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 > 都市言情 > 农家仙田 > 第1511章 全靠忽悠
    听到李朝圣长老的声音,李青云更怒,可能是这具身体的原主人在愤怒吧,似乎对这个声音极为仇恨。

    怪不得自己的脾气性格有些古怪,原来这具身体的原主人依然可以支配某种情绪,不然以李青云原来的处事手段,绝对不会把事情闹得这么复杂。

    杀杀杀!身体的原主人,似乎在无声的怒吼,想要杀戮,想毁灭这个仇人。

    可是你身上的这点灵气,根本不够用啊!

    别闹,安分一点,给我一点时间,我会帮你摆平这些渣渣的。

    李青云安慰身体里那道莫名的愤怒情绪。

    安慰似乎有点用,体内的愤怒情绪渐渐平复,似乎在等待李青云的反应。

    李朝圣身为部落长老,带着追随自己的部落勇士出现,气势高涨,凶焰滔滔,把李青云和雷九盼团团围住!

    李朝泽像找到了主心骨,跑了过去,附在兄长耳边低语,控诉李青云的恶劣行径。

    李青云一想不对啊,自己身体灵气空虚,如果这两个串通一气,来个先斩后奏,死得岂不冤枉?

    偌大的一个部落,自己无亲无故,死后被烧成木灵灰,也没会有人给自己报仇。

    怎么办?自己需要力量啊!需要底气啊!需要靠山啊!

    可仔细回想这个身体原主人的短暂一生,除了和雷九盼关系亲密,其它对谁都不鸟,性格那叫一个孤傲啊。

    靠这个部落的其他人或妖是不行了,必须靠自己才能渡过难关。

    什么能够快速恢复木灵气啊?灵石?四重泉水精华?圣石?圣核……不管了,什么东西能够传送过来,老子就用哪一个,才不管周围的生灵会不会看出什么。

    灵魂进入小空间,发出强烈的意念:“给我来一桶四重泉水精华!”

    小空间上方出现一个漆黑的漩涡,从里面飞出一团泉水精华,只有一碗左右。

    灵魂一阵疲惫,眼前发黑,差点昏倒。看来传送东西,非常消耗神魂的力量,这才传来两件东西,已经累得快撑不住了。

    灵魂不敢耽误,魂力一卷,把这团泉水精华接住,转瞬之间,离开小空间,飞回李青云的躯体。

    这碗泉水精华,到底是喝,还是浇灌在自己的“树根”上,李青云还没想到。

    不过时间太紧张了,没给他太多的思考时间,趁着转身的功夫,这团泉水精华已经进入他的腹中。

    在这个院子角落,除了战战兢兢快要昏迷的雷九盼,没有任何人看到这团凭空出现的泉水。

    四重泉水精华吞进腹中,一股暖流瞬间扩散到躯体每一处,像干涸万年的沙漠,遇到了甘霖雨露,每一寸身体都充满了喜悦,那枯竭的丹田,一瞬间就被灵气充满了。

    特别是悬浮在小腹处的能量道种,更是疯狂的吸收浓郁的灵气,数处裂痕,以肉眼能见的速度,滋滋啦啦的愈合,重新变得完整而光滑。

    青色的铜锈一扫而光,呈现一抹白亮,隐约有向更高级别进化的可能,种子上方,一片嫩芽,隐约冒尖,想要破壳而出。

    可惜这一碗的泉水精华,只给他提供这些灵气,已经被干涸的躯体全部耗光,如果有足够的泉水精华,恐怕会瞬间长出一叶,两叶,甚至是七叶,八叶。

    李青云不知道这个世界有没有天劫,但他有信心,可以在极短的时间内,成为部落里的第一高手,保护自己想要保护的女人,灭杀想要杀掉自己的敌人。

    头顶小剑,也一下子精神了,啾啾铮鸣,似乎还想出去杀伐一番。

    李朝泽和李朝圣终于交流完毕,还不知李青云已经有所变化,冷哼一声,命令部落勇士出手,想要拿下李青云和雷九盼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围观之人发出一阵欢呼,高喊:“族长来了!算这两个半妖运气好,族长一向仁厚公正,对半妖也多有怜悯之心,就算处罚,也不会太重。”

    “这里发生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族长雷须出现,是一位高大的老人,手拄青色木杖,头发花白,脸上的皱纹多得像树皮一样,目光平和,却隐有绿色的雷电闪烁,气势极为可怕。

    半妖雷壮气喘吁吁的跟在后面,暗暗冲李青云使眼色,不知在提醒什么,但很明显,族长是他叫来的。

    李青云现在需要找个地方安静的修炼,提高自己的修为境界,并不想用这具孱弱的身体大杀四方,只要能够救回雷九盼,其它的事情可以暂时搁浅。

    于是抢先回答道:“族长,您来的正好,您要为我主持公道啊。我只是欠了治疗师一包木灵灰,他就要抢走九盼。我急着抢回九盼,不知怎么着,治疗师就摔了一个跟头,然后就突然对我出手,想要把我斩杀。关键时刻,我体内不知怎么飞出一把金色小剑,大发神威,保我不死!”

    李青云已经控制这具躯体的原有情绪,开始展现他三寸舌功,颠倒黑白,移花接木,把事情说得七分真三分假,连围观的吃瓜观众都信以为真。

    “嗯?真是这样?”族长雷须眼中闪过绿光,仔细打量李青云几眼,然后才扫过他身后的雷九盼,确定他们没有被邪物附身,这才仔细观察半空盘旋的金色小剑。

    这下子,治疗师李朝泽可急坏了,忙大喊道:“族长,你千万别信这个贱种的话,是雷九盼求我救治李青云,并自愿为奴三年,换我施法,花费一包木灵灰,这才护住他的道种不碎。”

    “我做完了协议之事,李青云却反悔了,不想让我带走雷九盼,还出手把我打伤了!幸好我兄长来的及时,把我救下,不然……不然……”李朝泽突然说不下去了,因为总觉得哪里不对劲。

    族长雷须一皱眉头,不太高兴的说道:“好啦,我还没有老糊涂,眼睛还没瞎,还能看明白一些事。你是七叶大妖,会被一个半死的小妖打伤?说出去谁信?虽然你们兄弟平时极为厌恶半妖,但也不能如此欺凌族中晚辈,寒了孩子们的心!”

    “族长,这回你真的冤枉我了,不信你可以问问四周围观的族人。”李朝泽叫屈,自己是治疗师,地位尊贵,何时受过这样的冤屈?

    “嗯?”族长雷须有些不高兴,这对兄弟越来越不尊重自己了,于是向四周的围观者问道,“你们都知道些什么?可以悄悄的告诉我。”

    一瞬间,族长雷须收到很多人的意念传音。

    这些围观者把自己看到的经过,加入了自己的独特见解,再加上适当的脑补情节,告诉了雷须。

    “族长,我跟你说,这事我最清楚。雷九盼求李朝泽救治李青云,而李朝泽开价一包木灵灰,结果李青云苏醒之后,拿不出木灵灰,李朝泽就想抢走雷九盼,让她伺候自己三年。啧啧,真是为老不尊啊,算起辈分,九盼是他的侄女啊!”

    “族长,我亲眼看到了全部经过……事情是这样的,李朝泽色眯眯的想要抢九盼,李青云护着九盼,只是碰了他的胳膊一下,他就倒地不起。后来跳起来就放大招,威压一出,震得李青云和雷九盼七窍流血,这两个半妖太惨了!眼看就要完蛋,李青云体内突然飞出一把金色飞剑,唰唰几剑,李朝泽就受伤了。”

    “族长,我们半妖也是族中一员啊,李青云参加李朝圣指派的危险任务,重伤濒死,族中不但不给治疗,还收高价治疗费,这是想逼死我们半妖吗?给不起一包木灵灰的治疗费,就要抢人杀人?族规不公啊!”

    不知大家是同情弱者,还是平时看不惯李朝泽的行为,大多都为李青云和雷九盼说话,主动忽略了什么口头协议,言辞对李青云非常有利。

    族长雷须听完之后,觉得自己已经明白了事情经过,重重一顿木杖,微怒道:“事情经过,我已经知晓。李青云是为族中效力而受伤,他的治疗费由族中公费出!今天这事,到此为止,大家散了吧。”

    说着,族长雷须一伸手,手心出现一包木灵灰,扔给了李朝泽,然后静静的看着他。族长脸上的意思很明显,就是我看着你离开,别再给老子惹事。

    “这、这……”李朝泽很委屈,很愤怒,事情怎么就变成了这样?他不懂!

    他的哥哥李朝圣,面色阴沉,自从族长雷须来了之后,他就没有开口,直到此时,才突然说道:“族长,半妖没资格使用族中公费,这是我们所有长老共同决定的,你想质疑族中所有长老吗?”

    族长雷须深深的看了李朝圣一眼,淡然说道:“公费不能给半妖用,我自己掏腰包,总行了吧?李长老,还有话说吗?”

    “你这么护着半妖,会被其他部落笑话的!半妖本就不该存在,这是我们人类和妖族的共同认知!”李朝圣极为不满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想和你争论这个,其他部落我也管不着,但我们雷李部落,一定要尽量优待半妖!外面虫妖和兽妖泛滥,他们才是我们的大敌,不要把目光整天盯着族内的这点破事!”

    族长雷须不耐烦的摆摆手,一阵妖风刮起,他摇摇摆摆的离开了,背景有些萧瑟和疲倦。

    “哼,这回算你们运气好!”李朝泽和李朝圣一跺脚,又贪婪的瞅了一眼金色小剑,这才愤愤的离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