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 > 都市言情 > 农家仙田 > 第1543章 可满意?
    白须老者一下子慌了,赶在孙女鲜于嫣然做出决断之前,嗖的一声,飞到李青云面前,一揖到地。

    “这位小友,老夫鲜于长空,代表家中不屑子孙,向你道歉了。如果你受到了什么不公待遇,或者有什么冤屈,请当众讲明白,老夫一定严厉惩戒,清理门户。”

    鲜于长空这一礼,惊呆了众人,鲜于嫣然本想问点什么,现在张大了嘴巴,都不知道该问谁了。

    李青云本想再次立威,打得鲜于家族不敢招惹自己,但伸手不打笑脸人,实在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,面对这位满脸皱纹的老者。

    至于被他提在手里的鲜于光斗,则是瑟瑟发抖,感觉事情不对劲,刚才没人在意自己的死活,直接出手就算了,现在爷爷居然向这个卑贱的半妖鞠躬行礼,肯定发生了什么事,而自己不知晓。

    那些长老执事,更是惶恐不安,他们也很无奈啊,只是见到鲜于光斗被欺负,想给自己家的晚辈撑腰,想给家族维持颜面,收拾几个半妖种植师,做错了吗?

    “呃,清理门户?像我手里的这个家伙,怎么清理?剁碎了喂虫子?”李青云似笑非笑的盯着鲜于长空,这是一位已经进入果位的高手,是蛇尾星的高端修炼者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剁碎了喂虫子,有点严重吧?还不知我这不成器的孙子,如何得罪了小友?”鲜于长空有些为难。

    此时,鲜于嫣然已经忍不住,跑过来小声提醒道:“爷爷,他叫李青云,是我们家族聘请的种植师,虽然有点种植天赋,目前已是高级种植师,但也不用对他如此客气吧?”

    鲜于长空用眼神示意孙女退下,同时传念道:“你不懂,还是谨慎公正一些好,有些事情,不能做错,做错一步,便是万丈深渊。”

    对面,李青云已经揭露鲜于北斗的罪行:“趁我不在,调戏我的女人,打伤我的兄弟,这条够不够?等我回来之后,他不但不死心,还带领更多的家族护卫,喊打喊杀,这条呢?这就是你们家族对待种植师的态度?”

    “嗯?真是这样?”鲜于长空脸色微变,瞪向鲜于光斗,不管李青云是不是真的高手,这样的事情要是传出去,外面的种植师谁还敢为自家服务?

    鲜于北斗慌了,扯着嗓子喊道:“没有,爷爷,是他冤枉我!是他们想叛离咱们鲜于世家,刚好被我听到了,想要拿下他们审问,却一时不查,被他抓到,反遭他的诬陷。”

    李青云冷笑:“呵呵,怎么个叛离法?我身为种植师,要走要留,你能管得着?只需向拓执事报备一声,就能离开,须你过问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……李青云打伤了其他种植师,想要逃跑,我接到求救,这才带人过来抓他的。对了,就是那个嘴巴肿成腊肠的家伙,就是他向我求救的。”

    鲜于北斗身体不能动,但是眼神还是很锐利的,看到了那个被李青云殴打过的种植师。

    鲜于长空一伸手,一股诡异的力量浮现,站在几百米外看热闹的那个种植师,瞬间被他抓到面前。

    “你脸上的伤,是李青云打的?因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不是他打的,是我不小心,自己吃饭烫的。”那种植师眼睛不瞎,心里更明白,见鲜于家的老祖都对李青云礼遇有加,哪敢暴露自己那点龌龊事。

    “你那满嘴牙齿掉光了,也是吃饭烫的?”

    “啃骨头硌的,和李青云无关。”那种植师,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。

    作为一个小人,这个种植师对于见风使舵,有自己的敏感度,因为他真的看明白了,李青云不好惹。

    他丝毫不民怀疑,如果自己回答得不对,很有可能被李青云一巴掌拍死,而那位鲜于家的老祖,并不会为自己出头。

    “你看,我是无辜的。被逼无奈,才想带人离开鲜于世家,被人阻拦,才被迫动手的。”李青云耸耸肩,清纯得像白莲花,都是别人的错,自己没有一点错。

    鲜于长空一想,似乎也就是这么回事,如果不是李青云的错,那就是自己孙子的错。

    自己不能当场拍死自己的孙子,感觉又打不过李青云,气氛简直太尴尬了。

    他目光闪烁,神光微动,仔细瞅了几遍,发现李青云确实只是一花境界,这样的境界,自己一指头就能捻死一堆。

    但是心悸的感觉一直没有消失,正是凭着这种敏锐的感觉,这才多次逃过必死之局,把鲜于世家发扬光大,流传至今。

    “那到底是谁的错呢?必须找一个替罪羊啊?”鲜于长空扫一眼周围的人,突地一扬手,把那个嘴肿的种植师拍死了。

    一声惨叫都没发出,就被拍成了肉泥。

    围观的人都愣住了,怎么想也想不到,死的人会是他。

    “这个小人,搬弄是非,胡说八道,罪该万死。光斗被他蒙蔽事小,差点让鲜于世家和这么多技艺精湛的种植师决裂,才是真正的罪不可赦。该杀,实在是该杀!”

    鲜于长空义正言辞,一本正经,说得李青云差点都信以为真了。

    可是,自己手里的鲜于光斗才是真正的罪魁祸首吧?

    “如此处置,青云小友可满意?”鲜于长空认真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满意你妹啊,你到底懂不懂矛盾根源?尼玛,要不是老子刚才杀意太重,泄漏一丝恐怖气息,估计你现在要杀的人是我吧?

    “如果不满意,我可以再毒打光斗一顿,这孩子没大没小,又没脑子,被人一哄,就不知道东西南北了。”鲜于长空继续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么没脑子的人,听说将成为你们家族的下一任家主?”李青云嘲讽道。

    鲜于长空严肃的说道:“不可能!这是绝对没有的事!哪怕嫣然招个上门女婿,也要让嫣然掌控未来的鲜于世家。光斗没有这个能力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鲜于光斗顿时面如死灰,一副愤愤不平,却又不敢违背爷爷意志的颓废模样。

    而鲜于嫣然,似乎长出一口气,眼中露出一丝喜色。

    “那没我的事情了,我走了?”李青云晃了晃手中的鲜于光斗,询问道。

    鲜于长空点头:“如果你心中的怨气消了,把光斗扔下,你就可以带人离开了。如果还有什么不满意的,可以随时找老夫。”

    “行,我且信你一回。约束好你的族人,如果敢追踪报复,别怪我下狠手。没结死仇之前,我比较好说话,如果结下死仇,那便是不死不休的局面。”

    李青云郑重的警告道。

    鲜于长空默然点头,如今的局面,已经超出他的预期,危险的根源,并没有提出过分要求,也一直通情达理,非常容易勾通。

    李青云把鲜于光斗扔在脚下,带着一群雷李半妖,浩浩荡荡,从鲜于世家的包围圈中走出。

    “老祖,就这么放他们离开,我们鲜于世家的颜面何在?况且,他还打伤了光斗少爷,简直不能容忍。”看着李青云离开的背影,有人忍不住小声嘀咕道。

    “哼!”鲜于长空扫一眼躺在地面上的孙子,模样太过凄惨,又瞅一眼大大咧咧、快要走出种植园的李青云,突地向他扔出一个储物袋。

    “青云小友,这点财物算是我们鲜于世家的赔偿,请务必收下。”

    他终于忍不住,想要探试李青云的底细,如果一招不打,就放他离开,就算家里人不说什么,他内心也会觉得少了点什么。

    储物袋飞得并不快,但袋子上面,隐隐发光,带着一股特殊力量,重若千钧,飞过的轨迹中,空间似乎有些扭曲。

    一只刚开智的虫子,觉得此地危险,从地底飞出,懵懵懂懂,想要逃离此处。刚好触碰到储物袋的边缘,一声未发,便化为了齑粉。

    李青云头也没回,伸手接住了这个储物袋,那上面蕴含的诡异力量,对他没有丝毫影响。

    “谢了,赔偿我收下了,无以为报,送上一枚家乡的特产,留作纪念。”说着,李青云取出小空间里的一枚元石,反手扔给鲜于长空。

    这块小石头,撕裂时空,快得无法形容,似乎一出手,就出现在鲜于长空面前,如果躲闪不开,脑袋说不定会被砸得爆裂。

    “咦?嗯?”鲜于长空吓得不轻,连续换了两个手势,一道道波浪在面前形成防御墙,依然没有挡住这块石头。

    喀嚓喀嚓,防御墙碎裂,他随着恐怖的石头轨迹,急速后退,手掌中形成一道道绿色的光球,想要抓取元石。

    不过绿色光球碎裂几十个,也没能抓住元石,而他已经倒退几千米,快要被这块石头逼出鲜于世家的地盘了。

    鲜于长空额头的汗水,早就顺着眼角滚落,这轻轻的一记石头,简直像生死考验。

    他能避开这一击,但是却挡不住这一击,现在之所以这么为难,就是想亲手测试一下,李青云到底有多强。

    当这块石头炸碎他第一百道绿色光球的防御时,他的胳膊差点崩裂,一口鲜血顺着嘴角溢出。

    “太强大了,他到底是何方神圣?为何潜居在我家?幸好他离开了,不然我就算睡觉,也得睁开一只眼睛。”

    鲜于长空嘴里喷出一件法宝,才勉强挡住那块石头,此刻,所有鲜于世家的人,都鸦雀无声,总算明白自家老祖为何如此敬重李青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