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 > 都市言情 > 农家仙田 > 第237章 隔壁农场比着种菜
    花了两天时间,拔完了这一大片地的瓜秧子,种菜之前,也咨询过大华商贸的意见,对方让李青云种的种类多些一些,尽可能的让品种丰富,才能更好的拉拢高端顾客。www.yawen8.com

    不过潜台词没说,照他们那意思,不管他种出什么蔬菜,都会按合同高价收购,在成本价的基础之上,享受大华商贸炒价后的分成。

    于是李青云专门到种子公司,买来大量的种子,泡在小空间的灵泉里两天。在这两天中,工人已在地里施了土肥,用机械耕犁一遍,随时都可以播种。

    大多青菜,都是直接播种,所以不需要泡发芽。而有的蔬菜,却是需要先育苗,等菜苗长大一些,再一棵一棵的栽种。

    李云聪这几天没干正事,想去泡许靖守的表妹,可惜人家根本不理睬他,正事没干上,破事倒打听出来一堆。说许靖守这几天过得很惨,秦瑶的母亲来了,整天数落他,让他赶紧把别墅盖起来,别让女儿在这里受苦,也别让他在这里丢人,比不上秦瑶的前男友。

    然后在别墅动工的时候,还要把刚刚开垦出来的一点点好地,种上时令蔬菜。先不说开垦出来的荒地质量,就说面积吧,也只有二十亩左右,在开荒的时候,落进去无数草种子,如果种上时令青菜,不知道会有多少草,抢夺蔬菜的养分。

    许靖守不会种菜,但他不傻,也会请教农业专家。于是从市农校请来一位老师,给他指点一些经济效益较高的蔬菜种植方案。许靖守照办,让工人买来种子、肥料,开始匆匆忙忙的种植。像和时间赛跑一样。

    李云聪就笑着对李青云说,说是赶时间种植,让效益最大化,可是怎么看怎么像和你较劲。不说别的。你种的什么蔬菜。他们就种什么蔬菜,菠菜、茼蒿、苦菊、娃娃菜、生菜、香菜、小青菜……

    “想和我比。他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,有本事他的菜也以十块起价,我就佩服他。至于和大华商贸的分成,我就不说了。免得太打击到他的积极性。”李青云笑道。

    “冬天的蔬菜,如果气候不好,有些菜也能卖到十块,特别是春节那会……嘿嘿,你可别把牛皮吹破了。”李云聪打趣道。

    “如果普通的蔬菜能卖到十块,我的菜就敢提到一百块。『雅*文*言*情*首*发』”李青云信心百倍的说道。

    两人坐在别墅门口,正在聊天。却见李春秋绷着脸,带着一个耳垂极大的老和尚,慢吞吞的走过来。两人扭着头,各看看的风景。谁也不搭理谁。

    李青云一看到这个和尚,顿时生出一丝古怪的感觉,这人光脑袋,留着长胡须,胡须雪白,垂在胸前。皮肤古铜色,脸上居然没有多少皱纹,也看不出多他有多大岁数,只觉得他很高很壮实。

    和尚的眼睛不大,却给人一种精亮感,像能看穿人的内心,平静的眼神下,蕴含无尽的力量,不怒自威。

    “大耳朵,你别磨磨唧唧的,看完赶紧给我离开,别耽误我孙子做生意。你们这些番僧,在山里把脑袋搞坏了吧,一出来就惹事生非,如果我不念旧情,早就一巴掌一个,把他们抽死扔河里喂王八了。”李春秋的声音很大,显得很不耐烦,远远的,就听到他的喝斥声。

    那老和尚也不生气,字正腔圆的打了一个佛号,依然不紧不缓的四下查看,一直走到李青云跟前,瞅了他手里的康熙大字典一眼,突然说道:“小施主的爱好真特殊,居然抱着一本大字典,看得津津有味,不知何故?”

    李青云一撇嘴,也没站起来,很愤怒的喝斥道:“你管得着吗?就算我抱本《龙虎豹》,拿一叠《花花公子》,你又能怎么着?去去去,别来我的农场,看到你们我就烦。什么出家人,一点慈悲心都没有,上次有两个中年和尚,不问青红皂白就把我的白马打伤了,还掐着我的肚子威胁爷爷。哼,别以为我不知道,那两个混蛋就是你徒弟,我爷爷都说了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,你叫什么大耳朵和尚是吧,我那匹马治伤花了一万多块,你顺便帮你徒弟付了吧。”李青云说着,举起了手,就要索要赔偿。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,贫僧法号摩珂洽伽,不是大耳朵和尚,所以,施主肯定认错人了。”老和尚的声音有一股特殊的韵律,说起话来,很悦耳,但是表达的意思却很无赖,死不认账,一句你认错了,就把所有问题都绕过去了。

    “哼哼,一只腿都迈进棺材了,脸皮还是那么厚。不过这么厚的脸皮,当年灵虚道长只是取笑你几句,你怎么就发了狠,灭了他的道统?”李春秋冷笑道。

    摩珂洽伽打了一个佛号,神色肃穆的说道:“阿弥陀佛,你们对贫僧的误会太深了,不说也罢。只是我那几名徒儿死得不明不白,实在让人揪心,如果不找出这隐藏在人间的恶魔,我们烂陀寺必不安心。贫僧哪天坐化,心中也会有记挂,涅槃不究竟,会毁我万世修行根基。”

    李春秋再次冷哼,对他这种神神道道的佛家法门,很是不屑。

    而李青云同样傻傻愣愣,好像听不明白一样,任大耳朵和尚说完之后,在他别墅小院里转悠几圈。好像没看出什么,大耳朵和尚又沿着院墙走了一圈,同样眉头紧锁,看不出他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“这个农场不小,要不要到山上再看一圈?”李春秋不耐烦的催促道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,我看到这个别墅小院,心中已经有计较。可怜啊,我那几个徒儿,竟是全都死在这里。年轻人,你好狠的心肠啊!”摩珂洽伽说着,最后一句话竟然吼出奇怪的韵律,空气中传来嗡嗡的共震声,袭向李青云。

    李青云被他这道声音震得脑袋一懵,眼中闪过一丝慌乱,吓意识的就要回忆杀掉几个番僧的经过。可是,体内突然有灵气抚过,慌乱的内心顿时平静下来,脑袋也蓦然清醒,想到了大耳朵番僧话中的漏洞。

    什么他那几个徒弟都死在这里,胡扯!除了刚开始那几个,被蟒蛇杀死在院中,后来的两个和尚死在小空间里。就算这老和尚有常人无法理解的能力,也不可能查探出死在小空间里的两名弟子。

    综合起来,只有一个问题,就是这个老和尚在唬人,甚至用摄人的手段,想要从李青云的反应中,看出一些端倪。

    “大耳朵和尚你疯了吧?你胡说什么呀?”李青云表示很震惊,张大了嘴巴,喝斥一声之后,又对自己的爷爷说,“爷爷,这个大耳朵番僧是什么意思?什么徒弟死在这里?到底死在哪里?说出来怪吓人的,要是出了人命,我要立即报案,我刚盖好的房子,要是闹出命案,还怎么住人?”

    李春秋表情未变,冷冷的说道:“你说对了,他本来就是个疯子!脑袋有问题很多年了,也没把整个烂陀寺的人杀光,真是个奇迹。刚才都用上狮子吼的功夫了,要是我不在这里,他对你用刑,也不是什么难以理解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沉默许久,一直观察事情发展的李云聪突然跳起来骂道:“日他先人板板,这就是狮子吼?太烂了!电视上都是怎么演的咧?狮子吼一出来,至少也震倒几百墙吧?这和尚是假的吧?算命不行,武功也稀松平常,真不知道他这些年是怎么活的。哈,居然说这里闹出过人命,就这么扫几眼,就能确定?”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,既然你们不承认,那就算了。”摩珂洽伽眯着眼睛,仔细观察李青云和李云聪的表情反应,居然没看出什么。李青云的表情是震惊中带一丝委曲,好像因被人冤枉而产生的惯用反应。而李云聪的表情却是鄙夷加厌恶,好像恨不得扑上去抽他几个耳光一样,因为他说的话不吉利。

    “我承认你妹呀,你们这些破和尚整天来找事就算了,在我门上乱按手印,还偷了一棵百年人参,还打伤了我的马……我日你先人板板,要不是看你是我爷爷带来的客人,我抽板凳就砸死你。”李青云像气坏了的年轻人,捡起地上的一块石头,就砸在大和尚的脚下。

    而摩珂洽伽没有动,眼皮子都没有眨一下。只是眼神中有一丝困惑,感觉这样的人,不可能悄无声息的杀掉他几名弟子。而且,从他的大徒弟昆格桑的转述中,对李青云的形容和他观察到一样,就是一个被家人宠坏的青年,也没学过真功夫,好像练过几招很普通的擒拿术,但不经用,一打就被擒,和真正的练家子没法比。

    李春秋在一旁说道:“福娃,你不用急,等我忙完这一阵子,会到烂陀寺溜达一圈,他们盗你一根百年人参,我就盗他半个藏经阁。”

    摩珂洽伽一听,脸上顿时闪过一丝紧张,这是真紧张,他对别人的威胁或许不在乎,但对李春秋的威胁,他一向认真对待。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,李施主,咱们借一步说话,那个百年人参的事就不要提了,老衲那里还有一些顶级雪莲和藏红花以及冬虫夏草,我们出家人四大皆空,放在那里生虫也是浪费,不如送给你,福泽苦厄的贫困病人,你看如何?”摩珂洽伽说完,居然拉着李春秋走远了,对李青云这个别墅和农场,再也没有兴趣多看一眼。

    见他们走远了,李青云才在心里嘀咕一句:“小爷我把杀人现场清理了几十遍,最近又下了两场雨,这样你扫一眼还能看出问题,小爷就……就把你也干掉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