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 > 都市言情 > 农家仙田 > 第211章 新邻居也有一个漂亮表妹
    秦瑶和许靖守是带着礼物来的,估计想学西方人,拜访新邻居时,总要带两样东西,表示一下心意。www.yawen8.com来的时候,两人都非常自信,甚至有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,但是一进入李青云的别墅,那股自信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李青云和杨玉奴邀请他们留下吃午饭,他们推辞说有急事返回城里,就逃命似的,离开了别墅。

    “哼,真搞不懂秦瑶,明明和表哥分手了,却经常在表哥面前晃悠。她是不是后悔了?想要重新追求表哥?”等他们离开,杨玉奴立即有些紧张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开一个和我同样的农场,和我对着干,像是后悔的样子吗?而且感情的事,秦瑶应该很理智,不可能吃回头草的,我也一样。”李青云表明了态度,让表妹放心。

    杨玉奴苦苦思索道:“那好吧,我听表哥的……不过我总觉得他们没安好心。我听你说过,上次同学会,你们闹得很不愉快。还有一个做农贸生意的同学,和你关系不好,会不会是他和许靖守合伙,想要对付你?”

    “唔……有这个可能……但是,咱们的农场不是他们能够对付的。”李青云正说着,胡大海打来电话,说镇里的青玉环保公司买下的地皮可以开工了。

    而杨玉奴的手机同时响了,是蒋勤勤打来的电话,让她回公司一趟。平时可以偷懒,但公司新办公大楼的动工仪式,她可不能缺席。

    挂断电话,李青云和杨玉奴相视一笑,都明白对方的意思。这两个懒人,当习惯了甩手掌柜,把活都交给别人干。每过一段时间,去对一下账目就行了。

    开车路过守瑶农场的大门口时,却见里面的人惊恐的呼救,李青云降下玻璃。才听到村民喊叫的具体内容。

    “快救命啊。有人被毒蛇咬伤了,快去叫七寸……”

    “老板的表妹被毒蛇咬伤了。快把她抬出来……上医院吧,这是城里人,身子金贵着呢,别让村医治坏了。谁特么的有手机,快打120!”

    “来不及了,是眼镜蛇咬的,翻土打搅了它睡觉,这一口咬得狠……”

    说什么的都有,由于工地人多,乱哄哄的。www.yawen8.com叫嚷半天,李青云才看到一个身材火爆的女孩,穿着休闲迷彩服,被一群工人抬了出来。右脚的鞋子脱掉了,在脚脖子上方绑了一根绳子。

    杨玉奴突然惊叫一声,指着被抬出来的女孩说道:“咦?是她!找我比武的那个疯婆子,叫……叫伊雪艳,她怎么在这里?”

    李青云也看出来了,这个平躺着,胸脯都鼓涨得让男人心慌的女人,有一种特殊的魅力,见到她第一次之后,就会印象深刻,不会轻易把她忘掉。

    他的听觉更好,听工人七嘴八舌的议论,她竟然是许靖守的表妹,这也太巧了。她姓伊,应该是伊奇星的孙女,也就是许靖守的舅家的女儿。李青云曾经见孙大旗和八卦门的伊奇星对战过一场,事后孙大旗没少议论伊奇星,也算印象深刻。

    “谁帮她把毒吸出来,我给他一万块!谁先把治疗蛇毒的医生叫来,我给他一千块。”许靖守也算是个好表哥,焦急的在旁边大声嚷嚷,开出高价,请人给表妹治伤。

    秦瑶焦急的打着电话,似乎在给120讲述自己所在的地点,以及伤者目前的情况。听说是被眼镜蛇咬伤的,接电话的护士让伤者家属先自救,不然等救护车来了,可能会来不及救治。

    “表哥,我若是被毒蛇咬伤了,你会帮我把毒吸出来吗?”杨玉奴没催促李青云去救人,反而问了这么一句。

    “这还用问吗?那是必须的!”李青云刚开始没反应过来,看到表妹喜笑颜开的娇俏模样才明白,原来这是女人试探爱意的一种方式。

    “小丫头,开始给我玩心眼了呀!别忘了,我是蛇医,如果病情需要,就算是要饭的老乞丐,我也会帮着吸出毒液的。”李青云捏了捏她那挺俏白嫩的鼻子,然后打开车门,准备下去救人。

    “讨厌,你才是要饭的乞丐呢,又变着法子骂我。”杨玉奴也不生气,跟着下车。虽然讨厌这个爱比武的伊雪艳,但好歹是条人命,不可能熟视无睹的。

    李青云大步走过去,喊道:“地上铺件衣服,把人放路边!我七寸叔今天去城里办事了,不在家,我跟他学过治疗毒蛇咬伤的手段,让我先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你行不行啊,别耽误我们老板表妹的伤势,这可是眼镜蛇咬伤的,你看,这么一条大眼镜蛇,有两米多呢,刚被我们打死。”一名修路桥的工头,用树枝子挑着一条红黑相间的眼镜蛇,焦急的叫嚷道。

    许靖守刚刚从李青云家里出来,被他家的别墅装修气派吓住了,此时见他露面,脸上仍有些不自在。不过还算客气,质疑了两句,却被本村的村民打断了。

    因为本村的人,就算和李青云关系再差,在人命关天的时候,不会乱说话的。就像李大嘴,他就知道李青云跟七寸学过治疗蛇毒的事,没少在人群里显摆,说李青云收到军方送来的多少钱,也说李七寸那人傻,祖传的秘方,居然传给了没有血缘关系的侄子。

    于是这时候,本村的村民都知道李青云也会治疗蛇毒,纷纷打断许靖守的质疑,让李青云给伊雪艳治伤。

    早有人铺了一层衣服,把伊雪艳放到地上。此时的伊雪艳意识还算清醒,只是毒液开始在体内扩散,由于是混合毒素,伤口又疼又难受。她紧咬牙关,闭着眼睛,疼得直呻.吟,双腿微微颤抖。

    不过她听到李青云的声音有些耳熟,睁眼一看,顿时气得冷哼一声,特别是看到杨玉奴也跟在李青云身边时,就忍着痛说道:“不、不要……你帮我治!看到……你们……就讨厌!”

    “被这么大的眼镜蛇咬伤,如果你不想全身变得焦黑浮肿流脓水,你就老老实实的给我躺着。”李青云说着,蹲下来,拿起她受伤的一条腿,把她的袜子往下脱掉,看了看伤口。

    由于她穿的是普通运动鞋,脚脖处没有防护,如果踩到眼镜蛇或者进入蛇的防备区域,腿部最容易受伤的就是这一块。

    两只毒蛇的牙印子很深,注入的毒蛇也很多,此时伤口仍往外冒着血,而且伊雪艳感觉到疼痛,说明被咬的时间在十分钟之内。如果超过十分钟,麻木感会取代疼痛感,那时候各种毒发症状就出现了。

    伊雪艳的脚很白,被李青云握在手里,轻微的挣扎几下,感觉挣脱不开,就愤愤的闭上了眼睛。伤口在雪白皮肤的映衬下,显得更加狰狞。

    作口位置不适合使用吸取毒液的工具,李青云直皱眉,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折叠尖刀,在毒蛇伤口处划了两个小小的十字星,用手用力的挤压,有血液和微黄的毒液被挤了出来。

    伊雪艳疼得尖叫几声,大骂李青云,说他变.态,说他故意报复自己,才划伤自己的脚,如果留下伤痕,一定会找他报仇,然后哭着求表哥开车送自己去城里的医院,不要接受李青云的折腾。

    这时候别人才知道,原来她知道李青云的名字,而且似乎还有过矛盾。李青云也是微微惊讶,自己的名字好像没告诉过她呀,她怎么打听出来的?

    许靖守这个当表哥的心里也不好受,不过他看得出来,李青云确实在救治表妹,而且划的十字伤口极少,并没有故意毁坏表妹的美足。

    “别叫,再叫就把你的右脚砍掉!反正被毒蛇咬到这里,治不好肯定得截肢,说不定要从大腿根截掉!”李青云严厉的喝斥一声,嫌她挣扎得厉害,就在她脚心上打了一巴掌。

    啪的一声,极为响亮,这让伊雪艳瞬间安静下来,也让周围的人屏住呼吸,静候伊雪艳更强烈的爆发和反抗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“截肢”吓住了伊雪艳,还是这一巴掌起到了效果,她居然紧紧咬住牙,闭上眼睛哼哼几声,不再乱动。

    李青云感觉用手挤不出血液和毒液,才放下她的脚,接过杨玉奴递来的纸巾,把她脚上的血液擦干净。

    “算你运气好,我车上带有配好的蛇药,老老实实的等着,别再乱动,乱动一下,我就抽你一下。”李青云板着脸,严厉的说着,转身走到车子旁边,装作在杂物箱里找东西,其实却是从小空间里拿出两瓶药一小瓶橄榄油。

    眼镜蛇的毒是混合毒素,以神经毒素为主,血循环毒素为次,配制好的两种蛇药都得吃,一种喂六粒,一种喂四粒。

    伊雪艳神色复杂的瞪着李青云,乖乖的把药吃下去,此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,疼痛渐消,麻木感在伤口处漫延。

    “药我也吃了,也感觉好多了,不怎么疼了!你可以走了吧?哼,想让我谢谢你,没门!”见李青云蹲在她身边,没有要走的意思,伊雪艳紧握着小拳头,停放在平坦紧致的小腹,似乎随时都会出手揍他一顿,以报刚才被打之仇。

    “傻妞!现在不疼了,说明毒素扩散,从伤口处开始麻木,然后是整条腿,最后是全身……你以为眼镜蛇毒这么好治啊?忍着点,我帮你吸出一点毒素,真倒霉啊,哪次遇到你,就没有好事!”李青云说完,灌了一口橄榄油,直接开吸,救完人还有急事呢,哪有时间陪这个傻妞折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