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 > 都市言情 > 农家仙田 > 第198章 得到蛇药秘方
    姐姐李青荷选中的饭店地址就在垂钓中心收费处隔壁,无论是位置还是建筑面积,都能让她满意。www.yawen8.com

    既然姐姐满意,李青云就没二话,直接喊来竹制工匠,按姐姐的要求,为她打造竹制桌椅,也有木工出面,建造收银的柜台。

    李青云对这些没什么兴趣,蹲在门口的台阶上看别人钓鱼。爷爷所住的竹楼门口,仍然围着一群人,不过这些病人家属学聪明了,知道不该骚扰年老的医生,只蹲一旁安静的等。

    春秋医馆仍在街上,李春秋每天都去医馆,接诊十名病人,诊治完毕之后,及时返回这里。至于这些消息灵通的病人找到他的新住址,他也没有办法,看心情和病人情况,每天诊治三五个,也算是给病人一个交待,也给他自己一个交待。

    李七寸居然也在爷爷的住所里,出门之后看到李青云蹲在旁边的角落里发呆,顿时喊道:“福娃,跟我进来,有要紧的事和你说。”

    李青云应了一声,就穿过人群,跟着李七寸,进入爷爷的竹楼。门外的病人议论纷纷,都在讨论李青云的身份,似乎在说什么可能通过走后门的方式,让李神医帮自己家人看病。

    不过他们也只是尝试,生怕再逼急了,李神医再换一个谁都找不到的地方,他们就惨了。

    奶奶正在后院晒辣酱,见李青云进入,就问:“听说青荷回来了,她要是没事,就让她过来陪奶奶说会话。离的又不是远,整年也见不到几次,刚才要不是毛毛和童童跑过来疯闹。我还不知道青荷回来了呢。”

    “哎哎,好的,我姐正在忙着看竹楼,想选一栋开饭店。就在隔壁。这下子跟你离的近了。有的是时间陪你。”李青云忙答应道。

    “太好了,这下子有人陪我聊天了……不对呀。青荷不是在城里开饭店吗,怎么突然想在李家寨开饭店?”奶奶疑惑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没啥,这不是旅游的人多了嘛。我姐想开拓一个新生意门路。奶,你先忙着,爷爷喊我呢。”李青云说着,指了指院中筛选中药的爷爷和李七寸,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李青云的爷爷仍是忙着筛选中药,似乎在配什么成药。www.yawen8.com

    而李七寸应了几声,点点头。然后转身对李青云说道:“福娃,我和你爷爷商量好了,决定把医治蛇毒的祖传配方全部传给你,包括治疗两种毒素的药蛇。和一种涂在伤口处的止疼药膏。这就是秘方,早就写好了,只不过要和你爷爷商量一下,才能正式交给你。看完记劳之后,记得把秘方烧掉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从贴身口袋里,掏出一张邹巴巴的草纸,用钢笔写的一些蝇头小字,字体不太好看,却工工整整,写得极为认真。

    李青云接到手里,扫了一眼,上面写着“治火毒类蛇药”、“治风毒类蛇药”以及“外用蛇伤止疼药膏”。

    “这个方子已经很成熟了,有一大半是你爷爷的功劳,所以传给你,我也安心。如果将来我老了,大头又没能力把这技艺传下去,这个方子就交给你发扬光大了。”李七寸郑重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谢谢七寸叔。不过请你放心,我不跟你们抢生意,就算懂得这些药方,也只在危急时刻使用,或许救治一些必救之人,不会公开行医。”李青云向他保证道。

    李七寸笑道:“哈哈,你不用保证,我也相信你。我早就听大头说了,以你现在的身家,也看不上蛇医的行当。不过军方专家所说的,把咱们的蛇药推向全国的事,你也帮着考虑一下,看看怎么操作才好。外人说的再好,我仍不放心,要做什么事,还是自家人保险些。”

    “叔你放心,我会找生意上的伙伴打听的。”李青云说道。

    李春秋终于放下手中的药,对两人说话:“好啦好啦,只不过是一个治疗毒蛇的方子,也只有你们把它当宝。要不是当初可怜你,想给你留一个吃饭的营生,我才懒得帮你保守秘密。都走吧,别耽误我配药。”

    李青云和李七寸顿时苦笑一声,灰溜溜的离开。李七寸当着李春秋的面,把秘方交给李青云,有把他当见证人的意思,没想到老爷子根本不稀罕,嫌他们烦,把他们赶了出来。

    不过李青云刚走到大门口,却听李春秋又把他喊住:“福娃,你回来一下,前天听你说,在山里捡到几块红豆杉的树皮,给我一些配药,最近接诊的癌症患者很多,常规药材可找,像类似的稀罕物可不容易碰到。”

    “我又没带在身上,等我下午给你送过来。不过红豆杉皮很贵,你真确定给病人加入草药里?”李青云站在大门口,朝院里喊道。

    “红豆杉树皮再贵能值几个钱?这病人一副药一千多块都嫌便宜,刚好给他用点贵药,治治他的心病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李青云听到是那位极品土豪要用,顿时就放心了,生怕爷爷乱发善心,连药材成本都收不回。

    出了爷爷所住的竹楼大门,却发现门口围着的病人家属对自己的目光变了,变得极其热情和期盼,而李七寸早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这时候李青云似乎才想到,刚才他就站在大门口和院里的爷爷说话,所说的内容,门外的人肯定都听到了。

    病人家属知道他是李神医的孙子,手里又有一种治疗癌症的神药“红豆杉树皮”,哪里会放过他,见他出来,一下子就围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年轻人,听说你手里有红豆杉树皮,你开个价,无论多少,我都买一些,给老伴看病。你该见过我,我家里不缺钱,百八十万,对我来说不是事。”孔姓老人光着膀子,早就溶入了李家寨的乡村风格。

    “这位小哥,你是李神医的孙子吧?呵呵,你就跟你爷爷说一声呗,让他给我父亲先看病,我们来这里已经十多天了,虽然属于癌症初期,不太严重,但也经不起拖延啊。你放心,我不会让你白忙活的,辛苦费绝不会少。”一名富态的中年人,笑容可恭的冲到李青云面前,央求道。

    李青云还没来得及回答,就听旁边的人不乐意了,一位中年妇女不满的说道:“你没看李神医贴出来的公告吗?急病患者不收,有急病就应该去最近的大医院急救,不该在这里等中医。第二个就是轻病患者不收,你的家属只不过是癌症初期,一般的医院都能治,用不着在这里耽误李神医的功夫。你难道不知道吗,来这里的患者,多是在大医院治不好的疑难病症患者。”

    也有人不满孔老头的炫富,不着声色的嘟哝道:“既然来找李神医看病,谁家还能缺钱不成?百八十万还好意思说,我一个工程项目就赚几千万,也没见我炫耀。”

    李青云顿时一阵头大,怪不得爷爷搬回李家寨居住,如果仍在春秋医院住,还不被这些病人家属烦死啊。这些病人家属,有渠道打听到爷爷的新住址,也不是简单人物,而普通的外地病人,仍在春秋医馆门口等待呢。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各位病人家属,请听我一言,我爷爷那人的脾气,我想大家也都清楚了。我若是能影响到他,各位觉得可能吗?不过还是那句话,我爷爷不会见死不救的,哪位病人情况危急,他不会袖手旁观的,如果不危急,就只能安安份份的排除等候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红豆杉树皮,这是我爷爷要的配药,指不定是哪位家属急着用它救命,我可不敢乱卖。再说,我手里的数量极少,是在山里侥幸捡了一些,手里可没有红豆杉树,私挖红豆杉,可是违法的行为,违法的事我可不干。”

    众人见他这么说,倒也没有办法,也没人敢说难听的话,只想着寻个机会,再去拉拢感情,这里人太多,有什么表示心意的礼物也不好拿出来。

    李青荷一门心思想要开自己的饭店,中午回家吃饭的时候,就告诉弟弟,说饭店的名字都起好了,就叫“青荷居”,问他是不是很有诗意。

    李青云一直觉得文青是种病,得治……一个农家乐饭店,叫什么青荷居,人家游客知道是干嘛的不?

    这不,李青云的母亲也觉得这饭店名不好听,太含蓄,提议叫“青荷小饭馆”,这样人家一看招牌,就会过来吃饭了,多好了。

    李青荷却说小饭馆太俗气,与她精致的内涵不匹配,说叫小饭馆,和街上的包子铺、拉面馆、板面馆有什么区别?卖这些东西,累死累活,也赚不了多少钱。

    李承文比较支持女儿的想法,说女儿自己的饭店,想叫什么就叫什么,哪怕叫杂货铺,他也没意见。

    好吧,这是做父亲对女儿宠爱的通病,李青云无语了,也不再想着劝说姐姐改店名,只要她高兴,随便。

    下午,背记牢几个蛇毒秘方之后,把记载秘方的纸烧成了灰烬,准备抽个时间,自己动手抽出一批药丸,以备不时之需。

    做完这些,李青云就开着长角号,出去一趟,回来的时候,长角号的后箱斗里就多出一匹神骏的白马。这匹马刚在庄园里露面,就遭到工人们的围观,七嘴八舌,问李青云哪来的马,看年岁不大,怎么长得这么雄壮高大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