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 > 都市言情 > 农家仙田 > 第196章 姐姐在婆家受了委曲
    由于这只老鳖很大,被周围的人看到,引起了围观.有一个来看病的老人,居然出价五万,说要买这只老鳖给老伴炖汤喝.

    这位老伯姓孔,据说子女都是富商,他来这里已经有十多天了,出手阔绰,没少购买钓上来的野生鱼.他自己闲时,也会垂钓,只是时间不多,用钱购买的次数多于自己钓鱼的次数.

    正是由于类似的病人,高价收购垂钓者的鱼,这才让垂钓中心很快出名.一些钓鱼爱好者,专门从城里赶来,求的就是机遇.不然要是普通的钓鱼地点,整个云荒市没有一千,也有八百,为什么人家偏偏到你这个小村庄钓鱼?

    "哇,一只老鳖居然值五万,一辆小汽车都有了.年轻人,赶紧卖给这位老板呀,这机会可不是人人都能遇到."

    "就是,这七八斤重的老鳖虽然稀奇,但也不是没有,这老伯给的价格真高,一斤合五六千块了,比银子都贵."

    一些人议论纷纷,羡慕嫉妒恨的心思,都有那么一些。www.yawen8.com不过却是记住了,在这里钓鱼不吃亏,一天才五十块,如果钓上来一条大鱼,比城市里的白领一个月的工资还高。

    李青云有些为难,倒是不缺这个钱,不过这老鳖是楚阳先钓到的,卖不卖得看他的意思。

    楚阳一听,顿时乐道:“咱们来准备中午的下酒菜,又不是做生意,给再多的钱咱也不卖。中午,咱们哥几个正差一个主菜呢。”

    得,李青云也听出来了,这货也是一个不缺钱的主,三五万根本不在乎。于是谢绝孔姓老人。说是下次再钓到,一定便宜卖给他。

    那老人只是惋惜,倒也没有再说什么。

    李青云钓足了中午吃的鱼,便收拾鱼具。离开垂钓中心。到家时。他父母已包了不少韭菜饺子。既然孙国忠这个最大的生意合作伙伴想要吃,那就让他吃个够。

    中午的菜肴是钓上来的鱼和田里的蔬菜做成的土菜。李青云又从小空间里取出一坛五斤装的小五粮烧,开坛之后,满屋子飘香。www.yawen8.com

    楚阳一个劲的说,望仙峰破道观酒窖里的酒放了几十年。应该也是极品好酒,只是那里毒蛇太多,折损的战士也太多,没人想沾染晦气,所以就算是酒鬼,也只能在旁边闻闻酒香,没人敢下去挖酒喝。

    孙国忠虽然也喜欢酒。但他更喜欢韭菜。炒的有一份鸡蛋韭菜,几乎全被他吃掉了,连油炸麻辣虾都没动。不过老鳖汤上来时,他顿时动容。笑着招呼道:“这可是五万块的大餐,可不要错过,来,大家一起动勺子,尝尝鳖汤的味道。”

    李青云的父亲也在桌上陪客人,听说这只老鳖值五万,满脸不解,嘴中说道:“怎么可能,虽然是野生的大老鳖,在城里能卖一两千就不错了,怎么卖也卖不五万吧?”

    李青云就把刚才发生的事讲了一遍,听说是外来的病人家属,顿时释然。李随访还笑着说道:“要说这些病人家属,可真有钱,他们找我父亲看病,一个个都说好药随便开,只要能治好,钱不是问题。给他们开一百多块钱一副的中药,他们还嫌便宜,最后我父亲生气了,同样的药,直接把价格提高十倍,他们却眉开眼笑的说,李神医终于舍得用好药了,不过才一千多块一副药,有没有更好更贵的?”

    这都快成为本村里流传的小笑话了,李青云也听说过,不过没有这么夸张,只是极个别的土豪,脑子有病,才会这么做。当然,站在病人的角度上,也能理解他们的心情,主要是想送钱,想让李春秋用心帮他们治病,只要能治好病,他们确实不在乎这点钱。

    多赚来的钱,李春秋又补贴给本地的贫困病人,如果不是怕不收钱传出去不太好,完全可以免费,收这些穷困病人的十几块钱,也没有多大意思。

    几人边吃边聊,一顿饭吃到下午两点多,这才尽兴。这份老鳖汤,李青云喝下去小半盆,味道真鲜美,不比在溶洞里喝到的娃娃鱼汤差。

    外面下了一阵子暴雨,此时已经停歇。孙国忠带着两纸箱韭菜,心满意足的回市分公司开会。楚阳也要回山里办事,据说地底溶洞的事情,得到了地质专家的重视,近期就会派专家队伍前来实地考察。

    李青云把他们送走,才休息一会,就接到姐姐打来的电话。电话里,姐姐带着哭腔,说是和丈夫吵架了,想带宝宝回家住几天,问他可有时间,去城里接她。不过不让李青云告诉父母,怕父母知道后心里难过。

    虽然知道夫妻间吵架是正常的,但是蓦然听到姐姐虚弱无助的哭腔,李青云仍是一阵恼怒。姐夫一家人以城里人自居,待自己家人不是那回事,但他们夫妻二人的感情还算不错,这些年去他们家不多,就是怕姐姐在里面为难,怕他们因为这些锁事吵架。

    “别慌,我马上就到,”李青云从沙发上爬起来,喝了一杯空间泉水精华,感觉到体内的能量的沸腾,汗水涌出一层,带着浓浓的酒气。

    快速冲了一个澡,身上的酒味几乎消失了。父母又去地里忙活了,李青云也刚好不用交待去哪里,开着长角号,直奔姐姐家而去。

    姐姐家住在城中心,原县政府家属院对面,那里有一片两三层的建筑群,属于九十年代的老建筑,或两层或三层,都带独立小院。以前不值钱,根据职务大小,随便交点钱就可以拿到钥匙。现在房价飞涨,听说这样的小院已炒到百万元的天价。

    而在县城边缘的新建小区,价格倒也符合当地的经济情况,每平方两千多块,小一点的房子,二十万左右一套,不像城中间那么夸张,动辄上百万。

    不过这价格,也不是人人都能买得起,除了在城里有工作的人,一般的农村人,还是喜欢在自己家宅基地上盖房子。

    李青云刚把车子停在院子门口,就听到院子里面又传来一阵吵骂声。一个老妇女的声音,嗓门极亮,正嚷嚷道:“……你说你没帮衬娘家,骗谁呢?我又不是没听说,你娘家兄弟刚盖了一栋二层的小楼房,现在的建筑材料这么贵,不得二三万?就凭他刚毕业两年,你父母又是种地的,哪能盖得起?哼,这女人家啊,要是嫁到婆家还不知道哪里是家,那就是缺心眼子!你也不想想,你平时吃住穿用的是谁的钱?你又没工作,要不是建东开一家酒楼,你们平时喝西北风啊?”

    这老女人声音又尖又急促,嘟噜嘟噜,像鞭炮一样,根本不给人插话的机会。

    “妈,你别说了,青荷平时也挺节省的,这阵子生意不好,又不是她乱花钱导致的。再说,毛毛平时花钱也很厉害,玩具都要进口的,前天刚买了一个儿童电动小汽车,就花了两千多块……”罗建东的声音,弱弱的从院子里传来,不过才说两句,就被那个老妇女打断。

    “哼,生意再差,这个月也不能只上交给我五千多块吧?当初我把这个酒楼交给你打理的时候,咱就说好了,每月赚的钱咱们五五分,我和你爸还要存养老钱的。这个小院给你们住,酒楼给你们开,你们不能连我们的养老钱都扣下来吧?我白养你们这么大啊,你的良心被狗吃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够了!”李青荷的声音虽然不大,但蕴含的怒火一点也不少,她气恼的说道,“我自从嫁到你们家,就没管过钱,平时吃用,都是给建东要。我小弟上大学时,差一点学费,是向建东借的,我妈来还钱的时候,也是亲手交到建东手里的。现在你们吵来吵去,不就是嫌我花你家钱了吗?那行,我走,我带着宝宝走,你们再找一个不花钱的儿媳妇吧。”

    说着,就听她的声音离大门口越来越近,李青云还没推开门,就被姐姐从里面拉开了。

    “姐,我来接你了。”李青云板着脸,瞪了院子里站着不动的两个人,用心想说难听的,但是又忍下了。至于动手,就更不理智了,打的时候痛快,人家夫妻两个可过了?

    李青荷见到弟弟出现,眼圈一红,又啪嗒啪嗒的掉眼泪,接着儿子毛毛,说道:“走,我们回家,这里不把我当人看,那我也不稀罕这个家,这些年过的委委屈屈我图个啥?平时连多回娘家一次都不敢,这日子我过够了。”

    “妈妈不哭,我再也不乱花钱了……那个小汽车我不要了,咱们退给商场吧……”毛毛也跟着掉眼泪,家里人的吵闹,把他吓坏了。

    李青云见姐姐只带着毛毛,别的什么都没带,连衣服都没拿一件,就上了他的车。

    这时候,站在院子里的老妇女叉着腰,跳起来骂道:“走了正好,什么教养啊,婆婆说她几句就受不了,挤巴挤巴的挤眼泪,跟我装可怜,还鼓动我儿子和我吵,刚从乡下来几天啊,就忘了自己几斤几两了?”

    “闭嘴!特么的再骂一句,老子就把你们的破酒楼拆掉!”李青云本来只想接姐姐离开就算了,让他们彼此冷静一段时间,缓缓就过去了。可是听这老妇女骂得难听,顿时没忍住,一脚踢在大门上,那红漆铁皮大门顿时瘪了一大块,也把那妇女吓得一哆嗦,闭上了嘴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