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 > 都市言情 > 农家仙田 > 第1293章 孩子的教育问题
    “想和我比试?其实我怕打击到你的积极性……”李青云说着,当着田牧的面,慢吞吞的一挥手。

    一股恐怖的力量,瞬间束缚住田牧的身体,他那强壮的满身肌肉,在这种束缚力量下,没有丝毫的反抗能力。

    “这、这是……?咱们还没打,怎么就被你束缚了?”田牧吓懵了,根本没看出李青云使用了什么手段,自己就被禁锢?这是修真者的秘术?

    “只是灵力的一种简单应用,很多灵修都做。”李青云平静的解释着,也不见有什么动作,田牧身上的束缚就消失了。

    田牧恢复了自由,活动一下手脚,脑子更加混乱,完全不明白这是怎么了。

    本以为自己变成了超人,想要在李青云面前显摆一下子,可是人家根本没动手,自己就动弹不得了。

    好吧,其实李青云只是像赶蚊子一样,挥了一下子手。

    “我不服气,我不相信咱们之间的差距会这么大!来,咱们再比试一下。”田牧呼吸急促,身上浮出一股暴躁的气息,六耳雪猿的易怒脾性,也被他继承。

    田牧说着,也不管李青云是否答应,就大吼一声,带着一阵狂风,挥起右手,扑向李青云。

    几米的距离,转瞬即至。

    李青云摇头,还没动手,虫虫的小身板突地出现在两人中间。

    “让我来应战,看拳!哈!”虫虫大吼一声,使出一式基础入门的“弓步冲拳”,胖乎乎的小拳头,发出一层半透明的光芒,真气离拳两尺,打在田牧的膝盖上。

    砰的一声,田牧惨叫着飞出,这看似柔弱的一拳,把他打飞六七米,摔在地上打滚。

    李青云捂住了眼,不忍直视田牧的惨样。

    儿子虫虫别看年纪小,但已经是二境巅峰,再加上平时经常服用泉水精华凝炼身体,真实战力和三境修炼者相近。

    田牧只是一个新异人,刚刚通过进化药剂成为变异者,勉强相当于一境的修炼者,就算加上继承的妖兽天赋,最多相当于修炼者二境的实力,被虫虫吊打,没有任何意外。

    田牧抱着膝盖,疼得满地打滚。

    内心的痛苦,远远大于肉身疼痛。

    太丢脸了,想要挑战李青云,却被人家的六岁儿子一拳打飞,这还比什么,自己乖乖滚回家苦练去吧。

    这么大的孩子,弓步冲拳,刚好能打到他的膝盖。如果再高一点,一拳打中腿间的命.根子,自己也不用活了。

    冲动害死人啊,自己继承了六耳雪猿的能力和天赋,听力极佳,也变得很聪明,为何控制不住雪猿作死的习惯呢?

    “田伯伯,你没事吧?我只是轻轻的打了一拳,没想到会这么疼?哎呀,爸爸妈妈,我好像闯祸了。”虫虫一拳打出去之后,立马跑到妈妈杨玉奴身边,一脸愧疚,有些心虚的左看右看,观察大人们的脸色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没事……就是膝盖疼。”田牧努力摆出一个笑容,可惜没保持一秒钟,又继续惨叫。

    其实,田牧的心里好像有一万只***飞奔而过,这只是一个孩子啊,轻轻一拳就把自己打成这样?

    亏自己刚才还一副老子天下无敌的模样,太丢脸了。

    珂洛依对这个请自己一家人吃饭的伯伯印象不错,忙安慰道:“不哭不哭,揉揉就好了,等会我就教训弟弟,为你出气。这个笨蛋弟弟,太爱显摆了,爸爸和伯伯比试,他乱掺和什么?没大没小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哭,就是腿疼。”田牧伤得不重,他继承雪猿的能力,肉身也得到强化,被虫虫打了一拳,膝盖受了点损伤,并没有裂碎。

    “没事就好,要是我爸爸出手,你的腿早就断了。幸好幸好,我弟弟太笨,学艺不精,发力太弱,才让伯伯逃过一劫。”珂洛依继续安慰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田牧想哭,有这么安慰人的吗?这一家子怪物,连小正太和小萝莉都这么凶残,以前自己怎么没发现?真是眼瞎啊。

    “好啦,你们这两个孩子别再捣乱惹祸,虫虫下手太重了,说明力量掌握不够娴熟,今天基础拳法加练一百遍。”

    “哦,好吧。”虫虫垂头丧气,却没有反驳,因为一百遍基础拳法不算重罚。

    李青云说着,走到田牧面前,灵气扫过他的膝盖,帮他疏通淤血。伤的确实不重,灵气疏通之后,基础没有大碍。

    毕竟田牧现在继承了妖兽血脉力量,恢复力量也会像妖兽一样强大,好吃好喝两天,就会恢复如初。

    李青云把田牧扶起来,当灵气帮他疏通淤血之后,田牧的腿已经不疼,只是太尴尬了。

    保镖刚才躲的远,现在才围过来,七嘴八舌的问候田牧,表示关心。

    “都别说话,扶我回去养伤。”田牧暗骂这些保镖是猪队友,不知道越问越尴尬吗?简直是在自己伤口上撒盐。

    田牧被人搀扶着,走了几步,才突地回头,满脸沮丧的说道:“我在餐厅给你们订了一桌子美味大餐,本是庆祝我神功大成,现在只好便宜你们了。等我养好伤,再来向你请教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怎么?还想再打一场?”李青云笑道。

    “不不不,别误会,这是真正的请教,求你传我几招战斗的手段,除了天赋能力,我发现自己除了蛮力,什么都不会。”

    “行,如果有时间的话,这个不成问题。”李青云对他有些歉意,传他几招武技,还是没问题的。

    在吃午饭的时候,李青云和两个老婆达成共识,一起教育孩子,语气严厉的告诉孩子,大人处理事情的时候,小孩子最好不要插手。

    珂洛依和虫虫虚心接受教训,表示以后会听话,做个好孩子,不会给父母添乱。

    只是这表态,太过程序化,似乎早就背熟了,而且两个孩子的言语太过相似,像在哪里找的台词。

    “唉,心好累。”李青云见孩子们虚心接受批评,也没法再唠叨下去,只好放过他们。

    下午,李青云联络发小李云聪,两人通了电话,确定在家之后,才带着一家子去拜访。

    李云聪和他父母在天地异变之时,就搬到市里居住了,一家子虽然时常惶恐,但还算安全。

    经常也和李家寨的幸存亲友打电话,联络感情,但不敢离开城市一步,生怕遇到妖兽袭击。

    李云聪的父亲是李七寸,以前是村里的捕蛇猎人,和李青云关系不错,搞过一些合作。两人创办的蛇药厂,在兽潮的冲击中,变成了废墟。

    当然,就算蛇药厂不毁,这时候也会停产,大家连肚子都吃不饱了,谁还来工厂上班?谁还有多余的钱财购买蛇药?

    李青云这次见到他们,没说工作上的事情,大家聊起以前的平静生活,突地有些怀念。

    天地异变之后,再也无法恢复以前的平静生活了。

    孩子们没有感觉到沉重的话题,依然说笑打闹,在他们模糊的印象思维中,或许世界一直就是眼前这样的。

    李云聪的儿子叫李文昊,比虫虫小两岁,模样像母亲水仙儿,眉清目秀,性格有些腼腆。

    李青云曾给李文昊喝过泉水精华,打算给儿子培养几个帮手,不过他们现在不住在李家寨,有些麻烦。

    不管是关系培养,还是功法传授,都不太方便,等李家寨稳定了,再劝说李云聪一家子搬回村子居住。

    吃过晚饭,李青云一家子告辞离开。

    在路上的时候,李青云就收到宫星河打来的电话,告诉他一条震惊江湖的消息,驭兽宗被人灭门。

    安全局联合军方,一起出手,削平了驭兽宗所在的山头,宗门内的弟子,全部被杀,宗主也饮恨当场。

    目前,被关押在云荒市警察局的郑炳行五人,应该是最后的幸存者。

    当然,已经脱离驭兽宗的陈庚和刘丹,不在这个统计范围之内。

    安全局向整个修炼圈子,宣布驭兽宗的七宗罪,李青云看到这七宗罪的内容,觉得驭兽宗死有余辜。

    不过,由于这些罪名是安全局发出来的,真实性惹人怀疑。

    但是,既然是国家出手,灭杀了驭兽宗,那这个宗派确实犯了禁忌,不然安全局也不敢公然承认。

    “老板,驭兽宗被灭一事,整个江湖圈子都很震惊,没想到国家出手这么狠,在天地异变三年之后,依然可以轻松的灭杀一个宗派。所以,一些刚成立的宗派,吓得不轻,表示要低调一段时间了。你认为呢?”宫星河在电话里说道。

    “国家的力量,肯定不是现在的小宗派可以抵抗的,低调是应该的。不过,驭兽宗确实该死,再加上我知道一些内幕,知道这事没有表面那么单纯。听说最近几天,国家要成立一个修炼学院,到时候再看看国家对宗派的态度吧。”李青云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嗯,新成立的修炼学院叫洪荒学院,我已经收到邀请函,三日后在帝都举行仪式,我正在考虑要不要过去。”宫星河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李青云没心思吐槽这个学院名字,有点心塞,自己这么大的名气,居然没收到邀请函,真是哔了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