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 > 都市言情 > 农家仙田 > 第204章 表妹的邀请
    李青云去给五爷爷送钱,可人家不要,说卖十亿百亿,那是你的能耐,当初批发出去的什么价就是什么价。『雅*文*言*情*首*发』

    李青云没办法,只好说自己买到一些酒,一是为了收藏,二是为了给姐姐饭店里用,这五万块可以拉两千五百斤,让人帮他装车。

    听说李青云掏钱买,五爷爷不好劝说,说批发给人家二十块一斤,咱们赚了钱,批发给你,我不能赚你钱,非要按成本价10元一斤给他。

    五爷爷这人就是太实在,不管李青云怎么说,他就是认这死理。给完李青云,还担心不够城里的老板所要求的量,让李青云给对方解释一下,产量下月会补上。

    李青云心想,幸好以自己的名誉不常买酒,大多都是以城里老板的名誉收购,不然五爷爷一家岂不是整天白忙活?

    十元一斤,这五万块足足拉了五千斤,在李青虎的帮助下,都运到了别墅的地下室。既然对外公开这是他的私人藏酒,总要把样子做足。

    晚上李青云抱着一坛子十斤装的陈年好酒,来到了五爷爷家,说是在他家喝酒。很明显,他觉得占了便宜,不得不用私藏的空间好酒,答谢五爷爷。

    五爷爷品完他的空间美酒,砸吧砸吧嘴,说这酒好喝,比他藏的十年五粮烧都好,香味足,口感绵软,像是他自己酿的酒,但应该用其它手段勾兑了,不然香味不会这么完美。

    李青云没办法解释,只能赞同五爷爷的评价。现实中的一年,他的小空间相当于十年,当初存放进去的十年陈酒,加上这半年的变化。目前已经有十五年的口感,再加上空间的灵气,综合酝酿,形成新的独特口味。连原来的酿酒师都尝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这天晚上陪五爷爷喝多了。早晨正在睡懒觉,却被杨玉奴专门跑过来叫醒,说让他去看热闹。陈二狗结婚了,请了十辆轿车,算算时间,马上就该接回来了。

    李青云洗把脸。心想怪不得外面这么吵,鞭炮放得吵人。陈家沟到唐庄,没有好路,想走好路,必须从李家寨这边绕路。逢山涉水过桥,都要放一盘小炮,这一路上。没消停过。

    “陈二狗结婚,有什么好看的?别说十辆车,一百辆车也没兴趣看,在城里上班的时候。『雅*文*言*情*首*发』一堵车就是几百辆,早就腻歪了。”刷完牙,擦完脸,李青云才抱怨起来。

    “可不是我让你去看的,是姑妈说的……说让你感受一下结婚的气氛,毕竟新娘子是你当初的相亲对象,你就没有一点别的想法?”杨玉奴笑眯眯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想你妹啊……呃,哈哈,说错话了,我肯定没想你妹,要想也是想你。”眼看表妹变了脸色,李青云忙把她拉过来,搂着腰温存一会,才让表妹安分下来。

    “我妹妹还小,你要是敢想她,我就咬死你。”杨玉奴知道他说的是网络语,只是说顺嘴了,不过还是佯装生气,露出小虎牙,跃跃欲试,似乎想在李青云身上咬上几口。

    “咬字太凶残,身为女人家,要温柔的分开说。”

    “咬字分开读是什么意思?口……交?”杨玉奴不经意的拆分之后,顿时大窘,小拳头在李青云胸口上捶了好几下。

    “咦,外面谁来了?”李青云突然指着外面说道。

    杨玉奴吓了一跳,慌忙回头,却是什么也没看到。再转过来时,李青云的嘴巴早就移过去,等着她的嘴巴,两唇相接,一下子吻上了。

    杨玉奴瞪大了眼睛,想说表哥是个大骗子,可是嘴唇被他咬住一片,舌头趁机突入,她只觉得脑中一片空白,被李青云的动作牵着走,什么也想不起来,直到他的手不老实,在她屁股上乱摸时,她才羞涩的逃开。

    “就知道欺负我……讨厌!我在大门口等你出来,我要是不出来,我就去告诉姑妈。”说着,杨玉奴惊慌失措的跑出卧室,两腿酥软,差点撞在门上。

    李青云嗅了嗅手上的香味,极为陶醉的笑道:“看别人的新娘有什么意思,要看也是看自己的新娘子。算了,结未来媳妇一个面子,就出去看看热闹吧。”

    收拾妥当,出了老宅,杨玉奴扭捏的着在十几米外,一看到李青云,面颊又红起来。

    最近杨玉奴觉得表哥不太安分,一见面,总是会偷偷的挑.逗自己,今天更是过分,亲也亲了,摸了摸了,还想把手往衣服里钻,就算反应及时,也被他摸了好几把,湿漉漉的,羞死人了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答应了姑妈陪表哥看陈二狗娶媳妇,她早就逃到镇上工作了,哪好意思一直在门口等他。

    “走啦,一看到我就脸红算怎么回事?不知情的人,还以为我把你怎么着了呢。”李青云笑打趣着,拉住了杨玉奴的手,朝大路上走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想脸红的……都是你不好……都那样了,还想怎么着啊?”杨玉奴小声的反驳道。

    “都哪样了啊?还不是没那样!”李青云见表妹羞涩的模样极为诱人,顿时又起了坏心思,不过也只是口花花,在村子里,他可不敢乱来。

    杨玉奴气得胸脯直喘,呼吸紊乱,却见表哥坏坏的光盯着自己的胸脯看,这才知道他的坏心思,又羞又喜,侧着身子走,才安心一些。

    以前的时候,她经常被表哥无视的,现在终于像男女朋友那样,她倒有些放不开,不过心里却是一百个愿意,不然以她的武力值,早就把调。戏自己的男人踢飞了。

    今天看热闹的人不少,到路口的时候,媒婆二婶子正在人堆里聊天,由于嗓门极大,离多远都能听到她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……哼哼,十辆车算什么,都是一些破烂车,不值钱。我可听我儿子说了,福娃的一辆车就值百十万,刚才过去的那些车,加起来也不值一百万。当初要不是和唐月莲家里有点亲戚,我才不把她介绍给福娃呢,可是两人见面还没结束,陈二狗那龟孙子就进去搅和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说我气啥?成不成我管不着,那要看缘分。可是我气这个陈二狗不懂规矩,人家还没散场呢,就搀和进去。我更气唐月莲一家人势利,听说福娃没钱,就要去陈二狗皮毛厂参观,就要和陈二狗吃饭。哈哈,现在你们瞧瞧,陈二狗的厂子倒闭了,而福娃的公司开了好几个……我早就听说了,唐月莲一家子后悔得肠子都青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大笑,有一个六七十岁的老婆接道:“那是,当初福娃回村里,大伙都当他养伤,可是谁也想不到,他居然在村里种地,还把铁柱家的地承包了,整个一座小山,全部种上了……种上了……反正就是很高级的蔬菜,城里的大老板来了好多久,求着和他合作呢。不愧是咱们镇的第一个高材生,真能耐啊,前几天我卖了十几斤干蘑菇,居然卖了一千多块,搁在以前,陈二狗来收时,只给我一百多,那龟孙子太气人了,想起来我就恨不得骂他祖传十八辈。”

    “阿牛他娘,话也不能这么说,前几天你卖的蘑菇当中有不少猴头菇,还有一些竹荪,都是值钱的蘑菇,又遇到小汤山疗养院过来的退休干部,他们给的价格高,如果遇到普通游客,也只能给你几百块。”有人比较公道,讲出了实情。

    “那也比陈二狗那个龟孙子给的价格高!”那老婆依然坚持自己的意见。

    李青云躲不开这群村里人,当即主动打招呼说道:“哟,大家都在这里说话呢。那个二婶子啊,你看我也有女朋友了,你就别提当初相亲的事情了,整得好像我有多可怜似的。你要再说,过几天送订礼,可不请你去了,去了我家玉奴也不管你饭。”

    二婶子浑不在意的笑道:“哎哎,看我这张嘴,就是好唠叨。不过我可没说你坏话,帮你骂唐月莲没眼力呢。呵呵,白妮越长越漂亮了,又温柔又有学问,哪会不管我饭?等你们结了婚,感激我还来不及呢。”

    李青云和杨玉奴一家虽然认识,又有亲戚上的关系,但是说亲,还是需要通过媒人的。虽然媒人只是一个摆设,该有的规矩,乡里面非常讲究。

    杨玉奴害羞,不知道该怎么接,幸好这时候接媳妇的车队回来了,鞭炮声早就噼噼啪啪的放了几盘。走在最前面的一辆车,是接新娘的花车,一辆黑色的旧本田,挡风玻璃上的防爆膜颜色比较浅,能看清车里面的人。

    唐月莲今天打扮得很仔细,白色的婚纱,盘着新娘头,脸上的妆容有点厚,可是有婚前焦虑吧,脸色和精神不太好,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,神情有些恍惚。

    村里的孩子,跟着花车跑,欢笑着,叫嚷着,说要看新媳妇。而李青云握着表妹的手,看着花车里的女人渐渐远去,心中没有任何感觉……反而松了一口气,终于嫁出去了,以后不会有人拿自己和她相亲的事当话题了吧?

    杨玉奴偷偷看了他一眼,见他表情正常,于是笑着说道:“走,咱们跟着过河,去陈家沟看他们拜堂。再说,我妈好久没见你,有点想你了,说要给你做顿好吃的,答谢你为了帮她治病做所的努力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