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 > 都市言情 > 农家仙田 > 第181章 渊源
    李青云拍了拍海东青的脑袋,称赞它干的不错,扔给它一条空间小鱼,这种食物才能引起它的兴趣,外面的食物,很难提起它的食欲,除非极度饥饿时。『雅*文*言*情*首*发』

    海东青兴奋的轻叫一声,叼起地上的小鱼,三两口就吞下去。

    李青云蹲在蜜雪儿身边,摸了一下她的脉搏,又翻看她的眼皮,觉得好转一些,但是离康复还有一段距离。以这种情况看,溶洞里的毒蛇也有可能变异,毒性变强。

    曾听楚阳说过,以卫星照片来看,破道观附近有两颗陨石坠落,一个落在道观内的酒窖里,另一个极有可能落在溶洞里。

    “可怜的娃,运气真差,以这种运气,还是不要参加野外活动为妙。”李青云说着,掰开蜜雪儿的嘴,给她喂了几口空间泉水,能够解毒就好,不会让她变化太大,以免引起她的怀疑。

    又给火堆加了几根柴,把小空间里的锅具拿了出来,从木屋旁边的石壁上接来清水,把地上的两条蛇处理干净,放锅里炖上。

    炖蛇需要一段时间,就借着阳光,观察四周石壁。从这里往上看,似乎离天空的裂缝很近,但是仔细比划一下,发现完全不是那么回事。

    从这里,看不到其它的石壁界限,因为有的地方有阳光,大部分地方都是漆黑一片。在这个大约有两百多平方的平台上,终于找到往上攀爬过的痕迹,都凿有凹槽,被茂密的草藤挡住了。

    灵虚道长既然死在这里都没出去,这条路肯定走不通,只是不知道他开拓到哪种程度。

    李青云返回石洞,从床头拿起那把生锈的破剑。居然挺沉。翻过来仔细查看一下,除了破损和生锈,一边剑柄处还有“灵虚”二字,这竟然是他的贴身佩剑。

    拿到外面。砍了一些碍事的藤木。居然依然锋利。不过毕竟生锈了,李青云生怕毁掉这把剑。毕竟灵虚道长还有传人在世,日照峰上的无名道观的观主就是他的小弟子,如果把这剑交给对方,并告知灵虚道长的下落。对方绝对会感激他一辈子。

    只往上把乱草砍了十多米,就听到蜜雪儿有动静。李青云只好返回,拿着破剑,走到她身边。

    “蜜雪儿,你感觉怎么样?”李青云把剑放到火堆旁,关切的问了一声。www.yawen8.com

    “噢天哪,我居然还活着……真是……头好疼啊……”蜜雪儿强行睁开眼睛。却觉得眼前一片模糊,几乎看不清李青云在什么地方。

    断断续续说了一句话,就大口大口的喘气,呼吸极为困难。

    李青云皱眉。难道空间泉水喂少了,虽然让她清醒过来,但也太难受了,居然连坐起来的力气都没有。

    想了想,可能是药力时间还不够,就把她扶起来,给她铺了一块毯子,让她坐在火堆边烤一会。

    “这是被银环蛇咬中的正常反应,你不要多想,我身上带有祖传的蛇药,非常灵验,一定会把你治好的。”李青云安慰道。

    “谢谢,因为被那条银环蛇咬了好久才甩开,可能被它注入的毒素太多了。”蜜雪儿说着,又闭上了眼睛,不过闻到锅里的蛇肉香,她深吸了一口气,“真香啊,好像有点饿了。”

    这几天,李青云也跟西医学了一点救治蛇毒的手段,如果伤者呼吸困难,注射大量的地塞米松,可以缓解肺水肿、脑水肿的症状,减轻伤者的痛苦。

    “你再躺下休息一会吧,等饭做好了,我再喊你。”李青云感觉蛇炖好了,把两条蛇捞出来,放到一个新容器里,把蛇肉拆散,去掉整根蛇骨。在原肉汤里,加入大米,再次熬煮。

    蛇羹嘛,没有米可做不成羹。等蜜雪儿再次醒来的时候,她的面前已有一锅香喷喷的蛇羹,在李青云手中,似乎任何时候,都有鲜嫩的小葱和美味的香菜。

    李青云已经吃过了,此时等蜜雪儿自动苏醒,这才盛了一碗,端到她面前,亲自喂她。

    蜜雪儿此时痛苦减轻很多,食欲也不错,只是肌肉仍然没有多少力气,享受着李青云的喂食,脸上浮现甜蜜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被那么一条大银环蛇咬中,在没有抗蛇毒血清的情况下,还能活命。上帝啊,这里太危险了,连续两次都遇到生命危险,以后肯定不会再这样了。谢谢你,李青云,你是我的幸运星,没有你,我早就死了。”

    等喂完饭,蜜雪儿居然有力气说这么一大堆话,不等李青云放下饭碗,她就抱着李青云的脖子,在他嘴上,用力的亲了几口。

    “拜托,你能不能擦干净嘴再亲?”李青云似乎不解风情,埋怨蜜雪儿没有擦嘴。

    “好吧,我下次一定注意。”蜜雪儿不以为意,见李青云有躲避的意思,反而得意的大笑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李青云拿她没办法,就说道,“你再休息会吧,我去探路,我想知道,从山顶的裂缝中,能不能出去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把探照灯留下一个,又说道:“正午的太阳可能很快就过去,如果没有了光线,你就及时开灯。干柴很难弄到,我们还是节约点,不做饭时,尽量不要点柴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,我一直都明白节约的重要性。只是,这里也不像有木柴的样子,你从哪里找到的干柴?山峰底下,有凶猛的豺狼,这里都是潮湿的草藤……呃,你也可以不回答,我只是很好奇。”蜜雪儿越想越疑惑,只是见李青云脸色不对,似乎有些不耐烦,她才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“从小木屋里找的!喏,还有这把剑,里面还有一个骷髅,那是山顶道观里的老道士,你不用害怕。其它倒没有什么,因为这个老道士也是从山顶意外坠落的,除了这把剑,他身上也没带什么。我甚至怀疑,他每次取火,都是用最原始的钻木法!”李青云不想暴露身上的秘密,开始胡扯,转移对方的注意力。

    “什么?山顶道观里的老道士?有多老?你可知道他叫什么名字?”蜜雪儿听到李青云这么说,居然极感兴趣,眼睛都亮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嗯?你以前听说过山顶的道观?”李青云疑惑的盯着蜜雪儿。

    蜜雪儿激动的说道:“当然!我爷爷就是从这道观里出来的,如果不是因为爷爷的关系,我才不会整天往中国跑,往川蜀大山里跑……上次回国,我和爷爷说起在这里的见闻,爷爷非常激动,说如果有机会,让我多拍几张破道观的照片,因为那是他长大的地方。还说,他的师父因为失踪,整个道观才迅速衰败,如果能见到附近的其它道观,也让我……不行,不说了,爷爷说,这个道观里有仇家,不让我随便透露当年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噢?你爷爷是山顶破道观里的道士?那你可知道原来的老观主叫什么名字?你爷爷又是什么辈分的道士?”李青云有些不相信,问了两个关键问题。

    蜜雪儿说道:“老观主叫灵虚道长呀,他就是我爷爷的师父。我爷爷是玄字辈的,是大弟子,听说还有很多师弟。不过后来出了事,大家逃散了,由于畏惧仇家,这么多年暗中寻找,也没有什么线索。由于我上次进册拍了几张破道观的照片,才引起我爷爷的回忆,给我说了这些事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这倒巧了,想不到你爷爷居然是悟道观的大弟子。不过这事你也别乱传,我也不知道当年发生了什么事,更不知道这家道观还有敌人。不过我爷爷和老观主的关系不错,咱们也算是自己人。”李青云说着,把破剑递给蜜雪儿,给她看剑上的名字。

    见到剑柄处刻的“灵虚”二字,蜜雪儿兴奋的喊道:“没错,就是这两个字,我爷爷供奉的牌位写的就有这两个字。”

    她叫嚷着,又要找自己的背包,想要拍几张照片。不过很快就想起来,她的背包沉进水底了,相机什么的,也全部不见了。

    李青云知道她想干什么,就把自己的相机拿出来,给她拍摄。而且,也防止这把破剑毁坏,就算真的毁了,也好给灵虚道长的弟子们一个交待。

    拍完照片,蜜雪儿笑道:“谢谢,有了这些照片,我爷爷肯定会很高兴。对了,不是还有灵虚道长的遗骨吗?我们也过去拍些照片吧。”

    她想站起来,可惜全身酥软,哪有力气去拍照片。在李青云的劝说下,她才老实下来,让她明天,恢复了力气,再去拍照。同时告诉她,在另一条进山的路线上,有一家无名道观,那里的观主是灵虚道长的小弟子,如果她爷爷说的话全是真的,无名道观的观主应该是他爷爷的小师弟。

    “原来我在中国还有亲戚呀,如果我爷爷知道了,肯定会立即回国……”

    刚说到这里,阳光突然偏移,整个山顶平台瞬间变得昏暗,幸好火焰还没有完全熄灭,这才有些亮光,可以看清路。

    海东青刚才出去查看地形了,此时见平台上的光线暗下来,这才飞回,扑棱棱,径直落在李青云肩膀,吓了蜜雪儿一跳。

    “云,这只白色大鸟是矛隼?它怎么落在你的肩膀上?难道是你驯养的吗?在外面的时候,我怎么没见过它?”这是蜜雪儿第一次见到他养的海东青,极为惊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