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 > 都市言情 > 农家仙田 > 第1276章 逼供
    李青云解除陈庚和刘丹身上的封禁,两人这才能够站起来说话,带着一丝庆幸和激动,向他施礼道谢。

    “晚辈陈庚(刘丹),多谢前辈救命之恩。这块护身玉符,是家中长辈所赐,防御效果极好,堪比法宝。它曾多次救我于危难之中,可惜这次破碎,实在让人痛心。”

    陈庚道谢之后,才回答李青云的问题,心疼护身玉符被毁,一脸肉疼。

    李青云心中一动,再次问道:“家中长辈所赐?你姓陈,和豫省陈家有何关系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一直称自己是散修的陈庚,有些心虚的看了一眼身边的师妹,又看了一眼倒地不起的几个驭兽宗弟子,吱吱唔唔的说道,“不敢欺瞒前辈,我确实出自豫省陈家,出来练,限于族规约束,不能透露自己的真实身份,只能以散修示人。”

    刚说到这里,就见旁边的刘丹狠狠的掐了陈庚一下,气乎乎的说道:“亏我对你掏心掏肺,以身相许,至死不渝,你连真实身份都瞒我?”

    “师妹,你别急,我这也是有苦衷的啊!除了隐瞒陈氏弟子的身份,其它事情绝无隐瞒,我可以对天发誓,今生若负你真心,必遭天打雷噼!”

    “哎呀,谁让你真的发誓了,讨厌!”

    两人在这里花样秀恩爱,倒在一旁的驭兽宗郑炳行差点喷血。

    尼妹的陈庚,你故意坑老子是不是?你是陈家嫡系,你早说啊,我们驭兽宗再霸道,也不敢轻易灭杀大族嫡系啊。

    如果不抓你们,也不会引来这位脑子有病的前辈,不不,郑炳行已经猜到李青云的真实身份,只是不敢相信,不愿承认而已。

    那一道雷电轰下去,如果郑炳行再想不到李青云的真实身份,那他也混不到今天的层次。

    李青云既然问出陈庚的背景来,自然也明白蝌蚪玉符怎么传出去的。

    陈家老祖陈道远一直默默在李家寨效力,一大把年纪了,论关系又是李青云的太公,平时有什么奖励,自然少不了他老人家的。

    蝌蚪玉符李青云送给这些亲友,这些亲友在地球的实力非凡,用不到的玉符,自然传给自己家晚辈。

    陈庚应该是陈家的直系嫡孙,一些老头子很重视他,所以才会传他护身玉符,让他在江湖上练。

    既然有这层子关系,那说明不是外人,李青云随手扔出两块蝌蚪护身玉符,说道:“既然是陈家人,那就是自己人。这两块护身玉符,你们一人一块,关键时候,可以保命。”

    陈庚和刘丹忙接过玉符,仔细一看,居然和刚毁掉的护身玉符一模一样,顿时惊叫道:“这、这是蝌蚪护身玉符啊,比上次太爷爷送我的还要精致,我们怎好意思受此重礼?听说这是李家特有的法器,你怎么……难不成,前辈是李家寨的高手?”

    陈庚震惊,握着力量磅礴的护身玉符,嘴里说着推辞谦让的话,却舍不得松开。而刘丹更是激动得唿吸急促,这是她第一次摸到真正的法器,散修太穷了,没见过修炼界的器具。

    心想,这位看似年轻的前辈,简直壕无人性,这么贵重的护身玉符,随手就扔出两块,这得值多少钱啊。

    “少嗦,给你们就拿着,不想要就扔掉。对了,驭兽宗在这里搞什么呢?把妖兽聚集在一起做什么?”

    李青云不耐烦的摆摆手,送出去的东西,没有收回来的道理。

    陈庚、刘丹忙把护身玉符收起来,这么宝贵的东西,谁舍得扔?脑子有病吗?

    至于李青云问的问题,他们刚好知道,立即回答出来。

    “我们只是听从上面的命令,让我们把妖兽驱赶在这里,至于什么用途,以前并不知晓。直到昨天偶尔听到郑师叔给人打电话,才知道他们想阻断粮道,配合云荒市的一些粮商,炒高粮价,赚取黑心钱。”

    李青云皱眉,思索片刻才道:“驭兽宗怎么说也是一个刚成立的修真门派,居然为了一些钱财,做出伤天害理的事情?你说你一个修真门派,要这么多世俗的钱财干什么?又不是灵石。”

    “前辈,我们只是驭兽宗的普通弟子,并不知晓原因。听到郑师叔……郑炳行的电话内容之后,我们觉得阻断粮道,有伤天和,就想退出驭兽宗。不想被他们察觉,抓住我们之后,想要灭口。”陈庚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嗯,我知道了,这里没有你们的事情了,驭兽宗的事情我会调查,现在你们自由了。”李青云赶他们离开,接下来要逼问驭兽宗的弟子,可能比较惨烈。

    “是,我们这就离开。只是,我们还未知晓前辈的尊姓大名,将来向家中长辈提起,也好有个明确的说法。”

    “别喊前辈了,我叫李青云,论起辈分来,其实咱们是同辈的人。要是从你太爷爷陈道远那里论亲戚,你得喊我一声表哥。”

    “啊?你就传说中的煞星……不不,传说中的李家表哥啊。青龙镇陈家沟和我们陈氏本宗原是一体,现在矛盾化解,几乎成了一家人,那可真算是亲戚了。”陈庚激动道。

    “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,有时间你去李家寨坐客,当着你太爷爷的面,咱们再叙家常。”李青云对陈氏本宗的人,还是有些芥蒂,并不想把关系拉得太近。

    “是是,等有时间了,我一定去李家寨拜访表哥,顺便看望太爷爷。”陈庚说完,带着道侣刘丹离开。

    李青云等他们离开后,才拍开郑炳行身上的封禁,可以说话,但身体仍不能动。

    “原来你就是李青云,失敬失敬,是吾等有眼无珠,冒犯了阁下,只要你放过我们,开什么条件都行。”

    郑炳行吓坏了,刚才听到了他和陈庚的对话,知道事情已经败露,顾不得什么,先画下大饼,保命之后,再谈其它。

    “说出你们驭兽宗阻断粮道的真正目的,以及和哪些粮商有勾结,我可以给饶你不死。”李青云冷冷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也是奉命行事,听宗主的命令,稀里煳涂的做这些事,根本不知道什么真正目的,更不知道和谁勾结啊。”郑炳行诉苦,表示无辜。

    剑光一闪,李青云削掉郑炳行一只胳膊,杀气腾腾的说道:“我不想听谎话,更不想听废话。说重点,不然我不介意把你斩成十八段。”

    “啊,饶命啊,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刚说到这里,噗的一声,另外一只胳膊,也被飞剑斩下,鲜血喷涌,血腥味弥漫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我招了,我们和云荒市爱民食品厂有勾结,至于具体过程,是宗主谈的,我没有资格参与啊。”郑炳行真的吓坏了,活得越久,生活越安逸,他越是惧怕死亡。(未完待续。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