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 > 都市言情 > 农家仙田 > 第168章 斗狗的赌约
    得偿所愿,李青云回味着表妹身上的清香,得意洋洋的走出她的办公室。『雅*文*言*情*首*发』青玉环保公司里的人,看他的目光怪怪的,一个个想笑又不敢笑的模样。

    李青云一头雾水,不明白刚才好好的,现在的目光却变了。算了,想不通就不去管他们了,准备出门和陆小光谈谈人生,谈谈理想,再谈谈恩怨。

    马路对面,一胖一瘦两个男子,正跪在越野车前晒太阳。陆小光愤怒的声音,不时从车窗处传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白痴,你们录的都是什么破东西?你们小学毕业没有?连个摄影机都不会用?我这顿是不是白挨了?”

    猴子嗫嚅道:“也没有白挨呀,至少我们和李青云撕破了脸皮,接下来我们可以摆开车马炮,和他明刀明枪的干一场。以光哥的身份和背景,玩死这个乡巴佬,不是分分钟的事吗?”

    陆小光怒吼道:“你个猪头,连摄影机都不会用,还会下象棋啊?摆什么车马炮,你会摆吗?你知道什么是马走日字象走田吗?你知道什么是金角银边草肚皮吗?”

    “光哥,金角银边草肚皮是围棋吧?”猴子不确定的反驳道。

    “尼玛,你这龟孙子还敢顶嘴?你知道的不少啊?知道这么多,怎么不会用摄影机?”陆小光跳下车,就想再踢猴子几脚。

    一提到摄影机,猴子立马就垂头丧气,找不到一句辩解的话。

    旁边那个同样跪着的黑胖男子捂着嘴,实在没憋住笑,终于笑出了声。怕挨揍,忙顺着陆小光的话,拍了一记马屁:“你这么牛。你怎么不会用摄影机啊?哈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会吗?”陆小光愤怒的瞪着黑胖男子,黑胖男子顿时笑不下去,老老实实的把脑袋耷拉下来。

    李青云走了过去,笑得很开心。远远的喊道:“哟。大热天的,跪得这么整齐。你们这是拜堂呢?还是结拜呢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拜堂……我呸……我们这是结拜……也不是!李青云,你来干什么?你想挑衅我们光哥的耐性吗?”猴子虽然瘦小,脾气可不小,一下子就跳起来。怒火冲天的瞪着李青云。

    “我不和连摄影机都不会用的人说话,你继续跪你的。『雅*文*言*情*首*发』”李青云看也不看猴子一眼。

    猴子被李青云一句话打击得抬不起头,差点泪流满面,不会用摄影机有罪吗?不就是忘记打开镜头盖吗?至于这么打击自己吗?

    “李青云,你来干什么?”陆小光一看到李青云,就觉得全身疼,或许全身一直在疼。只是刚才没有这么明显。

    “没啥,想和你谈谈人生,谈谈理想,再谈谈恩怨。”李青云笑道。“这里太热,要不要找个凉快的地方,喝几瓶冰镇啤酒,边喝边聊?”

    陆小光神色复杂的看着李青云的脸,郁闷的说道:“咱们没什么好谈的。跟你喝酒,我倒胃口。这样吧,咱们之间的仇恨出在狗身上,咱们也在狗身上了结,我朋友最近从省城带回一只纯血的高加索犬,想和你的土狗决斗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陆小光咋想咋别扭,什么出在狗身上,怎么感觉像骂自己一样。

    “呃?确实是出在狗身上。那么,让狗决斗完,咱们之间的恩怨就一笔勾销?”李青云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想得美!斗狗哪有不压彩头的!咱们各压一百万,对赌。我赢了,那钱就是儿的,你赢了,我那一百万归你。付完钱,咱们之间的恩怨才算一笔勾销。”陆小光恨恨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钱倒是不多,但是斗狗嘛……”李青云真不想赌,他对自己养出来的猎犬极有信心,但也极有感情,不想让它们因为赌斗而受伤。

    陆小光鄙夷的笑道:“你不敢?哈哈,那还有脸给我谈什么恩怨。要是不敢就滚蛋,以后别阻止我正常追求杨玉奴就好。我承认,我以前是想抱着玩玩的心思,追求杨玉奴,只是为了让你难堪。但是我越想越觉得杨玉奴不错,正是我梦中的完美对象,我要让她做我的妻子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只能在梦中想了。别打她的主意,不然你连做梦的机会都没有。约好时间和地点,我会带狗过去。在此之前,给我滚远点。”李青云摆摆手,像赶苍蝇一样,头也不回的走了。

    “哈哈,你生气了?你愤怒了?原来你这么在乎杨玉奴啊!我还真怕你们是普通的表兄妹关系,你有这种反应,我就满意了。青山不改,绿水长流,咱们后会有期,等我电话。”陆小光笑得更加癫狂,好像抓住了李青云的命门。

    李青云蓦然回头,目光冰冷如刀,从陆小光身上扫了一圈。心中在想,把这一个活人扔进小空间,宰掉之后当花肥,不知道多久能化为尘土?不知道会不会污染小空间里的环境?

    嗯,这是一个严肃的问题,需要实践之后,才能得出最准确的结果。

    陆小光不知怎的,被李青云这一眼看得浑身微颤,打了一个哆嗦,感觉像在鬼门关转悠一圈又回来了。

    他暗道邪门,肯定是被李青云打坏了脑袋,不能再这里呆下去了,叫上猴子和胖子,开着越野车,匆匆离去。

    回到车上,从后视镜里才发现,自己脸上有一个粉色的唇印。李青云愕然,没想到表妹也开始化妆了呀,居然在脸上留下一个爱的痕迹,怪不得公司里的人看自己的目光都那么古怪。

    李青云舍不得擦去,想回到村子时再擦掉。开车经过春秋医馆的时候,居然还有那么多病人不肯离开,或许是想一直排队,等那每天十个的名额吧。甚至有人在旁边的空地上,搭起了小帐篷,只为了方便排队。

    听说镇上的那家小旅馆,最近生意爆满,有城里的游客,也有病人的家属。有人眼红旅馆的生意,已经把自家的楼房改建成小旅馆,说是方便外地人居住,总不能看着人家在医馆门口搭帐篷吧?

    好吧,李青云觉得乡亲们的心肠很好,自己也不能落后,准备尽快把垂钓中心旁边的竹楼盖出来,充当饭馆和旅馆。不要多,只要一座规模化的竹楼旅馆,就能提升青龙镇的旅游档次。

    车子停在别墅旁边的空地上,别墅外观已经装饰好,周边的相关设施也已完工,风力发电系统正常运转,现在装修所用的电,都是风力发电系统提供的。几个风力发电柱上,都带有白色的球状节能路灯,每到夜晚,这里是李家寨最明亮的地方。

    院子也早已垒好,底层是砖石结构,上面用钢栅装饰,透气性和透光性都很不错。部分花草已种上,但是还有很多细节需要园林规划公司的工人处理。

    地下室做的防水措施很不错,又有完善的通风换气系统,不但可以放酒,住人都不成问题。不过上面的房间很多,来再多客人,也不会有人挤地下室。更何况竹楼式酒店马上就要开工,自己的酒店自己作主,还愁客人没有地方住?

    李云聪气喘吁吁的从外面的大路上跑过来,离老远就大喊:“福娃哥,快到我家来,有好事找你。你的手机居然打不通,快把我们急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你小子能有什么好事找我?说吧,七寸叔找我有什么事?”李青云不慌不忙的走过去,顺手把脸上的唇印擦掉,然后掏出口袋里的手机一看,居然没电了。

    “也不全是我爹找你……还有军方的人……说是山里出事了,有很多军人被蛇咬伤,需要治疗蛇毒的专家。军人要请我爹进山,我爹不同意,说山里很危险,他需要两个助手,于是就让我和你一起去。”李云聪喘了好大一会粗气,说话才顺溜。

    李青云哭笑不得的骂道:“这是什么好事啊,不是拿小命开玩笑吗?虽然我也乐意支援最可爱的军人,但是我又不懂治病蛇毒的手艺,我去干什么?再说,军方不是派军医过来了吗?只要有足够的抗蛇毒血清,什么毒都能解,还要村里的土郎中干嘛?”

    “哎呀,你不知道,听过来的军官说,军医是来了不少,但有的蛇毒能解,有的却不能解,还治死了人。听他们在屋里讨论,好像说有些毒蛇变异了,毒性更强,不是那些普通的抗蛇毒血清能解的毒。走走走,咱们边走边说,人家都等急了,要是你再不回来,他们甚至想强行把我爹带走呢。”李云聪说着,拉着李青云的手就跑。

    “蛇毒变异?那是因为毒蛇先变异了吧?”李青云想起了自己小空间那只仍被绑在太阳石上的烙铁头蛇,如今已经长到一米多长,身体胖了一圈,像小孩子胳膊一样粗,脑袋上的花纹油亮,小眼睛凶光四射。由于被李青云打怕了,现在已不敢轻易的张嘴咬他。为了能求得一口吃的,甚至已经懂得如何讨好。不过烙铁头的智力,和黄金巨蟒差得远,根本不在一个水平线。

    跑到七寸的家门口,看到那里停着两辆军用越野车,进入小院,看到村长也在那里,不过村长没坐屋里,只在门口转悠,见到李青云,顿时眼睛一亮,兴奋的喊道:“福娃回来了,七寸,你也快点收拾,这回你的助手够了吧,可不要耽误军方的任务,那可关系着无数军人的生命。”

    ps:

    呃,书页上好像有一个中秋节送月饼的活动,偶已经收到25块了,哈哈,加更,必须加更。那个同时感谢一直来默默打赏的诸位书友,以及送月票的朋友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