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 > 都市言情 > 农家仙田 > 第192章 履行斗狗的赌约
    只不过李青云没有想到,蜜雪儿走的这么急,这么快,这么匆忙。www.yawen8.com没有告别,也没有任何征兆,就和国外专家一起离开了。

    李青云回到山村的时候,还没从这件事中回过神,以至于看到自己家新盖的别墅完美收工,也没有提起劲头。

    大部分男人都是花心的,花心的男人几乎都是贪心的。李青云这时候也不得不承认,他有些贪心,他放不下表妹,同时也放不开蜜雪儿,对于她的不辞而别,耿耿于怀,甚至于暗暗愤怒。

    别墅盖得很漂亮,装修风格也是按照他所想的规划图,一点一滴,都在他的掌控之中。目前盖好之后,正在通风,院子里的花草他暂时没心想打理,也没有载种自己想要的花草或者果树。

    不过院子很大,建有几个节能灯柱,都是太阳能发电系统提供的能源。反正不差钱,不但在门前的小路上建了几个风力发电柱,还在别墅后面的小山顶上矗立几个风力发电柱。

    这样,整个农场的电力供应,都不用他操心了,非常充足,够日常生活所用。周边几个池塘里,也不用增氧机器,因为鱼苗和鳖苗养的比较稀,算是仿野生养殖。

    垂钓中心的生意很好,整日游客不断。旅游投资公司的老总罗朋没让李青云失望,瞅准机会,把几栋竹楼建立起来,一楼可以当饭店,二楼可以做旅馆,一个更大的特色竹楼酒店,也正在筹备中。

    李青云把灵虚道人的破剑,交给了爷爷,让他联络灵虚道人的徒弟们,哪个有缘就交给哪个吧。那个地底洞穴。已被军方上报,估计等不了多久,就会有地质专家,前来考察地底洞穴。

    前来找爷爷看病的人。又多了起来。似乎有人知道了他的新住处,就候在竹楼门口。如果见爷爷出来,就跟上去,也不说话,只是可怜兮兮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这下子老爷没招了。只得破例,把跟来的病人看了。这样一来,又把消息走漏,病人家属几乎就在这里住了,反正这里有垂钓中心,又有旅馆,又有饭店。山清水秀,风光优美,在这里养病,比在医院里好多了。

    垂钓中心的生意。有一半大是这些病人家属带起来的。城里来的散客不知情,以为这里生意很好,也欢天喜地的加入进去,争抢垂钓资源。『雅*文*言*情*首*发』

    李老爷子接过李青云递来的长剑,听说灵虚道人的下落之后,只是长长叹息一声,说人生无常,老道士一生武智双绝,生为人雄,死亦为鬼雄,只是没想到会在地底山洞里,走完人生最孤独最痛苦的一程。

    李青云以前对爷爷说过灵虚道人小徒弟的事,这次又把蜜雪儿爷爷的事说了出来,听到这个消息,李老爷子颇为感慨,只道有传人留下就好,都是故人,以后若能再相见,再话往日交情。

    表妹杨玉奴听到他回来的消息,很快就出现在李家寨,出现在他的家里。见到李青云的时候,罕见的扑进了他的怀里,娇嗔道,一声不响的消失二十多天,快把她急死了,下次要是再这样,就不跟他好了。

    好吧,这已经是杨玉奴表示出最大的愤慨了,可是说这话时,双手紧紧抱着李青云的腰,哪有一点要分开的意思。

    李青云也紧紧搂着表妹,嗅着她发丝上的清香,内心久久不能平静。他这时候才感到一阵心虚,背着表妹和蜜雪儿在山中乱来,不管当时是怎样的情况,终究对不起表妹,在她面前,总觉得亏欠太多。

    “被军方召进山里办事,进山后发生了意外,也没有办法和外界联络,我的手机刚充上电,不知道有多少人找我呢,我可不是针对你。”李青云简单的解释一句,太复杂的,他都不知道该怎么讲。

    还好,杨玉奴非常善解人意,也没有过多的报怨,从他怀里抬起头,面颊羞红的说道:“你消失的这阵子,可把我急坏了,夜里做梦,梦到你不要我了,起床时,发现枕头都湿了,还被我妈取笑,说我想男人了,夜里直喊你的名字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你想我,我就是男人,我未来的丈母娘说你想男人了,有什么不对?”李青云拉着她的手,把她拉进屋里。

    “什么丈母娘啊,将来结婚,也是你舅妈。”杨玉奴害羞不好意思听李青云乱说,在他腰上拧了几把,见李青云吃疼,这才放手。

    “哎哟……什么时候你也学会这招了,平时只是见我丈母娘使用这招,把我老丈人收拾得老老实实,这下子我惨了,肯定是这些天你才学的。”

    “才没有呢……”杨玉奴羞得脸通红,和李青云闹成一团,两人正在用嬉闹的方式庆祝重逢,却听李青云的电话声不解风情的响了。

    李青云无奈的拿过手机,接通了电话,是陆小光打来的,语气很不好,一开口就骂骂咧咧的。

    “格老子的,我以前把你当个人物,可你特么的太丢脸了,说好了要赌一场斗狗,我都联系好场地和朋友了,却找不到你的人了,电话也关机。今天你怎么接电话了?有胆子了?哼哼,算你识相,要是你再不接电话,我就派人砸了你的小农场。”陆小光在电话里厉声骂道。

    李青云皱起了眉头,心中很恼火,同样不客气的说道:“陆小光,你嘴巴放干净点,我是有特殊情况,电话才无法打不通,虽然我不怕你的任何威胁,但我也决定和你赌了,赌注再加一倍,我也乐意!时间地点,你说吧!”

    陆小光狂傲的大笑几声,说道:“哈哈,求之不得,不赌的是孙子。那咱可说好了,明天上午九点,咱们在城西纺织厂门口见面,那地方荒凉,我们经常在那里斗狗,不会有人打搅。”

    “行,就明天九点,我准时到。”李青云皱着眉头,答应了陆小光的赌约。这是他们之间,迈不过去的槛,不管陆不光有什么背景,现在的李青云还真不怵他。

    杨玉奴见表哥表情不对,关切的问道:“怎么了表哥,是不是有人找事?”

    “呵呵,是陆小光,让我和他斗狗。本来我也答应了,只是突然进山,电话关机,他联络不到我,发火了。这家伙心机太深,我还真不想招惹他,只是他咄咄逼人,不得不和他做一个了结。”李青云笑着,眼中却露出一丝狠意,既然无法和解,那就彻底的比一场吧,哪一场痛了怕了,才会老实下来。

    “陆小光在城里朋友很多,他把你约过去,肯定没安好心,到时候带上我,他们要是真的不讲理,我就帮你打他们。哼,最近我很厉害呢,我爹都快打不过我了。”杨玉奴挥舞着白嫩的拳头,自信满满的叫嚣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一群男人斗狗,你一个女人过去算什么事?明天你老实在公司上班,不用你过去,我让猫蛋陪我去就行了。”李青云说着,把手机扔在桌子上继续充电。

    杨玉奴撅嘴,倒也不去反驳,既然表哥不想让自己去,肯定有他的原因,男人嘛,总是要面子的,这一点她很了解当地男人的心思。

    李青云的父母很快从地里回来,见到儿子回来,也是欢天喜地。只是他们还不知道李青云掉进地底溶洞的事,只是以为他被军方征召,为国家办事,觉得很光荣。

    既然父母不知道,李青云也不想再说那事,生怕他们担心。就顺着他们的话,说自己立了功,帮军方不少忙,过两天军方会送钱过来,到时候正常收下就行,不用太客气,毕竟这都是拿命换来的。

    李青云的父母就说,李七寸也出息了,没想到掌握的祖传秘方会让军方的人都注意到,以后肯定发达,既然他愿意传授祖传秘方,就跟着学,千万不要客气。

    父母的心思几乎都是类似的,就像李云聪的父母让他来常种菜一样,这一点,李青云不置可否,如果李七寸愿意教,他就继续学,如果不愿意,到时候再说。

    第二天李青云带着金币和铜币,开着长角号,直奔县城,没有带任何人。昨天说带猫蛋,只是安慰杨玉奴,怕她太过担心。

    路过城边种子站的时候,下去买了二十几包菜种子,放进小空间里,用空间泉水泡一下,过几天就要种在农场里。而且,他的小空间已经充足大,可以种很多东西了。

    八点五十一分,李青云就到达了纺织厂门口,那里已围了一堆人,有两狗正在那里嘶咬,不过不太激烈,好像在热身。

    陆小光和一名青年男子站在一起,青年男子手里牵着一条大狗,是一只高加索犬,半人多高,极为肥硕。半蹲在一块石头上,盼然自顾,不屑的瞄了圈子里打斗的两只杂血狗狼几眼,似乎提不起打斗的兴趣。

    李青云见这名青年男子有些面熟,似乎在哪里见过一次,但又一时想不起来。不过这不是重要的事,重要的是,他已经带着两条土狗下了车。

    金币和铜币的出现,立即惹得附近的几条狗骚动不安,或紧张或恐惧,都夹紧了尾巴,不敢露出丝毫的挑衅之意。

    可是陆小光身边那只高加索犬,却突地狂叫几声,眼睛瞪大一圈,盯着金币和铜币,跃跃欲试,恨不得立即扑过去厮杀一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