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 > 都市言情 > 农家仙田 > 第203章 天价老酒有人购
    听到堂兄的问话,他一时愣住了,如果把全村的土地承包下来,盈利至少是现在的十倍以上……不过,他总觉得不妥,步子太大,容易扯着蛋。『雅*文*言*情*首*发』先安安份份的管理一个小农场,把这条路子趟熟之后,再考虑其他吧。

    当然,他心里还隐藏着另外一些想法,不用承包的方式,以合作社的方式,让全镇的民众都为自己打工,种出来的蔬菜,合作社以合理价格回收,再以高价卖给蔬菜贸易公司。

    不过这些都是隐藏在内心的想法,他的事业刚刚开始,还没有精力铺设太大的摊子,以免发生什么意外变故,反而断了开拓的机会。

    这时候,李青云收到姐姐的电话,说饭店里有一位老顾客,非要多买一些十年陈的五粮烧,问他还有没有,因为店里的陈酒不多了。

    李青云问那人要多少,毕竟陈年好酒自己也不想卖,只是为了拉拢一些高端顾客,才破例限量供应一些。一桌子菜,只提供一瓶十年陈五粮烧,价格也定的高,588元一瓶,并不比低端的五粮液便宜。

    李青荷本以为标这么高的价格,不会有人问津,毕竟五年陈的五粮烧才标188元,哪个笨蛋会花这么多钱,买一斤没名气的自酿土酒?

    可是事情就是这么奇怪,自从有一群来旅游的老人点了这种酒之后,居然喜欢上这种特殊香味,喝完之后,非要带回去一些。前天来的时候,李青荷说店里没货了,而弟弟又不在家,让他们等一等。

    这也是推托之词。没想到今天人家又来了,点了更多的菜,要了同样的一瓶十年陈,吃完喝完。又提出大量购买十年陈的要求。

    这下子。李青荷没办法拒绝了,只好给李青云打电话。询问他的意见。

    “那老顾客说,他们这群人开两辆轿车过来的,能装多少就装多少,说装一两百斤不成问题吧。”李青荷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没这么多……最多卖他一百斤。我马上从地下酒窖里搬出一坛,也算是一笔不小的生意了。”李青云说着,冲堂兄指了指山下,意思是说自己有事,先回去了。

    李青木让他该做什么就做什么,这里有他看着,不会有事。

    李青云点点头。『雅*文*言*情*首*发』很快回到自家别墅的地下室,这里摆放着几十个大酒坛子,其实大部分装的都是新酒,真正的好酒。都在小空间里藏着呢。

    这些陈年五粮烧,之所以能卖上高价,主要是吸收了小空间的灵气,形成独特的口感和香味,让爱酒之人,回味无穷,欲罢不能。只要有钱,掏多少钱都愿意收藏一部分。

    李青云不打算多卖,也不打算开出太高的价,只要让一些尖端顾客记得李家寨有这种好酒就行。想喝这种酒,就得来李家寨,老顾客可以外带一些陈年好酒,普通顾客,每桌只提供一瓶,想偷偷外带,都不可能。

    这是外面大城市里常见的饥饿营销法,只要商品独一无二,质量上乘,会有一批忠实粉丝,苦苦守候,苦苦等待,只为求得一件所钟爱的东西。

    一百斤的大酒坛子,李青云一个人抱得轻轻松松,放到皮卡车后箱斗里之后,想了想,又从小空间里取出十个十斤容量的空坛子,方便给客人携带。(www.pnxs.com 平南文学网)

    十斤听着很多,其实就是5l,装在坛子里,很不起眼。

    开车走出铁栏大门的时候,居然看到中年富商高强拎着大包小包的礼品,还带着一个漂亮的年轻女人,正准备按大铁门上的门铃。门铃和别墅大门上的门铃是相通的,方便生意上的朋友办事用的。

    李青云一脚刹车,停在高强旁边,按下玻璃喊道:“高总,你这是做什么?这才服了六天的药,就急着给我送礼?用药前我可给你交待过了,可别急着试枪,别刚给你筑造一座大坝,你就冲出一条缺口,真毁了根基,我可不给你治了。”

    高强老脸一红,吱吱唔唔的说道:“没有没有,真没办那事,只是不经意的擦了几枪,但绝没走火。不然,我怎么知道有用没用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这是自残,我可管不了你……”李青云说完,居然一脚油门,把高强扔下不管了,根本没打算收他的礼物。

    “哎哎,小神医,你别生气啊,我真没破戒……”高强撒丫子就追,追了几步,发现追不上,不过已看到李青云的车往哪拐,忙对后面发愣的漂亮女人喊道,“愣着干什么,快点跟我一起追啊!小神医厉害着呢,他说的准错不了!只用了六副药啊,我这用蓝色小药丸都不起作用的身体,居然在早晨硬成了棍子!这有多少年没有这种反应了,我自己都忘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高总,你慢点呀,人家穿着高跟鞋呢……不过这个小神医可真凶,居然不给高总一点面子,也不听高总解释。昨天夜里,高总都进去了,居然忍着没做,可把人家难受坏了!还以高总不爱人家了呢,原来都怪这个小神医……”这女人嗲声嗲气的,跑起来,乳摇臀摆的,倒也是个床上尤物。

    李青云确实不想搭理高强,六副药过后,刚有一点效果,就急着玩女人,真有好药方,也治不好这种人的病。怪不得爷爷不想诊治类似的病症,一是简单,二是某些人无下限,他不想沾边。

    把车停在青荷居门口,往里面瞅一眼,姐姐听到车声,已经走出柜台。此时已过了午饭的高峰,店内没有几桌客人了,请的一个临时服务员是村里的女孩,正坐在柜台旁边的凳子上打瞌睡。

    李青荷不会太过苛责村里的人,这也是个管理难题,只要过得去就行,没人的时候,随便她在哪里打瞌睡。

    “福娃,酒带来了吗?好的好的。就这个桌的老顾客要酒。”李青荷在门口一探头,就指着坐在大厅里的一个桌,一桌都是老人。

    李青云暗笑一声,原来还真是“老”顾客。年龄确实够老的。

    “小伙子。你把陈年好酒带来了?快点搬过来,让我尝尝。是不是真正的十年陈酒。咱先说好了,如果不到年份,我可不买。”一名头发花白的老人,挺有气质。笑呵呵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老人家你就放心吧,既然决定要卖你酒,肯定假不了。我们李家寨的农家乐项目刚开始搞,如果从我这里买到假货,我还不被乡亲们的吐沫喷死啊。”李青云说着,从柜台后面拿出一个盛酒的陶瓷容器。拍开大酒坛上的封泥,掀开绸布,一股浓烈的陈年酒香,顿时在青荷居漫延散发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好酒!”这一桌子的老头老太太顿时齐声称赞。他们的地位不低,这一辈子喝过很多好酒,但闻到李青云的空间藏酒,仍是赞叹不已。

    “不用尝了,就凭这香味,我闭上眼睛就能确定,这是十年以上的好酒。老马,你带来的正宗五粮液可以倒掉了,除了香精味,我还没喝到真正的酒味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你们别这么说老马,他丢了面子,回去肯定会骂他女婿,这是端午节他女婿给他送的酒。”

    大家一阵说笑,当李青云把一碗泛着金黄色的酒浆端到他们面前时,一些老酒鬼顿时一阵流口水的声音,一个劲的喊李青云,帮他们满上。

    李青云也不是小气的人,也看出这群老头老太太的身份和影响力,只要想喝酒的,统统给他们倒一杯。桌上有两个年轻人,应该是司机,面前没有酒杯,也没有插话的资格,只是陪着笑,嘴里急得直吧唧,也不敢说要尝尝。

    确定是他们想要的陈年好酒,老头老太太给钱很利索,酒钱五百八十八一斤,一百斤就是五万八千八百八十八元,加上这桌子酒菜,六万多,收他们一个整数,整整六万块现金,堆放在柜台上,而两名司机已把分装进小酒坛子的酒,搬进了所开轿车的后备箱。

    还好,是两辆商务旅游车,空间很大,这才能装得下。看来,这群老人早有准备,不但准备了现金,还准备了足够的空间。

    李青云送他们上车时,还看到后备箱里放着一些干蘑菇干野菜,看来路边摆摊的村民,也有不少收益。

    李青云返回饭店的时候,李青荷和服务员正看着这堆钱发呆。那女孩该辈分该喊李青云叔,此时正小声的说道:“……一坛子酒就换这么一大堆钱?那青虎大爷岂不是发财了?我去过他们家,满院子都是酒……天哪,就那样,青虎大爷还说他们家穷,真是个大骗子!怪不得春泰老祖宗把酒当宝,原来真是宝贝啊。”

    “小丫头片子,你懂什么,你青虎大爷卖的是新酒,不值什么钱。但储存十年以上的好酒,会增值数倍。当然,你还得遇到一位爱酒如命的豪客,这样才能卖出好价钱。”李青云说着,把桌上的钱拿起来,想了想,扔给姐姐一叠。

    “这一万给你,算是酒菜钱。这群老头老太太也比较会讲价,让我给他们抹零,把酒菜钱全抹去了。剩下的五万块,我给五爷爷送去一些,毕竟这些酒,是从他那里弄来的,得了暴利,得分给他们一些。”其实这是为了解释陈年老酒的来源问题,因为当初五爷爷为了赚钱,把家里存放的陈酒经他的手,转卖了出去,李青云说他存放一些,也能解释得过去。

    “去,看不起姐姐咋的?姐姐从你那里拉蔬菜,你可从没提过钱,现在卖的是你的酒,我哪能分你的钱?别让,再让姐生气啦!”

    李青云头也不回的跑出了青荷居,声音远远的传过来:“你小弟我现在是土豪,给你钱你就拿着,让来让去的多生分。走了,不送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