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 > 都市言情 > 农家仙田 > 第228章 秦瑶母亲的莫名愤怒
    正常的挖莲藕,应该把池塘里的水放干,然后让太阳晾晒一段时间,让淤泥稍干,这时候工人可以穿上连体胶衣,用工具把莲藕从淤泥中拔出来。『雅*文*言*情*首*发』

    像李青云家的这种情况,想钻到水里挖莲藕,这简直是遭罪。水清时还好,当把整个池塘的水搅混之后,不但鱼受不了,人也受不住。

    所以,当田牧和余军下水的时候,李青云觉得他们也挖不久,应该只是玩玩。而周丽雯焦急的站在水边,却不这么认为。

    “不行,这两个男人要是把莲藕挖光了,我们蜀香阁就少了一道可以和他们竞争的时令蔬菜,外加若干主要配菜。这不仅仅是菜的问题,这可关系着我们蜀香阁的声誉问题。”周丽雯焦急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有这么严重吗?”李青云不太了解这些大饭店的运营情况,在云荒市,蜀香阁和福满楼属于标准的五星级饭店,由于使用李青云农场里的蔬菜,目前已变成一位难求,有钱也不一定能吃得上的传说中的地方。

    而川府鱼王的实力稍差,但他主推各种鱼的吃法,属于特色菜,也在众多中型饭店的围堵下,硬生生杀出一条血路。当然,川府鱼王的成功,离不开农场特殊活鱼的支持。

    “比这还严重!我现在打电话叫人,应该还来得及吧?”说着,周丽雯就要打电话喊工人来帮她挖莲藕。

    “人家两个老总都在水里,你让员工下水,人家会乐意吗?呵呵,我怕到时候,他们两个会把你排斥在外。”李青云扫了她一眼,表情淡然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都怪你!出的什么馊主意……”周丽雯没办法了。只能蹲在河边生闷气,看着水里的两个男人时不时的挖出一根像成人胳膊一样的大莲藕。

    池塘对岸的公路旁边,秦瑶正陪着母亲游览山村的风光,提起这事。她就有些后悔。当初就不该同意许靖守到李家寨开农场。当时或许受到同学会上的刺激,听说农场很赚钱。一时心动,就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开农场的钱当中,有她这些年存下的十多万私房钱。当然,她后悔的不是这笔钱的投入。而是母亲突然到来,想要参观考察一下许靖守的事业发展情况。她母亲过来后,四处走动,说不定就会发现李青云就在隔壁的事实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怎么和母亲说,更不知道母亲知道李青云现在的身家财产之后,会不会产生和自己类似的古怪情绪,悔恨交织谈不上。『雅*文*言*情*首*发』但总觉得心里堵得慌,像压着一块大石头一样,让人难受。

    每当在深夜中醒来,就会恨恨的在心里问自己一句:“当初为什么急着和李青云分手?如果再等一年。说不定就……”

    世上什么果子都有,就是没有如果,什么药都能配到,就是没有后悔药。

    秦瑶的母亲皮肤很白,虽然快五十多岁了,打扮得仍像四十岁左右,衣着考察,发型烫成了自然大卷,挑染成亚麻色……只是唇膏涂得太红,显得脸色有些突兀的苍白。

    秦瑶并不恨母亲,当初母亲让她和李青云分手,其实也有她的一点意思在里面,只是借助母亲的种种行为,让矛盾显得更加激烈和决绝。当时当初的决绝,也断了今日复合的归路。

    “瑶瑶呀,最近你可瘦了一圈,做事业虽然重要,但也不要太操劳,女孩子嘛,姿色最重要,每天多睡会,皮肤就会保持得很好,容颜也会更加娇艳。有了好姿色,到哪里都不会缺钱花,像妈妈我,今天都五十二了,人家还说我像三十七八岁,哈哈……对了,听说小许家里有些背景,为什么不在城里开家公司,非要到这个山村开农场?”秦瑶的母亲看到旁边河里有人挖莲藕,就觉得开农场很苦,这么冷的水,钻下去该有多冷?

    秦瑶忙上前半步,挡在母亲的视线处,笑着回答道:“开农场很赚钱呀,我有个同学,做农贸生意,毕业没两年,就身家千万了。上次开同学会,他答应帮衬一些,只要种出好的绿色农产品,会来高价收购。而且,靖守的的父亲正处在上升的关键期,我们不好在城里开公司,免得给的父亲带来不好的影响。”

    “哦?开农场能赚什么钱?该不会是小许家里人骗你的吧?你说说看,小许的父亲在县里到底什么职位?”中年女人心里不信,继续追问。

    秦瑶回答道:“县政府办公室主任,如果顺利,这一两年就有可能向上挪一步,一个副县长的位置跑不掉。而且听我外公说,靖守的外公在省里有些能量,是某武警总队的教官,教出不少弟子在公安干线工作,在整个川蜀,都有不小的影响力。”

    “噢?原来还有这层关系,不错不错。我多少年没回县城,对城里的人事职业太陌生了,等我回去问问熟人,就知道他们说的是真是假了。瑶瑶,你别老挡着我的视线呀,今天风这么大,居然有人下水里挖莲藕,你们的农场要是建好了,是不是也像这样挖莲藕?”中年女人说道。

    秦瑶紧张的解释着,仍然挡住母亲的视线:“妈,我们承包的山坡又没有池塘,怎么种莲藕?就算种莲藕,也有工人下水挖,当老板的,哪会干这活?走,我带你去渡口看看,那里的景色很好,过了渡口,就是连绵的群山,最近很火的地下溶洞就从那里进山,只不过现在有军方封锁,普通人进不去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,我马上就去看看,只不过这家农场很漂亮呀,山上种的是什么蔬菜呀,怎么绿得那么喜人?咦?居然还建了一座两层半的小别墅,还有风力发电装备?什么时候山村的人,也有这么时尚的绿色能源意识?那个在别墅门口前藤椅上坐着的人,怎么有些面熟?好像在哪里见过……啊,是、是……李青云?”

    中年女人认出了李青云,脚下一软。惊讶得差点坐地上,幸好被秦瑶扶住了。

    “李青云怎么在这里?难不成他在这里打工?他是不是还对你死缠烂打?不愿意和你分手?知道你在这里开农场,就跑到隔壁打工?”

    中年女人气恼的瞪着李青云,越说越愤怒。大声的询问秦瑶。

    事到如今。秦瑶也没办法隐瞒,只好说道:“妈。没有的事,我和李青云早就没有来往了。这个农场就是他开的,你看他坐在藤椅上看书喝茶的悠闲样,像是来打工的吗?”

    “我不信!这个山村穷小子。银行卡上的钱从来没超过四位数,我不相信他能盖得起这么好看的别墅!走,跟我过去看看,这才大半年没见,我倒想想他有什么能耐,不声不响的就建立这么一家农场?”

    秦瑶的母亲竟然莫名的愤怒,本来是苍白的脸。现在涨得通红,高跟鞋走得很急,“嗒嗒嗒嗒”,踏在石头路上。发出清脆的声音。

    秦瑶在后面跟着跑,一个劲的劝说,求母亲不要过去了,两人都已经分手这么久了,现在过去算什么事?

    中年女人在农场铁栏大门处停了一下,大门头挂着一块木质牌匾,古色古香,充满田园风格,上书“青玉农场”四个字。这是一位病人家属帮忙制作的,也是青荷居招牌的制作者,质量和手艺,在省城也算一绝。

    只是在铁栏左右,各挂一个现代工作的铁牌,用腥红的字体写着几个字,左边是“内有恶犬”,右边是“闲人免进”。

    由于今天来了三位客人,进入之后,也没关大门,所以秦瑶的母亲看了门口的几个大字一眼之后,就公然进入,秦瑶拉都没拉住。

    脚下的水泥路很平整,风力发电柱上的路灯很漂亮,走近看,别墅的质感更加优美,青砖红瓦,古朴高雅。院侧院后,有一片青翠的竹林,风声抚过,青叶沙沙。院前水波粼粼,鱼儿跳出水面的声音,给静谧的空间带来一丝生机和活力。

    走近的时候,就听李青云身边那个妖精似的女人,用撒娇的语气乞求着什么,仔细一听,母女二人差点把眼珠子瞪出来。

    “……李青云李老板,求求你啦,就卖给我一点莲藕呗?田牧说他做梦都梦到了吃莲藕,那是胡扯,我可为了这些莲藕,已经好多天没睡着了。你看看,我的黑眼圈都出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好家伙,周丽雯为了能够分到一些莲藕,已经蹲在李青云面前,摇着他的腿,又撒娇又软语相求,综合起来,落在秦瑶母女眼里,这已经算是“色.诱”了。

    神马情况?不是说今年的蔬菜不太好卖吗?怎么会有商人求着来买菜?一个大美女,姿色甚至略强于秦瑶,怎么会用这种“可耻”的方式骚扰李青云?

    还别说,李青云就怕周丽雯来这一招,当即尴尬的放下书,搁在自己大腿上。虽然知道这女人是装出来的,可是那一言一笑,轻言轻语,配合着她的动作的姿态,怎么看怎么怪异,要是再不让她停下来,估计会被这个女人抓到把柄,被她取笑一辈子,以后有什么好东西,也有可能被她抢先得到。

    “停!我怕你了还不成吗?一个五星级大饭店的老总,居然对我这个没见过世面的小农民玩御姐.诱.惑,也不怕我当真相信?赶紧站起来,余军捞上来的,我让他分你三分之一,田牧捞上来的,我让他分你四分之一,我再想别的办法,补偿他们。”李青云刚说过,觉得有人靠近,一转身,就看到了秦瑶母女,居然就在身后十几米外,目光怪异的瞪着自己看。

    看到这个中年妇女,李青云脸色顿时一变,曾经她说过的那些恶毒言语,仍然在他脑海里徘徊不散,秦瑶或许没有伤到他的心,但这个女人,对他造成的伤害和侮辱,却是至今未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