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 > 都市言情 > 农家仙田 > 第180章 木屋枯骨
    这个小山峰大约有五六十米,越往上越难攀爬。www.yawen8.com李青云也不催促蜜雪儿,因为看到她的动作越来慢,肥硕的屁股就在头顶,有时候也会担心,她会不会突然掉下来,砸中自己。

    山坡下的豺狼大约有十五六只,此时全部出现,都疯狂的往上攀爬。豺王站在后面,长啸一声,似乎对刚才进攻节奏很不满意。

    可是,无论豺王怎么催促,它们也爬不上近乎垂直的小山峰。这个小山峰说不定也是钟乳石,渗水很厉害,阳光照射下,也有微弱的彩光呈现。

    还有六七米就到山顶了,周边开始出现草藤和小灌木,有时候也会缠绕石壁上的凹槽,给攀爬带来困难和危险。

    蜜雪儿突然惨叫一声,一下子滑下来,嘴时还惊恐的喊道:“蛇,有蛇咬我了……在脚上……”

    她的一只手还扣着石壁,另一只手慌乱的抓着草藤,而脚已经悬空,胡乱的蹬着。一条黑白色环纹的银环蛇,缠在她的脚踝处,在她惊恐的踢蹬下,用脱落的迹象。

    而她身下,就是李青云,那条蛇有一米多长,尾巴快垂到李青云脑袋上了。李青云一伸手,就揪住了银环蛇的尾巴,把它从蜜雪儿脚上揪下来,扔下山坡,刚好落到一只豺狼的身上。

    山坡下面的豺狼群一阵混乱,李青云没功夫观看下面的骚动,一把托住蜜雪儿的脚,引导着,把她的脚重新放回石壁上的凹槽。

    银环蛇属于剧毒之蛇,隶属神经毒素,被咬后并不会感觉到有多疼,但是会有局部麻痹和昏睡现象。

    蜜雪儿显然认得银环蛇。此时带着哭腔,悲观的喊道:“云,我想我要死了……我的腿开始不听使唤了,现在上又上不了。下又下不得。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?不过我若是摔下去,可能会连累你。要不我往一边跳,你往另一边躲,这样咱们至少能活下来一个。”

    “闭嘴,别浪费治疗的时间。”遇到银环蛇攻击。这真是小概率事件,银环蛇估计忍让很久了,等到蜜雪儿上半身都爬过去了,两只脚摆动的幅度可能大了些,把银环蛇吓的不得不攻击。

    训斥完蜜雪儿,李青云爬在他脚踝处,在毒蛇的咬伤处吸了几口。『雅*文*言*情*首*发』吐出毒血。从小空间里取出一点水,漱了口。

    “不要浪费时间了,光是吸出部分毒素是不用的……”蜜雪儿艰难的站在上方,心中感激李青云不顾危险。帮自己吸吮毒素。可是,腿上依然没有感觉,甚至受伤的腿弯以下,都没有知觉了。这意味着,在这个危险的环境下,她再也不能顺利攀爬。

    李青云说道:“你不要说话,也不要浪费力气,我把你驮上去,只有最后几米了,我们能坚持到底的。”

    “天哪,这怎么可能……自己攀爬,就极为困难,怎么可能把我驮起来?”

    李青云没有回答她,只是用实际行动,从她两腿中间,把她驮起。蜜雪儿一百多斤的体重,在李青云看来,跟没有重量似的,只要她抱紧自己的头,余下的几米,很轻松的就爬了上去。

    蜜雪儿目瞪口呆,不可思议的感觉到自己一点一点的往上移动,直到李青云的双脚踏上小山峰上的平台地面,她才惊呼一声,几乎忘记了自己还中有银环蛇毒的事实。

    山峰顶上的平台多有水迹,也有不少鸟粪,李青云把背包往地上一扔,就把蜜雪儿放在背包上,给她喂下青色瓷瓶里的治疗蛇毒的药丸。

    “我背包里还有抗毒蛇血清……噢,席特,我忘掉了,背包沉水底了。”蜜雪儿懊恼的骂了一声。

    不过她连累带吓,已没有多少力气,再加上银环蛇的毒素起了作用,眼皮很沉,很想就此倒下,一睡不起。

    李青云想测试一下,这里的毒蛇有没有受到太阳陨石的影响,只给她服用五粒蛇药,没有给她服用空间泉水。如果服药后情况不见好转,再给她服用空间泉水,也不算晚。

    蜜雪儿趴在背包上,很快就睡着了,李青云检查一下她的脚踝,见肿涨不明显,又帮她吸了一次毒,从小空间取出木柴,在周围升起了火堆。

    召出正在发懒的海东青,让它在火堆旁守护蜜雪儿。这只海东青身体肥了一圈,被李青云召唤出来,不情不愿的,不过倒也听话,就站在蜜雪儿旁边打盹。

    李青云这才有空观察整个山顶的小平台。在靠近溶洞石壁处,盖有一间小木屋,是用木板和藤条组合编制的,衔接处有木楔子,小门紧闭。

    轻轻一推,木门发出断裂的“嘎吱”声,竟然已经腐朽。从破损的门洞里,传出一股潮湿的霉味,里面漆黑,看不出有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用探照灯往里照射,才看到这里居然有石头案板、以及石锅石灶,没有床,也没有衣物。

    在这间木屋的角落,居然有一个石洞入口,洞口开阔矮小,好像用什么东西砸出来的,入口非常简陋,都是豁口,没有一丝整齐的感觉。

    做木屋用的木板很厚,屋顶上多是茅草和藤草,遮得很严实,至今也不有漏水的痕迹。

    “有人在这里生活过,好不容易搭建一个木屋,居然用来做厨房,还真是怪脾气。不过这里离溶洞顶上的缝隙很近,应该经常落雨水,如果想吃一顿熟饭,普通的简易锅灶也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用的全是石器,说明流落到这里的人类,没有任何准备,只能靠手工,打造日常生活用品。石头案板上有石头刀,还有几个骨架子,看来是没有清理干净案板上的食物,就离开了,或者死掉了。”

    李青云在门口仔细的观察一阵,发现没有什么危险,这才慢慢走进小木屋。除了石头案板上没有清理干净,其它地方,收拾得非常整洁,说明主人还是一个非常干净的人。

    走到石洞门口,李青云仔细嗅了嗅,没有发现什么异常,才走进去。

    石洞不大,一眼就看到里面的情况。里面居然很宽阔,有一张木床,床上没有东西。有一张石头书桌,桌有一些竹简,还有石头刻刀。

    在洞穴最里面的墙壁上,刻有一个大大的“道”字,旁边整个石壁上,刻有密密麻麻的小字。

    “道”字下在,有一个藤草蒲团,蒲团上有一个骷髅架子,以标准的打坐姿势,到死时,脊背都挺得笔直,没有一丝弯曲,打坐姿势也没有乱。

    骷髅架子旁边的地上,有一件破破烂烂的道士服,应该是从道士身上脱落的。

    李青云走进洞穴,扫了一眼桌子上的竹简,没有动,径直走到骷髅旁边,仔细观察,发现道士生前蓄有长发和胡须。须发皆白,岁数应该不低,不知是落下来之前就老了,还是在溶洞里活到老死也没找到了去的路。

    站在骷髅前,观看石壁上的细小刻字,用的是繁体文。

    “大道者,统生天、生地、生人、生物而名,含阴阳动静之机,具造化玄微之理,统无极,生太极。无极为无名,无名者,天地之始;太极为有名,有名者,万物之母。因无名而有名,则天生、地生、人生、物生矣。今专以人生言之。父母未生以前,一片太虚,托诸于穆,此无极时也。无极为阴静。阴静阳亦静也。”

    字不大,刚好围着“道”字,刻满石洞后面的整个墙壁。李青云仔细辨认一会,似乎想起来了,这好像张三丰《大道论》里的字句。没有什么实际的意义,或许对道家弟子,有某种精神上的寄托,李青云不作任何评价。

    在石壁上的文字里,没有找到这名道士的身份信息,他又回到床边,床上铺的多是软草,没有别的布和棉。不过在床头靠外的地方,放有一把布满缺口的生锈长剑,剑尖甚至有些断损。

    桌案上的竹简,保存还算完整,由于都是繁体字,李青云看得比较费劲,不过在几卷竹简后面,找到了“灵虚手书”“灵虚书”等字样。

    看到这几个字,李青云顿时精神一震,总算知道这名骷髅道士的来历,竟然是山顶悟道观的灵虚道长。当年灵虚道长突然失踪,至今仍是悟道观的一段迷案,没想到他的遗体会出现在道观下面的溶洞里。

    “悟道观侧门有一条小路,通往道观事面的小林子,那里是悬崖,听说也是当年悟道茶的种植区,小路应该经常有人经过。自己和蜜雪儿掉下来时,是路上有洞,这个洞可能是最近出现的,灵虚道长应该从别的地方掉下来的,不然道观里的其他人,应该会发现的。”

    李青云想到这里,就把书桌上的竹简全部收进小空间,上面的繁体字看着太费劲,等以后出去了再细看。

    出了洞穴和小木屋,见蜜雪儿仍在昏迷,海东青面前死了两条毒蛇,一条竹叶青,一条五步蛇,蛇胆已被海东青吃掉,蛇的其它部位都没有动。

    见到李青云回来,海东青鸣叫一声,用爪子推了推地上的毒蛇,好像在邀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