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 > 都市言情 > 农家仙田 > 第226章 海东青下蛋了
    不管罗建东和他母亲信不信,气势上已经弱于陈秀芝,被她夹枪带棒的数落一顿,也不像以前那样,尖锐的反击。www.yawen8.com

    李青荷基本上不说话,只是问她回不回城的时候,这才坚定的摇头,说不回了,在这里住着挺好,山好水好风景也好,散散心,做做生意,以后的事情再说吧。

    听她这么说,罗建东才有些慌,苦苦哀求也不管用。他有些无奈的瞪了母亲一眼,当初要不是母亲没事找事,训斥李青荷乱花钱,两人怎么会闹到今天这种地步,以前的李青荷,可是对自己百般顺从的。

    李青云坐在门口,听得替他们发愁。这夫妻间的感情啊,谁也说不准。就比如他自己,想到和蜜雪儿这段不清不楚的关系,他就一阵头疼。回来之后,他也曾打过几回电话,只是电话通了也没人接,后来也没回。

    李青云觉得是蜜雪儿不想再和自己联系,最近已经很少打电话。因为他也担心,如果和杨玉奴婚后,被她知道了蜜雪儿的事,不知道会不会和自己闹分居。

    正想到这里,突然看到陈二狗和唐月莲拎着几包药从门口路过,两人容貌枯槁憔悴,眼泡微肿,似乎几天都没睡好觉。

    两人边走边互相吵骂,同时也看到了李青云,这才表情复杂的低下头,一声不响的离开。

    都走过去了,陈二狗却突然回头,表情狰狞的大吼一声:“李青云,算你运气好,没娶这个骚.逼婆娘,老子后悔啊,花了大把的钱。却娶回一个沾病的破鞋。老子这辈子都没指望了……”

    陈二狗这一喊,把李青云听愣了,这二货自爆家丑,有什么意思?自己从来都没对唐月莲有过兴趣。什么事都是他自找的呀!

    可是。他这一喊,却把唐月莲惹怒了。伸手在陈二狗脸上挠几下子,哭喊着骂道:“你个没良心的,婚前说的百般好,婚后却对我又打又骂的。是我瞎了眼才嫁给你这个又穷又丑的矮猴子,什么骚婆娘什么破鞋,你给我说清楚,结婚之前我哪自己沾上病了?要是知道,肯定就治好了!”

    两人又打又骂,陈二狗居然打不过她,脸上被她挠了几个血印子。www.yawen8.com落荒而逃,唐月莲也哭哭啼啼的,一扭一扭的走了。

    “这是要闹哪样?都说和我没关系了。”李青云坐在门口,动也未动。看着他们消失的背影,微微叹口气。

    毛毛和童童见大人不找他们,自己存不住气,跑了出来,在屋里嘻嘻哈哈的闹腾。罗建东见劝不回媳妇,也不敢强行把儿子接走,他全指望儿子这个关系纽带,劝媳妇回心转意呢。

    而罗建东的母亲,此时也认清楚了现实,她一向看不起的乡下亲家,居然成了土豪富翁,有自己的农场,有自己的旅游投资公司,有自己的别墅,有自己的成片的地皮和竹楼……在陈秀芝刻意的炫耀下,罗建东的母亲已经感觉不到自己有什么可以显摆的了。

    罗建东和他母亲离开的时候,没人送他们,按李承文的意思,没骂他们,没打他们,已经算是给女儿的面子了,没事睡会,也不去送他们。

    李青云笑了笑,没有接他们的话,天下父母哪有不想让儿女过得幸福,只是借着这件事压一压罗建东一家人的脾气,真要不想让女儿跟他过了,耳瓜子、拳头早就上去了。

    他回到别墅的时候,听工人说,有个极为漂亮的城里女孩找他,还带着一堆礼物,说是感谢他的救命之恩。只是性格不太好,工人问她名字,被她训了一顿,然后说明天再过来,也没留下什么电话之类的。

    救命之恩?李青云想了老半天,也没想到救过哪个女孩。不过听到这个女孩脾气坏时,顿时恍然,应该是许靖守的表妹伊雪艳,她被毒蛇咬伤,是李青云帮她吸的毒液,喂的药。

    李青云一直认为伊雪艳的脑子有问题,至少和正常人不同,动不动就找人比武,还以为活在古代呢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大早,李青云被别墅门上的门铃声吵醒了。铁栏大门上的门铃已经取消,不是熟人或者没有电话,根本打不开门。而别墅的大门门铃,一般的工人不会乱按,有资格乱按的都有李青云的手机号码。

    李青云穿好衣服,打开门控系统,从屏幕中看到伊雪艳拎着一堆礼品,正撇着嘴,打量别墅门口的装饰。

    她今天仍然穿着一身迷彩服,脚上穿了高帮皮靴,看来为了防备毒蛇,她也用了心。一头微红的长发,散乱的披在肩上,时尚性.感而不失女汉子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谁啊?什么事?”李青云不太乐意见她,通过门控系统,满是不耐烦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都看半天了,还会认不出我是谁?开门,给你送点礼物,送完我就走。”伊雪艳冷冰冰的回应道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呵呵,一听这声音就认出来了,原来是伊雪艳呀。礼物我家里不缺,你的心意我已经收到,你可以回去了。”李青云尴尬的笑了一声,却是更加不想让她进来了。

    “你家里的礼物是你家的,我送的是我的,你不当面收下,我心里有道坎,过不去。不管怎么说,仍是感谢你帮我治疗毒蛇咬伤。”伊雪艳同样不耐烦,真不知道两人的关系这么尖锐,怎么还来送礼物。

    李青云没办法,开了大门,让她进入院子。

    伊雪艳只是扫了一眼院落,微微惊讶,没想到院子这么宽敞,规划布局也极为漂亮合理。

    她把一堆名烟名酒、盒装虫草、盒装西洋参扔到李青云脚底下,说道:“有恩必谢,有仇必报,是我的人生信条。我不希望因为一个极为讨厌的人,坏了我的人生信条。礼物你收下,我走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一扭纤细的腰肢,转过身,姿态极为优美,丰满的臀部在她的动作下,左右摇摆。这还是在宽松的迷彩服下,如果换上普通的女装,这魅力会增加数倍。

    李青云直勾勾的看着她离开,这才回过神,暗骂一声自己有病啊,会觉得这个疯婆子有魅力,是不是太久没有女人,脑子憋出毛病了?

    今天隔壁的守瑶农场很热闹,锣鼓喧天,鞭炮齐鸣。李青云出去一看,原来是路桥完工,许靖守举行的庆祝活动。好家伙,不愧是有背景的小衙内,居然叫来了县电视台,一名中年女记者,对着摄影机,用职业笑容,说着什么。

    村里有人去看热闹,李云聪喜欢打听事,也跑了过去。没过多久,就笑眯眯的回来了,告诉李青云,这个许靖守脑子进水了,似乎铁了心和李青云对着干。今天不但是路桥竣工仪式,还是别墅动工的日子。

    那座荒山脚下没有平整的地,许靖守为了能盖房子,平了一片土坡,勉强整出三百多平方的地方,准备靠着山坡,建一栋二层半的小楼。听建筑师在那里指指划划的意思,好像外观要和李青云家的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正因为听到这些内容,李云聪才说许靖守脑子进水了,非要和李青云对着干。想了想,李云聪又补充一句,或许是秦瑶那女人脑子进水了,这事说不定是她的决议。

    李青云摇头说道:“靠建路桥才能通车,居然在低于路桥的地方盖房子?那一片稀泥地,还没给他教训?算了,咱们管不了他们,那地方只要不下雨,还是能建房子住人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要是下雨呢?会不会往屋里灌水?”李云聪眼睛放光,兴奋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灌不灌水现在不好说,但门前全是泥水,甚至得划船进屋,倒是可以肯定了。除非他在半山腰里盖房子,在路桥水平线上方……”

    李青云没说完,李云聪就嗤笑道:“那小荒山还想在半山腰盖楼房,把山体挖空才有可能挖出一片平整的地方。算了,不说了,我在那里发现一个极品美女,就是穿迷彩服的那个,准备过去搭讪。不用你的祝福,你就看好吧……”

    李青云确实不给他祝福,只在心里为他默哀,追谁不好,非追那个疯婆子?不但没有什么希望,还有可能挨揍。

    躺在院中藤椅上晒太阳时,进入了小空间,例行巡查。今天总感觉哪里不太一样,在小空间里飞了一圈,才发现海东青安静得有点过分,飞过一去,这货在窝里,居然紧张得直叫,就算李青云靠近,它也不客气的想要驱赶。

    李青云没给它客气,一把揪住它的脖子,把它从窝里揪了出来,居然看到窝里有两个鸟蛋,个头有点大,和前天看到了绿壳鸡蛋相近,只不过它的蛋上有一些点状斑纹。

    “咦?二秃子居然是母的?还下了两个蛋?怪不得它前阵那么恋窝,原来是想下蛋。可是……它这么凶残勇猛,它找的对象是怎样的存在?”李青云想破脑袋也想不出来,而且海东青出飞小空间之后,干了什么事,他一点也不清楚,毕竟这是翱翔于九天的存在,他可没本事追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