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 > 都市言情 > 农家仙田 > 第205章 城里人来包地
    这顿饭不是好吃的,饭后没过三天,李青云一家子带上媒人,正式拜访杨玉奴一家子,除了一堆礼品,还给了八万八的定钱。『雅*文*言*情*首*发』

    定钱也叫押手,在外面的大城市叫订婚,在乡下没什么花样,只要交了押手,人家女方才认为男方是真心的。

    在当地,一般给八千都是高的,李青云给杨玉奴家里八万八,比人家普通人整套行程办下来都多。反正有钱,给表妹面子嘛,在十里八村,传出去也好听。

    在吃饭的酒桌上,当着婶子大娘的面,陈秀芝把自己戴的翡翠手镯给杨玉奴戴上,说这是祖传的,是李青云的奶奶给她的。现在李青云要订亲了,这个手镯自然要交到杨玉奴手里。

    这没法推辞,杨玉奴红着脸,让未来的婆婆给自己戴在手上。这个翡翠手镯色泽很好,碧绿色,透光度很好,像玻璃一样。戴在杨玉奴欺霜赛雪的手腕上,有说不出的美感,谐调自然。

    李青云的两个亲舅妈也来作陪,听说外甥有钱了,给杨玉奴家拿的押手都有**万,一个个亲热的不行,直问他怎么赚的,什么时候也给表哥表弟们指点一下发财门路。

    李青云笑着说是种地种出来的,说几个老表想要种地,可以到他们农场学,只要勤快,没有种不好的。

    两个舅妈只当他说笑,种地要能种出这么多钱,他们早就发财了,哪用求教李青云。

    见她们不信,李青云也没有办法。等过一段时间,这些老表们自己着急,求上门寻问发财问路,再给他们指点一条明路也不迟。

    回去的时候。杨玉奴一家子送他们,却听村里有人吵架。李青云本来也没想看热闹,却见唐月莲一家子带着哭红眼的女儿,骂骂咧咧的往外走。刚好和李青云这群人走迎头。

    陈二狗一门的人。有的劝说,有的帮着吵。而陈二狗却铁青着脸,一言不发。看到李青云,只是恨恨的哼了一声,转身回去了。

    唐月莲一家人也认出了李青云和媒婆二婶子。脸色有些尴尬,也有些莫名的愤怒,板着脸,一声不响的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他们走的是小路,准备从山路回唐庄,只和李青云一行人同行一段,就分了路。『雅*文*言*情*首*发』

    李青云的父母不明白这些人是谁。为什么对自家人怒视,等走到半路上,才听媒婆说清了原由。

    陈秀芝恍然说道:“原来那就是唐月莲啊,这家人真凶。还不讲理,我们没又没得罪她,居然瞪我们。幸好没有和她家结为亲家。这才出嫁几天呀,娘家人居然闹上门,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闹得沸沸扬扬,整个村的人都知道了,以后还怎么过?”

    媒婆二婶子说道:“管他们呢,又没经过我的说合,他们婚后吵架,也不用我去劝说。呵呵,说句不好听的话,如果福娃和白妮婚后吵架,我这个当媒人的就算跑断腿,也会帮着调和的。”

    李青云一家子大笑,说他们两个人感情好着呢,怎么会吵架,不过还是感谢二婶子的好心。

    说笑间,过了河,已回到李家寨的地盘。

    村长李天来刚好从垂钓中心过来,见到李青云,忙喊住他:“福娃,我有事找你!”

    李青云让家人先回去,他跑到村长面前,先是让了根烟,问道:“什么事这么急?”

    李天来接了烟,抽了一口才说道:“知道你今天去定亲了,本不该烦你,可是这事吧,不给你说说,我心里发虚。”

    李青云不说话,让他慢慢说。

    “今天有个城里人想到我们村包地,好地不种,只想承包一座荒山自己开发,出的价格也不低,本来我没同意,但是他挺有背景,喊来了洪副镇长。你知道的,洪副镇长那家伙有多精明,他说了一堆政策,又劝说镇里也会给予支持时,我也不好拒绝。”李天来说道。

    李青云不解的问道:“噢?这有什么问题吗?以前也听说有城里人来包地,只不过交通太差,最终赔了一年的承包款,合同没到期就跑了。现在有人来承包荒山,价格又合格,你们村委会同意就行了,和我说做什么?”

    李天来迟疑一下,继续说道:“他看中的地方在你南边,和镇子集市离的更近,是一座没有开发的荒山,本来有一部分土地属于镇上,但是洪副镇长说了,只要我同意承包,那些有争议的边界,可以归我们李家寨使用。”

    李青云皱眉想了一下才说道:“在我的农场南边?和青龙镇的集市更近?噢……我想起来了,有点偏,离正路有点远,和我的这座山坡高度类似。好多年没人种了,就是因为离大路远,怎么现在会有人承包?”

    李天来挠挠头,更加不好意思的说道:“我也觉得挺奇怪的,就趁着他们上厕所的时候,在厕所门口偷听他们说话,似乎还提到过你,说的不是什么好话。照他们描述的意思,好像开一个类似的农场,专门和你竞争。我不知道你们之间有什么仇,所以拿不定主意,特意来问你。如果真的是仇人,故意来使坏的,我宁可得罪洪副镇长,也不会让那小子得逞的。”

    李青云终于明白村长饶这么大弯子的原因了,笑道:“原来有人想和我竞争,开一个同样的农场?那人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“叫什么许靖守,听洪副镇长巴结他的语气,好像家里也是当官的,他父亲的职位至少比洪副镇长高。”李天来说道。

    李青云笑了,表情轻松的说道:“许靖守?呵呵,真是老熟人啊!你这么说,我就知道原因了。他爹是县政府办公室主任,来头确实不小。不过你不用担心我,只要给的价钱合适,你尽管承包,不过时间不要承包太长,三五年就足够了。毕竟,以后我们这里的一草一木,都会非常值钱。”

    李天来见李青云没生气,这才跟着放松下来:“我们还没谈到承包时间,只说了一个模糊价格,大概十万块一年,那座小荒山和山下一片池塘,都归他们使用。洪副镇长嫌贵,说让我们再便宜些,我就推托要和村里人商量一下,还没有正式答复他们。”

    李青云笑道:“十万一年承包那座小荒山,价格倒也差不多。只是时间上一定要卡死,签合同最多三年,如果他们要承包十年以上,你就加价,说这里已经搞农家乐开发,未来升值空间很大,承包十年的话,每年至少二十万。”

    “二十万一年?这也太多了吧!我之所以敢开价十万,就是不想答应他们,怕他们坏了你的农场生意。那……就听你的……明天他们再来时,我就这么答复。”李天来说完这些,就跟李青云聊些家常,让他去儿子的渔场里,帮着指点几句。说他懂技术,发了财,怎么也得照顾一下他家的壮壮。

    李青云一边答应着,一边却说他儿子不听话,上次让他降低养鱼密度,没听劲,最后鱼死了不少,才让密度降下来。可是还没过几天,他居然又补苗了。

    这让李青云彻底断了指点李壮壮的想法,这货的脑袋早就想歪了,以为多养一条就是多赚一条的钱,根本没考虑质量问题,科学养殖的问题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大早,李青云蹲在黄鳝池边给里面添加空间泉水,黄鳝长得很快,由于经常食用空间泉水,野性十足,卖相极好。里面大个头的,在八月十五前可以捞出一部分上市。不过怕影响其它黄鳝,李青云才没急着卖。

    一辆黑色的轿车停在铁栏大门口,走里面下来两名男子,竟然是昨天还提到的许靖守和洪副镇长。两人面有得意之色,许靖守站在铁栏门口喊道:“李青云,你在这里搞的不错嘛!上次在你们同学会上,听说你靠种植养殖发了财,特意来跟你学学!呵呵,开门呀,都是老交情了,不会连大门都不让我进吧?”

    有交情你妹啊!看你那一脸坏相,纯属欠扁。想让我开门?哼哼……算了,看这小子不远数十里的,来给自己开垦荒山,就让他们进来吧。

    荒山不是你想开垦就能开垦的,就算开垦成功,也不是你想种什么就能种的。三年的时间,光是杂草就让你头疼死。再说,你以为谁种出来的蔬菜,都能卖到天价吗?

    也不想想,今年有多少农户种出的蔬菜烂在地里,如果不是李青云收购一部分白菜喂鸡,本村的农户指不定会亏成什么样呢。

    等你赔得连裤子都卖掉时,残酷的现实会让你知道,跟土豪做邻居有多悲剧。强烈的对比,会让你的心理落差增强数十倍。

    “哈哈,原来是许少,怎么不在城里享福,跑到我们乡下做什么?”李青云说着,走到铁栏大门前,打开了大门,让他们进来。

    许靖守此时春风得意,好像两人之间真是朋友一样:“我是认真的,真的是来跟你学习种植经验的。最近我和秦瑶商量好了,准备用开店的钱,投资一座小农场。喏,就在你们南面,和集市挨着,将来到镇上卖菜也方便。”

    李青云听得蛋疼,在镇上卖菜?那种本地特有的低廉价格,会让你哭都哭不出来。真不知道这货的脑袋撞哪里撞坏了,居然跑到自己地盘上的耀武扬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