刚才一会的时间,就有十几只妖犬死亡,没有一只成功的。”

    “玉简已经借出去了,不过我可以告诉你,任谁第一次实验,都难成功。我第一次尝试驭兽时,连续失败了几次,最终才找到窍门。算了,说多了你也不理解,别以为我贪图你的玉简,私吞好处。走,带我去看看剩下的妖兽,我给你指点一二。”说着,李青云站起,走出帐篷。

    “谢谢师父,我没有那么想,嘿嘿,真没有乱想。不过我总共就抓到两只妖犬,要是都死了,只能明天再抓,我已经有点迫不及待了。”曾十八尴尬的笑道。

    李青云摆摆手,不让曾十八再解释,因为他也没说实话。之所以故意高声说话,就是想引起大家的误解,只要不是关于人类境界修炼的玉简,李青云都不会公开。就算公开,也会故意误导,半真半假,惹人猜测。

    杨玉奴自然跟着李青云,去看热闹,而且她刚从李青云那里学会驭兽秘录,总想多看看,积累经验,等有机会,自己也要上手实验。

    走到曾十八的帐篷前,李青云先是蹲在被捆的妖犬身边,撸了撸它脖子后面的毛发,安抚它的暴躁脾气。说来也怪,本是龇牙咧嘴妖犬,很快平静下来,红色眼睛也变成黑黄相间的颜色。

    “咦?师父厉害啊,这两下子就能让它平静下来?”曾十八目瞪口呆的惊呼道。

    曾十八的叫声,引来附近不少修炼者,他们捉到的妖犬都失败了,正垂头丧气找原因呢。见曾十八请来了“师父”,并出手不凡,一来就安抚住妖犬的暴脾气,成功率肯定会有所上升。

    李青云皱眉道:“把旁边那只死掉的妖犬扔远点,清理干净血腥味,同时围观的人离远点,别耽误我们办正事。”

    曾十八立即照办,围观的修炼者大多都得到李青云的好处和指点,就算心中不满他的态度,也不会在这时候站出来挑事。

    于是紧围的人群,很快就扩大一圈,李青云却趁大家移动重新找位置时,伸手卡住妖犬的脖子,往它嘴里塞了一颗豆子般的黑色药丸。

    妖犬微微挣扎,等药丸到了嘴里,却贪图药丸的美味,咕噜一声,吞了下去。然后伸出舌头,露出一丝谄媚之色,盯着李青云,似乎还想再吃一颗。

    从这副模样,李青云算是看出来了,这货犬性更重一些,这么凶残的外表,却被一颗催眠药丸征服,意志力能有多强?

    “乖乖听话,等下再喂你一颗。”李青云用神念和它交流,不管妖犬能不能听懂他的意思,但神念可以传达善念和恶念,他能从李青云这里感觉到善意,就会更加放松。

    曾十八扔掉那只妖犬尸体,返回李青云身边,期盼的问道:“师父,下面我该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先蹲在妖犬身边,用温柔的目光,和它对视片刻,等它自然放松时,就可以慢慢念咒画符,按照正常的驭兽步骤,完成阵法镌刻。”李青云缓缓的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啊?就这样?”曾十八有点意外,猛然听上去,和自己刚才做的步骤没啥区别啊。不过他倒不是置疑,只是有些不敢相信而已。

    李青云一瞪眼,他顿时不敢吱声了,别看他七十多岁了,在李青云面前,他真没一点脾气,服帖的紧。

    围观的众人也伸长了脖子,半信半疑的盯着圈子中央的几个人,李青云说的他们都懂,但这只妖犬,为什么这么温柔,这么听话,居然不反抗了?

    曾十八更加奇怪啊,明明只是和妖犬对视几十秒,那只刚才还龇牙咧嘴的妖犬,居然缓缓的眯上了眼睛,气息修长,平息而舒缓,任谁都能看出,它此时极为放松。

    于是他不再犹豫,按照从玉简上看来的驭兽秘法,食指和中指并拢,以真气引导,在妖犬的脑袋上,镌刻复杂的阵法。

    这种驭兽术,灵修和武修都能使用,只是引导的能量属性不同,一个是真气,一个是灵气,但只要阵法完成,所起到的效果都一样。

    这种驭兽方法,用现代话解释,就是在妖兽原始的脑袋中,先给它格式化,然后分区,写入引导程序,构建驱动模块。只要完成,就能自动运行,主人发布命令时,相当于一次开机,一次人机交互,使用完就退出它的脑海,就相当于关机,它可以自由的活动,也不占用修炼者的神念。

    此时,曾十八已经进行到一半,紧张得额头汗水都出来了,周围的人也都屏住呼吸,不敢有丝毫打扰。

    打扰到曾十八无所谓,但惹怒了李青云,谁都不知道什么结果。

    周家人站在更远一点的高地,偷偷的往里面观看,表情复杂,甚至还有人小声嘀咕道:“千万别成功,他李青云算个毛啊,指点两句就能让人成功,我们大伙岂不是白活这么大岁数?那玉简录相我研究十几遍了,绝对没有问题,整个镌刻阵法,完成一个完美的控制循环,理论上说,绝对可以控制妖兽。”

    “别吵吵,你们在这里说话,人家又不是听不到?别给李青云攻击的借口,在二祖没到之前,你们都安份点,我可不想再被他追着打。”周元洛阴沉着脸,背着手,站在众人前面,语气阴森的说道。

    周家人见七祖心情不好,顿时不再言语,不过目光之间,对他颇为不满。都觉得七祖给周家丢了脸,连李青云都打不过,还没有骨气,丢了里子又丢了面子,简直糟糕透了。

    武当派的人,离周家人上百米,聚在一起,窃窃私语,灵霄真人面带微笑,注视着人群中间的李青云和曾十八。

    灵霄真人已经看完了整个《驯兽秘录》玉简,自然知道最后那段信息有多重要,虽然没看到李青云的小动作,但看到这只妖犬如此温驯,便猜出成功率极高。

    武当派的弟子,已经抓了十多只妖犬回来,还没有实验,不过不急,他想等李青云指导曾十八完成之后,再慢慢实验,验证心中所猜测的东西。

    这时,曾十八已经完成最后一个符号的镌刻,随着妖犬脑袋上那一道朦胧的阵法光晕闪过,半睡半醒的妖犬呜呜一声,发出温驯的低叫,站起来抖抖身体,目光有些呆滞的望着曾十八,已没有半点凶悍暴虐之意。

    “成功了!居然就这样成功了?我到底哪里出了问题?就因为我没有师父指点?我艹他二大爷的。”众人发出阵阵惊呼声,似乎觉得太不可思议,自己也是按照这样步骤来的,过程也是一样,为啥曾十八能成功,自己却失败了?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