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 > 都市言情 > 农家仙田 > 第1331章 你想多了
    腥红的肉团极为暴躁,身上红焰升腾,身边的岩石和草木随之化为灰烬,逮谁骂谁,手中一弹,一团赤红的火焰射向愁苦的老农。

    “噬人魔君,何必呢?何苦呢?老夫活了这些年不容易,脱困之后,可不想这么快被天道盯上。”老农的身影,随风一晃,便出现四个分身,避开了攻击,也挡住了四个方位。

    四个身影,神态动作皆不相同,居然像四个真实的活人一样,或挽袖子,或捋长须,或伸懒腰,或负手摇头,丝毫未把肉团的攻击当回事。

    “南山老魔,你真的要和本尊为敌?我不信你的恢复速度比本尊快。”肉团的声音飘忽不定,时而嘶哑,时而尖锐,震得森林落叶纷纷,鸟兽奔逃。

    “大道三千,决定生死的不是力量,几万年的封印你悟不透,但别连累我们这些幡然醒悟的好魔。”老农般的男子,依然没有动手的迹象。

    “你们?当日昆仑脱困,在天罚的攻击下,能有几魔逃出?不是本尊看不起你们,论起逃跑的本事,你们所有魔头加在一起,也不及本尊的百分之一。”

    腥红的肉团浮现一张可怖人脸,极为轻蔑的盯着南山老魔,不过眼神有些飘忽,在观察四周有没有潜伏其他敌人。

    林子深处,突地传来一阵凌乱的脚步声,嗒嗒嗒嗒,不似人类。

    “呵呵,故人相见两相厌,噬人魔君风采依旧,真令老夫怀念,东郭先生这厢有礼了。”苍老的声音,从林间传来,伴随着凌乱的蹄子声,一位骑驴的老人,手持经卷,衣袍破烂,像穷酸秀才般,有几分儒者气度。

    看到此人,腥红的肉团顿时暴躁起来,怒道:“东郭老魔,你居然还没死?可恶,见到南山老魔,我就该猜到你也能活下来。你们现在滚开,我可以原谅你们冒犯本尊的罪行。”

    东郭先生骑着一头灰色的毛驴,走到南山一个分身的旁边站好,拱手笑道:“噬人魔君,匆焦匆躁。老夫有句话很早就想对你说了,不说心中不痛快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话?”腥红的肉团,再次变幻模样,像一个没有皮的巨人一样,矗立在乱石中。

    “去汝母之,莫在吾等面前乱吠。在吾和南山老祖面前,汝何来勇气逞威?”东郭先生骂完,扬起手中的经卷就砸。

    那经卷扔出,黑光闪耀,把漆黑的夜色染得更浓更暗,有无数读书的声音,从经卷中传出,不但不悦耳,反而混杂怨憎骂人的声音。

    经卷黑光笼罩腥红肉团,肉团上闪烁的赤色火焰,也无法冲开经卷的黑光。

    “东郭老魔,你找死。”噬人魔君大怒,狂吼一声,从嘴里喷出几十只指甲大小的肉团,肉团在空中一晃,展开身体,居然是一只只长有肉翅的虫子,嗡嗡作响,冲向经卷笼罩的壁垒。

    嘎吱,嘎吱,黑色光幕犹如实质,在虫子的冲击下,发出让人牙酸的声音。每次异响,周围的虚空好像塌陷一般,出现剧烈波动,让人惊悸。

    东郭先生闷哼一声,跨下灰驴连退三四步,一屁股坐倒,差点把他摔下去。

    “南山道友速速出手,镇压此魔。”东郭先生急叫道。

    “唉,冤冤相报何时了,两位一见面就动手,何必呢,何苦呢?”南山老祖面色愁苦,手一晃,不知从哪里取出一把生锈的锄头,对黑幕上的虫子砸去。

    这一幕有些诡异,四个一模一样的南山老魔,拿着四把一模一样的生锈锄头,砰砰砰砰,一锄头砸死一个虫子,却没有触动黑幕半分。

    “南山老魔,你也该死,杀我噬心虫,犹如杀我分身。”腥红的肉团开始扭曲,转眼之间,就变成几十米高的巨人,腥红的手掌在黑幕上画了一个诡异的符号,然后重重拍在符号上。

    轰隆一声,黑幕消散,读书声消失,破损的经卷崩飞,返回东郭先生手中。

    不过噬人魔君放出的几十只噬心虫,也已经被南山老祖打死,在黑幕破碎的瞬间,四把锄头砸在腥红的肉团上。

    在几十米高的巨型肉团面前,南山老祖瘦弱的身体有些渺小,不过那一锄头落在肉团身上,好像出现一个可怕漩涡,把那片血肉都吸走了。

    噬人魔君身上,出现一个个可怕的大窟窿,血肉莫名的消失。更可怕的是,南山老祖有四个分身,速度极快,这一锄头,那一锄头,只是几个呼吸的时间,就在他身上留下几百个大小一样的血窟窿。

    “可恶,你们都该死啊,非逼本尊动用法宝,我的噬血珠还在恢复期啊。”噬人魔君脸上居然出现心疼的模样,然后一张嘴,从口中吐出一个赤红的珠子,表面血光升腾,中间有一个虫子模样东西在蛰伏。

    猛然看上去,像妖族大能的内丹,但一经吐出,便符纹闪烁,赤焰滔天,周围十几里的草木瞬间枯死,石头崩裂,呈现死域一般场景。

    噬血珠一出,径直砸向东郭先生,可见噬人魔君对他的恨意有多深,连近在身边的南山老祖都不管不顾。

    东郭先生再次祭出破损的经卷,但是经卷被噬血珠的火焰压制,节节败退,很快便退到他身边,灰色的驴子露出骇然之色,嗷嗷惨叫。

    “南山道友救我,我的法力尚未恢复半成,挡不住这魔头。”东郭先生再次求救,极为狼狈的骑着驴子后退。

    “唉,何必呢,何苦呢,杀气这么盛,惹来天道就不好了。我只想安安静静的种几亩田,这么小的一个愿望,咋就这么难?几万年了,还是无法实现,非逼老夫出手啊。”

    南山老祖说着,停止攻击,左手持锄,右手在胸前一举,喊道:“筐来!”

    一个柳条编制的小粪筐,突兀的出现在南山老祖手中,朴实无光,轻轻一扔,就出现在噬血珠旁边,无视火焰,瞬间把它装在粪筐里。

    噬血珠挣扎,粪筐剧烈晃动,但依然稳健,一时半会,居然挣脱不了。

    “我的噬血珠,它还在恢复期啊,南山老魔你竟敢用粪筐污它,本尊和你势不两立。等我再杀几百万人血祭,一定能够让它恢复,到时候再杀尔等。”

    巨大的肉团说完,突地缩小,像一只虫子般大小,径直撞向粪筐。轰隆一声,粪筐摇晃,肉团抱着噬血珠同时飞出,摆脱了粪筐的吸力。

    “好臭啊。”肉团抱着噬血珠,剧烈摇晃身体,从上面飞出一堆堆黑色的黏稠物体,不知是储藏了多少年的粪便,恶臭冲天。

    粪筐一闪,又把那些黏稠的黑色物体接住,恶臭顿时消失。

    “老夫的粪筐也在恢复期,几万年没有捡粪了,不能浪费。”南山老祖说着,四个分身又合为一体。

    东郭先生见他收了分身,顿时急了:“道友,你怎能放他离开?要是再出一个屠城事件,我们这些魔头真的难逃天道惩戒,我可不想再被封印几万年。”

    “天道啊,或许早就看到这一切了。”南山老祖突地神秘一笑,冲东郭先生做了一个稍安勿躁的手势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东郭先生愕然,稍稍一怔,才突地明白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原来打了这么久,居然是做给天道看的?难不成,南山老祖已经可以感悟到天道的踪迹?

    李青云的神念笼罩方圆五百里,自然看到这种魔焰滔天的打斗,除了南山老祖最后一句话没听清,其他打斗和对话,可以听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李青云感觉南山老祖那句话,好像被什么神秘的力量消音了,只看到他的嘴皮子动了几下,却不知道他说了什么。

    不过来不及多想,既然知道是这个腥红肉团做的恶,屠的城,那就不能客气了。就算没有触动天道规则的惩罚,李青云这个地球的修士,蜀山派的掌门,也不会放任这种动辄屠城的魔头。

    喀嚓!喀嚓!

    粗如水桶的雷电,像发狂的蛟龙,突然从天空落下,正轰在想要逃跑的噬人魔君身上,以及还没来得及收进体内的噬血珠身上。

    只听噬人魔君惨嚎一声,被雷电打得焦黑一片,更让他痛苦的是,噬血珠被雷电击中,珠子四周的血气瞬间被蒸发,珠子中心的那个长翅膀的虫子,缩成一团,瑟瑟发抖,身影更加黯淡。

    “该死的天道,该死的天雷,我讨厌这种气息……咦,不对,这雷电似乎很弱,并没有多少天罚的气息?”噬人魔君大叫着,瞬间逃出几十里,冲进深山,然后才感觉到雷电力量不对。

    不过雷电没有停歇,一直追着噬人魔君轰击,不管他的逃亡速度多快,雷电都能及时跟上。

    南山老祖也皱眉思索,用神念对东郭先生说道:“就算是新任天道,力量也不该这么弱,难不成他不懂天道规则的使用?而且也没建立自己的任何一条新天道规则?”

    东郭先生眼中闪过激动之色,同样用神念说道:“南山道友的意思是,这个新任天道的力量极弱,而且传承不全?那我们岂不是有取而代之的可能?”

    “呵呵,你想多了,我们更弱啊,除非……”南山老祖的笑容有些玩味,盯着几十里外的闪电,目光闪烁,不知在想些什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