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 > 都市言情 > 农家仙田 > 第215章 家中招贼了
    李青云进入小空间,找到灵虚道长留下的竹简,随便拿起一卷,细细观摩。『雅*文*言*情*首*发』竹简制作得非常简陋,不过字迹刻得非常清楚,只是老道士习惯用繁体字,看得李青云极为费劲,连懵带猜,往往才能把一句话梳理连贯。

    这一卷的开始,讲述了灵虚道人在地底洞穴里的日常生活,说山林里的野兽倒不可怕,只是无处不在的毒蛇,非常让人头疼。

    灵虚道人说,他在掉进地底洞穴的十天之内,被毒蛇咬中七次,幸好他的反应极快,在毒蛇下嘴之际,就用功夫崩开了毒蛇,然后用“气”把毒素逼了出来。

    李青云看到这里,笑了几声,道士嘛,吹牛的时候,就喜欢神神道道的,说用“气”逼出毒素,还不如说是内功的。爷爷喝多了就经常吹嘘,说自己的功夫有多高,内功修炼到哪个层次了,实际情况,和普通人没有什么差别。

    唯一见爷爷使展一次功夫,却是喝了他的空间泉水,从嘴里喷出一股白气,把几米外的窗户纸吹得哗哗响。

    接着往下看,灵虚道士提到地下暗河里有一种鱼,非常可怕,他在河边捉娃娃鱼的时候,差点被河中跳出来的大嘴巨鱼吞掉。他形容那巨鱼,浑身漆黑,长约两米,头大身小,满嘴尖齿,口可食人。

    这种鱼李青云也见过,只是没有灵虚道长讲得清楚,当时在水里,那条巨鱼只是惊鸿一瞥,没有看仔细。而在林中巨蟒腹中,那是一条小巨齿鱼,只见尸骨,也未见全貌。

    这一卷竹简看完。没有什么意义,一些事情李青云都经历过,在里面怎么找食物,李青云比他擅长。

    下面一卷和刚才那卷不相连。开头就回忆在道观里的种种。说想喝悟道茶了。里面提到,曾经有烂陀寺的番僧向他求一杯悟道茶。由于两人曾有过结,又在道观和寺院选址上,有过冲突,就奚落番僧几句。番僧没尝到茶,又被讥笑,含恨而去。

    灵虚道人写到这里的时候,有些后悔,说闻茶香而不得品,该是何等的残酷惩罚。不过在卷末又说,那番僧不在印度修行。偏要和一些喇嘛混在一起,行那双修之事,为武林正派所不耻,骂都骂了。www.yawen8.com还提他作甚,只是自己这一失踪,怕是那些番僧会来报复自己的弟子们。

    李青云有些明白,也有些糊涂。明白灵虚道长结了仇家,应该是悟道观消失的原因之一。糊涂的是,喇嘛在古代就叫作番僧,而他口中的这个番僧却是印度人,如果所说是真的,一打听就应该打听出来,当初和灵虚道人结怨的人是谁。

    灵虚道人叫这个印度和尚为番僧,应该有其它原因的,李青云想到这里,就不再多想,回头找个机会,向爷爷打听一下,应该能打听出来。

    除了记录这些日常行为的竹简,李青云终于找到一些不一样的东西,卷首就刻着“悟道入门心得”,说武功只不过是小道,他却一辈子醉心于武功修炼,反而误了大道,直到落入地底洞穴数年,才幡然醒悟,临终之时,把一些心得体会,记录下来,留给有缘人。

    这些东西写得玄而又玄,好多繁体字都不认识。李青云看得头脑发涨,懵都懵不出一句完整的意思,只好暂时停下来,留着以后再看。

    “这老道士一个人闷出精神病了吧?什么悟道心得,真要是悟道了,还会死在地底洞穴里?道观名字叫悟道观,一种圆叶子茶叫悟道茶,最后脑子胡思乱想,想出一些东西,又叫悟道心得?呵呵,我只能呵呵了……”

    悟道心得部分比较多,有三卷竹简,还有一些其它零碎的记载,李青云已经没兴趣看了,准备到新华书店买一本康熙大字典,学学繁体字,再看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谢康打来电话,邀请他去承包的工地现场参观,同时让他给这一段污水河流报价,总共一千七百米,三里多,水质已经发黑,说是附近的一家工厂排污管泄露,等发现时,已经晚了。幸好市政府在这条河段建有几个水闸,可以分段处理,及时封闭了这一段污染最严重的地方,河两岸的风景树也枯黄了,看样子染污得比较严重。

    谢康的公司接的是旁边的公园改造项目,只是这一段河流刚好转着公园,和公园里的内河也连着,如果不是及时截断连接点,公园内河的污染也会同样严重。

    李青云看了一圈,说问题不大,等他回去,就让青玉环保公司的人带着东西来,报价会比市价低,让谢康放心。

    谢康得意的笑了,不收李青云的那点别墅庭院规划费,要的不就是这效果吗?人情嘛,总是在还来还去中,越还越深,朋友就是这么处出来的。

    李青云办完正事,下午才回到李家寨。还没进别墅,就见旁边有工人议论纷纷,还有几名派出所的警察在那里询问什么。

    两名工人见李青云回来,就跑过来说道:“福娃,你回来啦,昨天家里进贼了,本来大伙都不知道,要不是见到别墅院子铁门上有一个手印,和你父母一说,他们才想起来进去看看,听说里面被人翻得乱七八糟,地下室里的藏酒也被人打烂几坛子!”

    “什么?进贼了?我爸妈怎么不给我打电话?”李青云听到这里,顿时急了,别的东西他暂时想不到,可是那半根百年人参还在屋里呢,被贼人偷走就惨啦。

    李青云急匆匆的想要跑进去,却被门口的警察拦住,大声喝斥道:“你干什么的?里面正在办案,闲杂人等不要进去添乱,要是破坏了现场,你负得起责任吗?”

    “我是这里的主人,不是闲杂人等。”李青云心急,恼火的瞪了那警察一眼。

    镇上的民警也不是人人都认识李青云,不过他这一嗓子惊动了正在旁边询问普通工人的警察,那人经常跟在所长刘向前身边,认得李青云,忙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李青云,你回来啦?我们所长和县里来的刑侦专家在里面呢,想要进去,我去通报一声。其实他也是好意,是怕你破坏了里面的破案线索。”那民警说道。

    “噢?进贼了,不是盗窃案吗?怎么还来了刑侦专家?难道有人受伤?”李青云急了,眼睛一瞪,身上隐现一股逼人煞气。杀过人的人,身上的气势可不是闹着玩的,据说杀人如麻的大盗,一瞪眼就能把普通人吓软腿。

    那警察微微一颤,觉得有些惊讶,没想到这么一个和和气气的年轻人,身上也有这股逼人气势。他指了指大铁门的一个人类的掌印,说道:“你先看看这个,县里的张科长说,这是用手按出来的,听说是江湖人干的。这是一个示威的印记,他以前见过,有过这些印记的地方,后来都出过血案,所以县公安局对这里非常关注,希望能提前破案,找出潜伏的罪犯。”

    李青云眉头一挑,从警察嘴里听到“江湖人”这三个字,感觉有些滑稽,不过看到这个成人掌印清晰的刻在大门正中间,他一点也笑不出。

    李青云有力气把这扇大门撞翻,却不一定能留下类似的掌印,他不懂这一掌有什么玄妙,叫爷爷过来,应该能知道一些。

    这名民警陪着李青云进入别墅院落,李青云见到父母正坐在主客厅的沙发上,和一名警察聊天。而大多警察他都不认识,应该是从县公安局过来的,拿着一些仪器,正在各个房间里忙活。

    刘向前跟着一名中年警官,听他喊张科长,应该就是警察口中的刑侦专家。

    “福娃,你咋回来了?不是说在外面办事,需要几天吗?唉,家里发生这事,没告诉你就是怕你担心。好好的,咱们又没惹过事,怎么会有人上家里翻腾?还在门上留下手印?看着怪吓人的。”陈秀芝见儿子回来,忙从沙发上站起来,却不敢乱动,似乎怕破坏什么犯罪现场。

    李承文也站了起来,声音有些干涩的说道:“你爷爷刚才来过了,说没有什么大事,说要是害怕,咱们全家就都搬到竹楼,和他一起住。”

    李青云笑了笑,说自己不害怕,只想闹清楚发生了什么事。在别墅正门的木门上,也有一个手印,李青云看了看,大小和院子大门上的那个类似,尼玛,在木门上留下一个手印更难,这纯是技术流在炫耀。

    李青云暗暗恼火,决定今晚就把两条大蟒蛇放出来,哪个混蛋敢再来炫耀,统统吃掉。什么狗屁江湖人,自己又没招惹他们,他们凭什么上门来炫耀?

    派出所所长刘向前听到李青云的声音,和张科长说了一声,两人从里面走过来,指着客厅正中的红木条机,让李青云看。条机又叫长案,一般放香炉之类的东西,在显眼处,上面刺着一把刀子,刀子上穿着一张纸,纸上面有几个血字:“把不该拿的东西交出来!不交就死!”

    “李青云,这话是什么意思?最近你有没有拿过别人的什么东西?”刘向前和他熟,直接问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