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 > 都市言情 > 农家仙田 > 第1533章 突击学习
    除了李青云,所有雷李半妖都有些紧张,重新测试要是都不过,那该怎么办?

    就算李青云已经加急培训,给大家灌输种植相关的技艺,但短短一两天的时间,能学到什么东西?

    李青云自认作弊非常隐蔽,除非有人高过自己的圣人残魂境界,不然不可能发现自己神念传音的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有人认为我们作弊?发生了什么事?”李青云问到了关键点。

    “唉,还能发生什么事,家族内斗……哦不,只是一点小误会,只要你们有真实的种植技艺,再次测试也没有什么的。明天测试时,家族之中会有很多高层观看,你们一定要当心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,我们会努力参加考核的。但是如果题目太难,我可不敢保证大家全部都通过测试,如果少量失败,以鲜于家族的声誉,应该不会难为他们吧?”

    “只要不是大量淘汰,就不会判定作弊,就不会有事。毕竟种植事务这一块,归大小姐管理,她不会让某些人毁掉鲜于家的声誉。”

    拓执事的回答,有些心虚,不敢确定明天到底会发生什么事。

    李青云拱手笑道:“那我就放心了。对了,拓执事有没有初级种植师的考试题库?借我一观,明天我们的通过率或许更高。”

    “初级种植师的题库?这在学院门口的书店就有销售,你们居然没看过?好吧好吧,这也不算作弊,我身上就有两本,你们拿去看吧。”

    拓执事虽然震惊他们没看过初级种植师的题库,但此时不宜多聊什么,是非成败,全看明天的考核了。

    说着,拓执事从储物空间取出两片木质的牌子,巴掌大小,交到李青云手里,叹息一声,惶恐不安的离开了。

    这种木牌,想当于玉简,里面蕴含大量的信息,只要输入一丝木属性灵力,就能激活,读取里面的信息。

    李青云先安抚身边的半妖,然后快速读取木牌中的信息,很多种植技艺,一通百通,只要知晓那些灵药灵草的名字和属性特点,就能找到种植之法,治疗之道。

    “青云哥哥,明天我们该怎么办?虽然我们学得很快,但毕竟以前在部落里,对种植之道,一窍不通啊?这两天我们拼命的学,也无法记住太多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雷九盼担忧身边的小伙伴,大家从遥远的长泽山脉中部,一起逃难到长泽城,一路上不易,她不希望有人出事。

    “是啊,头儿,你给我们出出主意,不然我们吓都吓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早知道我们就算做苦力,也不参加什么种植招式考核了,听拓执事说,如果被人定性为作弊,会打断我们的腿。”

    李青云一扬手,冷静的传音道:“别嚷嚷,记清楚,你们没有作弊,恰好懂得这些种植技艺,才通过考核的。现在你们坐在这里修炼,无法修炼就睡会,给我半个时辰,我会找出解决办法。”

    听到李青云这么说,众半妖才安静下来,忧虑之色,仍挂在脸上。

    当保姆的感觉,真的很累,李青云都搞不清楚,当初逃亡的时候为啥带上他们?仅仅是因为凑巧聚在一起?自己就没有办法甩开他们?

    讨厌这种灵魂融合在一起的感觉,都不知道哪个才是自己真正的想法,经常有莫名的情绪浮现,让自己陷入某种混乱。

    说起眼前这个麻烦,其实也好解决,只要把自己懂得的种植技艺,融合刚学到的初级种植师的技艺,形成一个简易的烙印符号,印入他们的识海就行了。

    这不算灌顶,只能算是短时记忆强化,让他们强行理解种植技艺,以及一些简单的种植规则皮毛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,李青云手捏印诀,飞快的弹出一道道奇异的符纹,如活物一般,钻进正在修炼的半妖眉心。

    所有半妖顿时一颤,面色有些痛苦,强忍着疼痛,接收脑海中庞大而混乱的种植技艺,像做梦一般,一堆堆李青云理解后的种植技艺,强行塞进他们的脑袋。

    幸好是超级简化片的烙印符号,这些半妖虽然痛苦,但没有一人昏迷,都在苦苦支撑。

    有的太过痛苦,变成了雷李树苗,但身上依然符纹闪烁,仍处在强行顿悟状态,变成什么都逃不掉。

    折腾了天快亮,这些可怜的半妖才迷迷糊糊的进入梦乡,变成一株株小树,疲累而脆弱。

    李青云从小空间取出一桶四重泉水精华,喷洒在他们的树叶树枝上,助他们恢复,希望天亮之后的考核,大家能够顺利通过。

    当然,如果有机会,他不介意再次作弊。身为天道圣人的残魂,带着至高境界的性质,这些果位以下的生灵,根本不可能查觉到他的神念波动。

    天亮了,青色的太阳缓缓升起,微绿的光芒照耀大地,所有生灵开始了一天的忙碌。

    今天的鲜于家族有些特别,很多生灵都听说了昨晚的赌注,抛开手中的事务,想过来看热闹。

    鲜于嫣然和鲜于光斗之间的斗争,已经从暗处,转到明处。不愿意让女人成为下任家主的某些长老,已经按捺不住,想要跳出来挑衅家主的威严。

    李青云带领雷李半妖走向测试场的时候,听到附近的人风言碎语,才知道拓执事所言不虚。

    没人发现自己作弊的事情,只是刚巧赶上家族内斗,这才倒霉的牵扯进来。

    李青云很烦躁,但为了生存下去,为了完成任务,只能耐着性子忍了。

    观礼台上,坐了一排长老,鲜于光斗坐在中间,是这次复考的考官,为了避嫌,鲜于嫣然坐在了偏位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些半妖胆子不小啊,谁给你们泄露题目,让你们作弊的?如果主动交待清楚,我可以放你们安全离开,绝不会断手断脚。如果不承认,最终又被我发现的,那可别怪我翻脸无情。”

    鲜于光斗恶狠狠的盯着李青云等人,先给出威胁,目光时不时的瞟向堂姐,以及拓执事。

    同时,他一心二用,使用神念传音,对这些半妖说道:“承认了吧,如果你们指认是拓执事收了你们的贿赂,并给你们泄露题目的,我可以保证你们安全离开。如果考试之后不合格,被我们定性为作弊,那下场就惨了,断手断脚都是轻的。怎么选择,你们懂吧?”

    李青云瞥了他一眼,有些厌恶,尼玛,老子要不是想要领悟这个世界的种植规则,早就一巴掌拍死你了,哪会受你的气?

    “好了,我们来了,可以出题考试了吧。不过我要先说一句,不管是否通过,你们无权对我们惩罚。我们来应聘种植师,不是来当家奴。你再暗中神念传音,对我们进行威胁,让我们诬陷他人,我们转身就走。偌大一个长泽城,不是只有你们一家招聘种植师。”

    李青云的声音,带着一丝愤怒,清晰而洪亮的传遍整个院落,连院外围观的生灵都能听得清楚。

    “你这卑鄙半妖,谁威胁你了?不要血口喷人!你现在要搞清楚,由于你们作弊,现在已经不是招工的问题了,而是欺诈。敢在长泽城欺诈我们鲜于家族的,必须要严惩!这不是威胁,我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!”

    鲜于光斗气坏了,这个低劣的半妖居然敢公然蔑视自己的权威,简直是找死!等一下,一定要让他明白,得罪鲜于家族的下场。

    鲜于嫣然突然娇笑一声,说道:“光斗,你一定要搞清楚,现在只是怀疑他们作弊,而且是你无理由无证据的怀疑,别一口一个惩罚,不知情的人,还以为我们鲜于家族都是残暴之徒呢。别一口一个严惩了,赶紧出题吧,不然诬陷别人,也没有力度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诬陷别人……我……行,我现在就出题。”鲜于光斗差点喷血,感觉大家看自己的目光非常诡异,这一切都是李青云这个半妖造成的,等下的考核题目,一定要重点“照顾”他。

    说完,鲜于光斗对身边的一位长老说了几句什么,那长老微微点头,像答应了什么。然后目光扫过半妖,在李青云身上多停留一瞬间,充满嘲弄和不屑,像看一只即将被狼群吃掉的羔羊一般。

    “你瞅啥?”李青云回瞪他一眼,凛然不惧。

    “瞅你咋滴?”那长老怒怼。

    “你再瞅个试试?”李青云火气上来了,习惯性的加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无聊!”长老没按地球套路来,冷哼一声,就开启了神念隔绝阵法,这是他亲手布置的阵法,对此阵的效果,极有信心。

    一瞬间,阵法开启,整个院子里,除了正常说话,已经无法使用神念传音。

    然后旁边一位长老同样挥手,地面突兀的升起一道道土墙,像临时小包厢一样,让李青云这些雷李半妖进入小包厢,进入之后,彼此都看不到对方。

    有几十个木傀儡出现,手中端着不同的灵药灵草,按次序走向测试所用的小包厢,其中一个木傀儡,径直走向李青云,这是鲜于光斗特意给李青云安排的题目,第一关就想让李青云淘汰出局。

    看到那个木傀儡端着一株奇异的灵草走向李青云,在观礼台坐着的鲜于嫣然目光一凝,闪过一丝恼怒。

    “这才第一关,居然就用这么偏门稀有的药草,还故意让它染上三种以上的复杂怪病,这是初级种植师的题目吗?光斗,你会出题吗?要不要让在座的各位长老评价一下?”

    她当时就站了起来,大声质疑鲜于光斗,因为这个堂弟为了打击报复,做的事情太离谱了,绝不能容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