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 > 都市言情 > 农家仙田 > 第172章 药丸不够
    在军方给他们安排的帐篷里,七寸根据刚才两名伤者的实例,给李青云和李云聪讲解用药窍门,重新讲解了整个诊治过程,让他们加深印象。www.yawen8.com

    李青云的记忆力很强,七寸讲解一遍,他几乎全都记下,甚至能举一反三,用药的度量把握的极好。

    常用的器具就那几种,简单的讲了一遍,连李云聪都会使用。最重要的是药丸秘方,以及混合毒素的搭配使用。

    不过现在不是传授的好时机,七寸怕有人窃听。而且,两个小时一眨眼就到了,可以出去看看结果了。

    走出帐篷,七寸居然看到两个熟人,都是县里有名的蛇医,一个姓季,一个姓方。

    这两名蛇医看到七寸也来了,显然有些意外,也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“哟,这不是李蛇医嘛,你来这里耍啥子嘛,军医都治不好的蛇毒,我们哪行嘛。唉,也真是邪了门,平时在家里轻易能治好的蛇毒,在这里却不行了。”姓季的蛇医又打招呼又抱怨,一把稀疏的小胡须,快被他扯光了。

    七寸小声给李青云解释道:“这个姓季的是个骗子,仗着姓季,冒充季氏蛇药的传人。其实什么也不懂,只会普通人都懂的救治方法,再喂给他们有名的‘季德胜蛇药’,能治好就治好,治不好就说送来晚了。”

    姓方的蛇医却很客气的拱拱手,走过来说道:“李蛇医,你也看过这里的情况了?情况确实很古怪,本人也算粗通医理,但用药之后,效果极差,差点闹出人命。现在我都不敢给这里的伤者开药了。(www.pnxs.com 平南文学网)”

    七寸对这人也拱了拱手。先是应了一声,才给旁边的两人小声介绍道:“这位有点真本事,除了会医治蛇毒,还懂中医理论。比我强。我们两家的祖上。曾在一起切磋过医治蛇毒的技艺。后来我家的药方被福娃的爷爷改过,这才在青龙镇打响名号。远胜姓方的蛇医。”

    等几人走近,七寸才以正常声音回道:“我也刚来不久,已经给两名伤者医治过,至于有没有效果。我正要过去查看。”

    季蛇医摆手叹道:“没用的,以我多年的治毒经验,都搞不定,你也不成。www.yawen8.com我跟你说了吧,要是这些蛇毒好治,也用不着我们这些土郎中了,这里的军医什么设备没有?我琢磨着。是不是撞到蛇神庙的蛇神了,这才降下这么多难医治的毒蛇……”

    方蛇医不屑的冷哼一声,说道:“哪来的蛇神庙,我行医大半辈子。还没见过蛇神。我承认,治不好是有原因的,但也不能往神神怪怪身上推。我们治不好伤者,已经让军医瞧不起了,不能再让自己瞧不起自己。”

    季蛇医恼道:“哎,你这人说话咋这么难听?我只是推测一下,谁瞧不起谁了?姓方的,当年老夫行医的时候,你还没出生呢,别以为仗着祖传秘方,就看不起天下英雄!”

    “我用祖传秘方也比某些人乱认祖宗强!”方蛇医不屑的说道。

    眼看就要吵起来,就见一名军人跑来,大声喊道:“李先生,陶教授有请,让你去2号帐篷。”

    2号帐篷就是刚才他们医治伤者的病房,七寸也不多说,应了一声,就带李青云和李云聪过去。

    方蛇医和季蛇医也不吵了,互相板着脸,背着手,也跟了进去,想看看情况。都说同行是冤家,这两人吵成这样了,不知道怎么还走在一起?

    进了2号帐篷,陶教授和一群军医都在,见到李七寸一行人进来,陶教授非常兴奋,喊道:“李郎中,你快来看看,他们两个都有明显好转,中了神经毒素的伤者已经清醒。”

    李七寸带着李青云和李云聪,来到伤者床前,教他们怎样查看伤者的恢复情况。

    查完一遍,李七寸却摇头说道:“恢复的情况很糟糕,和我预想的结果差别很大,我们的药一般是一次见效明显,两次或者三次,能够把体内的毒素全部清除。如果清除不了,那就是没用。再多服用,就有可能中药毒,肝肾会严重受损。”

    李青云知道,这就是毒蛇变异后的结果。当初李七寸医治美国矿石专家,就因为那条烙铁头变异,导致伤情危及,送回市医院也没治好,转回美国之后,仍然不行,最终找到一条变异的烙铁头毒蛇,把毒液寄回美国,生产出专门的搞蛇毒血清,这才挽回一条性命。

    陶教授不解的说道:“李郎中,在我们看来,你只给他们服用一次药,达到这种效果,已经是极好的结果了,你为什么仍不满意?”

    李七寸如实回答道:“蛇毒太强了,药力不足,但是药又不能用太猛,会损害伤者的肝肾。明天,还可以再服一次,能够保命,想要彻底治愈,怕是得等你们研究出新一代抗蛇毒血清了。”

    军医当中,有人不合时宜的冷笑一声:“用你们的土方法治不好了吧?最终还不是得靠西医的抗毒蛇血清?有些人啊,就是不知道天高地厚。”

    “住口!”陶教授愤怒的转身,对周涛喝斥道,“你有本事,能让伤者情况好转?能保证保住他们的性命?自己不会蒸馒头还嫌别人蒸的不好吃,恬不知耻!我会向上级领导如实反应这里的情况,你这种人,不适合担任军医。”

    陶教授还是第一次如此严厉批评一名医生,周涛顿时脸色惨白,豆大的汗珠子从脸上滚落。他的家世虽然不凡,但是以陶教授在各大军区医院和蛇毒研究所的地位,很多领导都会给他面子的。

    周涛想解释,不过却被其他军医拉住了,他们知道陶教授的脾气,等他火气熄了,说不定说几句道歉的话就过去了。如果现在解释,反而火上浇油。

    李青云不会同情这样的人,而且他也没有时间多想,因为军方已验证了李七寸的蛇医水平,余下的几十号伤者,也全交给他诊治。

    忙活了大半夜,药丸快用光了,才把这七十六名伤者全部医治一遍。陶教授居然一直陪在左右,遇到不解的情况,居然不耻下问,像学生一般,仔细询问原因,以及治疗原理。这些伤员当中,居然有八名被眼镜王蛇咬伤的,属于混合毒素,属于极度危险的伤员,今天抬走的那名伤员,也是眼镜王蛇咬伤的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李青云跟着李七寸以及几名军医查房,发现大部分伤者都已明显好转,但是极个别严重的伤者,依然没有脱离危险期。特别是那几名被眼镜王蛇咬伤的人,几乎没有什么变化,说明李七寸的药丸对他们没用。

    有本事的人,在哪都会受到尊敬。昨天对李七寸有偏见的几名军医,此时也转变了态度,非常客气的请教李七寸一些问题。

    陶教授起床稍晚,起来之后,很快找到李七寸一行人,询问他下一步治疗方案。因为这一批毒蛇的毒性太强了,制作抗蛇毒血清时,出现了一些问题,目前仍需要他带来的这些特效药丸。

    李七寸告诉陶教授,说药丸不够了,没想到这里有这么伤员,来时的军官也没讲清楚。此时药丸只剩一点点,需要回去配制。

    陶教授说,需要什么中草药,让军方用直升机送来。李七寸却说不方便,非要回去自己配制。这回教授明白了,原来人家怕祖传秘方泄露。

    既然这样,就不能再强求。叫来管后勤的孙岩,让他给开了一万块钱,说是让李郎中回去采购中草药,配制医治蛇毒的药丸。这些只是采购的材料费,辛苦费和酬劳等完成任务后,军方另付。

    李七寸走的时候,叫走了儿子李云聪,说是让他打下手。而把剩余的两个药瓶和救治工具交给了李青云,说李青云可以出师了,如果有新伤者,可以让李青云小试身手。

    李云聪满肚子不乐意,还想偷偷的在附近游玩,不过被他爹一句话吓得没有了想法。因为李七寸说,这里满山遍野都是变异的毒蛇,军人都防不住,你这样的大脑袋,被毒蛇咬一口都喊不出救命。

    好吧,李云聪被他爹彻底打败了,大脑袋和喊不出救命有什么关系?于是乖乖的跟着李七寸,坐上了返程的直升机。另外两名蛇医,也被顺便送了回去。

    李青云暗笑,心说大头被他爹带走,倒省了自己的事,等一会就溜出去,游览望仙峰半山腰的风光。可是还没得意多久,就被一起突发事件打乱了计划。

    一名军人焦急的闯进他的帐篷,大声喊道:“李先生,探索队再次遭到大量的毒蛇袭击,抗蛇毒血清效果不明显,已有两人当场死亡,现在请您赶赴现场,用土方法医治我们的专家和战友。”

    进了军营,就算是临时征召也好,已经算是半个军人,紧急时刻,必须遵从军方的命令,如果抗命,怕是不被军方“突突突”,也没有什么好下场。

    “走,有人给我带路就行。”李青云爬起来,背上登山包就走,正愁没借口出去呢,这回好了,可以近距离接近探索队了,甚至有可能进入山顶的破道观。

    ps:

    感冒了,吃了白加黑的白片,思维和动作严重背离,可能会出现一些病句和莫名其妙的词。这脑子要是被药物控制,真的挺可怕……感觉智商降到水平线以下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