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 > 都市言情 > 农家仙田 > 第1319章 祭坛
    在道士和楚飞的惊愕目光下,李青云打完鬼婴之后,居然取出一个玉瓶,对着它的嘴巴倒出三滴空间泉水精华。

    道士不懂玉瓶中的液体是什么,但楚飞明白啊,一想到如此珍贵的“玉髓液”居然用在鬼婴身上,顿时心疼得直颤。

    “师父,你怎么舍得……”楚飞心想,我也是鬼啊,怎么没有这个待遇?自己好久没喝玉髓液了,仔细算一算,至少有七八天没喝了。

    “为师这么大方的人,有什么舍不得?”李青云笑眯眯的盯着的手中的鬼婴看,根本不理徒弟的抗议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再大方也不能浪费啊,楚飞心好累,难道师父不知道这个鬼婴刚把自己的主人吃掉?一个喂不熟的白眼狼,喂它何用?

    鬼婴喝了三滴泉水精华,颓废的小脸顿时精神起来,打了一个饱嗝,再次喷出一口淡薄的腐臭烟雾。

    “嘻嘻,嘻嘻!”鬼婴智商有限,典型的有奶便是娘,噬主之后,不受别人控制,感觉李青云对自己好,便开心的大笑起来,在他手掌心打滚。

    至于刚才被打之事,似乎转眼就忘了,三秒记忆,属金鱼的。

    “可怜的孩子,希望以后别再做恶,也别再受人控制。”李青云抖抖手,把鬼婴扔到半空,像放飞鸽子一样,还它自由。

    刚才那几巴掌,拍散了它体内的邪恶力量,又给它纯正的泉水精华喂养,如果它还凭着本能害人,普通的三境修士也能把它灭杀。

    这年头,天地灵气复苏之后,妖魔鬼怪都不稀罕了,到处都能抓到,它们没有降服价值。

    这只鬼婴却不离开,跟在李青云屁股后面,飞来飞去,嘻嘻嘻嘻,笑个不停。

    俗话说,不怕鬼哭,就怕鬼笑,这孩子笑得太阴森,在这乌漆嘛黑的山野,着实恐怖。

    僵坐在地上的道士哀叹道:“你驱除鬼婴体内的毒瘴,相当于废了它的功力,它这种没有主人,没有意识的鬼婴,在山野间活不下去的。这里是酆都,每天都有上百只恶鬼从小鬼界钻出来,哪个遇到纯净的鬼婴,都会把它吞噬的。”

    李青云捏着下巴,皱眉说道:“你们五鬼宗的修士真是废物,炼制这么久,也没给鬼婴多几个保命手段,除了喷一口毒雾,还会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那道士被李青云骂得哑口无言,鬼婴的攻击力不弱,还能污蚀别人的法宝,被你几巴掌打残了,还反过来怪我们?

    李青云不耐烦的摆摆手:“少嗦,带我去参观你们的祭坛,顺便见见你师父紫阳道人。我想问问他,到底想在酆都鬼城搞什么?在小鬼界裂缝边缘开祭坛,你们想搞事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……我们没想搞事啊……就是想招几条恶鬼,供我们驱使而已。”那道士急忙解释,一着急才发现,自己居然可以动弹,可以站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招几条恶鬼?呵呵,说得容易,不知你们准备了多少祭品?”李青云冷笑,自己对邪修手段又不是一无所知。

    “没、没什么祭品,真的……李老板,李掌门,你是大人物,平时日理万机的,何必参观我们这种下茅的养鬼手段?平白丢了您的身份。”那道士吱吱唔唔,目光闪烁,不想带路。

    “小飞,用飞剑捅他屁股!他只要不走,或者想逃,就用飞剑捅他。”李青云下了命令。

    “是,师父。”楚飞有了主心骨,才不怕什么道士,什么鬼城,什么鬼界呢。

    答应一声,顿时放出赤红的飞剑,快如闪电,刺在那道士的屁股上。

    “哎哟!你们来真的啊……”那道士后着屁股,惨叫一声,跳起来半丈高,爬起来就跑。

    这道士也是会飞的人,只是一身力量刚刚解封,飞起来极为费劲,跑一段路,才能飞一段路,嘴里还不停的求饶。

    “李老板,求求你了,您大人有大量,饶我贫道吧。如果我带你回去,我师父会杀掉我的,那些师兄弟也会拿我当叛徒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我不带你去,而那祭坛场面有些血腥,污了你的法眼,那就是我们五鬼宗的罪过了。招一些恶鬼上身,可不是闹着玩的,有时候控制不住它们的凶性,往往会把人吃得连骨头都不剩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,前几天,我们茅山派的掌门也参加洪荒学院的创建仪式了,你在那里见到我们茅山掌门了吗?他老人家对你极为推崇呢,说你是咱们修炼界千年难见的天才!”

    李青云听得不耐烦,冷冷的回了一句:“见到茅山掌门了,好大的架子,在吃饭的时候,还当众警告我,让我收敛点,别在洪荒学院使用神识,别在国家相关部门面前丢江湖人的脸。如果不是有人劝我,我早就把你们掌门的满嘴大牙打碎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哈哈,那是误会啊,误会。”那道士尴尬的道歉,再也不敢拉关系了,他似乎想起来,洪荒学院成立当天,似乎发生一点小插曲,蒋校长等人和李青云闹得不是多愉快。

    此时,离祭坛还有两三里路,鬼气缭绕,天空不见半颗星星,黑得连脚下的路都看不清。

    站在一处小山坡,可以看到小鬼界裂缝的出口处,有一条羊肠小道,祭坛就设在羊肠小道正中。

    一道道鬼影,从漆黑阴森的裂缝中钻出,飘向祭坛。

    祭坛的造型呈八角状,也就是八卦形状,每个角点了一引路盏灯,八名童男童女跪在灯前,绑得结结实实,额头还贴了一张黄纸道符。

    几名道士,坐在祭坛下面,燃香点纸,默念咒语,有几分庄严肃穆之状。

    那些鬼影路过祭坛,贪婪的瞅了一眼八卦阵中的童男童女,想要靠近,吸食他们的新鲜血肉,却被阵边的光芒所阻,吓得尖叫几声,纷纷逃散,躲在远处观望,并不离开。

    “不是真正的厉鬼恶鬼,根本不敢硬闯祭坛。今天本该我师兄主持祭坛,在阵中作法,但师兄已死,被鬼婴反噬,只剩下一堆骨头。以我的功力,或许也可以主持,但现在被你囚禁,估计只有我师父紫阳道人亲自上阵了。”

    这道士故意大声说话,想要惊动两三里外的本门修士,却不知李青云早在四周设了防御结界,就算他叫破喉咙,也传不出一丝声音。

    那只鬼婴也一直跟在他们身边,嘻嘻嘻嘻的笑个不停,盯着几里外的小鬼界裂缝,充满好奇。

    李青云扫了一眼祭坛,由于角度的关系,刚好看到斜对着自己的那个被绑童男,居然有些面熟,十四五岁的年纪,在几个小孩子当中,年纪算是最大的一个。

    “那个号称私奔失恋被甩的少年离九歌?不是在云荒城吗?怎么被捉到这里当祭品了?这货都和女友私奔了,还是童男之身?”李青云笑得很玩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