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 > 都市言情 > 农家仙田 > 第1291章 强盗理论
    市政府会议大厅,李青云一家子和爱民食品厂的人,面对面坐在长桌边,吴筱雨和卢正义坐在主位,主持这个特殊的协议签署。

    爱民食品厂的人,由温厂长带队,一个个西装革履,皮鞋明亮,打扮得非常正式。

    反观李青云一家子,一身休闲装,还带着两个孩子,以及一个头发花白的年迈保姆,三名保镖,气息强大,站在他们身后,鹰扬虎视,戒备重重。

    “刚才,我和吴书记已经把条件讲过了,资料和合同书也发到你们手上了,可以先看一下,再决定签不签这份合同。”

    卢正义是个四十多岁的男子,精神极好,正是年富力强的时候,目光炯炯,盯着李青云一家子。

    吴筱雨点点头,也道:“本着公平公正的原则,现在退出我们也能理解。但是签署之后,我希望大家遵守契约精神,必须按照合约上的条款来。”

    “条款我没意见,随时可以签署合同。不过,我要先选定荒地,就是这张地图上的一号区域,大约一千亩。”李青云说着,指着政府给出的城西地图,选出交通最好的一片区域。

    温厂长昨天被打得不轻,今天居然恢复得不错,油光满面,不敢看李青云,硬着头皮说道:“我们爱民食品厂也看中了一号区域,对合同条款同样没意见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吴筱雨皱眉,极为不满的扫了卢正义一眼,然后瞪着温厂长说道,“你们爱民食品厂想干什么?前几天粮道阻断事件,还没调查清楚,现在又想挑事?”

    “吴书记,冤枉啊,我们真没挑事,就是看中了这一块土地,难道有问题吗?你不是说,本着公平公正的原则签署合同嘛,难道他们可以选择这块区域,我就不行?”温厂长的嘴皮子非常利索,进入状态之后,言辞非常犀利。

    双手撑在下巴上,努力不打瞌睡的珂洛依突地说道:“这位胖子叔叔,你的嘴巴还疼吗?昨天小楚哥哥两巴掌打碎了你的牙齿,今天就长好了?好厉害!”

    温厂长顿时闭上了嘴巴,觉得脸皮好烫,居然被一个小丫头羞辱了,简直太憋屈了。

    问题是,他可以抢地,可以侃侃而谈,但他不敢辱骂李青云一家子任何一个人。

    他不傻,他不想死,如果不是上面让他抢一号区域荒地,他脑子有病才和李青云抢地。

    昨天夜里,那两个探查荒地的修士,神秘失踪,不用想,肯定是李青云干的好事。

    还有那些去拯救驭兽宗弟子的那些修士高手,灵体瞬间被灭,连安全局的那位副局长都害怕了。

    所以,他觉得把意思表达出来就行了,没必要再说斗气的话,他怕李青云的保镖再把他打一顿。

    特别是眼前的那两个熊孩子,小手挥舞着,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,太欺负人了,这家人到底是怎么教育孩子的?

    “李青云,你有什么想法,说说看?”吴筱雨必须重视李青云的想法,协议条款上,她让了步,其它条件,她得为李青云争取一下。

    “一号区域,我要定了。”李青云眼中闪现一股杀气,身为食物链顶端的男子,快压制不住心中的怒火了。

    卢正义突地说道:“呵呵,你说的太绝对,这不符合规定。李先生,想要承包荒地,还是按照我们政府制定的流程办吧。现在你们双方出现了争议,都想要一号区域,那我们可以选择一种公平的方式,一是提价竞标,二是抓阄定胜负。你选择哪一种方式?”

    李青云很不客气的说道:“我想选择第三种,让爱民食品厂主动放弃一号区域。”

    卢正义大笑:“哈哈,我没听错吧?你想让爱民食品厂主动退让,这怎么可能?年轻人,不要太天真,有些事情,还是忍让一下为妙,退一步海阔天空嘛。”

    温厂长带来的人,也随之大笑,但是一接触李青云的目光,顿时笑不出来,有些像鸭子叫声一样干涩。

    李青云闭上了眼睛,好像闭目养神,其实是怕忍不住发怒,把这些挑事的家伙全部灭杀。

    当然,最重要的是,李青云的灵体已经出窍,飞到爱民食品厂的仓库,把里面储存的大米、面粉、罐头、压缩饼干之类的东西,全部收进小空间。

    你们爱民食品厂不是储存太多的食物嘛,不是想哄抬物价,阻断粮道吗?行,只要你们在云荒市没有粮食储备,我看你们拿什么来卖?

    等老子把你们所有的仓库,所有的销售点搬空,看你们还有什么资格,敢在老子面前嚣张?

    敢跟我抢地?敢跟我玩弄合同条款?

    呵呵,简直是作死啊!

    虫虫不知父亲李青云在想什么,气坏了,一脚站在椅子上,一脚踩在桌子上,霸气十足的吼道:“爸爸,我就说以德服人不行。你看这个死胖子,昨天跪地求饶哭得那么惨,今天又想找事,当我们李家寨的人好欺负吗?小楚哥哥,上去揍他!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小少爷,咱们是正经的生意人,打打杀杀的多不好。”楚家兄弟有贵族气质,当着政府一二把手的面,实在不宜动武,说得他们好像是爱好和平的谦谦君子。

    当然,最最重要的是,老板李青云没发话,小少爷虫虫发话没用。

    “哦,我儿子说得有道理,小楚,帮温厂子回忆一下昨夜的温馨场面。”李青云的肉身摆摆手,很随意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,老板。”既然老板发话了,楚家兄弟立即兴奋起来,太刺激了,当着政府一二把手的面,狠狠区域这个挑事的胖子,简直不要太爽!

    “救命啊,你们不能这样,这是政府办公大楼,这是正式场合,当着吴书记和卢市长的面,你们这样无法无天,简直……啊!啊!”

    温厂长说不出话来,被楚家兄弟从座位上揪起来,左右开弓,打得惨叫连连。昨夜才修复好的牙齿,再次崩碎,痛苦的回忆和现实纠缠在一起,他绝望得想要退出食字部。

    “胡闹!李青云,你眼里还有法律意识吗?也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,就敢撒野?咳咳咳咳……”卢正义突地捂着嗓子,咳得眼泪鼻涕一起涌出。

    珂洛依玩弄着手中的五彩元石,刚拿出来时是四颗,现在只剩三颗了,少的那颗,似乎飞进了卢市长的喉咙里。

    “爸爸,这位叔叔是不是生病了?为什么咳得这么严重?会传染吗?我好怕怕。”珂洛依很柔弱,很担忧的询问李青云,不过漂亮的眸子里充满狡黠,还得意的向李青云眨了一下。

    那意思好像在说,看,我也能帮爸爸出气了,快来表扬我,我不会骄傲的。

    李青云扶额,心好累,感觉给孩子做了一个坏榜样,咱们昨天说的,明明是以德服人好不好?女孩子嘛,要温柔,要做淑女。

    至于儿子,霸道一点没错,所以这是针对性教育,你们不能搞混了。

    当然,心里虽然这么想,但李大老板受不了女儿萌亮萌亮的大眼睛,只好揉了揉她的小脑袋,以示鼓励。

    现场混乱一片,有保安护卫过来,忙着给卢正义救治,喉咙里多了一种东西,肯定会有明显的异常。如果被这些人掏了出来,肯定会惹来麻烦。

    吴筱雨心中暗爽,昨天在会议上,两人斗得不轻,此时慢吞吞的说道:“这……老卢,你的身体没事吧?怎么说咳就咳得这么厉害?叫救护车了吗?直接送到医院急救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喉咙里……有东西……”卢正义脸上憋得通红,向身边的秘书和保镖说明情况。

    “快看看,快帮卢市长掏喉咙……”秘书一阵慌乱,指挥异人保安施救。

    卢市长出事,就没人关注可怜的温厂长了,被楚家兄弟打倒在地,模样非常凄惨。

    “我也是奉命行事啊,我也很无奈啊。”温厂长求饶,却又不敢说太多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候,李青云的灵体回来了,把爱民食品厂的仓库洗劫一空,又把十个销售点搬空了。

    眼看一名异人就要掏出卢正义喉咙里的五彩元石,李青云的灵体一闪,先一把取出这块五彩元石,扔进小空间。

    卢正义又猛咳两声,才突地止住咳,又急又怒的吼道:“掏到东西了吗?是不是有人袭击了我?赶紧叫警察过来,这里有人袭击政府官员!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,我们……好像……没掏到任何东西。”那异人保镖有些尴尬,有些无奈的苦笑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?我嗓子里明明感觉到有东西,才会突然咳嗽不止,怎么会掏不出东西?这……”卢正义狐疑的扫了李青云一眼,又瞅了瞅珂洛依手中的五彩元石,总觉得有刁民像害自己。

    这一闹,太丢脸了,卢正义又没找到证据,有些狼狈,喘着粗气,重新坐回椅子,黑着脸喝茶。

    至于楚家兄弟,早就返回原地,站在李青云一家子身后,默默的充当背景。

    温厂长擦干嘴角的血,不敢说任何狠话,他带来的这些人,同样不敢吱声,显然被楚家兄弟的凶残手段吓坏了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奉命行事啊……”温厂长只能重复这句话,这时候,他的手机响了,他用颤抖的右手,按了接听键,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厂长,大事不好了,咱们厂里的仓库被盗了,什么东西都没有了,你快点回来看看吧。天哪,早晨清点库房的时候还在,我刚回会议室,仓库就空了,太诡异了!监视器什么都没拍到,工人们都说闹鬼了!”

    温厂长听到这话,眼前一听,差点晕倒。

    “什么?咱们的厂里的仓库被盗了?混蛋,这么严密的防卫,怎么可能被盗?那些异人保安呢?他们就没有发现什么?报警,赶紧报警!”温厂长慌了,仓库里那么多物品,如果丢失,他也不用活了。

    温厂长失魂落魄的挂断了电话,旁边的老部下听到了他们的对话,顿时七嘴八舌,涌上来询问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温厂长的电话又响了。

    “大事不好了,城东销售点的全部食品都消失了,在我们眼皮底下消失了,店员都说闹鬼了,哭着喊着要辞职!温厂长,我真的没说谎,我亲眼看着食品瞬间消失的!”

    “胡扯!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吗?食品怎么可能从你眼前消失?这……这……”温厂长突地想起李青云刚才所说的话,要让自己主动退出竞争,让出一号区域的荒地。

    难不成,这事是李青云干的?天哪,他到底有什么神通,有多少高手在暗中帮他办事?

    搬空爱民食品厂整个仓库,那么多物资,除非有神仙般的手段,不然怎么可能运出去?

    温厂长瞪大了眼睛,盯着李青云,眼中充满了恐惧和敬畏。

    “温厂长,你瞪着我干什么?不服气吗?还要回忆一下温馨的场面吗?”李青云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不不,我不想再回忆了,关于一号区域的荒地,咱们可以商量一下。只是,那些消失的食品,求您给我送回来吧,不然我就真的死定了。”

    温厂长再也承受不住精神打击和压力,嚎啕大哭,真是听着伤心,闻者流泪啊。

    “什么消失的食品,我听不懂你说什么。”李青云绝对不会承认这事,哪怕所有人都怀疑是自己做的,自己也不会承认。

    “呃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什么被盗了?温厂长你怎么哭了?”卢正义一脸困惑,不知道形势为何突然逆转。

    “食品厂仓库里所有的东西都没有了,十个销售点的东西也全没有了,我这回死定了,这合同我不签了,我要回去主持局面。”

    温厂长说着,扔下合同,就要带人离开。

    “哎哎,你不能这样,这一千亩的承包合同,你必须得签下来。”卢正义急了,昨天的常委会议上,他鼓吹爱民食品厂是良心企业,会签署这份带条件的合同。

    如果不签,他的面子往哪搁?在政府班子当中的威信也会随之消散。如果影响到全市人民的温饱问题,影响到本市的开荒计划,他的责任就大了,政治生命很可能就此结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