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 > 都市言情 > 农家仙田 > 第225章 乡下人的变化
    罗建东还没等到李青云回来,就看到毛毛和一个年龄相仿的女童蹦蹦跳跳的跑来,毛毛手里拿着一把红彤彤的钞票,兴奋得像头小毛驴,一蹿一蹿的,后面的女童都追上不。『雅*文*言*情*首*发』

    毛毛觉得这钱是自己赚的,妈妈说要帮他保存着,毛毛没同意,他总觉得,被妈妈一保存,就会不见的。

    在妈妈的饭店里吃过了午饭,就准备再到舅舅这里索要蔬菜水果,下午还要摆摊,再赚个几千块。

    没想到一抬头就看到了爸爸和奶奶,小孩子不记仇,一看到亲人,顿时兴奋坏了,大喊一声:“爸爸,奶奶,你们怎么来了?快看,我今天赚了好多钱,分给你们一张买糖吃。”

    毛毛一下子扑进罗建东怀里,兴奋的挥舞着手中的钞票,给他奶奶一张,又给他爸爸一张,非常大方,非常豪爽。

    “乖孙孙,奶奶不要,奶奶哪能要你受苦赚来的钱。哪个天杀的,怎么舍得让这样的孩子摆摊卖菜?走,跟奶奶回家,奶奶给你做好吃的。”虽然看不到毛毛身上有什么不妥的地方,但这也不耽误老婆婆想象孙子受虐的场面。

    “我不!我就喜欢在这里。”毛毛抗议着,又转过头对罗建东说道,“爸爸,你看看,这里有好多钱,都是今天上午卖菜赚到的。你不是整天对妈妈说没赚到钱嘛,不如你也来这里卖菜吧。”

    罗建东脸一红,感觉心里挺不是滋味,自己整天喊穷,说不赚钱,就是怕李青荷给自己要钱,连儿子都记得自己不赚钱。那大人整天听,心里指不定怎么想呢,自己以前真是混蛋,怎么就没有考虑一下别人的心里感受。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爸爸还要在城里开饭店。哪有时间来这里卖菜。嗯?你说你卖了一上午菜。就赚了这么多钱?这有两三千块吧?”罗建东愕然问道。

    毛毛依然没感觉到大人的心绪异常,依然炫耀道:“我也没数。反正把一堆菜卖掉,人家就给我这么多钱。对了,我舅舅让我卖十块钱一斤,有人嫌贵。有人却喜欢买,有一个胖子叔叔,这些钱有一半以上都是他给的。”

    他奶奶听着也是心中惊讶,不过却仍然说道:“赚再多的钱也不能让你这样的孩子出来摆摊,走,跟奶奶回去吧,奶奶一听到你在乡下摆摊卖菜。『雅*文*言*情*首*发』眼泪都掉下来了。你妈呢,她在哪里?把你一丢也不管了,她是怎么当妈的?”

    “我妈妈在开饭店,帮毛毛赚钱盖房子娶媳妇呀!”毛毛听奶奶一直说妈妈的坏话。脸上开始不高兴,挣扎着从罗建东怀里下来。

    “放着孩子不照料,她开什么饭店?她会开什么?不是我看不起她,以她的能力,赚的钱连房租都裹不住,还给你盖房子娶媳妇呢,我呸!”老婆婆越说越带劲,说到最后,差点跳起来。

    童童听这老婆婆叫嚷得凶,站在两只猎犬旁边,畏惧他们,不敢过来。两只猎犬目光灼灼,紧盯这两人的面孔,似乎在观察他们的表情变化,思考着是攻击还是静观其变。

    毛毛越听越生气,不服的辩解道:“奶奶,你说的不对!妈妈赚了好多钱呢,还给我买了好多好吃的。再说了,开饭店用的是舅舅的房子,不要一分钱。童童,我们走,不和他们说话了,什么都不懂。”

    毛毛说着,就跑到童童跟前,想着先避开这两个说妈妈坏话的人,再回到这里找舅舅拿蔬菜和水果。

    罗建东和他妈想追孩子,却见两只大狗龇牙咧嘴,发出低沉的嘶吼声,眼中的凶光,可不是闹着玩的。

    “毛毛,你回来,跟我们回城,呆在乡下算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在乡下长成了野孩子,长大后说不着媳妇……”

    两个在后面大呼小叫,没少让附近的村民看笑话。李青云冷眼旁观,并没有第一时间出来制止,对待这样的人,现实会让他们乖巧。真要跑过去抽老太婆几个耳光,反倒把事情闹得不可收拾。至于罗建东,李青云觉得还是听父母的话,找到机会,给他几个耳光,让他长长记性。

    两个孩子往青荷居跑,罗建东和他妈在后面追,李青云不紧不慢的跟在后面。解锥还需系铃人,这事的根源在姐姐和姐夫身上,他们之间出现了问题,要是不解决,谁也劝不好,至于罗建东的母亲,纯属没事添乱、火上浇油型。

    李青荷今天中午的生意不错,五桌,平均下来,一桌的消费都在一千元以上。本来心意也不错,只是刚刚接到弟弟李青云打来的电话,说是老公和婆婆找来了,想接孩子回去,说的话不太中听。

    李青云说的含蓄,她还能不知道婆婆是怎样的人?想到这里,就是一肚子气。村里的女服务员请了两个,由于生意好,开的工资也高,有时也会帮着涮碗。这样,多多少少,也能让父母少操劳一些。

    陈秀芝和李承文也听说了,擦着手,小声劝说女儿几句,说要是对方不太过份,就忍着性子说几句,别把话说绝了。城里的生意不好,可以让罗建东到这里来,反正这个饭店带后院,建的时候有住的偏屋,够他们一家人住的。

    李青荷叹息一声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“妈妈,妈妈,有强盗呀……哈哈,有强盗追我们,估计想抢我的钱。”毛毛嘻嘻哈哈,大呼小叫,和童童手拉手,慌慌张张的冲进了青荷居。

    李青荷没管两个孩子的玩笑话,因为她已经看到了后面的罗建东和婆婆。

    追到垂钓中心这一块地方,罗建东心情已经天翻地覆,这地方他以前来过,那时候是一片不毛之地,都是荒草和稻田,现在却是一片风格统一的竹棚和竹楼,路边的临时停车处,轿车一排排,游客行人,络绎不绝。

    而毛毛进入的这家名为“青荷居”的饭店,更是好地方,紧邻垂钓管理中心和青龙镇竹林风光大酒店,后面就是一个停车场,地理位置极其优越。单看这个充满复古格调的招牌,就知道价值不菲,无论是材质还是做工,都是一流的。

    李青荷就站在门口,门口有几层梯子,比路面高出半米左右,居高临下,看着这两个熟悉又陌生的人。当初被赶出家门,只是存着赌气的想法,才在这里开了饭店,没想到真做起了生意,才发现自食其力的快乐……而且,青荷居的赢利情况,让她一日三叹,太赚钱了,她现在都不知道生意为什么这么好。

    “你们来啦?进来坐吧。”李青荷招呼一声,尽量克制心中的不满。

    罗建东和他妈看到李青荷不如自己想象中的那么落魄,心里更不是滋味,本想看她的笑话,哪曾想人家衣着光鲜,还有着自己的生意店铺,由于赚了钱,也舍得买衣服和打扮,靓丽的外表和成熟自信的风情,耀花了罗建东的眼睛。

    “哎哎,听说你开了家饭店,生意还好吧?”刚才还气鼓鼓的罗建东,此时一下子矮了半截,他自己没觉查到,说话都低声下气的,和以前的盛气凌人,有着本质上的区别。

    他母亲也陪着笑,打量一下青荷居的装修,问道:“这店铺装修花了不少钱吧?看上去还真不错。在乡下,一天能赚多少钱?除去各种开销,可能赚两三百?”

    陈秀芝非常看不惯这个亲家,一进屋,居然也不打招呼,就开始问女儿赚多少钱,真是掉钱眼里出不来了。

    “亲家,快到这边坐,听说你们来了,早给你们泡好了茶。呵呵,自己家的房子,自己家种的菜,能有什么开销?虽然比不过你们家开的大饭店,但满打满算,我家青荷一天也能赚几千块。”陈秀芝指着一个桌子上的几杯茶,表情很平淡的招呼道。

    “多少?一天几千块?我没听错吧?一个月几千块也不错呀。”罗建东的母亲小眼睛猛然一亮,拿起桌子上的茶就灌了一口,突然脸色一变,差点把茶水喷出来,居然是凉的,冰得牙直疼。

    陈秀芝看到后,鼻子里发出轻微的冷笑,欺负自己的女儿,还想在这里讨到好,没门。至于罗建东,自他来了,两位老人看也没看一眼。

    罗建东主动给他们打招呼,也被两位老人无视,根本都不搭理他。罗建东也尴尬的拿起一杯茶,一喝才知道是凉的,不过他没敢吱声。

    李青云跟着进来,不过没有加入到他们的谈话当中,站在门口扫了一眼,就蹲在门口看人钓鱼。来软的,还是母亲擅长,如果起了冲突,自己会第一时间过去,把这两个家伙扔到河里清醒一下。

    陈秀芝依然不冷不热的说道:“一个月几千块钱也不错?呵呵,亏你说得出口,自从开业,每天的纯利润就没少过八千块。你们呀,也习惯狗眼看人低了,我闺女跟着你们也可怜。这两年连件合身的新衣服都没有,我这当娘的看着心疼。唉,算了,不说了,事情都过去了,女儿有了自己的生意,刚过几天舒心的日子,你们就别过来闹心了。喝完这杯茶,就回去吧,回你们那个城里开大饭店去吧。”

    罗建东和他母亲听呆了,每天的纯利润不少于八千块?那十天就是八万,一个月岂不是二十多万?一年两百多万?这也太夸张了,骗人就不能说个令人相信的数字吗?凭这里的装修,你若说一个月赚两万多,那还能勉强相信,若说二十多万,傻瓜都不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