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 > 都市言情 > 农家仙田 > 第1307章 江湖又要大乱
    李青云用抢答的方式,杀过不少俘虏,问的问题不复杂,但总有不配合的人,也有想要活命而配合的人,在互相对比之下,可以很快的得到想知道的答案。

    控蛊老汉刀珠和幸子几乎什么都不知道,身为杀手,只接任务,不问雇主的真正身份,只知道对方是食字部的人,联络者就是这个面具男子。

    而面具男子虽然恐惧,居然极为硬气,一句话也不回答,不说自己的职务,也不说食字部的总部地址,更不说食字部内部的机密。

    李青云耐心不多,时间也不多,没有任何迟疑,把这三人灭杀。

    一空大师看着惨烈的别墅废墟,高喧佛号:“阿弥陀佛,罪过罪过,活着不好吗,为何非要招惹李老板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李青云无视假慈悲的一空大师,看了一下天色,嗯,太黑了,想知道时间,还得看手机。

    身为天道执法者,杀恶人就是替天行道,体内的造化玉碟又收到一些功德,修复了一条小裂缝。

    灵霄道人说道:“这面具男子应该是食字部的高层之一,带来的几名保镖都是修炼者,今晚全部被灭,会让他们疼痛一阵子的。既然找不到总部位置,就先处理其它事情吧。”

    宫星河也道:“对对对,先处理其他事情,比如说,先回青龙镇,咱们创建蜀山派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的是封印小蛊界,那些虫子太可怕了,在南疆一些区域,某些人类已经变成半人半蛊的怪物了。”灵霄道人补充一句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宫星河无语,两人不在一个频道上。

    李青云点点头,从小空间取出一块机械手表,戴在腕上。

    手表虽然方便,但经常打斗,能量溢出严重,很容易损坏身上的物品。

    普通的手表,属于精密器件,和法宝的品质相距太远,稍稍战斗,就有可能损坏。

    所以就算使用手表,也是最普通的一类机械表,毁了也不心疼。

    “走吧,先去小蛊界裂缝。”李青云说完,背后出现一对闪烁着电火花的翅膀,轻轻一展,狂风乍起,喀嚓一声雷鸣,出现在十几里之外。

    灵霄道人御剑猛追,化为一道流光,勉强跟在后面。

    一空大师脚踩一柄紫金禅杖,身上佛光流淌,看似缓慢,却也瞬息数里,排在第三位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宫星河懵逼了,境界的差距,就像一道天堑,把他远远的撇在后面。

    有句卖妈妣,不知当讲不当讲?

    宫星河想讲出来,可也得有人听啊?地上的尸体,又不会给他任何回应。

    “老板,等等我啊,我也想去见识一下封印小世界裂缝的壮举。”宫星河拼了老命的御剑飞行,明明都是飞剑,品质也不低,可在他脚下,就是慢。

    只是十几个呼吸的功夫,李青云、灵霄道人、一空大师就从漆黑的夜空消失,而宫星河还在帝都郊外的上空发呆。

    这里的打斗,太过惊人,李青云出手时产生的波动,引起帝都中无数高手的注意。

    虽然那些人反应极快,一感觉到能量波动就飞出来了,可赶到附近时,只看到宫星河御剑飞行,正追赶着什么。

    而附近的一座小山顶上,一座别墅变成了废墟,地上明显有股血腥味和臭味,那是人类惨死后的混合味道,有经验的人一闻就知道。

    宫星河心好累,已经不想追了,双手负在背后,御剑悬浮在半空,一副哀怨无助的模样。

    落在别人眼中,却是高手寂寞的绝世风范,有人心生敬畏,居然一时不敢上前打扰。

    “宫前辈,不知这里发生了什么事?谁在附近打斗,摧毁了这个别墅院子?”有人认得宫星河,鼓足勇气,上前询问。

    “你问我,我又该问谁?”宫星河瞥了那人一眼,非常冷漠,不想多言。

    那人感觉到宫星河心情不好,被他硬怼一句,心中一慌,忙飞远一些,生怕遭殃。

    “宫道友,这里死了不少人啊,老夫感应到一股冲天怨气,下手太狠毒了。帝都边缘,居然发生如此惨案,就没人站出来管一管,主持道义?”有位老者,显然认得宫星河,上前报怨道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死的是好人?还怨气冲天呢,神魂俱灭你懂不懂?你能感觉到什么怨气?还是灵修呢,你的神识敏锐度真差,回去再闭关一千年再出来吧。”

    宫星河像吃了火药,逮谁怼谁!老板居然不带自己一起玩,这该如何是好?最近自己没得罪老板吧?

    唉,这次老板来帝都,自己应该亲自接待的,就怪那些不屑子孙,非要自己抽时间指点他们一点什么。

    “你、你、你……”那个老者,满脸怒红,指着宫星河半天,也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    这还是自己认识的宫星河吗?谦逊,睿智,风趣,有礼貌……可现在呢?逮谁怼谁,这是狂犬病发作了吗?

    最后一声怒叹,转身就走,发誓要和宫星河绝交,再也不和这样的狂徒说话。

    蒋校长身为洪荒学院的第一任院长,身边聚集无数军方的修炼者高手,正在学校里开会,研究即将到达的招生狂潮。

    感觉到郊外的可怕能量波动之后,立即带人前来,也只看到宫星河离得最近,再加上听别人正指着宫星河议论着什么,以为这事是他干的。

    “宫道友,能告诉我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吗?那可怕的一击,是你发出来的?”蒋校长还算客气,毕竟他知道宫星河的实力有多可怕。

    对蒋校长,宫星河还算客气,回答道:“你们误会了,我也是感觉到动静才赶来的,但来到之后,就看到这种状况,并没有看到是谁出手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众人无语,脑子坏掉了才会相信这种说法。

    安全局的调查人员,已经赶到现场,进行初步勘察,从蛛丝马迹中,找到了一些死者特征。

    比如,那些干瘪如纸片一样的尸体上的纹身,是食字部特有的纹身图案,不同的标识代表不同的身份。

    先不说这些尸体身上的图案在食字部的级别有多高,但这种死法,太眼熟了。几个安全局的特工对视一眼,从彼此的眼中看到了震惊和无奈。

    “又是李青云出的手,一巴掌就把这里拍成了废墟,不愧是巨掌真的徒弟,心情不好,一巴掌拍下去就解决了。如果不行,那就两巴掌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真相的我,眼泪都快掉下来。我该骂李青云霸道呢,还是该替食字部默哀?惹谁不好,非要招惹李青云,我们安全局拿他也没有办法啊。”

    “别废话了,赶紧拍几张照片,给陶局发过去,让他看一看李青云下手有多狠。他在云荒市做了那些事,心里虚着呢,虽然说已经给那批同事放假,但李青云想要找人,那还不简单?发一个悬赏贴子,就有无数人疯狂,为他办事。”

    几个安全局特工的对话,虽然很小,但在修炼高手的面前,完全没有影响,被人听得清楚。

    宫星河嘴角微抽,觉得老板杀人的风格太明显了,人家看一眼,猜都猜出来了,要不需要什么证据。

    “年轻人,没有证据不要乱说话,不然,我会找你们陶局和夏局说道说道去。”宫星河语出威胁,神色很不善。

    那几名特工,顿时一颤,这才想起,附近还有一个李青云的管家,真正的嫡系,确实招惹不得。

    于是他们赶紧闭上嘴巴,连一句反驳顶嘴的话都不敢说,而且刚才好像还说了陶达潭副局长的坏话,刚才的那些对话,绝对不能传出去啊。

    可惜,这些特工的祈祷失灵了,旁边围观的修炼者高手已经有几十人,个个都听得清楚明白。

    这些人才恍然大悟,原来陶局长这么惧怕李青云,似乎背着李青云干了什么缺德事,居然让那批人直接放假,四处逃散躲藏。

    “靠,真的假的?陶达潭背着李青云在云荒市做了什么?赶紧去打听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打听个毛,江湖论坛早就有人发贴曝光了,不过今天是洪荒学院成立的日子,所有人的目光都相着洪荒学院,没人关注那个贴子的内容。”

    “那贴子说了什么,赶紧告诉大伙啊。”

    “驭兽宗最后几名弟子是李青云捉到的,被关押在云荒市警察局,虽然宗派被灭,但他们还侥幸活着。可是,某些人想要灭口,就像当初灭掉驭兽宗一样,趁李青云到达帝都,冲进去,把驭兽宗最后几名成员杀掉了。”

    “太黑暗了!太疯狂了!怪不得某些人这么怕李青云,原来做了亏心事。”

    “还不止如此,听说川蜀省的食字部,也趁李青云离开云荒市的时机,派人偷袭李青云开荒布阵的材料车,战果不明,但肯定打得很激烈,因为参加行动的食字部成员,一个都没返回。”

    一个个劲爆的消息,在现场被人抖出来,众人听得极度兴奋,觉得最近江湖又要大乱了。

    蒋校长脸色变幻不定,这才晓得,自己以前仍小看了李青云。如果不是老朋友夏局长让自己邀请李青云参加洪荒学院的创建仪式,他根本不愿意请这种邪性的年轻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