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 > 都市言情 > 农家仙田 > 第250章 调查结果
    李青云在河边与客人谈论养生怎么是修行的时候,许靖守家里却不太平,他老子许成仁回来之后,脸色铁青,一言不发,砰的一声,就把自己关进书房。『雅*文*言*情*首*发』

    客厅里,秦瑶的母亲周慧芬与许靖守的母亲正聊得火热,谈论的是两个孩子订婚的事,本来聊得正开心,却被许成仁的反应吓了一跳,

    “这老头子,发什么神经,越老性子越急,还不如靖守稳当呢,呵呵呵呵。”许靖守的母亲笑着,脸上的表情却有些不自然。

    “没事没事,人总有心情不好的时候,再说亲家公在县政府工作,平时的压力很大,偶尔发发火,对身体有好处。”周慧芬非常体谅的说道。

    话音未落,书房的门又被许成仁推开,他握着手机,脸色发青,压抑着愤怒对周慧芬吼道:“都是你干的好事!你打着我的旗号指使城管局的齐局长拆人院墙就算了,为什么还打伤人?伤了人,现在有领导要追究涉案人员的刑事责任,刑事责任呀,你我都跑不掉了,齐局长已经被抓!就他那鸟性,会守口如瓶吗?”

    周慧芬一听,顿时从沙发上跳起来,尖着嗓子叫道:“什么?齐局长被抓了?怎么回事?不就是拆了一个大铁栏,打伤了两个乡下人嘛,以你的地位和职权,还摆不平这点小事?”

    “我的地位?我的地位在市领导面前算上屁呀!你知道今天是谁带队下来调查?是黄市长!后来不知怎么回事,市委王书记也来了,他更狠,直接要追究涉案人员的刑事责任!”许成仁吼得脸红脖子粗,他似乎知道自己这次惹了不该惹的人,把所有的怒火都倾泄在这个未来的亲家身上。

    “什么?市长和市委书记都来调查这事……?这、这……这李青云哪来这么大的面子?”周慧芬吓得一屁股坐回沙发。惊慌失措的说道,“我给我爸打电话,让他问问在市里当副市长的学生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说着。周慧芬就掏出手机。手忙脚乱的查找号码,惊恐之下。居然连自己父亲的电话都找不到了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突听门外传来急促的敲门声:“砰砰砰!砰砰砰!”

    “谁呀?”许成仁吓得一颤,示意同样惊恐不安的老婆去开门,至于周慧芬。『雅*文*言*情*首*发』他已经不想搭理,就算问到又怎样,这个副市长能让市长和书记改变决定吗?

    “开门!我们是纪委的工作人员!有件案子,需要你的配合调查!”外面的声音很严厉,就算不严厉,普通的官员一听到纪委人员上门,都会吓得腿软。

    许成仁扑通一声。一屁股坐在冰冷的地板上,什么形象也顾不得,一个劲的叫嚷着:“完了完了,我这下子完了。我被你这个婆娘害惨了,开个农场你都能惹出天大的麻烦,真是个扫把星!要是真给你结成亲家,说不定连命都赔进去。”

    早知道会这样,许成仁就算有一百个贼心思,也不会带周慧芬去赴酒宴,在酒桌上,周慧芬的交际能力很强,一来二去,就认识几个地位相当的人,城管局的齐局长就是一个,借着酒劲,就说起了在山村被人欺负的事,要让齐局长帮她报仇,在得到许成仁的默许下,就有了砸农场的事件。

    就算有一万个不情愿,也开了门,让纪委的工作人员进来了,出示相关的手续,把毫无抵抗的许成仁带走了。

    周慧芬和许成仁的老婆不安的跟下楼,刚好看到许靖守和秦瑶回来,两人看到许成仁被抓,吓得不轻,急忙围上来问为什么。

    许成仁愤怒的瞪了儿子一眼,吼道:“还问为什么,都是你交的好女友,你给我找的好亲家,她算是把我害死了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,就被纪委工作人员带上车,留下一脸迷惑不解的许靖守。不过他母亲很快就给他解释一遍,听说居然和强拆李青云农场的大门有关,这下子可把他们吓住了。

    许靖守听了大怒,叫嚷道:“李青云?怎么又是他?他不就是一个小农民嘛,有什么能力让纪委抓人?妈,你先别急,赶紧给我外公打电话,让他托关系,给我爸求情。”

    秦瑶也气得直哆嗦,气恼道:“他还真是没完没了,跟我们过不去。他打伤了方照明,我们都没报警,他却举报许伯父,真是阴险小人。妈,我们也给外公打电话,让他找人主持公道,不能让那种阴险小人的计谋得逞!”

    周慧芬点点头,终于打通了电话,她刚把事情说了一个开头,就被电话里的老人训斥一顿,让她赶紧回家,不要掺和这事,说是有省领导发话,已经没人能翻盘。

    “有省领导发话?天哪,怎么会这样?”周慧芬没问太多,电话就挂断了。她让秦瑶赶紧带她回家,想当面问问父亲,到底得到了怎样的消息。不就是一桩小事嘛,砸了一个农场大门,打伤了两个小农民,至于闹得这么大,又是市领导,又是省领导的。

    秦瑶开车,带着母亲周慧芬,回到县一中家属院。她的外公是一中的老校长周德平,德高望重,有很多学生身居要位,经常和他联络的就有一位副市长,每年的八月十五,几乎都来家里拜访。

    只是刚把车停到楼下,就见几名警察围了上来,先是亮出证件,对已经吓傻的周慧芬说道:“你就是周慧芬吧?这是拘捕令,请跟我们到警察局调查一起故意伤害案。”

    “不、不是我,我没有……我什么都没有做……”周慧芬大脑一片空白,两腿发软,紧紧夹在一起,似乎有强烈的尿意,怎么忍也忍不住。

    被警察拉下车时,她的裤子上已经湿了一片,扯着嗓子对秦瑶喊:“女儿,快去找你外公,我是冤枉的呀,我什么都没干,快点把我捞出来,我可不想进去。”

    “噢噢噢噢……”秦瑶也吓懵了,不明白警察的效率怎么这么高,虽然知道母亲在里面起到的作用是什么,但怎么想也想不到,会被警察找上门,把她抓走了。

    周慧芬被警察带走的时候,老校长周德平就在楼上的窗户处看着,带着无力感,深深的叹了一口气:“唉,自作孽不可活呀!”

    话虽然这么说,等秦瑶惊慌失措的跑上楼,找他求助的时候,他还是抹下这张老脸,给一些亲友打了电话,让他们适当照应一下女儿周慧芬。

    调查结果非常神速,天黑之前,王书记和黄市长带领同行的工作人员,亲自到公安医院的病房看望了李承文夫妇,并对他们表示衷心的慰问。在谈话中,对他们的遭遇表示同情和愤慨,当场表示,一定会追究涉案人员的法律责任,请他们放心,也请他们随时督促办案的进程。

    等王书记和黄市长离开之后,李承文夫妇才从惊愕中反应过来,激动得结结巴巴的说道:“那不是来咱们家噌饭的黄老板吗?原来他是当官的,还是市长呀!怪不得福娃一回来,他就亲自过来调查了,原来是咱儿子请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福娃和黄市长认识?”李青荷第一次听说这事,惊讶的说道,“怪不得刚才听同行的工作人员讲,涉案的那个城管局长已经抓起来了,在幕后指使的周慧芬也被警察带走了。这办案速度,也太快了。”

    杨玉奴没想太多,只是松了一口气,笑道:“这下子好了,以后再有人欺负我们,就得先掂量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我们不欺负别人,已经算好的了。”散了心中的怨气,李青荷也开起了玩笑。

    晚上李青云把宋省长和楚应台安排进自家别墅,打电话让竹楼酒店送来所有的洗漱用品,又给管家阿宽交待了注意事项,想吃什么可以打电话叫人送,也可以自己动手,别墅后面就是整个小农场,看中什么蔬菜水果可以让工人摘来。

    把客人安排在家里,而主人要去外面,虽然有些不太合适,但这也是没办法,因为李青云的父母还在医院里呢,作为家里唯一的儿子,不去照顾,在哪都说不过去。

    楚应台也不在乎,四处打量着别墅内的装饰,摆摆手笑道:“你这个当主人的离开,我们倒能更轻松些,记得明天回来带我们到附近游玩就好。唔对了,离开之前,让农场的工人摘些水果送来,我这一趟,完全被你的水果吸引过来的。”

    李青云大笑,安排李铁柱,把后山种的水果每样都送来的一些。然后他就去了病房,让姐姐带着外甥回去,他和杨玉奴在病房看护。

    夜里他进了小空间,发现两只小海东青被二秃子赶出了窝,如果不是小空间范围有限,说不定已经被它们赶到了天边。

    两只小海东青的羽毛刚刚扎齐不久,虽然长得极其壮实,也会飞了,但飞行姿态远远无法和两只老鸟相比。它们委委屈屈的蹲在山脚下的一棵枣树上,仰望山顶的巨巢,那里是它们父母的居住地,可惜已经不能上去。

    见到李青云进来,二秃子非常人性化的长啸一声,飞到李青云面前,又指了指两只幼隼,似乎在说,快点放它们出去翱翔,缩在这个小空间,会影响它们成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