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 > 都市言情 > 农家仙田 > 第220章 上门索人
    开好药,送走谢莉,李青云从小空间取出一些青草和青菜,给白马喂食。『雅*文*言*情*首*发』最近几天,这匹马好像瘦了一圈,却更加精壮了,个头也高了些,未来岳父可能会驯马,把它打理得很好,马蹄铁、马鞍、缰绳,拴得松紧合适,基本上没有不适的反应。

    明天是周六,谢莉说这几天不走,直到病情稳定之后,再回去上班。今天她走的时候,给了一万块的医药费,说这是她的一点心意,也是力所能及范围内的诊金,希望李青云不要介意。

    一百万也罢,一万块也行,李青云一直给病人说,诊金随意给。可是真治好了病,病人没一个随意的,在自己的能力范围之内,尽量给一个让大家都心安的数字。

    马儿吃得很香,撑得肚皮圆滚滚的,仍然不肯停嘴。

    猫蛋兴奋的跑进来,手里拿着两个绿皮鸡蛋,大声叫道:“福娃哥,咱们养的鸡下蛋了,你看,全是绿皮的,今天下了四五十个,木头哥还在满山遍野的找,应该还能再找到一些。”

    李青云接过鸡蛋,发现都带有细微的血迹,个头不小,只比普通的鸡蛋小一圈,这在绿皮鸡蛋当中,已算是大个头。而且,这是蛋鸡的第一个蛋,比正常时期的蛋小,以后如果营养跟得上,下出的绿色鸡蛋和普通鸡蛋一样大小,也不是没有可能。

    “不错啊,这么快下蛋,全是你和木头的功劳,这个月我给你们增加奖金。捡到的鸡蛋,先放到山顶的小屋里,等攒够两三千个,咱们再卖。”李青云笑道。

    猫蛋挠挠头笑道:“嗨。奖金不奖金无所谓,你又没少给我,说是工资三千,哪个月你给的钱都没少过五千。我还能再贪心不成?嘿嘿。照这势头,攒两年钱。我也能娶媳妇了。”

    李青云拍着他的肩膀笑道:“哈哈,娶媳妇的事不用你操心,等到春节,打工的漂亮妹子都回来时。我就帮你托人说媒,哪个漂亮娶哪个,钱的事你不用愁,我给你全包了。”

    猫蛋急忙摆手说道:“不行不行,娶媳妇哪能让你出钱,这不像话。我爹说啦,只要今年定好亲事。开了春就给我盖新房子。如果盖房子的钱不够,哥你得先借我点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借不错的,需要钱就提前打招呼,我会给你留出来的。”李青云正说着呢。看到李云聪探头探脑的往院子里看。

    猫蛋也看到了李云聪,顿时喊道:“大头,你干啥呢?想进来就进来,什么时候学会蹲墙角了?”

    “你才蹲墙角呢,你全家都蹲墙角!我这不是帮福娃哥防备小偷的嘛。www.yawen8.com对了,二爷那边好像来了两个和尚,浓眉大眼大胡须,感觉不太像汉人。在门口叽里咕噜的说了一通鸟语,又用生硬的汉语让二爷把人交出来,听得大伙都莫名其妙。二爷好像听烦了,一推门就出来了,最后你们猜咋了?”说到最后,李云聪的毛病又犯了,贱兮兮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大头,你要不说,赶紧滚蛋,别耽误我们谈正事。什么和尚,什么鸟语,什么猜什么,有意思吗?”猫蛋刚谈到房子的事,就被李云聪打断,有些不乐意。

    李青云也乐道:“今后要是再让我们猜这个猜哪个,你自己趴地上滚出去。”

    李云聪指着他们,无奈的说道:“没劲,你们两个真没劲!一点幽默细胞都没有。好吧,我直说了吧,二爷推开门之后,二话不说,一巴掌一个,全都抽飞了,正好落在河里。我跑过来报信的时候,那两个和尚还在水里游泳呢,把钓鱼的顾客气得直骂娘。”

    “唔?来两个和尚?直接找我爷爷要人?呵呵,那两个和尚多大年龄?”李青云眉头一挑,神色不善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有一个四五十岁,壮得像头牛,留着大胡须,很彪悍,一些城里的女游客,看得眼睛都直了。听他自己在门口介绍,好像叫什么昆格桑。另一个三十来岁,哇哇乱叫,一句汉语也不会说,也不知道他叫什么。”李云聪回答道。

    只要不是那个七八十岁的番僧亲自出马,李青云就不担心。

    刚想到这里,就听电话响了,是旅游投资公司的总经理罗朋打来的,非常郁闷的抱怨道:“老板,紧急求助,紧急求助,咱们垂钓中心来了两个疯和尚,不知怎么掉进了河里,也不上来,就在水里游泳,把咱们的顾客搅得无法钓鱼,又吵又闹,正要求我们退钱呢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我知道了,我马上就过去看看。”李青云说完,只锁上别墅门,大院门都没关,直接跳上马,赶往垂钓中心。

    李云聪一脸兴奋的跟在后面,说要去看热闹。还想扯住马尾巴,噌个顺风马,差点被白加黑一脚踢飞,这才心有余悸的安分下来,一步一步的走过去。

    猫蛋对这些兴趣不大,李青云没喊他去帮忙,他一般不会离开工作场地。木头正在满山遍野的找鸡蛋,他不可能偷懒。

    李青云骑马穿过摆摊小路,村里人和游客没少发出惊叹声,还有游客拿出手机,慌忙拍照,把刚刚拍到的骑马照片,发到朋友圈。

    到了垂钓中心,里面闹腾得正厉害,上午的顾客只有二十多位,不过围在一起,叫骂声倒也声势惊人。

    村长李天来和会计李春易都来了,本来村里应该有个民兵排长管治安的,可是村里人都外出打工了,根本没合适的人当。村长的堂弟想当民兵排长,可以拿点补贴和工资,可是很多村民不同意,最后也没当成。

    一般村里出了啥事,都是村长露头。今天遇到这种情况有些特殊,是外来人,似乎还有些和普通人不同,居然是两个深山里出来的和尚,骂没用,打也打不过。而且,人家缩在水里不出来,你也不能跳下去吧?

    旅游投资公司的总经理罗朋一脸无奈的站在村长身边,还时不时的对老顾客说几句道歉的话。

    围在医馆门口的病人或者病人家属,也站在一边看笑话,也有人觉得好玩,拿出手机,在现场拍照。

    李青云骑着白马,极为拉风的出场,顿时吸引了众人的目光。

    “李春秋,你做过什么你心里明白,我师父说了,你要是不交出我四个师弟,他老人家会亲自下山,找你讨个公道。悟道观早没了,灵虚老牛鼻子也只剩下一把骨头了,看你还拿什么和我师父作对?你要是不守规矩,那我们也不会客气……”

    这个四十多岁的大胡须和尚在水里连激起水浪,边扯着嗓子大吼,中气十足,叫嚷半天,似乎一点也没觉得累。另外一名年轻的僧人,不太说话,只不过激起的水花更大,翻着花样在水里游动,故意惊扰垂钓中心的水面。

    当这个名叫昆格桑的大胡须看到李青云之后,顿时停住了叫嚷,和水里的师弟小声嘀咕几句什么,居然顺着竹棚柱子爬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李青云?”昆格桑拦在白马前,非常不客气的叫嚷道。

    他的声音极大,语调也非常生硬,震得竹楼缝隙里,居然发出“嗡嗡”声。

    白马一晃耳朵,极为不满的“昂哼哼”一声嘶鸣,扬起前蹄子,身子半立,就朝大和尚的脑袋踏。

    昆格桑表情未变,站在原地没动,眼睁睁的看着马蹄子踏下。

    马蹄子离他的脑袋还有半尺的时候,李青云猛然一勒缰绳,硬生生把马的下踏之势止住,然后轻飘飘的转了小半圈,马蹄子安然落地,并没有踏在大和尚的脑袋上。

    “我就是李青云!你是谁?”李青云同样面无表情,装作不知根底,眼中闪过一丝疑惑和茫然。

    “我叫昆格桑,从山中的烂陀寺而来。本来想找你爷爷办件事,可惜他老人家不给我们面子。不过,找你也一样。走,找个没人的地方,和我们谈件事。”大胡须和尚说着,也不管李青云同意不同意,极为生猛的往前踏出一步,一把就抓住了白马的缰绳根,拽着白马就要走。

    “滚远点,别碰我的马,不然后果自负。”李青云一夹双腿,身子重心微微下压,白马就明白了他的意思,站在原地没有动。

    “人没多大,脾气却不小。不滚又如何,碰了你的马又怎样?”昆格桑眼睛一瞪,突地一拳,打在马脖子上。

    这一拳速度极快,甚至快过李青云的想象,根本没办法阻止。砰的一声闷响,把白马打得几个踉跄,好像喝醉了酒,差一点就摔倒。

    而与此同时,年轻的和尚也突地跳起,扑向马背上的李青云,双手如鬼爪,紧紧扣住李青云的双肩,猛然一拉,就把李青云拉下了马。

    李青云心中暴怒,眼中闪过一丝杀机,双肩被人紧扣,虽然有点疼,但他觉得稍微用点力气,就能挣脱。但是,周围人太多,他不想在人前暴露太多秘密,而且……现在也不需要他出头。

    这一犹豫和思索,李青云就摔在地上,被年轻的僧人掐住了脖子,提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李春秋,快把我四位师弟交出来,不然我就杀了你孙子。”昆格桑来之前,就调查清楚李青云亲友的情况,刚一得手,他就对着医馆方向,大声叫喊,威胁李春秋。

    李春秋不知什么时候,已经出现在他们面前,表情平静的说道:“叫嚷嚷了,我在这里。把我孙子放了,我给你们一个活命的机会。不然大耳朵番僧来了,也救不了你们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