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 > 都市言情 > 农家仙田 > 第219章 紧张气氛
    清晨,李青云看着院子里还带着湿意的青石地板,非常满意的点点头,昨天夜里擦干净几点小血迹之后,又用水冲洗了好多遍。www.yawen8.com

    虽然觉得仍不保险,但是已经没有更好的办法。他觉得,想要让一个人彻底消失又不留下一点点证据,最好的办法就是直接收进小空间,用灵体把对方虐死。

    洗脸刷牙之后,路过被黑衣人拍碎的青石地砖处,咋看咋不顺眼,于是从墙角剩下的砖堆里,找到一块新地砖,费了很大的力气,才算换上。

    拎过来两桶水,把这一片重新清洗。边洗边叹息,李青云觉得自己肯定有强迫症,为了把杀人的痕迹减到最少,干的都是什么事啊。

    冲洗完,也不拖地,自己跟自己生闷气,跑到河边,挖了几十株各色小野花,扔进小空间。

    他觉得杀几个坏蛋之后,心里居然不平静,有点丢人。只好不停的劳动,分散注意力。

    两只猎狗进入小院,疑惑的嗅了嗅,似乎闻到了血腥味。但是,昨天它们并没有发现外来的陌生人,也一直被李青云隔离在别墅院外,并不知道里面发生的事。

    李青云在埋尸体的空地上,种满了野花,这才拍拍手,返回现实世界。看两只狗在那里嗅鼻子,没好气的扔给它们两条空间活鱼,让鱼腥味遮掩细微的血腥味。

    吃了鱼,两只猎犬果然不再嗅鼻子,李青云带着它们去跑步,不再练习擒拿术。昨天夜里一战,他觉得擒拿术不好用,对付普通人还行,对付练家子。根本拿不住人家的身体,瞎费劲,还不如用拳头爽快。

    沿着农场内的小路,缓缓慢跑。两只猎犬跟在后面。只是时不时的会被草丛里的青蛙、野兔子吸引。

    山坡和池塘之间的小路,有时宽。有时窄,布满荒草,按照李青云的设想,应该铺成一条水泥小路。只是账户上钱不多。还没开始规划这一块。

    跑了一圈,汗没出气没喘,跑到别墅门口的时候,看到爷爷正背着手,站在池塘边观鱼。

    “爷爷,你怎么来了?”李青云停下来,故作平静的打招呼。

    “我就过来看看。没什么事,你该干嘛就去干嘛,不用管我。『雅*文*言*情*首*发』”李春秋头也没回,淡淡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好吧。您随意……”李青云不知道爷爷是什么意思,只好继续跑步。

    还没跑远,就听爷爷意味深远的说道:“院子清扫得很干净啊……”

    李青云脚一软,差点没摔个跟头。什么意思,难不成爷爷知道点什么?昨天打斗时,没感觉到周围有人啊?

    再跑一圈回来的时候,爷爷已经离开了。李青云暗暗松了一口气,关上别墅门,准备回老宅吃早饭。

    李云聪贼兮兮的凑过来,神秘的笑道:“福娃哥,前几天进城,你猜我看到了谁?”

    “胡总还是习总?”李青云打趣道。

    “去!别胡扯!我跟你说了吧,我看到了陈二狗和唐月莲。你猜我在哪里看到他们的?”李云聪贱性不改,一句话不说完整,让人猜来猜去的。

    “对他们的事没兴趣,你说不拉倒,我还赶着回去吃饭呢。”李青云说着,就要离开。

    李云聪忙拉住他,无力的说道:“和你说话真没劲!你就不能配合一下?实话跟你说了吧,我和我爹去县医院办事的时候,看到他们两个进了性病专科。嘿嘿,你懂的……他们才结婚几天呀,就一起进性病专科,你猜是谁的问题?”

    “你小子烦不烦啊,再让我猜猜猜,我抽你。陈二狗和唐月莲他们爱干什么干什么,你能不能别在我跟前说?别说他们得性病,就算得了艾滋,我也没兴趣知道。”李青云说着,已经走出铁栏大门。

    李云聪追了出去,笑嘻嘻的说道:“幸好当初你没跟唐月莲愿意,不然的话,中招的肯定是你。我妈那人吧,什么都不懂,居然就敢给你乱介绍。不过她把你和白妮撮合在一起,倒是办了件好事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我和表妹自己谈的好不好?你没事就去农场干活,别跟着我。”李青云心里正乱着呢,不想听李云聪在自己耳边胡扯。

    李云聪嬉皮笑脸的,没当回事,继续跟着说道:“没到上班时间呢,早饭也没吃呢,刚好到你家混顿早饭。对了,我听说你别墅里进贼了?警察破案没有?丢了根百年人参,那损失可大啦。”

    李青云拿他没办法,只好带他回去。正往回走,却听身后有女人大喊:“小神医,你等等我,我的病好啦,我能睡着啦,今天专门请假过来,求你再给我开副药……”

    李青云回头一看,原来是谢莉,那个省城的会计师,天刚亮就从省城赶到青龙镇,起的还真早。

    第一次给她开的方子只不过是试验用药,如果病情真的好转,和药方关系也不大,李青云觉得应该是那些空间野枣的作用。不说里面蕴含的灵气,野枣本身就有安神助眠的功效。

    这女人挎着个包,气喘吁吁的跑到李青云跟前,可能是累得,脸上红扑扑的,比第一次见她时的憔悴强太多了,脸上的花斑也暗淡很多,涂了一层粉,几乎看不到脸上的斑纹,居然也有几分姿色。

    “别喊我小神医,喊名字就行了。你在铁栏门口等着,我饭后就过来。就算真是神医,也得吃饭填饱肚子吧?”李青云笑着回应道。

    “哎哎,是我太心急了。那李神医,你先去吃饭,别忘了给我开药呀。”谢莉说着,又是点头又是鞠躬,对他充满了感激和信任。

    李云聪在旁边看得目瞪口呆,小声嘀咕道:“你小子什么时候变成了神医?你该不会打着爷爷的名头行骗吧?这婆娘三十多岁,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纪,你该不会用双修**,帮她治愈了性.饥渴的顽疾吧?”

    李青云在他脑袋上抽了一巴掌,让他闭嘴。什么跟什么呀,这货越来越不靠谱,脑袋这么大,整天也不知道他乱想什么。

    回到老宅,家里一切正常,父母做好饭正等他回来。在饭桌上,陈秀芝说,明天就不回来做饭了,跟爷爷奶奶搭伙。李承文在旁边解释道,说这是你爷爷的意思,清晨回来的时候才说的,不知咋回事,说是最近几天可能有些危险,让大家都当心一些。

    听到这消息,李青云头疼啊,爷爷肯定知道点什么,但不知道爷爷看到多少,如果看到两条巨蟒和两具尸体在眼前凭空消失,不知道他还有兴趣练武吗?人生观世界观会不会完全颠覆?

    李青云故作平静的说道:“唔,搭伙就搭伙吧,明天早晨我也去爷爷家吃饭。对了,毛毛上学我来接送,姐姐你就在店里吧,别乱跑,需要什么东西,让人家送。”

    “你跟爷爷到底打什么哑谜?都感觉到危险了?实在不行,毛毛这几天不去上学了,我们再去报警?”李青荷有些焦虑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能有什么危险,只是一天没抓到乱按手印的毛贼,大家就一天不安心。吃饭吃饭……靠,大头,你别闷着头光吃饭,给我留点菜。”李青云没留神,发现最爱吃的香油拌蒜苗被李云聪吃光了,顿时大急,以闪电般的速度,从他筷子底下抢过最后一截蒜苗。

    “切,就吃你点蒜苗,你急什么呀,不吃了,都给你吧。唔……苦瓜炒肉片真带劲,大娘啊,你得教教我妈,这花椒和辣椒放不对比例,就是没你做的好吃。”说着,几筷子差点把盘底子撅翻。

    毛毛不乐意的嚷嚷道:“这盘苦瓜肉片是我妈妈炒的!大头叔叔,你别吃完了,苦瓜我也喜欢吃!”

    好吧,有这个二货在场,谈论再危险的事件也紧张不起来。

    饭后,李青云开着车,送毛毛去上学,顺便把童童也捎带着。路过铁栏杆大门时,看到表妹杨玉奴正陪谢莉在那里说话,她手里还牵着匹白马,正是白加黑。

    嘎吱一脚刹车,把车子停在路边。

    “玉奴,怎么站在这里?我要送两个孩子上学,你要是上班,顺便把他们送到幼儿园?”李青云下了车,晃了晃车钥匙,准备把车交给表妹开。

    “我见有人在大门口,就过来问问情况。原来是找你看病的,我以为是干嘛的呢。”杨玉奴笑着回答道。

    白加黑见到李青云,激动的扬起前蹄,一声嘶鸣。它太高兴了,好几天没吃到小空间里的植物,嘴里都淡出个鸟来,再吃不到好吃的,它就准备从杨玉奴身边逃跑。

    李青云把车钥匙给表妹,接过马缰绳,亲热的拍了拍它的脑袋,让它不要着急。转身对表妹交待道:“最近有点不太平,你路上小心些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啦,烂陀寺的喇嘛又不是疯狗,他们也会顾忌很多人。至少一向中立的陈家沟,他们不敢轻易招惹,你外公发起火来,那个大耳朵番僧都会退避三舍。”杨玉奴轻松的摇了摇车钥匙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李青云目送表妹开车离开,他牵着马,请谢莉进入别墅治疗。只是总感觉背后有人窥视自己,往后看时,也发现几个路过的游客,但是以他的眼力,分辨不清哪些是潜在的敌人。

    他心里暗暗发狠,要是这些喇嘛敢来伤害自己家人,来一个杀一个,杀一个埋一个,一直杀到对方不敢来为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