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 > 都市言情 > 农家仙田 > 第169章 医治蛇毒的方法
    七寸所用的药具不多,李青云经常见他给人治疗蛇毒,一种是划破伤口、吸出毒液所用的外用器具,另一种就是内服和外敷的中药。『雅*文*言*情*首*发』

    这次听说有很多军人被毒蛇咬伤,所以七寸把家中所有的药丸都带上。见李青云回来,就让他也去收拾东西,说这次不用带太多东西,一切有军方负责。

    李青云明白,七寸叔害怕自己像上次那样,什么东西都能从背包里掏出来,简直是一个百包箱。

    不过,小空间的秘密谁也不知道,所以那个掩人耳目的背包必须还得带上。于是他招呼一声,说回去拿登山背包。

    李云聪倒是满兴奋的,听说可以和军人一起参加秘密行动,进山探险,觉得非常刺激,哪怕跟他爹学一些治疗毒蛇的手艺,也不觉得烦。

    时间很紧迫,插上充电宝,打开手机。李青云给家里人打个电话,交待清楚自己的行踪,又给表妹杨玉奴打了电话,让她注意安全,小心陆小光别使坏。

    然后背着登山包,登上了军方的越野车。和七寸、李云聪坐在后排,副驾驶坐着一名中年军官。

    他的表情很焦急,但依然耐着性子交待:“进山之后,你们一定要听从军方的指挥,不要擅自行动。现在山里很危险,毒蛇的攻击性很强,一些野兽也遭到了攻击,同样变得烦躁,富有攻击性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到达山脚下,会有军用直升飞机过来接我们。对了,我叫孙岩,暂时这次行动的负责医疗和后勤事务,你们有什么需要,可以直接找我。我会一直跟你们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李青云问道:“今天早晨,我见到四辆军方的救护车过河,有这么多军医,还治不了受伤的军人。要我们这些土郎中过去。真的没有问题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人手的问题,有医疗专家说。蛇毒产生了变异,原先准备的搞蛇毒血清不管用了,甚至出现异常反应。现在没有办法,有人提议让附近的治疗毒蛇的郎中过来。成不成都要试一试。”孙岩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认识楚阳吗?听说他也在这里执行任务。『雅*文*言*情*首*发』”李青云试探着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嗯?你怎么知道的,这毕竟属于机密,以楚大队长的个性,不可能轻易透漏给别人的。”孙岩表情微变,目光灼灼的盯着李青云。

    李青云笑道:“我和楚阳是朋友,前天见他正在执行巡察任务,就打了一声招呼。他虽然没说,猜也能猜到他在附近执行任务,不然不可能出现在我们村附近。”

    听李青云这么说,孙岩的表情缓和下来。笑道:“呵呵,认识,他属于特殊的机构,执行的任务大多比较危险,哪里有突发情况,哪里就能见到他。我们所在的山顶医疗区,也有他手底下的特种安全人员守护,如果有事,他肯定会出现的。”

    见孙岩态度大有转变,李青云猜测楚阳的职务可能不低,而且所在的部队比较特殊,所以才整天把保密条例挂在嘴边。这不,随便找个认识他的军官,一句话就趟出他的情况。

    七寸突然咳了两声,清清嗓子说道:“福娃、大头,既然山顶的伤员比较多,那我就先给你们讲一下救治的原则和基本处理方法,也让你们有个心理准备。”

    刚说到这里,就听李云聪不满的抗议道:“爸,你喊我名字会死啊?别人喊我外号就算了,你怎么整天喊?再喊我跟你急啊!”

    七寸对他的回应只是一巴掌,骂道:“你急能怎么样?老子我乐意喊你大头。你没听人说嘛,大头聪明,我多希望你能聪明一点啊。才开始教你们一点点治疗蛇毒的基本知识,你就闹腾,欠抽是不?”

    七寸是老实人,平时不发火,一发火,气势有点吓人。李云聪顿时没有了脾气,耷拉着脑袋,老老实实的听父亲讲解。

    李青云咧嘴笑笑,并不插嘴他们父子之间的矛盾。

    “你们听好了,我讲的这些,都是祖祖辈辈传来的,又经过现代医学的验证,形成一套独有的治疗方案。你们用心一些,学好之后,这关系着你们以后救人的成功率,人命关天,可不能马虎。”

    七寸也不避讳军官孙岩在场,他要讲的只是基本知识,真正的秘方是他配制的治毒蛇中药,并不是这些基本知识。

    “大多数毒蛇的头部是三角形的,颈部比较细,牙齿很长,咬人时口张得很大。毒蛇的毒腺连接毒牙,咬人时毒液通过牙齿注入人体内,被咬处有两排牙印,前端两个和其他相比,显得更深和粗。如果发这些状况,那么这条很可能就是毒蛇。”

    “光知道是毒蛇还不行,我们要从伤口分辨是什么毒蛇咬伤的。 这需要一定的经验,才能做到。如果分辨不出来,就需要询问伤者,让伤者描述咬他的蛇长什么样,什么样的颜色,什么样的花纹。如果问清楚这些,就成功一半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肯定要问为什么。因为毒蛇虽多,但通过它们的毒液,把它们分为四种。”

    “第一种是血液循环毒素,如蝰蛇、腹蛇、竹叶青、五步蛇等。它造成被咬伤处迅速肿胀、发硬、流血不止,剧痛,皮肤呈紫黑色,常发生皮肤坏死,淋巴结肿大。经6-8小时可扩散到头部、颈部、四肢和腰背部。病犬战栗,体温升高,心动加快,呼吸困难,不能站立。鼻出血,尿血,抽搐。如果咬伤后4小时内未得到有效治疗则最后因心力衰竭或休克而死亡。

    ”

    “第二种是神经毒素,如金环蛇、银环蛇等蛇分泌的毒素。咬伤后,局部症状不明显 毒蛇,流血少,红肿热病轻微。但是伤后数小时内出现急剧的全身症状,病人兴奋不安,痛苦呻吟,全身肌肉颤抖,吐白沫,吞咽困难,呼吸困难,最后卧地不起,全身抽搐,呼吸肌麻痹而死亡。”

    “第三种是混合毒素,像眼镜蛇和眼镜王蛇的蛇毒属于混合毒素。局部伤口红肿,发热,有痛感,可能出现坏死。毒素被吸收后,全身症状严重而复杂,既有神经症状,又有血循毒素造成的损害,最后,犬死于窒息或心动力衰竭。”

    “第四种是细胞毒素,海蛇属于细胞毒素。海蛇毒液对人体损害的部位主要是随意肌,而不是神经系统。海蛇咬人无疼痛感,其毒性发作又有一段潜伏期,被海蛇咬伤后30分钟甚至3小时内都没有明显中毒症状,然而这很危险,容易使人麻痹大意。实际上海蛇毒被人体吸收非常快,中毒后最先感到的是肌肉无力、酸痛,眼睑下垂,颌部强直,有点像破伤风的症状,同时心脏和肾脏也会受到严重损伤。被咬伤的人,可能在几小时至几天内死亡。多数海蛇是在受到骚扰时才伤人。”

    李青云听后,若有所思,说道:“七寸叔,前三种毒蛇我们这里都有,第四种海蛇我们从来没见到过,也要学治疗海蛇毒的方法吗?”

    “不用学,因为我也不会治。我们祖祖辈辈在青龙镇生活,能治疗的也只是陆地上的常见毒蛇。其实我这里只有两种药丸,一种主治血循环毒素,另一种主治神经毒素,两种配合使用,治疗混合毒素。而涂抹在伤口上的药膏,可以用,也可以不用,如果没有这种药膏,可以用清水冲洗。”

    而李云聪懒洋洋的躺在后座上,差点睡着,迷迷乎乎的说道:“讲这些有什么用,直接告诉我们制药秘方不就成了?一种吃了没有用,再给吃另外一种呗,反正吃不死人。”

    七寸对着儿子的脑袋又是一巴掌,怒道:“混帐!你这是什么话,谁说吃不死人?中了毒蛇,早一分钟和晚一分钟都不一样。同一种毒蛇咬伤,因为注入的毒素量不同,用药量也要调整,伤者的体重不同,用药量也要调整,你不懂这些,吃死人还不简单?”

    “又打我的头,就算本来聪明,也被你打傻了。”李云聪嘟哝几句,见没人同情他,顿时闭上了嘴巴。

    七寸见儿子老实下来,又继续讲道:“刚见到伤者,要替他们扎结,防止毒素向全身扩散。足背被咬伤,在小腿上结扎,如果手背被咬伤就在小手臂上结扎。用普通的绳子或者止血带都行。但是,一定要注意扎结的时间,每过二十分钟要松开两到三分钟,否则停止血液循环,肢体就要坏死。”

    “下一步要清洗伤口,用清水或者生理盐水冲洗就行了。如果咬伤部位已经封闭,需要用刀子挑开,用拔火罐或吸奶器吸吮毒素,像我自制的这吸吮器,就是根据火罐的形状改造的。如果时间紧急,又没有这些工具,只能用嘴吸了。吸之前,最好喝口菜籽油,防止毒素通过口腔伤口让自己中毒,吸完后,要用清水漱口。”

    然后,七寸拿出两瓶药,给两个人解释道:“根本伤者毒素的种类,给他们喂不同的药,等会我教你们分辨两种药的方法,以及配制要点。如果伤者疼痛难忍,也可以给他们抹点自制的药膏。”

    李云聪突地笑道:“爸,你也就这两下子,全教给我们了,你以后还怎么混饭吃?要不,捕蛇的绝活,你就自己留着吧,不用教我们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