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 > 都市言情 > 农家仙田 > 第195章 雨中垂钓
    原来上次来拉菜时,一位副经理见到李青云种的韭菜正鲜嫩,可以吃了,就割了一些,带回去给公司高层品尝,以决定是不要也要拉一些韭菜,推广销售。『雅*文*言*情*首*发』

    犹豫的原因,那是韭菜的特性决定的,收割之后,不能存放太久,一夜的时间,叶子就有可能烂掉,影响口感,更影响销售。

    大华老总孙国忠当天正好在公司开会,和公司高层,一同品尝了这批韭菜做成的熟食,当时只觉得好吃,吃的多一些。可是回家和老婆同房之后,效果顿时显现了,特么的,比吃了伟哥都强悍,而且事后头不疼、肌肉不酸,没有伟哥之类的副作用。

    伟哥是西药,主要治疗ed(阳痿),增加人类体内的血氧量,以达到bo起的效果。在使用过程中,如果出现不良药物反应,以及吃了相冲的药,会要人老命。而纯天然的韭菜,只是中药里面一种普通的药草,同样也是一种蔬菜,吃不死人。

    平时男人吃一点普通韭菜,也只是温补肾阳,效果不明显,而且还要长期食用,才会感觉到效果,在房事时,也只起辅助作用。哪像李青云种出的这种韭菜,吃完之后,有如神助,事后仍然精神抖擞,甚至还可以连战两场,可把这些公司高层乐坏了。

    这不,今天一大早,孙国忠就开车过来了,说要实地考察,和李青云商量扩大韭菜种植的合作事宜。来了之后,还没见到李青云,就开始惦记起韭菜,进一步测试,是不是这些韭菜起到的作用。

    李青云、孙国忠、楚阳……三个男人缩在别墅客厅的一个角落,窃窃私语。说起这些男人间的话题,一个个眉开眼笑,迅速拉近了关系。

    楚阳以前并不认识孙国忠,但听过大华商贸。知道这个公司有些不简单。倒也没摆架子,和他谈得很愉快。

    不过李青云却有些犯愁。说道:“就算这些韭菜有壮阳的效果,但我现在只种两亩左右,一时半会,也无法扩大种植面积。而且。这些韭菜不能放,该割时,必须收割,多长两天,就会老得塞牙,叶子也会枯黄,到时候送都送不出去。就算你们拉走。同样不能存放,你们可以再考虑一下,是不是非让我扩大种植面积?”

    “必须扩大!我们会想办法提高储存时间,用真空包装袋。『雅*文*言*情*首*发』应该可以多放几天,如果再控制货车的温度和仓库温度,还能多存放几天。总之一句话,我进货给你保底价,卖出去的利润我给你协议上的分成价。”

    “行,那我就放心了。走,我们去前面的池塘钓鱼,中午光吃韭菜饺子可不成。”李青云说着,把他们带到院子里,角落里有几套钓具,平时没事时,猫蛋、大头等人也会在垂钓中心钓鱼,算是帮着增加人气。

    池塘里的鱼,比仙带河里的野生鱼好吃,所以他才提议到自家池塘里钓鱼。

    可是楚阳和孙国忠却不太理解,一起大笑道:“在自家鱼塘里钓鱼算什么本事,要钓咱们就去仙带河,那里不是搞个垂钓中心嘛,我们就去那里。人多,也热闹。”

    得,既然客人这么说了,李青云也不好强求,只好随他们的意。见父母刚好割韭菜回来,就让他们忙活,连门也不用锁了。

    别墅刚盖好,多透透气,散散潮,一般不会关门。现在里面还没人住,只是白天的时候在这里吃吃饭,或者歇息一会。等真正入住前,按照当地的习俗,要在黄道吉日办个乔迁仪式,放鞭炮,烧黄纸,拜神灵,求福泽……有的还要摆神位,杀鸡杀猪的都有。

    封顶时这里已经搞得很热闹,乔迁时李青云就不想再闹腾,随便放几盘鞭炮就行了,请一请亲近的人,给新房子增加一些阳气,习俗上过得去就行了。

    三人到达仙带河边的时候,天空刚好下起蒙蒙细雨,不知道会不会下暴雨,不过这里有竹棚挡雨,也不怕淋着。

    李青云是这里的老板,又是本地的村民,用自带的钓具,垂钓中心不收费。不光是李青云不收费,本村所有的人来钓鱼,都不会收费,这是全村人的福利。不过客人多的时候,本地村民不能占椅子的位置,这是村长李天来一直强调的重点,目前还没人敢违背。

    雨天有些闷,鱼儿都浮出水面吸氧,所以在河边钓鱼的效果很不错,不管大鱼小鱼,总会吃钩不断,不会让垂钓者太无聊。

    孙国忠是一个钓鱼老手,一会的功夫,就钓了三条鲫鱼、一条大泥鳅、几条草鲢,把他高兴坏了,直问李青云,照这么个钓法,会不会把仙带河里的鱼钓光了?

    李青云微笑着指了指楚阳,说道:“孙老哥你的钓鱼技术好,这是稳赚不赔的,光凭钓鱼这一手,也能发家致富。不过你看看楚阳,这么久,一条牛屎鱼也没钓上来,看他那模样,再钓不上来,怕是会跳河里面摸几条上来。”

    楚阳气得脸直红,恼火道:“是不是我的钩有问题?别人钓了这么多,我这里连钓都不咬,你让我怎么钓?鱼饵我都换了三次了,还是不吃,怎么回事啊?不过……李青云,你好像也没钓上来什么鱼吧?”

    李青云把旁边的小桶歪了歪,给他看里面的东西,笑道:“我定的浮标浅,用的是活虫,主要是钓虾的,你跟我比什么?就算如此,我也钓了十多只草虾了,再钓十几只,一份油炸大虾就有了。不过你们两个都是吃货,我必须多钓一些,不然不够你们塞牙缝的。”

    “别把我说得像饭桶,我……我靠,终于吃钩了……”楚阳兴奋的大叫一声,提起钓杆就往上拉,可是水底的东西非常重,钓杆一下子就弯成了弓状,鱼线绷直,好像躲进了淤泥里,挣扎处一片混浊。

    楚阳手一滑,钓杆差点被水底的东西拉跑,他吓一跳,连忙握住钓杆后半段,拼命的往后拉。

    孙国忠也跑过来帮忙,喊道:“别急,缓着劲,不要和鱼硬拼力气,这样会把绳子拉断,这时候它的劲正大,要顺着它的方向,陪它兜圈子。哈哈,这么大的力气,肯定是个大家伙,网兜我都准备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啊,我没钓过这么大劲的鱼,快撑不住了,它要往水草里钻,快快,帮我拉一把,要是进了水草,这家伙就逃掉了。李青云,钓杆交给你了,我先歇会……”说这话的时候,其实水底的东西已经钻进了水草,应该缠住线了,楚阳拉不动了,这才把钓杆交给李青云。

    李青云接手之后,才发现上当了,笑骂一声,倒也没有说什么。这时候,他能感觉到水底的鱼儿正惊恐的往水草深处钻,只要水草缠得够多,它就能挣断鱼线。

    李青云往回拉了几下,发现拉不动,前面那团水草往岸边移动一些。但是,鱼线已经绷得笔直,再大一点力气,怕是会绷断。

    由于没有直接感受这条鱼的劲道,也猜不出它到底有多大,水草干扰他的判断。没办法,这时候如果不下水,只能用小空间的力量,辅助一下。

    孙国忠已经开始叹息,摇头道:“完蛋了,钻进了这么一大团水草,肯定逃掉了,直接把鱼线绷断吧,重新接一个,这样最省时间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已回到自己的椅子上,开始继续钓他的。

    李青云却笑着回应几句,偷偷的使用小空间的力量,裹住七八米外的水草和水草里的鱼,缓缓往岸边拉。

    边操作边得意的笑道:“谁说鱼线肯定会绷断?你们没发现吗,这团水草周边没有其它水草,应该是刚漂来的,没扎根,也没缠绕物。这条鱼自以为躲进水草里安全了,殊不知躲进水草之后,对水流的感应也减弱了,它这时候一点也不挣扎,反倒给我机会。”

    说话之间,就当着二人的面,把这一片水草,拉到了岸边。躲在水草里的大鱼也发现不对劲了,开始拼命的挣扎,可是水草反倒把它拦住了,横七竖八的水草挡住了它的逃路,越挣扎越紧密,最终裹得像个粽子,没有丝毫的挣扎力气。

    用网兜协助,扒开多余的水草,终于把这只缠得严实的大鱼捞上来。众人仔细一看,顿时大笑,怪不得这么凶猛,竟然是一只大老鳖,拎在手里,大约有七八斤重,也不知道活了多少年,才长到这么大。

    它的脑袋缩在壳里,脑袋上还缠有几道子坚韧的水草,四肢也动不子,背部的颜色较深,壳下面的裙边非常厚实,这是老鳖身上最好吃的一部分,也是肉最多的一部分。

    整体来说,老鳖肉吃起滑滑嫩嫩,没有什么嚼头,不是每个人都喜欢吃。但老鳖汤却是极为鲜美,再加上有各种滋补作用,被传得神乎其神,上桌后,肉不一定有人动,但汤肯定会被喝光。

    老鳖的年份越久,价格越贵,汤也越好喝,营养价值也更高。所以市场上一年鳖、三年鳖、五年鳖……价格差别很大,便宜的只要三十多元一斤,再往上有六十多一斤、九十多一斤、一百多一斤……像今天钓到的这只七八斤重的野生鳖,已经不能用斤来衡量,如果卖给大饭店,会按整体卖相出价,七万八万都有可能被人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