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 > 都市言情 > 农家仙田 > 第1381章 我是认真的
    “我艹!太无耻了,太恶心了,这绝对有黑幕!就算假打,你们也得打一场吧?就就像李洛依那样,用拳头把对手打晕,也算过得去,可你们现在算什么?摆个架式,马长安就晕倒了?你们还能再假一点吗?”

    “主办方必须彻查黑幕,不然我们不看比赛了!我们黑虎宗将退出比赛!处处作假,还有什么意思?你们直接把比赛结果公布出来算了,省我们大家拼死拼活的,最终毛用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蜀山不死,黑幕不止,我建议取消蜀山派的比赛资格,把这个喜欢作假的门派赶出修炼界,他们太恶心了,简直一粒老鼠屎坏一锅汤。”

    整个比赛现场都快炸了,至于电视机前的观众,估计会有同样的心情,因为谁都不希望被骗,特别是蜀山还是很多人心中的圣地,他们不想让信仰崩塌,所以格外愤怒。

    观众席上,李青云表情平静,坐得很稳,没有丝毫焦急的模样。

    杨玉奴有些担忧,神念传音,问道:“老公,这是怎么回事?到底是幸运规则在起作用,还是我们真的做假了?”

    李青云嘴角抽搐,连自己人都怀疑做假了,那些不明真相的观众,肯定更加怀疑蜀山派。

    不过说句良心话,蜀山派真没做假啊。就算做假,也不可能与茅山派合作,双方仇怨很深,不可能轻易化解的。

    “我想带孩子们出来历练一下,我脑袋有病才会做假。幸运规则太强大了,把不可能出现的事情,都集中在一起,各种矛盾放大之后,会显得有些假。”李青云无奈的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没做假就好,我就说嘛,凭咱家女儿和儿子的本事,随手几招就能吊打茅山派的弟子,根本没必要做假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,茅山派的弟子也算幸运,如果让咱女儿出手,她那一招刚悟出来的‘剑雨烟花’,会把对手打爆的,十个防御符宝也护不住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虫虫,那小子更可怕,下手没轻没重的,偷看我练太极拳,不知怎么悟出一招太极逆光剑,看似缓慢,却能瞬间发出几百剑,就算是辆坦克,也会被他捅成筛子。”

    杨玉奴松了一口气,像是替自己家孩子开脱一样,对自己解释了半天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李青云无语,天底下的母亲,就没有不炫耀自家孩子的。这两个整天惹事的熊孩子,也被她夸成一朵花。

    在他们夫妻二人聊天的时候,由几位主裁判组成的调查小队,已经到达擂台上,对倒地昏迷的马长安进行身体检查。

    虫虫一脸无辜,站在擂台的一角,对着镜头解释道:“说出来大家可能不信,我还没动手,他就倒下了。我想问一句,这是不是传说中的碰瓷啊?他要是死了,我会不会负法律责任啊?我这么年轻,我这么可爱,还不想坐牢!”

    噗!

    愤怒得快要爆炸的观众,当时就笑得捂着肚子,这个二货,这个活宝,你要脸吗?哪有自己夸自己可爱的?

    不对,这不是重点。

    我们大伙确实看到了,你确实没动手,而马长安确实倒下了,正因如此,我们才如此愤怒,才让主裁判调查黑幕啊!你还在镜头前装无辜,装可爱,真是哔了狗了,做人不要这么无耻好不好?

    不愧是灭门魔星李青云的儿子,脸够厚,心够黑,这样才能称霸江湖,肆虐修炼界无人敢惹。

    但是,做人是有底线的,我们今天要是不查个清楚,绝对不会轻易的放过你们蜀山派。

    很快,主裁判组成的调查队就查出了真相。

    “经过我们细致的调查,严密的分析,我们得出以下结论:马长安患有癫痫,也就是羊羔疯,在比赛的过程中,由于过度紧张,隐疾发作,所以当场昏迷。所以,这次比赛没有作弊,也没有黑幕,蜀山派的李明泰胜利,赢得这场比赛。”

    一位主裁判,刚刚宣布调查结果,就见茅山派的修士聚在擂台下面,大声抗议。

    “胡扯!马长安自幼身体健康,从没发现癫痫的症状,怎么可能在擂台上犯病?这一定是蜀山派的阴谋,马长安肯定中了蜀山派的暗算!至于做假,那是绝对不可能的,我们和蜀山派有仇,只有敌对,绝不可能合作。”

    蜀山派的宫星河,也带人过来,冷着脸喝斥道:“我们蜀山派堂堂正正,不像你们茅山派,喜欢使用什么阴险手段。是你们弟子太弱,我们还没动手,就昏迷不醒了,谁知道这是不是你们故意陷害我们蜀山派?”

    “你们蜀山派无耻,我们会自动输掉这场比赛而诬陷你们吗?”

    “哼,随便你们怎么想,反正是我们蜀山派赢了。虫虫,既然已经宣布比赛结果,我们回后台休息。”

    茅山派和蜀山派争吵得很激烈,谁也不服谁,至于观众,早就懵逼了,感觉这事太诡异。

    既然茅山派和蜀山派没有合作,没有联手做假,那肯定是意外。而且,连主办方的调查组都得出结论了,说马长安身上有癫痫,自己犯病晕倒的,和蜀山派无关。

    “好诡异啊,总觉得哪里不对,但又想不出来,这种感觉真郁闷。”观众沉默了,不知道该信谁。

    虫虫对着镜头,非常无辜的耸耸肩,说道:“我真的很想打一场,我手中的桃木宝剑,已经饥渴难奈了。要不,等马长安醒了,我们再比一场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观众都不想理他了,觉得这个小屁孩就算没有作弊,也没啥能耐,真和马长安对打,估计他的下场很惨。

    这次运气好,不代表下次运气好,没事还是回家玩泥巴去吧,别在擂台上吹牛了。

    “我是认真的……”虫虫还想再说点什么,却被宫星河拉走了。

    茅山派的修炼者,把昏迷不醒的马长安带回去,擂台清空,重新恢复比赛。

    观众席后面的一个角落,几个气息古怪的修士,表情诡异,用神念频频交流,似乎在讨论着什么。

    “喂,混乱魔君,你这么做不厚道吧?咱们明明想要对付蜀山派的弟子,特别要对付李青云的女儿和儿子,为什么你刚才却让马长安错乱昏迷?”

    “你懂什么,我听到观众席上的议论声,都说蜀山派作弊,所以我特意加强这种气氛,让马长安晕倒,大家岂不更加怀疑蜀山派?我的计划非常成功,刚才的蜀山派,已经被大多数修士怀疑了!”

    “好吧,就算你说的有道理,可蜀山派已经赢了两次了,下次绝对不能让蜀山派再赢!下次该谁出手了,是不是影魔了?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,本魔绝对不会放过蜀山派的弟子,那些该死的熊孩子,毁了我一个分身啊,此仇不报,誓不为魔。”

    几个魔头讨论得很激烈,分工也非常明确,每个魔头出手一次,轮流出手,谁也不吃亏。

    在他们讨论的时候,比赛又进行了几十场,直到屏幕上出现蜀山派弟子的对战消息,才让几个魔头暂时停止讨论,随时准备出手。

    蜀山派的1013号选手,对战茅山派2397号选手。

    老规矩,编号选定之后,下面才显示选手的信息。

    1013号选手,姓名离九歌,今年十六岁,来自蜀山派。

    2397号选手,姓名赵立国,今年二十一岁,来自茅山派。

    这一回,观众学精了,看到比赛选手的信息,什么话也不说,就瞪大了眼睛,仔细盯着,看看这一回,会不会再出什么诡异事件。

    不过大家似乎忘掉了,这么多门派,这么多选手,为什么每次蜀山派都会和茅山派对战?这本身就不正常。

    在比赛现场巡查的蒋校长,脸色阴沉,对身后跟着的几名工作人员说道:“给我查一下对战抽签系统怎么回事,为什么蜀山派和茅山派一连三次抽在一组?这里面要没有什么猫腻,说出去谁信?啊,谁信?”

    “是是,蒋校长别生气,我们这就去调查。”几名工作人员抹去额头的冷汗,匆匆忙忙的跑去调查了。

    蒋校长不说话,也紧盯比赛现场,看看这一场比赛,还会出什么怪事。

    离九歌上场,古装衣衫,像少年侠客一样,英俊帅气,穿着一件白底黑边的武士服,长发束成一个发束,一根玉簪,随意的插在发束上,自然而惬意。

    这颜值没得说,一上场,顿时俘获一堆少女的心,眼睛放光,什么蜀山作弊不作弊,统统和她们无关,只要颜值高,那就是正义的一方。

    “哇,好帅哦,离九歌加油啊,我们支持你!我们爱你!”观众席上的少女们,自发的呼喊,成为离九歌的临时粉丝。

    离九歌冷酷的抽了抽嘴角,懒得搭理她们,接过裁判递过来的桃木剑和护身符宝,瞬间祭炼成功,桃木剑盘旋在头顶,护身符宝系在腰间。

    这一手祭炼符宝的手段,在蜀山派只是稀松平常的事情,但落在其他观众眼里,却极为惊艳,顿时有人发出惊呼声和赞叹声。

    和珂洛依一样,瞬间祭炼成功。

    而对面的赵立国,也勉强祭炼成功,随着裁判的一声令下,两人瞬间锁定对方。

    “疾!”两人似乎都擅长御剑术,两把桃木剑,同时飞出,刺向对方。

    在这个时候,影魔突然冲向擂台,除了李青云,现场的所有修士都没有发现影魔。

    影魔发了狠,他要报仇,要控制离九歌的影子,让蜀山派遭遇惨败,要让蜀山派知道自己的厉害。

    蜀山派虐死自己一个分身,自己要虐死蜀山派一个弟子,不,至少要虐死十个蜀山派弟子。

    我的公众号:南山隐士的洞府。昨天发了几张珂洛依的照片,居然有人说不像,那我今天发几张虫虫的照片,不知道合大家的心意不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