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 > 都市言情 > 农家仙田 > 第239章 学做腌萝卜条
    看到海东青给两只雏鸟喂食,李青云乐得直咧嘴,好像看到的不是鸟,而是大把大把的钞票。www.yawen8.com

    小空间里的食物很充足,有鱼有果子也有药材,如果想吃虫子,也可以放海东青出去,自由觅食。

    两只大蟒蛇最近很老实,看到海东青一家子很热闹,它们也不敢靠近,因为一靠近,就会遭到二秃子的攻击。

    蟒蛇体型巨大,但也惧怕同样巨大体型的二秃子,因为二秃子现在的体形,和一般的雕没有什么区别,双腿粗壮有力,爪子巨大坚韧,翅膀展开,像一片云彩,越来越不好惹。

    另一只成年海东青,最近吃了很多富含灵气的食物,体型增涨很快,由于力量和速度增加很多,眼中的凶气越来越盛,还时不时的挑衅一下附近的蟒蛇。不过它的智商明显跟不上,被二秃子狠狠教训几次之后,也学乖了,不再轻易挑事。

    两只大蟒蛇也喜欢安于现状,能保持和平就好,因为每次打斗,不管对错,都会遭到李青云的教训,打多了,都长记性了。

    李青云在小星球上空飞行,巡视种植的蔬菜情况,自从上次吞噬一大块翡翠之后,小空间的灵气上了一个台阶,所有植物都生机勃勃,绿意盎然。

    由于这里四季如春,种的茶树长势极好,树叶长青,主树被剪裁之后,也已恢复,再过些天,就能采摘新长出来的嫩茶了,圆圆的叶子,青翠欲滴,只要炒制手法不太差,炒出来的茶。味道绝对一流。

    绑在小太阳上的烙铁头,最近安静得有些过份,因为新来的海东青不守规矩,经常张牙舞爪的从它身边飞过。似乎想要吃掉它。如果不是二秃子看得紧。它早被吃几百遍了。

    李青云逮来两条小鱼,喂给它时。它也不再疯狂的攻击,甚至小心翼翼的,尽量不让牙齿碰到他的手。因为它那为数不多的脑子,好像还记得。前段时间绑在身旁的眼镜王蛇是怎样被李青云轻易杀掉的。

    就在山顶上,拎着眼镜王蛇的尾巴,把它摔在山顶的岩石上,鲜血甚至飞溅到小太阳上。烙铁头好像突然开窍了,认清了形势,不再抵抗,反而学着怎样讨好这个“无所不能”的空间主人李青云。

    第二天李青云继续去仙带河。『雅*文*言*情*首*发』偷偷的往小空间里吸水,然后形成雨点,像降雨一样,为这个小星球的蔬菜、果林灌溉。

    玄印道长从山里回来了。带着两名弟子,风尘仆仆,进了李春秋的小医馆。李青云刚好从仙带河的某个角落回来,路过医馆,看到这三名道士的脸色很难看,就跟了过去。

    原来他们跟着专家考察队,进入地下溶洞之后,费了好久,才穿过野兽环绕的丛林,来到山顶小木屋。不过原本以坐化姿势存在的灵虚道长的骷髅被人打散了,脑袋、胳膊、大腿、肋骨……全部散乱,不知是怎样的仇恨,才做出毁坏他人尸骨的事情。

    玄印道长向李春秋哭诉,说一定要给师父讨个说法,此仇不报,誓不为人。李春秋知道瞒不住,就把大耳朵番僧摩珂洽伽的弟子下山的事情,说了一遍。还因为李青云进过那个山洞,就来找李青云的麻烦,连房子里的一根百年人参,也被他们偷去了。

    又说,前天大耳朵番僧刚来过,和他打了一场,两人勉强算是平手,李春秋勉强胜了半招,然后大家各有顾忌,没有下狠手。

    玄印道长咬牙切齿,说早猜到是摩珂洽伽干的好事,虽然不是他的对手,但只要有一丝机会,也不会让烂陀寺好过。

    灵虚道长的枯骨已经运回无名道观,他这次下山向李春秋诉苦,就是想让他帮着报仇。不过李春秋有他自己的难处,也把事情经过告诉他了,真要拼死拼活,玄印道长还没有资格求助李春秋。

    于是把该说的话说完,饭也不吃,就匆匆返回日照峰。仇家的身份渐渐明了,虽然现在没能力报仇,但该有的态度还是要做出来的。至于回去怎样动员他的弟子,那就不是李青云能够猜测的了。

    “为了灵虚道长留下的竹简,摩珂洽伽做得有些过分了。事情越闹越大,竹简的事情更不能明说了。不过,竹简上真有什么了不得的秘密,我一定会想办法转告玄印道长的。唉,看着这么一个猛汉道士哭得眼泪鼻涕一把抓,心里也不好受。”李青云在心里感慨着,也想趁机离开。

    李春秋的声音突然从楼上窗户处传来:“福娃,你给我站住!那个啥……玉髓液还有没有了?最近受了伤,反而感觉快突破了,你再给我准备两桶玉髓液,等我突破化境,摩珂洽伽那番僧敢再来闹事,我一巴掌就拍死他,绝无二话。”

    李青云不满的叫嚷道:“两桶?你怎么不去抢?真要是玉髓液,一座山的纯玉也产不出一桶玉髓液。不过算了,我也节省一下口粮,全留给你吧,明天先给你送来一桶。真要突破了,记得你刚才说的话,帮我把大耳朵番僧拍死,特么的,居然敢冤枉我杀他徒弟。”

    “冤枉不冤枉你自己心里有数,事隔数天,血腥味和杀戮气息谁也感觉不出来了,但当天早晨,我可是能感觉出来的。你小子越来越邪门,我也看不透你了,不过你自己当心,这世间的能人多着呢。坏事不要主动做,真被恶人逼得没办法,捅破天爷爷也替你抗着。”李春秋的声音突然变得很飘渺,听着很大,但似乎只对李青云一个人说,说话的声音,就像在他面前一样。

    李青云听得心中一暖,嘴上却不承情,哼哼道:“切,吹牛皮……捅破天,谁也抗不住,你又不是女娲娘娘。会补天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小子,给我滚远点……怎么跟爷爷说话呢,越来越没谱。”李春秋气得吹胡子瞪眼,啪嗒一声。关上了窗户。来一个眼不见心不烦。

    李青云的奶奶听到动静,从后院的厨房里跑出来。手里还拿着几片腌萝卜干。见到李青云,她很高兴,喊道:“福娃,快来尝尝奶奶腌的萝卜干。这是第一缸,程度刚刚好,你拿一些回去,就着稀饭或者馒头,比吃什么都带味。”

    李青云听了,眼睛一亮,笑着跑过去。说道:“我最喜欢吃姐姐腌制的萝卜干啦,还有泡白菜,都捞一些,好久不吃。一听到就谗得慌。”

    “你自己扒,吃多少就扒多少,其它小缸子里,腌的还有,只是时间没到,还不能开封,不然会影响口感。”奶奶说着,就给李青云指了指缸子的位置,让他去扒。

    而奶奶正在腌制一缸新的萝卜干,一篮子晒好的萝卜干,大约有十多斤,切成了长条,晒得有**成干,看上去,像人的手指头那么粗,皱巴巴的。

    每个人腌制的手法不同,形成的味道也不同,所以世面上才有千奇百怪的腌萝卜口味。有的好吃,让人百吃不厌,有的却只吃到盐味,品不到萝卜应有的香味。还有人做出来的腌萝卜条,连制作者本人都不敢吃,异味扑鼻,让人作呕。

    李青云刚好有时间,想跟奶奶学一学腌制萝卜干的技艺。上次杨玉奴也学了,说是回家试验一下,只是至今也没尝到表妹腌的萝卜干,估计是失败了。

    奶奶一听李青云有兴趣学腌制萝卜干,也很高兴,笑道:“奶奶会的手艺多着呢,正愁没人学,怕断了传承。我们年轻时,不会这些手艺,可是被人笑话的。来来来,奶奶先教你怎么切萝卜。”

    奶奶找来一个鲜萝卜,给李青云演示一遍切法。她先把一个萝卜均匀的切成几片,然后竖着切成条。由于这样是整个萝卜的长度,如果太长,可以从中间横拉一刀,把长度减半。

    “不管怎么切,目的都是一样,就是要控制萝卜条的长度和宽度,让每一根萝卜条大小长度似乎一致。这样方便浸味,浸进去的盐和调料,都是类似,最终腌制出来的萝卜干,口感才会一致,不会出现某一块太咸或者太甜、太酸的情况。”

    “把想腌的萝卜切好后,放在太阳底下晒几天,根据阳光好坏,可以自由控制时间。只要感觉晒到七八成干,就可以了。收进屋里放一天,阴一下,下一步就可以正式腌了。”

    奶奶指着放在小咸菜缸里的萝卜干,说道:“这就是昨天晒好的萝卜干,把它放在这里面,淋上变温的开水,稍微泡一下,把它泡软一些,可以更好的吸收调料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奶奶把四十度左右的温水倒进小缸里,刚好能泡住这些萝卜干。等过了一会,李青云用手摸一下萝卜干,感觉软了一些,奶奶示意他把水倒掉。然后根据重量,先放细盐,倒上之后,要用双手下去揉搓萝卜干,让细盐均匀的化开,浸进每一个萝卜条里面。

    之后,放入白砂糖,继续揉搓。再放入生抽、辣椒粉、花椒粉、重复揉搓的步骤。奶奶告诉李青云,别嫌麻烦,真正的好口感,就是这些不起眼的揉搓步骤。

    感觉每个萝卜条上面都均匀的沾满调料粉了,奶奶才让他用薄塑料纸封起来。这种塑料纸和保鲜膜一个样,只是比保鲜膜厚一些。封上之后,放在阴凉处放两天,要经常抱着坛子翻动一下,腌制效果会更好,如果嫌懒,也可以不翻动,等吃的时候,用干净的筷子搅拌一下就行了。

    奶奶看着李青云把咸菜缸口封严实,这才说道:“封好口,一般两天就能吃了,不过想要味道好,最好七八天之后再吃。刚开始,你可能掌握不好调料放多少,这个得多做几回,熟能生巧,你让我说什么调料比例,我可能说不好,但凭着感觉做,比秤称得好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