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 > 都市言情 > 农家仙田 > 第248章 发生在角落里的大事件
    李青云挂了电话,才发现姐姐买了一堆东西,已经进了病房,一个劲的唠叨,说生病了就该吃好东西,别整天舍不得,现在又不是以前,有钱了再舍不得吃,传出去也不怕人笑话,有着富翁的实力,却过着乞丐的生活。www.yawen8.com

    李承文夫妇就一个劲的笑,说今天的生活再像乞丐,你让真正的乞丐怎么活?有吃有喝还有营养品,除了几上的几处伤有些淤青有点疼,比普通人都健康,用不着大人小孩子都往这里跑,赶紧回去做生意,青荷居刚有起色,离不开人。

    杨玉奴正逗毛毛玩,毛毛手里拿着一个玩具针筒,说要给姥姥、姥爷扎针治病,不让他靠近病房,他还闹腾,说自己是小神医,治病可灵啦。

    好家伙,一句话就抢了李青云的名号。李青云走过去,一把举起这个小神医,顿时把小神医吓得扔了针筒,嘎嘎大笑,搂住李青云的脖子不敢松。

    “舅舅,你怎么现在才回来?昨天上午来了好多坏人,他们砸了咱们的大铁栏,还打了人。哼,我当时不在,要是在的话,我就用小针筒扎他们。”毛毛挥舞着小拳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哎呀,我们家的小毛毛这么厉害,早知道就多给你准备几个针筒了。不过,你要是闹人不听话,也要挨针的。”李青云笑道。

    一听说自己也有可能挨针,毛毛顿时老实很多,指着桌子上的水果,想吃芒果:“舅舅,我要吃那个,可好吃啦,我帮你削。”

    这家伙贼激灵。先用水果贿赂李青云,免得以后真挨了针。

    杨玉奴已经笑着帮他削了一块芒果,一刀贴着果核削下来,然后在果肉上面。横几刀。竖几刀,用手指轻轻一顶。切出的果肉粒像小刺猬一样,粒粒爆满鲜嫩。

    毛毛吃得很开心,暂时忘了远大的理想和计划,坐在病房椅子上。吃个不停。

    李青云的父母也知道他在市里有点关系,就问他谈得怎么样。李青云说没问题,市里的朋友已经答应下来查一查,别的不说,至少能公正的说几句话,为咱们讨个公道。

    这时候静下来,李青云才有时间细问事情发生的原因。原来秦瑶的母亲最近又到李家寨。说三道四,显摆得不行。他们两家的农场就在一起,有些话说得过分,陈秀芝当然不满。两人又吵了两回,怨气越积越多,这才导致最终的大爆发。

    李青云就笑着安慰母亲,说自己和秦瑶都是过去的事情了,你们两个大人掺和什么,不过既然他们太不懂事,又拆铁栏又打人,会让他们付出代价的。『雅*文*言*情*首*发』

    此时,省城一个规格极高的车队,一行人只有四辆车,已经走到了青龙镇。到了镇上,楚应台就忍不住下了车,看着如水墨画中的远山近景,不停的赞叹,真是一个好地方,人杰地灵,此处长出的植物,应该也能分得一丝灵性。

    见楚应台坚持下车行走,另外一辆车里也下来一名官员模样的大人物,随行的秘书喊他宋省长,而楚应台一直喊他老宋,两人关系似乎也不错,至少不是第一次见面。

    “老宋,不是我说你,你这体型就是坐出来的,没事应该多走走。你看看,这里山清水秀空气好,没有雾霾,深吸一口气,甚至能闻到淡淡的草木清香。我以前来内地比较少,要是早知道有这么一个好地方,肯定会多来几次的。”楚应台看什么都新鲜,边走边说,居然快走到李家寨。

    “楚兄,我和你没办法比呀。你是逍遥闲人,我却整天文山会海,哪有一刻清闲?就算每年例行的休假,也会被很多突发状况打扰。算起来,我已经六七年没有好好休息过了,今天也算沾你的光,不然也没时间游山玩水,来到这么偏僻的一个小镇。”宋省长也不生气,说什么都是笑眯眯的,像是不会生气的弥勒。

    管家阿宽一直随行,看了一眼卫星导航,小声说道:“老爷,前面就是李家寨了,根据李青云留下的身份证复印件,应该是这个山村。咱们要不要给他打个电话,要是就这么去了,会不会太意外?”

    楚应台停下脚步,沉吟一下,说道:“唔……说的也是,确实有些失礼。那就给他打个电话吧,该吃午饭了,至少得让他准备一顿饭吧。呵呵,咱们可是带着礼物过来的,算是正式拜访朋友,总体上还是很合规矩的。”

    于是阿宽给李青云打电话,而宋省长却笑道:“楚兄,你这嘴馋的毛病什么时候能够改改?为了几个水果,居然开专机来到我们川蜀。虽然不是过来投资的,但我这个当省长也得陪你瞎逛。咱可说好了,陪你三天,你得在我们省投资三个项目,每个项目的规模不能小于十亿。”

    楚应台就笑着问:“你说的是日元吗?要不,越南盾也行。”

    “你呀……除了嘴馋,还有嘴贫。”宋省长指着楚应台大笑,在山间公路上,两人的大笑吓飞了几群野鸟。

    李青云正在吃姐姐买回的东西,算是当午饭吧,下午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事,就想先吃点,好有力气应付下午的事。

    突然接到阿宽打来的电话,说是他家老爷楚应台已经到了李家寨,准备到他家拜访,这也太突然了吧?

    挂断电话后,李青云仍然有些发懵,想来想去,和楚应台的关系也只是一次生意上的来往,真不知道这有钱人的内心都是咋想的。但是,人家到了家门口,你也不能不招待呀。

    李青云把情况和家里人说了一声,让杨玉奴在这里陪着,在安全方面也能放心。姐姐执意要在这里照顾父母,青荷居暂时有姐夫罗建东打理。

    于是他开车从医院出发,一路高速,以路况允许最快的速度,往家赶。在等红灯的时候,还给罗建东打个电话。让他准备出来一个最好的包厢,同时准备最高规格的特色菜。

    李家寨的别墅门口,李铁柱和青木正坐在空地上抽烟聊天,他们在农场里忙活一上午。正等人做午饭。农场活不忙的时候。中午基本上都管饭,有人轮着做饭。其他人可以歇息。

    他们突然看到四辆车停在了大门口附近的公路边,顿时紧张起来,以为又是城来闹事的,一个电话打给村长李天来。没过几分钟,全村就跑来几十口子,老人小孩子都来了,拿着棍子叉子,一副要拼命的架式。

    昨天事发时,他们来的有些晚,虽然吓退了城管。但是李青云的父母已经被打伤,铁栏大门也被拆掉,这让李天来觉得很丢脸,自己没能力保护村里的财产。更觉得没脸见李青云。

    他早就和村里人说过,那管混蛋城管要是敢再来村里闹事,一定要赶倒几个,为李青云的父母报仇。所以李铁柱一个电话,顿时把大半个村的人都喊来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想干什么?又想来拆我们的农场吗?这一回,你们可没那么顺利了。”李青木愤怒的指着楚应台和宋省长,虽然这两个人看着不像坏蛋,但是两人气质不凡,看着就像位高权重惯于施发命令的人。

    李铁柱也举着自己的手机,说道:“我已经喊人了,你们这些当官的,别想再乱来。”

    楚应台和宋省长脸色微变,他们带来的保镖和警卫人员也极为紧张,一下子把他们护在中间,谨慎戒备。

    “呵呵,我才想知道,你们想干什么呢?”楚应台还有心情开玩笑,说道,“乡亲们太热情了,知道我第一次来,全村都来迎接了?”

    宋省长脸色有些难看,朗声高喊:“大家请冷静一下,咱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?我们第一次到青龙镇,也是第一次到李家寨,一是来旅游,二是来看望一位朋友,在此之前,并没有做过什么。”

    李铁柱怒道:“骗子!那个砸大门的城管局的局长在动手之前,还跟老子借过火呢!格老子的,就他最狠,打人最卖力。”

    李青木则喊道:“你们来旅游的?骗谁呀,停车停哪里不行,为什么非停在农场门口?还带这么多年轻力壮的打手?”

    好家伙,楚应台带来的顶级保镖和宋省长带来的顶级警卫员,在他嘴里,全部成了顶级打手。这话一说,那些摆出防护架式的保镖和警卫员脸都黑了。

    而通过这些人七嘴八舌的控诉,宋省长和楚应台都明白发生了什么事。两人对视一眼,楚应台脸上的表情全是揶揄,似乎在说,看看,都是你们自己做的好事,连累我这个外地人了。

    而宋省长真是满腔怒火,外加羞愧,丢人丢到姥姥家了。不知道是哪个混蛋滥用职权,祸害乡邻,居然让自己这群人背了黑锅。

    他没有说话,只是瞪了随行秘书一眼,那秘书顿时拿出手机,给云荒市的市委书记打电话。本市出了事,第一负责人是书记,其次才是市长。

    “云荒市的王书记吗?我是宋省长的秘书,我们现在在青龙镇的李家寨,发生一些突发状况,需要你到现场解释一下。对,现在,立即,马上……”秘书的声音很平静,但用词极其严肃,已经接近愤怒。太丢脸了,这事绝对要严查,不然楚应台指不定怎么嘲笑自己的领导呢。

    云荒市委书记王子强拿着挂断的电话,额头直冒冷汗,现在脑子仍一片混乱,青龙镇在哪?李家寨又是什么鬼地方?为什么宋省长会去那个地方,那里又发生什么突地状况了?为什么让我到现场解释?谁能告诉我怎么回事?

    他恼火的喊来秘书,秘书一听,顿时一个激灵,提醒道:“刚才黄市长回来,不是开了一个政府紧急会议嘛,说是什么镇发生一起强拆伤人案件,他们已经组成一个调查小组,以最快的速度开赴灵.山.县,全面调查这次事件的起因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不早说?黄市长怎么没让人过来报告?太不像话了。快快快,快点备车出发呀,给我打电话给县里负责人,问他们到底怎么回事,发生这么大的事,我这个当书记的怎么不知道?眼里还有我这个书记吗?”王书记大怒,披上衣服就往外跑。

    他的秘书没敢解释,因为黄市长打来两次电话,都被王书记以正在接重要电话而推托。现在真有事了,倒怪别人没告诉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