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 > 都市言情 > 农家仙田 > 第171章 土郎中治蛇毒的手法
    李青云这话一说,顿时把陶教授弄个大红脸,而周涛那人,更是瞠目结舌,没想到他会这么犀利,什么脸面都不讲,连陶教授都敢得罪。『雅*文*言*情*首*发』

    李青云又不靠他们吃饭,又不是他们的下属,凭什么受了欺负不敢反抗?而且他自己也没发现,自从有了神秘小空间,他的性格和以前有了极大变化,自信许多。

    陶教授有一点尴尬,但还是风度翩翩的说道:“呵呵,年轻人说的没错,是我们托大了。正式介绍一下吧,我叫陶顺平,中国蛇毒研究所的教授,挂了一个副所长的名号,没什么管理才能,只是对毒蛇和蛇毒有一点点研究成果。”

    李青云见这带队的专家总算恢复一点礼貌,也不管其他军医或愤怒或不屑的表情,自顾自的介绍道:“我是李青云,这位是我叔叔李七寸,青龙镇土生土长的土郎中,专治各类毒蛇咬伤,同时也是捕蛇猎人。这位是他儿子李云聪,我们两个年轻人是新学徒。”

    只差说自己是来涮经验的,没事别考校自己,免得自己被人一激,就使用空间泉水,治疗效果太好,会被人关注的。

    周涛还没接受教训,更加怨恨的说道:“你们别光说不干,有真本事,我也会佩服。别的危重病人就不说了,这两个伤者算是中等情况,不算简单,也不算危重。你们要是能用土方法治好,我周涛就服你们,拜你们当老师都成。”

    李七寸看着那人的伤口,幽幽的说了一句:“我这是祖传秘方,不是我儿子我不教。李青云是我侄子,算是例外。因为这秘方是他爷爷帮着改进的。”

    得,老实人生气了说话更毒。这话里头的意思是说,你周涛想当我儿子都没资格,就算教给侄子。也不教给你。拜干爹都没用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周涛大怒,刚想发火。却被旁边的人拉住了,因为他发现,陶教授的脸色很不好,这是大怒的前兆。陶教授对人家土郎中没威严。对自己这些人就太关键了,一句评语,就有可能影响自己的一辈子。

    陶教授瞪了周涛一眼,然后和声悦色的问李七寸:“李先生,这个被五步蛇咬伤的人,你可有办法缓解他的痛苦?减轻他的伤势?”

    “我试一试吧,不过这个人的手指头怕是保不住了。再过两天,如果溃烂得太厉害,只能截肢。”李七寸说着,让李青云把他的包拿来。www.yawen8.com让李云聪去拿些军营里的纯净水。

    陶教授在旁边说道:“如果要用水冲洗伤口,就用生理盐水吧,如果你要配药,就当我没说。”

    李七寸解释道:“他手指上的残余毒素太多了,现在已经扩散到整个手臂,甚至全身都有微量毒素。等会,我用刀子把两个牙齿印子各划一个十字口,用嘴帮他吸毒,吸完后用水冲洗,不让伤口有愈合的可能。然后喂他特制的药丸,助他排毒。”

    陶教授听说他要用嘴吸毒,顿时肃然起敬,然后说道:“其实不用你以身涉险,我们有专业的机器,虽然手指上的位置不太好,但也能吸到。而且,我们已经给他吸过几次了,现在再吸,怕是效果不大。如果想在排毒时,不让他的伤口愈合,可以把他的手指泡在水里。”

    李七寸叹口气,说道:“其实我也不想吸,不但危险,而且脏。但是……我不想看到一个活人因为中了毒蛇而在我面前死去。医院里的吸吮蛇毒的设备我见过,和嘴不能比。具体差别我说不上来,但机器吸不出来的毒液,嘴却能吸出来。”

    这时候,李青云已把他的背包拿来,他先取出一瓶子菜籽油,漱了漱口,然后一皱眉,咽了下去。

    从工具包里,取出一个小尖刀,事先让似睡非睡的伤者有个心理准备,并让李青云固定住伤者的胳膊。快而准的在两个毒牙印子上各划一个十字口,很深,疼得伤者一阵惨叫。

    伤口流出的仍是黄色的浓液多,血液少,用生理盐水挤压冲洗之后,李七寸用嘴含住伤者的手指,双手却从伤者的肩膀开始往下撸,左手撸下,右手循环,疼得伤者大声哀嚎。但是伤者知道这是帮自己治疗呢,如果不是太过疼痛,他也不会乱叫,所以叫得极惨,却没有乱骂乱挣扎。

    只几下,便吸出一大口混合着的血液,黄色液体渐少,鲜血渐多。李七寸接过儿子递来的水,漱口之后,把伤者的手指头泡在生理盐水中。

    然后取出从一个红色的瓷瓶里倒出五粒药丸,让伤者服下。

    “行了,等过两个小时,再来观察他的反应。”李七寸极为自信的说道,“接下来,咱们处理腿上有伤的这位。福娃,大头,你们能认出这是什么毒蛇咬伤的不?”

    两人一起摇头,不过李青云聪明,知道这是哪种毒性,说道:“他的伤口红肿不明显,挂着氧气还呼吸困难,应该中了蛇毒中的神经毒素,也就是风毒。(www.pnxs.com 平南文学网)最常见的就是金环蛇和银环蛇,我们附近也只有这两种毒蛇属于神经毒素,治疗方法类似,所以不用区分了。”

    李七寸笑道:“呵呵,你真是个机灵鬼,所以我说你聪明,大头不服也不行。如果用我们的土方法,确实不用细分了,不是金环蛇就是银环蛇,用青色瓶子里的药丸喂他三五粒就行了。但是对于普通医院来说,注射最合适的抗蛇毒血清,才能挽救回伤者的生命。如果伤者昏迷,无法开口,或者没看清毒蛇长什么样,就需要医生凭经验判断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看,他的伤口周围只有轻微的红肿,但是牙齿伤口旁边却是紫黑色。伤者除了呼吸困难,有呕吐感,你们还应该注意,他一直昏睡,意识不清醒。如果是金环蛇咬伤。金环蛇毒性稍弱,他不会有这么严重的反应,更不会在治疗之后,还有生命危险。所以。他是被银环蛇咬伤的。”

    在蛇毒领域。李七寸就是专家,一扫平时的沉默寡言。居然侃侃而谈,竟然从一点点的伤口,准确的推断出是哪种毒蛇咬伤的。

    啪啪啪啪!陶顺平教授再次鼓掌,非常激动的说道:“没错。没错,就是银环蛇咬伤的,当时我还没来,我们的军医要是早点判断出来是银环蛇咬伤的,也不会给他注射普通的抗神经毒素血清,耽误了宝贵的治疗时间。”

    其他几名普通的军医脸色很难看,堂堂的科班毕业生。正经有军衔的军医,居然比不过一个土郎中,这让他们很没面子。

    “光动嘴皮子,谁都会说。李郎中。这个伤者怎么治?也要用嘴吸吮蛇毒再吃药?他这种情况,可有生命危险?毕竟他已经陷入昏迷了。”其中一名军医站出来问道。

    李七寸不知道怎么反驳和吵架,但他以不变应万变,直接无视这人的挑衅,对李青云说道:“取出青色瓷瓶里的药丸,喂他五粒。然后再划开伤口,用吸蛇毒器,帮他吸一下。他中毒应该有两天了,现在吸有点晚,但多少能起一点作用吧。吸完包扎一下,两小时后看结果。”

    李青云喂完药,帮他吸完毒蛇,觉得自己要是知道药丸的配方,已经可以出师了。当然,这也只是在心里想想,其他要学的东西还多着呢。

    这些军人的身高体重类似,所以用药量没有什么变化。如果是同一时间中毒,那他们可能找到某块太阳石了,被聚集在一起的各类毒蛇攻击。被咬到一口是幸运的,如果被不同的毒蛇咬中,估计运不回来就牺牲了。

    那名医生被闪了脸面,气得直哼哼:“哼,故弄玄虚,先喂药后排毒,和先排毒后喂药有什么区别?故意显摆自己医术高明,才和我说的对着干?两个小时之后,要是没效果,才让人笑话呢。”

    周涛也附和道:“哈哈,他们才不怕人笑话呢,反正在医学界又没什么名气,要是在新闻上报道出去,反而帮他们成名,他们高兴还来不及呢。”

    李七寸也懒得反驳,也不让李青云再和人家吵架,收拾完东西,带着两个学徒转身走了。你们不是让我们先试着治两个伤者吗,我们试啦,其它的懒得说。

    “哎哎哎,你们看看这些乡下人,一点礼貌也没有,说走就走了,一声招呼都不打,亏陶教授还和他们说了半天话呢……”

    那个说风凉话的医生还没说完,就被陶教授冷冷的打断。

    “够啦!你们这些人,要是把其他心思用一半在医学研究上,也不会连伤者被什么毒蛇咬的都辨认不出。你们都出去吧,我一个人在这病房里观察病人情况就好了。”说着,陶教授就动手赶人,他很生气,好不容易见到一个真正的民间高手,想跟人家切磋一下治疗毒蛇的医术呢,却被这些猪一样的队友连累了,人家根本懒得搭理自己。

    这些人被陶教授训斥得一句话也不敢说,灰溜溜的离开了。在医院里,治疗毒蛇咬伤,只管问病人是什么毒蛇咬的,然后打一针相应的抗蛇毒血清就行了。哪像现在,什么毒蛇都问不出来,打对了血清也没有用,这让自己怎么救治?简直是束手无策啊。

    在离开病房帐篷之时,几名军医心中愤恨的想道,要是两小时后没效果,再加倍的羞辱这些江湖土郎中,别以为能辨认出是什么毒蛇咬伤的,就天下无敌了。

    ps:

    感谢:

    呆呆の小狐狸d 淡雨思涵

    wei35170.染灭绝灬独 薛廷飞 謝志修 铁芯小棉袄 jimh 等等书友的打赏。以及那些送月饼滴书友。俺加更了……求支持求赞扬求激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