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 > 都市言情 > 农家仙田 > 第175章 蛇獴
    蛇类不是群居动物,如果出现多条蛇凑在一起做某种事情,那是相当离奇和诡异的事情。www.yawen8.com

    当初因为天外陨石,蛇类聚集,这是公认的诡异事件。现在居然围攻军营,就显得更加诡异了。

    毒蛇虽然可怕,但很少有主动攻击人类的毒蛇种类。眼镜王蛇攻击之前,还有一系列的恐吓动作,只有恐吓不起作用,它才会主动攻击。号称世界最毒的黑曼巴蛇,也只是感觉受到威胁,被动自卫时,才会攻击人类。

    所以听说军营外有毒蛇聚集,主动攻击军营,在场的人都极为震惊。楚阳是这里的防卫指挥官,负责所有的突发事件,听到士兵的报告,顿时带人出去查看。

    李青云也很好奇,跟过去,探查情况。走到营地入口,发现很多军人拿着喷火枪,正在喷射火焰。地上已经有一片毒蛇的含糊尸体,种类毒蛇都有,甚至还有普通的无毒蛇。

    李青云没看到那条断尾巴的眼镜王蛇,也不知道这次围攻事件和它有没有关系。这次进攻的毒蛇只有一百多条,由于营地周边都有防护网,只能从入口进入。

    这次进攻很失败,留下一地尸体之后,没有其它新毒蛇出现。军人们松了一口气,楚阳却依然眉头不展,他对身边的中年军官说道:“没道理的事情越来越多,我这么粗线条的人都快坚持不住了,可见普通的士兵遭受多大的心理压力。给上面报告,让那些外国佬进场吧!”

    “好的,我这就去。”中年军官说了一声,神色同样凝重的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没有服用空间泉水的伤者,只是略有好转。伤势减轻,不像眼镜王蛇的伤者,以神奇的速度康复。

    这一局周涛输了,连不懂医术的普通军人都能看出来。周涛果然沉默下来。不再挑衅李青云。但他心中想什么,只有他自己知道。

    不是李青云不想把所有军人全部治好。只是以李七寸治疗的先例,祖传蛇药根本没有这么强的效果,如果他把所有的人都治好,李七寸不怀疑才怪。治疗好一两例。还能说是碰巧,如果全治好,肯定交待不过去。

    外面太危险,军方不让任何人出营。李青云闲得无聊,无法出去探险,只好进入小空间,观察绑在太阳石上的烙铁头毒蛇。

    这条毒蛇被太阳石影响很大。www.yawen8.com粗了一大圈,长了一大截,长度已达两米,如果把它放出去。甚至能和普通的眼镜王蛇拼一下。

    给它喂一点空间泉水,又喂它两条小鱼,见它装作乖巧的模样,真特么的别扭。李青云喂完它,又对着它的脑袋抽了几巴掌,直把它打得莫名其妙,想怒又不敢怒,缩着脑袋,迷惑不解的盯着李青云,竟然显得极为可怜。

    “装什么装,我就不信你能从毒蛇变成黄鳝,要是把你放了去,指不定会祸害多少人。”李青云收拾完烙铁头,摘了一串葡萄,回到现实,躺在帐篷里吃葡萄。

    太阳快落山了,帐篷里也不热,只是光线有点暗。吃几粒冰凉的空间葡萄,哼着小曲,感受着葡萄的香甜可口,似乎没有比这更自在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突然,他感觉帐篷门口动了一下子,李青云腾的一声坐起来,目光灼灼的盯着帐篷外。

    他可以肯定,没有听到任何脚步声,似乎只有轻风吹过,居然有东西碰了帐篷一下子,实在诡异。

    “谁?”李青云严厉的质问一声,却没有任何回应,只有山风徐徐,好像一切都很正常。

    李青云拿起床头的一根小竹竿,挑起帐篷口,确实没有任何东西。仔细看了一下地面,碎石头地面没有留下痕迹,其实这种地面,也不可能留下痕迹。

    总感觉那里不对劲,正要出去,就听外面传来一阵整齐的欢呼,原来是国外探险小队来到了,楚阳让军人列队迎接。

    这一支队伍有十人,带有很多设备,蜜雪儿竟然也在其中。她手里提着一个小铁笼,里面有一只模样奇怪的动物,身长七十厘米左右,细长,像一只大黄鼠狼,皮毛灰褐色,尾巴也很长,几乎有身长的一半,尾巴毛茸茸的,模样极为机灵,脑袋甚至像狐狸,嘴巴尖长。

    李青云眼前一亮,好像见过这种小动物,但一时又叫不上它们的名字,这种小动物好像极擅长捕蛇,是蛇的天敌之一。

    除了蜜雪儿手里这只,居然还有十多只,都装在同样制式的笼子里,被人用手推车,推进营地。

    “他们带这么多小动物干嘛,难不成想靠这种东西对付毒蛇?”李青云心中思索着,走出帐篷。

    “嗨,蜜雪儿,很高兴在这里见到你。”李青云笑着冲混血美女打招呼。

    “噢,天哪,你是李青云?怎么穿起了医生的工作服?太意外了,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你。怎么了,这回是充当翻译,还是医生?”蜜雪儿欢喜的笑着,放下手中的东西,跑过来给他一个甜蜜的拥抱。

    李青云说道:“这里很危险,既然你不是真正的野外生存专家和蛇类专家,最好赶快离开。现在的毒蛇,比我们上一次进山还要强。他们的毒性已经变异,普通的抗蛇毒血清解不了它们的毒。”

    “云,你不用担心,这次我们带来了专业设备,以及最顶尖的蛇类专家,绝对可以征服这里的毒蛇。还有,你看看,我们带来了蛇獴,专门猎杀毒蛇的,总共十只,都经过专业训练,十只一起进攻,可以捕杀眼镜王蛇,我们做过试验的。”蜜雪儿信心满满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真搞不懂,你一个搞生物工程的,为什么这么热衷于野外冒险。而且这里的情况,已经超出生物学常识,毒蛇成群,居然主动攻击军方营地。你在其它地方见到过吗?噢……至于你带来的蛇獴,这确实是毒蛇的克星,但它们只有十只,而这里的毒蛇有成千上万。能杀得过来吗?”

    李青云经她提醒。也想起那种奇怪小动物的名称,獴的一种分支。叫蛇獴,产于yun南等地,川蜀也有少量的存在,比普通的獴更擅长和毒蛇厮杀。

    但是。如果遇到一两只毒蛇,蛇獴会很轻松的搞定它们。若是遇到成群的毒蛇,蛇獴怕也无能为力,甚至连性命都保不住。

    蜜雪儿神秘一笑,却也不多作解释,只道:“这是我的爱好和理想,为了理想。哪怕失去生命也再所不惜。好啦,我的队友们催促我过去了,等我们安顿好,我再来找你!哦对了。这次来,你带背包了吧?我想念你的美食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个吃货!算了,小心一点吧,营外有一条受伤的眼镜王蛇,长约四米,断了尾巴,性格暴躁,报复性很强,你们如果出营,一定要当心这条巨大的毒蛇。”李青云见劝不动她,也不多说,提醒她附近的危险情况,让她当心。

    蜜雪儿微微惊讶,倒也不怕,说道:“我在印度曾见过六米多的眼镜王蛇,四米左右的眼镜王蛇倒也不至于让我们的专家团队吓得不敢出营。好啦,谢谢你的好意,我们会当心的。”

    他们用的是英文对话,周涛在附近听得清楚,他留学刚回来,英文水平也相当好。听到他们的对话之后,只是冷笑,转身返回自己的帐篷,没有再挑衅李青云。

    当天晚上,十名国外探险专家吃的是自己带的食物,喝着啤酒,甚至在火堆边跳起了舞。中**人没有约束他们,也没有加入他们,李青云和楚阳商量事,也没有回应蜜雪儿的邀请。

    夜里似乎很安静,一切正常,但天亮之后,整个营区被紧急集合的号声惊扰。李青云穿着白大卦,冲出帐篷,一打听才知道,原来死了一名军人,正是昨天护送他们来的其中一位。

    李青云的心顿时凉了半截,周涛更是腿一软,一屁股坐在地上,失神的喊着什么,说是眼镜王蛇的报复,肯定是的,伤到眼镜王蛇的四个人被它记上了,这回死定了。

    李青云脸色也不好看,想起昨天傍晚时的帐篷动静,显然不是什么风,说不定那条眼镜王蛇已经混进军营。

    楚阳让所有军人集合之后,开始询问和死者接触过的人,问大家最后见到死者是什么时候,和他同帐篷的人是哪个。

    一名军人出列,说他是和死者同帐篷的人,但是昨天该他值班站岗,和其他战友守在军营门口,直到早晚回帐篷休息时,才发现死者不对劲,全身黑紫,死得极其凄惨,脖子上有两根毒蛇的牙印子。

    听说有条四米左右的眼镜王蛇有可能混进了军营,国外探险专家也吓了一跳,走出来一个蛇类专家,他打开笼子,把十只蛇獴全部放出来,吹了一声口哨,让它们搜索军营里的每一个角落,想要找出眼镜王蛇的踪影。

    趁这时间,李青云走到楚阳面前,询问另一名军人的行踪。楚阳回答,说那一名军人因为有任务,昨天跟随一队运送物资的人,返回了半山腰的医疗营。

    李青云把目光停在周涛身上,不用问话,周涛就主动说,自己昨天在病房睡的,有专门的军人值班守护,所以才有可能逃过一劫。

    问完,李青云倒纳闷了,对众人说道:“军营给军医安排了单独小帐篷,昨夜我一个人睡的,为什么没遭到袭击?难不成这条眼镜王蛇成精了,知道用心理战术,摧残大家的精神?”

    就在众人疑惑不解的时候,却听放出去的蛇獴发出特有的叫声,那名国外的蛇类专家惊喜的大喊道:“我的小宝贝们发现了毒蛇踪迹,我们快去看看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