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 > 都市言情 > 农家仙田 > 第216章 和贼人耗上了
    李青云心想,老子什么时候拿过别人的东西,要拿也是别人拿我的东西,好不容易掉进地底溶洞,也只得到一把破剑,转手就给了爷爷,爷爷又给了玄印道长。www.yawen8.com

    神话剧中,别人奇遇不是仙器就是神器,自己奇遇一回,屁都没落着,家里还招了贼。对了,自己的百年人参……

    想到这里,李青云先是摇头,边说边往自己藏人参的主卧室跑:“我啥时候拿过别人的东西,特么的,这贼喊捉贼,玩的挺愉快啊。我的百年人参在这屋里藏着,我看看还在不在?”

    百年人参就放在床头,准备采用阴晾法,而且正午太阳照射时,也会见到一些太阳,不会霉变的。这是他试验一下晒参技巧,如果纯粹想晒干,不如绑在小空间里的小太阳上,和那条倒霉的烙铁头蛇,一起烘烤,绝对干得很快。

    跑到屋里一看,果然什么都没有了,连床头放人参的木盒都不见了。床头柜里,连内.裤都被翻腾出来,扔得满地都是。

    “我的百年人参不见了,价值几百万啊!”李青云惨嚎一声,心疼得直想打滚,这可不是装出来的,目前正穷,卡上只有一百多万了,又是青黄不接的时候,这大半根人参,可是他行医赚钱的不二法门。

    “什么百年人参?听你父母说,不是没丢什么东西吗?只是翻腾得厉害。”张科长倒也不凶,语气平和,只是满腹疑惑。

    李青云叫嚷道:“百年人参是我进山挖出来的,又没跟父母说,他们哪里知道呀。那么大一根的百年人参……对了,我有一个病人叫高强。他和他的女秘书亲眼见到过的,因为我曾卖给他一个小支杈,卖了一百万。”

    张科长一听,顿时严肃起来。叫一名助手记下这条重要信息。当场表示,会找高强调查取证。如果所言为真,丢失几百万的财物,已是大案,就算没有门上的几个手印。警方也会重点调查的。

    有做技术的警察在李青云所指的位置,找到一丝痕迹,对张科长点点头,说道:“像是有晾晒人参的痕迹,有水分蒸发的细微黄渍!”

    二楼和最顶层的阁楼没有住人,连床都没有,倒也没处可翻腾。一楼十多个房间。全部排查过了,警方又询问李青云一些例行问题,很快就离开,说是到村里探查一下情况。又嘱咐李青云,在破案之前,最好不要再住在这里,以免发生不测。

    送走警察,李青云一家人被同村的工人围住,纷纷出言安慰。www.yawen8.com耳朵尖的人已经听说了,李青云丢失了一根百年人参,价值几百万,警方已经把这当成了重要案件,正在追查嫌犯。而这些工人在安慰之际,纷纷表示,绝不是自己干的,然后一番吐咒发誓,以表清白。

    李青云说相信他们,因为这个贼会功夫,大家没事就散了吧,该忙什么就忙什么,只是一根人参,没丢现金,不耽误给大家发工资和奖金。

    打发走工人,李青云才问父母:“昨天金币和铜币在哪里睡的?要是这些人能轻易的进入咱们的农场,河里的老鳖和鱼就麻烦了。要是心中恶毒,给河里倒几瓶药,我们这些天的辛苦就全废了。”

    “两条狗在老宅睡的,毛毛非要和它们玩,我们觉得有工人在值夜看守,应该没有什么事,哪曾想别墅里进了贼,还偷了百年人参,直是损失惨重。不过你这娃也真是的,挖到了百年参,怎么也不给我们说一声,要是放在老宅里,也不会发生这事吧?”陈秀芝埋怨道。

    李承文在旁边叹息道:“现在先别说这些了,赶紧回去收拾东西,今晚咱们住老爷子那里。福娃,你也收拾一下东西,看看别墅里还有什么值钱的,先搬到你爷爷那里。”

    李青云摆摆手,非常恼火的嚷嚷道:“爸妈,你们回去收拾东西吧,搬我爷爷那里住也放心。我把这里收拾一下,就不过去了,今晚我让金币和铜币陪着我,拿把猎枪,会一会这个贼!”

    两人又劝了一会,见李青云铁了心要和贼斗一场,又气又担心,说让他爷爷来收拾他,这么大的人了,还不知道轻重,贼人一巴掌就能把铁门按个印子,你怎么和人家打?

    看到两位老人气乎乎的离开,李青云耸耸肩,表示无奈。就算他们请爷爷过来劝说,自己也不会离开的。特么的,这贼不来就算了,要是再来,绝不放他离开。

    金币和铜币灰溜溜的钻进来,卧到李青云脚下,呜呜两声,无精打采的,似乎知道家里丢了东西,它们觉得挺没面子的,没有了往日的神采飞扬。

    表妹杨玉奴打来电话,似乎刚刚听说家里招了贼,专门打了一个电话安慰他,并问他晚上要是害怕,可以喊她父亲过来守夜,说她父亲功夫很强,并不比李青云的外公差多少。

    李青云就笑着说,别的人就算了,要是你能来陪我,肯定不怕几个小毛贼。杨玉奴“呸”了一声,说他还是没丢值钱的东西,居然还有心情开玩笑。

    下班后,杨玉奴过来陪李青云,晚饭在青荷居吃的。高强和他的女秘书专门过来解释,说警察已经找他谈过话了,除了证明那根百年人参是真存在的,也洗清了自己的嫌疑,说自己身家数亿,绝不会干这种没品的事。

    李青云说相信他,让他不要有心理压力,帮自己证明百年人参的价值,已经帮了很大的忙,让他安心恢复身体,其它的不用操心。

    在饭桌上,李青云的父母仍然劝说,让他不要逞强,在爷爷家里住,不要一人住在别墅里,不安全。不过他爷爷李春秋却是让众人安心,说尽管住,没什么大不了的,说相信李青云的身手。而且有两条人精似的猎犬陪伴,应该不会出危险。

    老爷子这么说了,李青云的父母顿时没了主意,疑惑的看了看自己的儿子。怎么看也看不出他有什么“身手”。

    饭后。李青云把表妹送回家,拒绝了她父亲的保护。

    告辞离开时。外公陈三思居然专门在门口等他,问道:“福娃,惹事了吧?我很好奇,你拿了什么东西。居然惹动大手印的传人从深山里出来,向你索要?”

    李青云郁闷的说道:“什么大手印的传人?听不明白!不过我确实没乱拿东西。如果真要算起来,也只是在悟道观下面的地底溶洞里,捡了一把破剑,是灵虚道人的,不过那剑已经被玄印道长拿走了呀。现在玄印道长应该快进入那个地底溶洞了吧?”

    陈三思恍然,说道:“果然和那老道士扯上了关系。他失踪这么多年。尸体早该烂了吧?捡到他的破剑,有没有见到他的尸体?那老道士有几个特点,人尽皆知,比如剑不离身。喜欢随手记一些感悟和招式,喜欢神神道道的讲一些玄理妙法。他栖身之地,有什么文字留下吗?”

    李青云愕然叫道:“灵虚道长的这些习惯,人尽皆知?确实写了一些文字,不过写的是张三丰“大道论”的开篇,没什么其它的呀?”

    竹简的事,早就放在了小空间,现在拿出来也不好解释,索性全部否认,就当没这回事。

    “唔?这倒怪了,难不成那老道士晚年转性子了不成?算了,我对老道士的武功也不敢兴趣,不是一个路子的。不管是什么东西,你最好向玄印打听一下,看看是不是别人发现了什么东西,把矛头指向你这个第一个发现者。”陈三思疑惑道。

    “好吧,我马上给军方的熟人打一个电话,问一问玄印道长走到哪里了,见没见到灵虚道长的尸骨。”李青云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些深山里的喇嘛多年不出来,不太讲究外面的法律,既然盯上了你,终归很危险。这几天,我让你大舅,到你那里住几天?”陈三思问道。

    “深山里的喇嘛就是大手印的传人?烂陀寺的人?”李青云脑中闪过一道亮光,似乎把一些零散的线索串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唔?你也知道烂陀寺?是不是你爷爷那老东西告诉你的?他和灵虚道人一脉的人,掺合比较深,也和烂陀寺结过怨,你最好当心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李青云无话可说了,总算知道江湖人怎么结怨了,以一个莫须有的罪名,就敢往家里钉威胁信,不过自己确实拿了一些竹简,这些喇嘛怎么确定自己拿了东西?连跟自己睡了十多天的蜜雪儿都不知道自己拿了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在那个小山洞里面,自己唯一没有搜索的就是茅草屋里的厨房用具。难不成,里面隐藏着什么,让人知道灵虚道人留有竹简?

    真特么的操蛋,想一想,什么都齐全了,就是没有刻刀,也没有制作竹简的剩余部分,难不成那些空白竹简放在了茅草屋的角落里?被最近进去的喇嘛发现了?

    不过写威胁信的人,自己也不确定什么,写的言语非常模糊。

    想通了这些,李青云心中略安,对外公说自己没事,最近一段时间,暂时住爷爷家里,不用大舅过去冒险。

    陈三思见李青云坚持,也不再劝说,毕竟他们老李家也有一个真正的高手,他就算关心外孙子,感觉也轮不到他先出手,等事情有了眉目,再过去帮忙也不迟。

    当天晚上回到别墅,李青云立即把两条巨蟒放出来,让它们在院子里自由的活动。同时让两条猎犬,在整个农场警界,如果有什么情况,立即发出警报。

    李青云发怒了,不管来的是哪方高手,只要敢再露面,统统吃掉,绝不留情。

    ps:

    原来一不留神就月底了,这日子过得真紧巴,白天上班,晚上码字……啥也不说了,月底了,求几张月票。据说十一也只有两天假,还要看公司安排到哪一天,苦逼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