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 > 都市言情 > 农家仙田 > 第1221章 不可能
    刺破手指,弹出一滴鲜血,打进生死台契约上,同时在神念契约上烙下一个标记,表示同意契约的规定,不死不休。

    两人签下生死契约,嗡的一声,生死台四周出现一个透明的光晕,把二人笼罩在里面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无论在里面打得多激烈,只要生死台不毁,战斗余波就不会蔓延到外面。

    “李青云,你死定了。你敢跟我抢女人,还害我关了三天禁闭,杀掉你,我的念头才会通达。”

    朱成业说着,祭出一面惨白的骷髅幡,迎风一展,瞬间出现一百零八道小幡,把李青云笼罩其中。

    “嗯?居然是魔修的手段!”李青云一拍储物袋,从里面飞出一面长满铜绿的镜子,发出惨绿色的光晕,笼罩在头顶,像一顶绿帽子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没有更合适的防御法宝,李青云真不想使用这面铜镜。

    这是从阎家修士那里抢来的,既然杀掉阎家人的消息已经泄露,双方又达成暂时和解,这些抢来的脏物,才敢在众人面前使用。

    骷髅幡里面,鬼哭狼嚎,有人有妖兽的身影,怨气冲天,被虐杀之后,魂魄被骷髅幡炼化,成为害人的煞气,普通修士遇到,心神会被怨魂影响,产生种种幻觉。

    李青云显然不是普通人,他的神魂何其强大,和小空间绑定在一起之后,更是极少受伤。

    这些怨魂身影,在他身边飞来晃去,景像恐怖,阴风阵阵,却伤不到他分毫。有的怨魂已经修炼成鬼物,可以凝练身体,发出实体攻击。

    可惜它们更惨,冲到李青云身边,被绿色铜镜一照,顿时发出融化的惨嚎,如白雪遇到了艳阳。

    他们在骷髅幡中打得惨烈,外面观战之人,却气得破口大骂。

    “混蛋,朱成业这是什么意思?你让我们来观战,你用什么骷髅幡?是邪修手段就算了,但你遮挡住战斗画面了,我们看不到啦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朱成业的战斗手段真毒辣,上来就用阵器锁定了胜局,再加上骷髅幡的邪恶威力,李青云死定了。”

    “邪修手段虽然不是禁忌,但也不是人类修士的主流,等朱成业活着出来,学院执法队肯定会找他谈话,甚至会没收这套骷髅幡阵器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你们大家都觉得李青云死定了?朱成业必胜?我却不这么认为。李青云渡劫时的场面,你们估计没看到,他发起飙来,金丹后期的修士也会颤抖。”

    灵霄道人和一空大师听到这么些人的议论,顿时紧张起来,怪不得朱成业这么嚣张,原来他有威力强大的邪修阵器?

    不过,李青云的隐藏手段也有不少吧?毕竟他们知晓,阎家那位金丹后期的高手,带人围杀自己一行人,最终对方全灭。

    金丹后期的修士都死了,刚刚晋升金丹的朱成业,能胜过李青云?灵霄道人不信,一空大师同样不信。

    叶和车灵珊刚刚得到消息,听说李青云和朱成业在生死台决斗,慌忙赶来。等到达演武场的时候,发现生死台周围早就站满了人,她们挤不进去,只能站在外面观看。

    “怎么搞的,明明说好今天去灵田种新的灵瓜呢,昨天瓜果铺的人,已经把成熟的苹果灵瓜摘光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搞不懂,事前也不知道李大哥和朱成业有仇啊,前天在宿舍交谈,我还以为他们关系很好呢。”

    “天哪,李大哥被困在骷髅幡阵器里了,这个朱成业真可恶,居然使用邪修法宝。”

    两人叽叽喳喳,担心得不行,却帮不上任何忙,因为进入生死台之后,已经和外面隔绝。

    不过也不是绝对的,在靠近生死台石阶附近,站着一位气息阴沉的男子,同样穿着盘古学院学生的服装。不过从年龄和衣着看,应该是一位老生。

    他闭着眼睛,嘴角浮现一丝残酷的笑意,隐藏在袖子里的双手,却在飞速跳动着,变幻着复杂的手印。

    周家新建的宅院里,容貌苍老的周正初,正得意洋洋的对其他几个同龄人说道:“我请的杀手,已经行动了,如果一切顺利,李青云活不过今天。按照事前的约定,哪一支系的人杀掉了李青云,周家就由谁掌控,你们可不能赖账。”

    “堂兄,不是我们打击你,你请的杀手据说可以潜进盘古学院动手,但是真正怎么回事,大家仔细一想就明白。除非那个杀手,本就是盘古学院的学生,不然绝不可能混进去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,你花费重金,请一个年轻杀手,就算是李青云的同学,他敢在学院里公然下手吗?你当盘古学院的防御阵法,和主城的防御阵法一样吗?”

    “我们请的着名杀手,已经潜伏在盘古学院外面,只要你这次刺杀失败,我们请的来人,说不定会成功。哈哈,谁能成为周家的下一任家主,还是未知之数。”

    这几个竞争者,合力打击周正初,不认为他请的杀手能够杀掉李青云。

    “哼,我不和你们争辩,成与不成,今天就能见分晓。”周正初微怒,忙用灵台,催促杀手中介,询问结果。

    此时,李青云站在骷髅幡阵器中,确实情况不妙。

    鬼影之中,突在发射出无数白骨小箭,嗖嗖嗖嗖,像雨点一般,射向李青云。

    绿色铜镜一扫,白骨小箭便落了一堆,但白骨小箭似乎没完没了,没有穷尽,李青云脚下落了一堆白骨小箭,依然没有停歇。

    “李青云,你看你能撑多久,骷髅幡不破,你永远也没有机会赢我,哈哈哈哈。”

    朱成业得意的笑声,带有几分癫狂,在阴森的怨气中,他的眼睛不知何时,已经变得赤红。

    他脖子上戴有一个白骨项链,像卡在脖子上一样,上有神秘的花纹,繁复而古朴,镌刻着不同于修真文明的符号,像一个个变形的小蝌蚪,每一个字符直指大道,发出可怕的波动。

    每当脖子上的白骨项链有光晕闪烁,朱成业的手指就随之颤动,结出一个个复杂的手印,打进骷髅幡阵器中。

    朱成业明明刚晋升金丹,是金丹初期的修士,此时却像有用不完的灵气,源源不断的从体内产生。

    李青云的灵体出窍,悬浮在半空,俯视整个生死台。朱成业的异常表现,在他的眼中,无所遁形。

    “没有被附体,却被人控制了,那个白骨项链有问题,以前从未见他身上有这东西。有人迫不及待的想杀我,开始从我身边的人下手了吗?”

    李青云眼中杀气渐浓,观察这么久,总算看出一点端倪。

    他的肉身,可以独自战斗,随着境界的提高,肉身已经有自己的意识,战斗本能极高,像一个狂暴的武士,任何遗漏的白骨小箭近身,都会被他的拳头轰成碎末。

    正因如此,李青云的灵体可以脱离战斗,观察整个生死台,以及生死台外边的人。

    既然能够在外面控制生死台里面的人,那个幕后黑手肯定不会离的太远,不管是谁,只要敢对自己下手,绝对不客气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过去了,朱成业已经气喘吁吁,全身冒汗,像水洗的一样,无数可怕的攻击,以及阵法的削弱影响,居然伤不到李青云分毫。

    那一面绿色铜镜,替李青云阻挡八成以上的伤害,余下的两成透过防御,却伤不了他。李青云的肉身之强,超出朱成业的想象,就算是强大的武修,也比不上他。

    轰隆,轰隆!

    拳如奔雷,快如闪电,每一拳下去,便有一道狂暴的狂印,搅碎面前的一切,无论是白骨小箭,还是恶灵怨魂。

    “去死,去死,凭我们两人……凭我的力量,不信杀不死你。你死定了,抵抗是没用的。”

    朱成业眼睛赤红,陷入癫狂,甚至说出了不该说的隐密。

    李青云冷笑一声,灵体终于发现生死台石阶旁边的一位男子有些古怪,外表只有二十七八,实际年轻却有上百岁,他的颤抖频率,和朱成业完全一致。

    “呵呵,想杀我?你确定自己没病吗?没看出老子一直在防守,真正的进攻,一次也没有发出吗?”

    “什么?你到底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朱成业的声音里,有一丝颤抖,有一丝不安,感觉不对,但想不通在如此可怕的阵器中,李青云还有什么翻盘的可能。

    “老子最擅长的雷电技能还没用出,你居然敢说我死定了?”说着,李青云一扬手,便有上百道雷电同时落下,在他身体为中心,四周瞬间笼罩在雷电海洋中。

    滋滋滋滋,轰隆轰隆,怨魂的凄厉惨嚎,和朱成业同步,当场喷出一口黑血,脸色瞬间苍白。

    在生死下面的那位青年,同时喷出一口黑血,阴森的面孔露出一丝惊惧,他瞪大了眼睛,死死的盯着生死台,以及被骷髅幡笼罩的李青云,想不通这个被自己围困半个时辰的人,怎么有能力反转局势?

    他却不知道,在他瞪着生死台的同时,李青云的灵体也在看着他,记下了他的面孔。

    只是一瞬间的惊疑和呆滞,那年轻男子转身便走,不顾旁边同学的怀疑和议论,很快便消失在混乱的围观人群中。

    轰隆,骷髅幡破除,李青云从残破的阵器中走出,而朱成业已经瘫软在地上,大口大口的吐血,似乎有内脏碎块从嘴里吐出。

    “这不可能,我和表哥不可能输给你……”朱成业嘴里,发出无意识的嘶吼。(未完待续。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