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 > 都市言情 > 农家仙田 > 第187章 危险的人性
    托尔到达木屋下的石梯处,观察一圈,却没有上去,反而在附近,找了一棵大树,给自己搭建一个临时的休息场所。www.yawen8.com把火把在地上围了一圈稍干的木柴,防止火把熄灭,然后抱着半自动步枪,爬上几根树枝子编制的不规则床铺。

    他的背包就抱在怀里,从里面拿出一件带血的中**人所穿的迷彩军装,盖在自己身上。他目光冰冷的扫了一眼木屋的方向,眼中露出一丝莫名的冷酷。

    李青云把海东青放在平台上监视托尔的动静,和蜜雪儿回山洞睡觉,并没有主动联络托尔。

    蜜雪儿内心果然很害怕,这一夜没有挑(逗)李青云,还做起了噩梦,时不时从梦中惊醒,然后钻进李青云怀里,说她很害怕。

    李青云见她不似作伪,就抱着她睡,两人都穿着衣服,猎枪就在手边,都感觉到危险临近,倒没有心思想其它事。

    李青云虽然知道山下的人很危险,但他睡得很安稳,进入小空间,还有心情训马、训蟒蛇。黑色蟒蛇比黄金巨蟒笨,但好在两条蟒蛇能够交流,李青云懒得教导黑色巨蟒什么,一切都有黄金巨蟒传授它规矩,若有违犯,就是一阵抽打。

    这不,没过多久,黑色巨蟒就知道,池塘里的活鱼虽然美味,却不是它能随便吃的。除了在酒窖附近转悠,不能进入人参田,如果毁坏了人参,那惩罚的滋味,绝对让它一辈子难忘。

    黑色巨蟒似乎被吓坏了,时不时的抬头望一眼被绑在太阳石上的烙铁头,这只可怜的毒蛇快成了反而教材。哪只动物不听话,只要一指绑在太阳石上的烙铁头。顿时就老实下来。

    托尔在阴暗潮湿的树权上呆了两天,就彻底呆不住了。有火堆,普通的野兽不敢靠近,但是树林里的蚊子和旱蚂蟥差点把它吃掉了。

    他站在山峰下面喊了几句什么。但是由于溶洞里的回声太怪异。李青云在平台上面,根本听不清。蜜雪儿同样听不清。

    或许,托尔非常疑惑,平台上的人这几天吃什么?不下来捡柴火,不下来打猎。怎么生存?难不成在自己到来之前,对方已经打到大型的猎物,够他们吃很多天?

    经过这两天的无声对峙,托尔终于先忍受不住,想要攀爬上去。www.yawen8.com可是他叫喊几声,没有得到任何回应,这让更加困惑。

    他爬了一段。只有六七米的高度,感觉上面没有什么危险,却没有继续往上,反而一步一步的退回来。一而再。再而三,重复攀爬的动作,直到太阳偏斜,重新进入黑暗。

    “托尔终于忍受不住了,白天他不敢上来,怕我们攻击他。如果我猜测不错,他会在今天夜里,爬上这个平台。”李青云说道。

    “要不,今天我们不睡了,就守在这里。如果托尔敢上来,我们就用石块砸死他。那个家伙很恶心,我讨厌和他在一起,我想在这种环境下,他会攻击我们的。”蜜雪儿心情极为复杂的说道。

    李青云拍了拍蜜雪儿的肩膀,柔声安慰道:“你去睡吧,我守在这里。不管怎么样,我都要了解一下情况。在托尔意图杀死我们之前,我们不能先动手。我这样做,或许有些迂腐,但没有这样的先后顺序,我们跟恶徒又有什么区别?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他手里有枪……又是退伍军人,我怕我们斗不过他。”蜜雪儿担忧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的担心很有道理,但请对我有一点点信心,我不做没有把握的事。”李青云微微一笑,很自信的说道。

    蜜雪儿拿他没办法,把七连发猎枪交到李青云手里,让他再检查一下身上存留的子弹,这才忧心忡忡的返回山洞休息。

    夜里,李青云坐在狼皮垫子上,依偎在木屋门口,面前有火堆,烤着羊肉串,喝着小酒。

    海东青卧在木屋顶上,眯着眼睛,好像睡着了。不过山坡下面有什么动静,它就会飞出去,盘旋一圈,观察有无危险,再以特有的腔调,反馈给李青云。

    在后半夜的时候,李青云又在上来的石梯口点燃一个火堆,用黑木棍在那里写几个英文单词“不要开枪,咱们可以谈谈。”

    写完,李青云缩在木屋的墙角,居然闭上眼睛睡着了。睡之前还嘟哝一句什么,非要等到天快亮时才露面,有意思吗?人在天亮之前的那一段时刻,睡得最沉,这都成公开消息了,谁不知道?中国古代行军打仗,这一招都用烂了。

    五点钟左右,托尔像幽灵一般,从下面爬了上来。没有露头时,先把枪口举了出去,稍有异动,他就会开枪。

    没什么反应,除了一声什么鸟叫,一切如常。托尔的脑袋终于露出来,一撑身体,就跳上了平台。

    他前面就有一个火堆,借着灯火光,他能看清脚下的几个英文单词“不要开枪,咱们可以谈谈。”

    “该死的,这是什么意思?知道我有攻击性?还是听到我的枪声而恐惧?”托尔黑脸着,恨恨的咒骂一声,同时也看到了睡在木屋外面角落的李青云。

    “居然是这个中国土蛇医?不,不对,他只是一个守门的,屋内应该有其他人。”托尔愣了一下,双手拿枪,一刻也没有放松。

    “嗯?他这个值守的人,居然连枪都没有?难不成是个替死鬼?还是木屋的人,根本没有枪?”想到这里,托尔的胆子大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往前挪了几步,枪口一直瞄着李青云的脑袋。

    李青云好像刚睡醒,睁开惺忪的眼睛,看到了托尔,顿时大惊:“啊,你是谁?你怎么到我这里来了?噢……好像有一点面熟,难不成你是国外的专家?我们在军营里见过几次。嘿,伙计,放轻松点,你为什么拿枪指着我的脑袋?咱们能好好谈谈吗?”

    托尔恶狠狠的瞪着李青云,低吼道:“闭嘴!再多说一句废话,我就把枪塞进你的嘴巴,扣动扳机,子弹会从你的(屁)眼里射出来!把你的肠子打得稀巴烂!好吧,现在你该明白你的处境了吧?告诉我,屋里还有什么人?你们可有办法上去?”

    这家伙,皮肤黝黑,脑袋上没有一根头发,瞪着死鱼眼,牙齿惨白,作出凶狠的表情,看起来非常恐怖。

    李青云好像被吓坏了,忙说道:“别开枪,我不是坏人,我对你没有任何威胁。屋里只有蜜雪儿一个人,我们两个一起掉下来的,除了你,还没有发现任何人。我们在这里点燃木柴,就是想看看可有同类掉进来,想让大家都来这里会合。我们只是搞不清楚,你为什么到底山脚下之后,等了两天也不上来?”

    “该死的?你问我为什么不上来?鬼知道你们有多少人,会不会攻击我,我怎么可能傻乎乎的爬上来?现在我终于掌握了主控权,哈哈,我会让你们尝尝在林子里住几天的痛苦滋味。”托尔脸上、脖子上全是蚊虫叮咬后的痕迹,此时龇牙咧嘴,极为恐怖,像从地狱里爬上来的恶魔一样。

    “为、为什么?大家就不能好好相处吗?我们又没有武器,怎么可能攻击你?就算有武器,为什么要攻击你?等待救援队到来,大家相安无事,不是很好吗?”李青云愣愣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好好相处?等待救援队?哈哈,该死的黄皮猴子,你太天真了。以我多年的野外生存经验,这里出不去了,也不会有人来救援。与其多人享用这些有限的资源,不如我一个人享用。少废话,赶紧开门,我要进去查看一下,看看你是不是说谎了。”托尔说着,用枪指着李青云的脑袋,让他去开门。

    李青云身上的猎枪,早就收回了小空间,此时两手空空,好像没有丝毫的攻击性。

    木门没有锁死,轻轻一推就开了。走到里面的洞穴口,那里有一个大石头堵着,需要费点力气推开。一推,就发出异响,把蜜雪儿吵醒了。

    “云,你怎么回来了……噢不,托尔,你怎么进来了,你为什么拿枪指着云……为什么会这样?”蜜雪儿一下子从梦中惊醒,看到眼前的一切,感觉糟透了,这比噩梦还可怕,她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。

    “噢噢噢,果然只有你们两个啊,哈哈,感谢上帝给我一个圆梦的机会。这么粉嫩的漂亮小妞,绝对不能再错过……简直是上帝的恩赐。”托尔见到整个山洞只有他们两个没有武器的人,彻底放松一下来,一脚把李青云踹倒,然后他转身把石头堵住门。

    洞穴内,有一个探照灯,由于蜜雪儿心中恐惧,这个按照灯一直没有关。

    因为有灯光,托尔一眼就能看穿整个山洞的布局,邪恶疯狂的心思完全暴露。

    “托尔,你这是做什么,咱们同属于一个队伍,同属于‘洋葱头协会’,你这么做,是破坏规则的行为,如果让协会知道了,会抹杀你的。”蜜雪儿虽然恐惧得要死,但仍做最后的尝试,希望能够让托尔停止暴行。

    “哈哈,我们出不去了,谁会知道我做过的事情?噢噢噢,蜜雪儿,看到你这迷人丰满的身段,我的身体都快爆炸了,今天一定把你操翻!有你的中国情人在旁边观战,我想我会更加兴奋……”托尔一边兴奋的叫嚷着,一边解裤腰带,根本就没把李青云当回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