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 > 都市言情 > 农家仙田 > 第1532章 重新测试
    李青云在打听祖圣消息的时候,发现残魂分身索要东西的频率太高了,从原来的一天几十次,到现在的一天上百次。

    每次索要的东西都以泉水精华为主,偶尔要点古怪的材料,或者是飞剑类的低阶法宝,不贵重,但搞不懂他为什么这么做。

    如果小空间里有这些东西,那些东西会直接传送走,如果没有这些东西,会有强烈的愿意向自己传达,向自己索要。

    这是残魂分身和他唯一能交流的方式,除了索要东西,根本无法真正交流,也不知道他去了哪个世界,那个世界又如何。

    不过可以推测,这么频繁的索要东西,两个空间的世界时间流速,相距甚大。

    自己在地球空间度过一天,或许残魂分身已经在另外一个世界度过十天,二十天,甚至是三十天。

    这一点,李青云猜对了,但是无法证实。

    残魂分身在木灵世界,已经进入了鲜于家族,得到一亩灵药田。作为一个初级种植师,也叫见习种植师。

    这一亩灵药田也是试验性质的,里面有两种不太珍贵的灵药,种好可以转正,种不好损失也不大。

    由于李青云的公然作弊,整个雷李部落的半妖全部进入鲜于家族,大部分都是见习种植师,只有三十个种植学徒。

    得到执事鲜于拓的重点照顾,雷李家族半妖负责的灵田聚集在一起,方便互相照顾。

    李青云也不藏私,加急培训,把种植技艺的基本方法传授给大家,让大家迅速了解种植技艺。

    特别是灵田中的两种灵药,李青云已经摸索到相应的种植方法,只要按照他教的方法,基本上不会出现什么问题了。

    招工执事鲜于拓,把雷李半妖全部通过考核的事情,当成一件趣事,禀报给族中高层,这也是他炫耀的资本。

    这是鲜于家族的月中例会,家族中的中高层执事、长老、负责人坐在一个大厅,一边品尝灵果喝茶,一边谈论家中的事务,可以在轻松的氛围中处理很多棘手问题。

    听到鲜于拓提起昨天的招工趣事,一群半妖居然全部通过了测试考核,确实有些稀奇,这是家族招工过程中,从未出现过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拓执事,这有什么好得意的?如果不是测试题目太容易,就是他们有作弊手段,可以绕开我们的屏蔽阵法呢?再或者,他们提前得到了这次测试的题目呢?这样的半妖,作弊就是欺辱我们鲜于家族,应该杀掉烧成木灵灰。”

    鲜于光斗充满不屑,他对种植这一块早就想插手,可惜一直没有机会,逮着什么疑点,瞬间就会发起攻击。

    鲜于光斗说中了真相,但是却让把控种植一系的族人极为恼火,觉得他又想找事。

    鲜于嫣然是这一任家主唯一的女儿,也是种植事务的总负责人,她的能力突出,虽然是个女人,依然得到大多族人的支持。

    她是一个漂亮的女人,肌肤雪白,体态丰美,就算生气恼怒,也总是流露一种让人心痒的异样风情。

    “光斗,你对半妖的偏见太深,不该如此残暴,你要知道,我们鲜于家族的祖先就是一位木灵半妖,说到底,我们的血统中也有一丝半妖血脉。就算他们作弊,小小惩罚一下,赶出家族即可,怎能杀戮无辜?”鲜于嫣然对这个堂弟耐心的劝说道。

    “哼,我残暴?你怎么不说你那位未婚夫多刺元武?因为一件小事,他杀光了长泽山脉中部的几个木妖部落,血流成河,不管老弱妇孺,一个不留。他这么做,就不残暴?你这种双重标准,真让人恶心。”

    “第一,他不是我的未婚夫,至少我不承认。第二,他带领多刺家族的高手,在长泽山脉屠光了几个木妖部落,确实残暴,已经惹怒了很多和木妖有关联的家族。第三,他以为事情做得隐蔽,但是和那些部落做过交易的商队,又不止多刺商队一个,现在整个长泽城的生灵都知晓了真相。”

    “最后我再说最重要的一条,你要记清楚,如果再无理取闹,向姐姐身上泼脏水,我抽不死你!我哪里有双重标准了?说一个,我就向你道歉!”

    鲜于嫣然美目灼灼,盯着堂弟光斗,漂亮的眸子里,闪烁着危险的光芒。

    “别吓唬我,我光斗可不是吓大的!你双重标准的例子还少吗?

    就说上个月的事情吧,我介绍进来的几个人类种植师,技艺高超,你却说他们提前知晓了考核题目,硬是把他们打断腿,扔到大门外。这一回,我感觉那些雷李半妖同样作弊,你却想轻拿轻放,这不是双重标准是什么?”

    鲜于光斗振振有词,背后有人支持,才不惧堂姐的威胁。

    一些年迈的长老,笑眯眯的喝着灵茶,吃着灵果,也不干预两姐弟的争吵,哪怕这种争吵已经破坏了月中例会的轻松气氛。

    “光斗,别以为我不知道上次测试题目是谁泄露的,打断腿是轻的,如果不是有人在我面前求情,我会连你的腿一起打断。”

    鲜于光斗咄咄逼人,丝毫不惧:“哼,如果我证明这次的雷李半妖也是作弊通过测试的,你又该打断谁的腿?拓执事的腿,还是你自己的腿?”

    “你?”鲜于嫣然没想到这个堂弟如此大胆,居然拿些事逼宫。看到不远处那些长老们诡异的笑容,她似乎明白了什么。

    拓执事扑通一声,跪在众人面前,心惊胆颤的说道:“我亲眼看到他们通过考试的,应该没有作弊。由于前两关考核太过顺利,我和第三关的种植师商量一下,临时换了题目,并增加了难度,绝对不可能作弊的。”

    他只是陈述事实,并不敢保证什么,因为他知晓家族内斗的残酷,什么手段都能使出来。如果查出“作弊证据”,自己岂不成了他们斗争的牺牲品?

    “解释越多,说明你越心虚。想要得到真相很简单,就像你上次做的一样,重新出题,再次测试一遍,这样就能证明他们是不是真有相应的实力,证明他们有没有作弊。”鲜于光斗得意洋洋的说道,有种大仇将报的快(防和谐)感。

    鲜于嫣然不置可否,美目扫过一群笑容诡异的长老执事,最终停留在堂弟脸上:“噢?重新测试一遍?你出题?你知道初级种植师的考点范围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我出题,我怕某些人输不起,偷偷漏题。我身为鲜于家族的嫡系子孙,也是认真学过种植术的人,目前拥有中级种植师的称职,当然知道初级种植师的考点范围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同意了,时间地点你决定。如果最终证明你在无理取闹,小心你的两条腿,到时候,谁求情都没用。”鲜于嫣然微笑点头,像在说今天点心很可口一样,公然威胁堂弟的两条腿。

    “如果最终证明这些半妖作弊了呢?你又该惩罚自己?”鲜于光斗步步紧逼,不愿放过打击堂姐的任何一次机会。

    “如果证明这些雷李半妖作弊了,那就打断拓执事的腿,很公平,不是吗?”鲜于嫣然微笑道。

    “呃,这个……好吧。”鲜于光斗语塞,但是想一想,拓执事是对方的人,极为可恶,上次就是他在里面坏事,才导致自己泄露题目事情曝光,如果打断他的两条腿,也能出一口恶气。

    扑通一声,拓执事身子一软,倒在地上,意志被无尽的恐惧吞噬,觉得自己死定了。

    一些长老暗暗摇头,深沉的目光中,对鲜于光斗非常失望。

    斗了半天,不但没能威胁到鲜于嫣然,居然把自己陷进了赌注里,还没有觉查到危险?这样的人,简直像烂泥,根本扶持不起来,如果让他做家主,将是鲜于家族的噩梦。如此说来,还真不如让一个女人当家。

    “拓执事,你喝多了,回去休息吧。顺便告诉那些雷李半妖,让他们做好重新测试的准备。”鲜于嫣然意有所指。

    “是,在下告退。”拓执事知道现在还不是认命的时候,回去早点提醒李青云,让他们做好准备,说不定还有翻转的机会。毕竟,他认为李青云这些半妖靠真实能力考进来的,并没有作弊。

    “哈,回去吧,早点通风报信,让他们早点感受你的绝望。对了,顺便告诉他们,明天一早我就重新安排考试,题目现场出,在此之前,谁都不知道我出什么题目。”鲜于光斗没有发现身后长老们的失望,依然兴致勃勃,充满兴奋。

    拓执事微微一揖,没敢再说什么,匆匆离开例会大厅,快步跑向家族驻地的后山种植园,找到了雷李部落半妖负责的区域。

    “李青云,你实话告诉我,在参加招工的测试考核中,你们这些半妖到底作弊没有?”

    拓执事急躁恐惧的声音,惊扰到李青云正在给九十多名半妖上课的气氛。

    李青云面色不改,而有些胆小的半妖,已经有些忧虑,面色微变,似乎有种做贼心虚的表现。

    “没有,我们凭自己的本事通过了测试考核,绝对不曾作弊。”李青云立即回答,给所有半妖统一口径,也给他们信心和安心。

    “希望如此!但是,你们明天必须重新参加测试考核,光斗少爷亲自出题,如果你们大部分没有通过考核,下场恐怕很惨。就连我,也会被你们连累,被他们打断双腿。”拓执事哭丧着脸,向李青云宣布这条坏消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