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 > 都市言情 > 农家仙田 > 第173章 豹猫和眼镜王蛇
    按照要求,需要去一名擅长现代医学的军医,其次才需要一名当地的蛇医。『雅*文*言*情*首*发』

    周涛想要戴罪立功,自报奋勇,说要去第一线救治伤员。蛇医只剩下李青云这个小学徒,除了药丸秘方不知道,倒也把李七寸的治疗手段学去了七八成。

    事态很紧急,只带了必须品,由两名全副武装的军人护送他们二人。李青云不搭理周涛,周涛也扭着头无视李青云,两人一路上半句话也没有说。

    两名军人更是不会主动说话,他们负责探路,并解决路上可能出现的危险。上山的主路已经开辟出来,但是仍有不少野兽出没。

    一群野鸟突然从路边的竹林里蹿出,好像被什么东西惊扰到。

    最前面的军人作出戒备状,并对后面的人说道:“附近好像有东西,竹林里的野鸟全飞出来了,那群野鸟里,至少有三四种不同的鸟类。”

    李青云深以为然,刚才那群野鸟里,至少包括山雀、斑鸠、画眉、白头翁……还有一些他认不出的野鸟。

    地面有些震动,另一名军人也托起了枪,打开枪上的保险,时刻准备开火。

    一头半大的野猪从林子里探出头,军人二话不说,半自动步枪当即开火,可惜那头野猪很狡猾,一缩脑袋,居然躲到了巨石后面,然后一阵惊恐的“嚎嚎”,转眼又消失得无影无影,只听远处的林子里又惊起一片片野鸟。

    一只野鸟慌不择路,跳到了路中间。军人看也不看,只要没有威胁,他们根本不会开枪。

    李青云没带猎狗,海东青仍在窝里发懒,放它出来它也不一定活动。它也没有白懒窝。体重增加了大半斤,双翅展开长度,也增加了十几厘米。

    李青云有时候会替二秃子担心,担心它还能不能飞起来?光赖在窝里。也不见下蛋。真不知道它在搞什么。

    如果放黄金巨蟒出来,估计它没帮自己捉到猎物。就被惊恐的军人乱枪打死。那家伙的个头也太大了,超出常人的预计,十二米的黄金巨蟒,以后该怎么见人啊?

    愁啊!没办法出手。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只野鸡从眼前消失。一只小熊猫被枪声吓得缩在树杈上不敢动,发出“吱吱”的颤音。

    小熊猫最傻了,受到惊吓就不会动,要想捕捉它,一逮一个准。『雅*文*言*情*首*发』想拍照的毛病又犯了,从背包里取出摄像机,咔吱咔吱。给这只受惊的小熊猫连拍十多张近距离写真。

    周涛这回没忍住,冷声说道:“我们现在正执行任务,正争分夺秒的赶赴前线,救治伤员。你却有心情给小动物拍照,真不知道你还有没有同情心?”

    “带队的军人走多快,我就能跟多快,掉队的是孙子。只要不耽误赶路,哪怕我边走边撒尿,你也管不着。”李青云讨厌和这个眼睛长在头顶的军医说话,说话之间,已紧在两军人之后,至少比周涛靠前一些。

    周涛被他气得不行,冷声说道:“好,掉队的是孙子,这可是你说的。两位军人同志,你们可以跑步前进,我们跟得上。”

    这货只背一个小医箱,感觉李青云背一个大登山包,肯定比自己的重。他对这场比赛,有满满的信心。

    两名军人对视一眼,无奈的笑了笑。登山可不是想跑就能跑的,而且这里是原始山林,虽然被人开辟出道路,危险依然四伏。

    心里这么想着,却也加快了步伐,初时周涛也能跟上,但是急速的攀爬半小时之后,他身上的衣服被汗水浸透了。山顶气温偏低,但烈日高照,有时候透风很凉快,遇到没风的洼地,却出奇的闷热。

    周波感觉走不动了,转头看看李青云,却见这个家伙拿着相机拍得正欢实,脚下好像长了眼,主动避开坑坑洼洼,一点也不耽误赶路。

    更可气的是,李青云头上好像没有一点汗,走的相当悠然自在。此时已快接近山顶,连两名护送的军人都有些连累,气喘吁吁的。

    李青云觉得自己不能太异常,又走了一段路,才开始喘起了粗气。两名军人拿出定位系统,说快到了,再坚持一会就能看到探索队的营区。

    可周涛已经开始四肢着地,爬都没力气了。要不是赌着一口气,他说什么也要歇息一会。这里算是高海拔地区,和青、藏交界,属于三省的无人区,地势恶劣险要,除了一些宗教的苦修士,没人敢在这里生存。

    领队的军人突然停下来,用枪指了指正前方,小路中央有一只倒在那里的豹猫,外观看不出伤,却不停的抽搐,显然还未死去。

    豹猫又叫狸猫、石虎,是体型较小的食肉类,略比家猫大,体长为36-66厘米,尾长20-37厘米,体重1.5-8千克,尾长超过体长的一半。

    头形圆,从头部至肩部有四条黑褐色条纹,两眼内侧向上至额后各有一条白纹。耳背黑色,有一块明显的白斑。全身背面体毛为棕黄色或淡棕黄色,布满不规则黑斑点。胸腹部及四肢内 侧白色,尾背有褐斑点或半环,尾端黑色或暗灰色。

    这只倒在路上的豹猫个头不小,有五公斤左右,已经成年,背毛呈棕黄色,有细碎的小黑斑点。正是看不出它的伤口在哪,才让人担心。

    “这么麻溜的小家伙怎么倒在这里?不知是被什么东西伤到的?”另一名军人说着,又往前靠近一些,想看个仔细。

    李青云突然喝道:“后退,小心有蛇。”

    就在豹猫倒地草丛里,像起了一阵怪风,呼呼啦啦,枝动叶摇,几人仔细一看,顿时吓出一身冷汗。

    这哪里是怪风,竟然是一条眼镜王蛇。黑底白纹,猛一看像一条巨大的银环蛇。可是,它那招牌式的动作,让人望而生畏。

    它感觉到人类靠近。顿时立起上半身。将脖颈张开,露出喉部鲜明的黄白色鳞片。并不时发出咝咝声。

    立起来时,竟然和普通成年男子一样高,吐着紫红色的信子,和李青云等人对视。小眼睛凶光四射。头顶鳞片在太阳底下闪闪发光,有着摄人的光泽。

    眼镜王蛇行动敏捷,头部可灵活转动,不但可向前后左右方向攻击,还可以垂直窜起来攻击头顶上方的物体。咬住东西后常不会轻易撒口,毒液中干毒约100毫克,而平均致死量为12毫克。被咬者会在数分钟内引发肿胀、反胃、腹痛、呼吸麻痹,出现言语障碍,昏迷等症状,人在被咬后的半小时内如没有及时的药物治疗必定死亡。

    李青云昨天夜里才见到几名被眼镜王蛇咬伤的军人。知道被它们咬到一口有多惨,死掉的几名伤者,几乎都是它们的杰作。

    这只眼镜王蛇,大约有三米多长,在整个川蜀地区的眼镜王蛇群族中,也算是大家伙。立起的身子有普通成人高,盘在地上的一截和立起来的长度相近。

    李青云不知道这条眼镜王蛇变异没有,但冲它这长度和粗度,就知道不好惹。而且它具有主动攻击性。当直起身体是为了吓唬敌人,如果这时候敌人不走,它就会降低直起来的高度,当降到体长的三分之一时,它就张开嘴巴,露出毒牙,发出更加刺耳的“嘶嘶”声。

    如果敌人还不走,眼镜王蛇就会采取行动,主动发起进攻。眼前这只黑底白纹的眼镜王蛇,就已经开始降低了直起的身子,这是它进攻的前兆。

    “后退,快点后退!它要攻击我们了!”李青云刚从七寸那里学到的知识,派上了用场,他们这群人离这条眼镜王蛇太近了,只有六七米的距离,对方一扑,眨眼的功夫,就能到人面前。

    这话不说还好,一说出来,右边那名军人手一颤,突突突,半自动步枪对着眼镜王蛇连几枪。

    却见那粗大的眼镜王蛇一缩脑袋,以肉眼难以捕捉的速度,嗖的一声,朝开枪的军人扑去,瞬间就到了他面前,张口就咬向他的手腕。

    另一名军人大吼一声,近距离开枪,扫向眼镜王蛇地面上的身躯,突突突突,碎石崩溅,子弹壳纷飞,不知道打中没有,却把眼镜王蛇吓得一颤,攻击迟缓了一下子。

    李青云一把就把这名吓呆的军人扔到后面,捡起一根树枝子,对着眼镜王蛇的脑袋抽去。可能是另一名军人的开枪吓懵了眼镜王蛇,也可能是眼镜王蛇受伤了,这一击它居然没躲开,啪的一声,应声而飞,落进侧前方的草丛里,没有了动静。

    这时候,那名军人枪里的子弹打完了,仍不停的扣动着扳机。他吓坏了,这么大的一条蛇在面前,完全凭潜意识开枪,根本不知道打中没打中。

    地上一堆碎石头中,有一截蛇尾巴,还有几片带血肉的鳞片,打这么多枪,只打中一下,真难为他了。如果不是李青云把眼镜王蛇抽飞,被激怒的眼镜王蛇怕是凶性大发,不把眼前所有的敌人放倒,是不会罢休的。

    “发生了什么事?我们在营区听到了枪声,是不是护送医生的队伍出了事?”在卫星通讯系统中,有人大声询问。

    “是、是我们……,我们遇到了眼镜王蛇,遭到对方的主动攻击……幸好没有人员伤亡。”好半天,受到惊吓的军人才恢复过来,惊魂未定的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收到,已派人去接你们,请随时保持联络。”

    李青云拎着树枝子往前走几步,查看一下眼镜王蛇还活着没,不过草丛灌木太深,居然没看到。他有些不安心,左右环顾一下,却看到周涛吓得裤子都湿了,正尴尬的拧着湿痕。

    ps:

    脑袋不听使唤了,必须要睡觉了……这一章写得真漫长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