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 > 都市言情 > 农家仙田 > 第240章 准备去赌石
    李青云从奶奶那里学会了腌制萝卜干,回到自己家就开始练手,他用的萝卜都是源于小空间,料子是绝顶的,如果用这样的原料都做不出好吃的萝卜干,那就纯是手艺问题了。www.yawen8.com

    切了一大筐萝卜条,想放在院子里晒,不过左看右看,阳光被树和竹子遮挡很多,没办法,只好上阁楼。阁楼前面有一片空地,可以晾晒东西,平时也可以喝酒聊天晒太阳。

    还没摆放好,就看到大路上开来一辆豪车,看着有点面熟,见这辆车直接开到铁栏大门里面,才知道是找自己的。

    最近工人进出很频繁,铁栏大门就有些碍事,反正这个农场就一个出入口,放开大门,也不会有问题。山顶散养的绿蛋黑羽鸡,早已习惯在菜地里寻找虫子,不会乱跑。

    这辆越野名车果然停在别墅侧边的停车场,王超从里面出来,打开后备箱,从里面拎出一堆礼物。今天这阔少居然没带任何人,独自一人过来的。

    “嗨,那哥们,怎么没带个妹子过来养眼?”李青云站在阁楼栏杆处打招呼,笑眯眯的,不为别的,这土豪带了几箱好酒好烟,就价值不菲,这样的土豪天天来混饭,也招人欢迎。

    王超这才看到李青云,仰着脑袋笑道:“你还说呢,上次我带来的那妹子,哭着喊着要你的联系方式,我一生气,把她蹬了。为了防止帽子变色,今后来你家,绝对不带妹子。”

    两人说着玩笑话,李青云也已把手里的萝卜条摆好,拎着篮子往下跑。把王超接进屋里,倒水让烟。然后坐在沙发上聊天。

    两人胡扯了一阵子,王超才道出来意:“兄弟,网上那视频你看了吧?嘿嘿,就是关于海东青摘柿子的。当初我在现场。也没有太震撼。可是回去一看视频,却越想越惊奇。所以决定了,那只海东青的后代,我肯定买一只,价格你开。”

    李青云一听。顿时乐道:“你急什么呀,刚孵化出来没多久,训鹰训隼至少得三四个月大,才能出效果,过早过晚都不行。到时间了,我肯定会给你打电话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能不急嘛,就两只雏鸟。我肯定不惜代价要一只,田牧那货也不会客气的,别看他表面上不说,要是趁我去缅甸参加翡翠公盘的时候。『雅*文*言*情*首*发』一口气把这两只雏鸟全部买下,我哭都来不及。那小子来钱的门路太广了,我虽然有钱,但要看回款周期和投资空档。最近我抽出几个亿,准备参加翡翠公盘,所以从里面挤出两千万,先放你这里,算是订金,多退少补,你卖给别人什么价,就给我什么价就行了,外加哥们欠你一个人情。”

    看来王超真的很喜欢这类型的海东青,一口气说出这么多话,然后从随身包里掏出一张支票,面额是两千万,摆到李青云面前的桌子上。

    李青云拿起支票看了看,叹道:“这辈子我第一次见到这么大额的支票,真正的土豪啊。啥也不说了,你想要的海东青包在我身上了,质量绝对顶级,不说别的,体型就比普通的海东青大出两三倍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痛快,我就喜欢性格豪爽干脆的朋友。你收了这钱,我也能安心去缅甸了。”王超放下了心,端起桌上的茶,咕噜咕噜,灌了一气。

    李青云见他几次提起翡翠公盘的事,就说道:“缅甸的翡翠公盘?我从网上查的资料,不是每年阳历六七月份举行吗?今年怎么这时候举行?前段时间,我在省城见过顽石斋的老板吴中兴,约我一起参加今年的翡翠公盘,我感觉像是骗子,就没理他。土豪哥,你虽然有钱,也要当心骗子呀。”

    “靠,真巧呀,原来你也认识顽石斋的老板。我跟老吴是朋友,他坑谁也不敢坑我,他发迹之前,在我外公家的宝石店当伙计呢,我就是那时候认识他的。你知道的,最近房地产业不景气,我掌握的资金太多,没地方投资,就想囤积翡翠、玉石之类的毛料。”

    “这也算是玩票性质的吧,也不想惊动家里人,更不想心动我外公、舅舅那边的人。上次去吴中兴店里买个把件,准备送人当生日礼物,就刚好提起这事,说今年冬季的翡翠公盘还差几千万,问我有没有兴趣参与。我想都没想,就答应了。”

    “冬季公盘和六月份举行的公盘不太一样,都是一些被人淘汰掉的毛料,这些毛料的所有者也急于出手,换成现金,所以价格便宜,赌性更大,主要针对咱们国内的珠宝玉石商人。正式公盘,用的是欧元,而这季节的公盘,用的是人民币。而且有特殊规定,参与者,入场门槛为一亿人民币,入场后,也至少购买下一亿人民币的毛料,多则不限。也就是说,办齐了入场手续,这一亿的押金是不退的。”

    李青云听得目瞪口呆,说道:“这和我查的资料不一样呀,还有这样的事情?”

    “嘿嘿,这有什么不好理解的?手机分行货和水货,企业分国营和私营,翡翠公盘也有区别,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?这样的公盘,虽然不会太公开,但也绝对有一切合法手续。你不知道的是,在公盘之外,有无数小型走私集团,他们干的才是掉脑袋的危险事,被缅甸军政府逮住之后,交不起重额赎金,就会枪毙,跟贩毒没什么区别。”

    李青云被他一席话说得怦然心动,突然说道:“你们什么时候出来,带我一块去吧,我也去开开眼界,如果遇到合适的,也想搞点毛料,自己切着玩。我信不过吴中兴,但我信得过你呀。”

    最后一句话把王超说乐了,拍着他的肩膀说道:“得勒,别的咱不说,就凭这句话,哥哥也得带你去。不过你有护照没?没有护照,就有点麻烦。还得托人办加急。”

    “有护照,以前的女朋友学外语的,经常出国旅行,我也跟着去了两次。后来实在消费不起。护照一直躺在箱子底。”李青云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那行,你把护照和相关证件拿给我。我给你办出国手续,明天晚上你到省城联系我,咱们在省城会面,后天准时出发。坐飞机过去。”王超一口就答应下来,办事效率超高。

    当天下午把王超送走之后,李青云去了银行,把这张支票兑现,然后催促大华商贸结了一笔货款,又让三家大饭店来拉了一次货,总共凑齐两千五百万。准备跟着王超碰碰运气,买一些翡翠或者玉石毛料,给小空间储备灵气资源。

    把家里的事情安排好,第二天中午。李青云就开车去了省城。下午到达王超所说的地酒店碰头,李青云只挎了一个轻便的男士商务包,进了指定房间。

    一进门,吴中兴一眼就认出了李青云,表情很复杂,却是很快就笑着过来握手:“李老板,你藏的可真深,原来你就是王总常说的神秘朋友呀。”

    李青云笑着回应道:“吴老板客气了,前段时间手里太紧张,一直没敢涉猎这个行业。昨天才发了一笔小财,又听到王超提起缅甸公盘的事,就头脑一热,想去跟着开开眼界。到了缅甸,还请吴老板多多指点,也让我跟着沾点光。”

    王超正和一位五十多岁的老者低声细谈,见到李青云进来,也非常客气,站起来介绍道:“老弟,你过来啦。来,我给你介绍一下,吴老板就不用说了,你们本来就认识。坐在我跟前的这位可是宝石鉴定专家,我们这次去仰光公盘碰运气,全靠胡老先生指点了。”

    那老者戴着眼镜,有股书卷味,说话非常客气,笑道:“什么专家啊,这年头专家都是骂人的。我叫胡怀义,叫我老胡也行,这次跟着去缅甸,也是有私心的,呵呵。”

    直到吃晚饭的时候,李青云才知道胡怀义所说的私心是什么,原来他带着儿子去开眼界。吃饭的时候,他儿子才匆匆赶来,给大家打声招呼,就闷头吃饭,也不是傲气,只是不太想搭理人,脸上气乎乎的,好像刚和人吵过架。

    胡怀义看到儿子二十七八了,还这么没礼貌,脸上有些尴尬,就训斥道:“胡锐,你来晚就不讲了,进来之后,还板着脸,谁欠你的不成?怎么了,是不是店里出什么事情了?”

    训斥为假,代儿子解释原因,以此道歉才是真。毕竟在两个雇主的面前,儿子是没资格摆脸色的。

    “唉,别提了,为了凑钱,市中心的那栋小别墅都抵押出去了。那帮吸血鬼,还想让我把店里的玉石古董字画低价处理呢,太不是东西了,亏我平时还把他们当朋友。”胡锐愤愤不平的骂道。

    把话题引到钱上,场面就更加尴尬了。这两个雇主,根据情况,会给胡怀义一大专业咨询费,但是雇主不可能帮你儿子垫付做生意的钱。你不说还说,如果在酒桌上提起,场面顿时冷了,人家接也不是,不接也不是。

    李青云算是半个局外人,笑着把冷下来的话题接上:“这位朋友也是想借翡翠公盘赌一把呀,咱们算是同类人。不过我没敢抵押房子,玩的不大,有多少闲钱就玩多少钱的。”

    胡锐却不屑的冷哼一声:“哼,你是想劝我量力而行吧?呵呵,我和你可不是同类人。有一飞冲天的机会,我为什么不好好把握?冬季的暗盘可比真正的公盘有机遇,抓住一鳞半爪,我也会发财,这样就不用整天窝在那个小店里空耗光阴了。”

    ps:

    犹豫好久,还是写了赌石这段情节。大概三章左右,结束赌石这个小插曲,只是为了小空间的灵气资源作铺垫,不是故意歪题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