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 > 都市言情 > 农家仙田 > 第255章 夜半无眠
    那经理似乎收了好处,犹豫一下,才不得不说道:“那……我先去你的农场看看情况吧,不过结果如何我可不敢保证,因为我们大华商贸对绿色蔬菜这一块,审核非常严格。www.yawen8.com质量达不到标准,谁说也没用。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,我明白,那就请赵经理先去我的农场看看。纯天然无公害的绿色蔬菜,味道肯定一流。”许靖守的笑声很无奈,和以前那种高高在上的衙内判若两人。

    李青云听着远去的脚步声,暗暗摇头,不作死就不会死,许靖守明明不懂种植这一块,偏要赌气性的加入进来,现在骑虎难下只是开始,难处在后面呢。

    吃完火锅,喝完酒,孙国忠招集员工,准备返程。姓赵的副经理适时出现,脸上的表情很平静,不过瞄到在大路边带着殷切希望目光的许靖守等人,眼中闪过一丝心虚。

    孙国忠醉了,坐上车就睡着了,李青云让随行的副经理照顾好孙国忠,目送他们离开。而同样看着货车消失仍不收回目光的,还有许靖守和秦瑶。

    “这个赵经理靠不靠谱呀?收了我们的几千块钱,话都不放一句,居然就这么离开了?刚才我看他,好像没有向孙总汇报。”秦瑶忧虑道。

    许靖守脸上闪过一丝失望和无奈,叹道:“再说吧,反正只是试着接触。实在不行,我们还可以联系你在省城的老同学,那个叫鲁成功的吧,他不是也开了一家农贸公司吗,让他过来看看,先把我们这一批绿色蔬菜收购,不然下个月,工人的工资都发不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咱们请的工人太多了,要不先解雇十多个?以我们现在的情况,招收十个工人都是多的。”秦瑶轻微的抱怨着。二层半的小别墅盖好没钱装修的事,她都没敢提。这阵子发生的事情太多了,多到她都无法承受。

    “嗯,等下回去。就先把几个年纪大的工人辞退,每月三千块的工资,我都想找一份了。我们不能因为和李青云赌气,把自己赌跨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秦瑶瞅了一眼隔壁农场里的前男友,那个温润如玉的男子正在别墅门口伸着懒腰,似乎永远也没有烦心事,脸上带着笑容,眯着眼睛打量初冬的阳光。正是这个前男友,让现男友进退失守,乱了方寸。以前的从容和自信,都莫名其妙的消失了。

    说起仇恨,居然没有,聚在心里久久不散的,竟然是悔怨。www.yawen8.com这个悔和怨包括很多方面。不仅仅是对自己选择的后悔。听别人讲,李青云和杨玉奴正在商量结婚的日期,好事临近,而这一切,早和自己无关,想起来,就是一股无言的苦涩和怨恨。

    李青云现在可没有对她想太多。甚至连多看她一眼都欠奉,对于他们偷偷跑到自己农场里抢菜商的事,也根本没当回事,反正自己的蔬菜是独一无二的,用灵泉灌溉出来的,别的蔬菜想比试。根本不在一个档次上。

    夜里下了细雨,打在窗户上,发出轻微的“啪啪”声,这本也不会影响李青云的睡眠,可是今天不知怎的。居然睡不着。

    悟道笔记上说,心有所感,心有所惑,神魂修炼到一定境界的人,会提前感应到和自己相关的事。李青云对个笔记,已经相信了大多半,因为上面讲到的很多事情,都能在他身上找到影迹。

    武功的修炼,他还没有开始,但是论及神魂的修炼,他已经是宗师境的了,神魂凝结成的灵体借助小空间,可以轻易的外放十多米,可以伤人,也可以摄物。不过想让灵体飞得更远,还需要进一步的修炼。

    他从床上起来,披了件衣服,望向黑漆漆的夜空。没有开灯,他也能看到外面的雨点。平时很少失眠,也很少在夜里睡不着,他在思索,今天到底是怎么了?

    就在这时,突听极远的地方,传来一长悠长的长啸,这种声音似有似无,好像很响,又好像听不到。普通人或许难以察觉,但是对于修炼者来说,一听就知道是一种功力突破时的气息外放声音。

    这声音有些熟悉,李青云心头一跳,难不成是爷爷突破了?可是爷爷不在家里,怎么跑到了山野里?从这声音发出的嗡嗡回声来判断,居然在河道对岸的军事封锁区。

    不那封锁区只封锁了最安全的上山通道,还有几条小路,可以轻易的绕过封锁区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李青云再也呆不住,穿上运动鞋就往外跑。在门口守夜的金币和铜币,轻叫两声,跟在后面。李青云并没有拒绝,在山里,带两只猎犬比什么都管用。

    现在是夜里三点多,渡口肯定没船,不知道爷爷是怎么过去的,但是李青云想过去,必须游泳。如果不想游泳,必须绕路七八里地,才能到达对岸。

    放开感知,周边并没有危险,先把两条猎犬收进小空间。为了确认自己没有听错,又跑到爷爷的竹楼下面,放出灵体,进入爷爷在二楼的卧室,确实没有人,只有奶奶在隔壁打呼,睡得正香。

    李青云确认之后,就没再耽搁,直接跑到渡口,把衣服和鞋子收进小空间,准备动作也没做,直接跳进了冰冷河水里。

    不过现在的冰凉河水,对他伤害不大,只是微微感觉一些凉意,就像浪里白条,极速游向对岸。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一定要赶去找爷爷,只是不去看看,好像非常不安心。

    上了岸,先是放出两只猎犬,这才穿好衣服,闪电般的奔向大山入口的侧面山坳里。那里布满荒草和枯藤的背阴处,有一条上山的小路,虽然很难上,但也难不住李青云。

    两条猎犬在前面开路,李青云的速度并不比猎犬慢,像豹子一样,在丛林中飞速前进。根本啸声的判断,爷爷应该在这座山里,李青云心里埋怨着,说这老头不在家里突破。进什么荒山,也不怕摔着碰着。

    山顶一片平台,乱石崩飞,一片狼藉。在一株断树后面,李春秋抖了抖破损的衣衫,从狼藉中站起,放声大笑,震得山野“嗡嗡”回音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,原来是这样……这一步,差点走错。”李春秋的神态虽然极为虚弱疲惫,但是劲头极为高涨,摸了一下腰,发现带来的葫芦早在突破时震碎了。里面装了半壶空间泉水呢,是准备在突破后享用的。

    “格老子的,早知道葫芦会破,就把那点百年人参带来了。”李春秋骂了一句,对这种情况显然没有预料到。因为他也是第一次知道进入武者化境的状况。

    他在脸上抹了一把,雨水汗水混合着土灰,把他弄得很狼狈。不过他可以清晰的感觉到,自己身体的变化,他看不到自己的头发颜色变了没有,但是抹脸时,脸上的皱纹已经不见了。身体年轻得有点可怕。

    正准备回家,身体却突地一僵,就一地滚,像燕子一般,贴着地皮,在空中连续翻了十多圈。落到六七米之外。刚才他所站的位置,已经插了十多把钢钉一样的东西。

    李春秋手里不知什么时候抓了几块小石子,对着某处荒草丛,一扬手,破空中笼罩那片荒草丛。

    “嗬!”一声沉闷的大喝。三道黑色的身影从草丛后面跳出来,蒙头蒙面,一身黑色的夜行衣,手里各拿一把古怪的小弯刀,只有一尺多长。

    “藏头露尾有用吗?只要一动手,你祖宗八辈都能露出来。”李春秋并没有害怕,反而很有兴趣的打量着这三人,说道,“不过不用动手,从你那黑布都包不住的大耳朵,我就知道是这个番僧。后面两个,应该是你师弟吧,为了我个老头子,你们烂陀寺的三大高手同时出动,被人抄了老窝,就不太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少废话,你想拖延时间,恢复体力吧?哼哼,早就算出你在最近突破,这时候不杀死你,我们怎么安心? 这个时代,没有宗派的力量保护,没有散修可以踏入第三境。杀!”中间那个大耳朵黑衣人说完,身子像一道黑色的闪电,瞬间扑到李春秋面前,扬手就是一刀,从正中劈下。

    李春秋好像是体力耗尽,动也不动,被刀光劈中。大耳朵心中一喜,只是还未来得及高兴,就觉得不好,因为这一刀没有砍中肉身的沉闷,反而轻飘飘的,像砍在空气中。

    刚才砍中的居然是个幻影,进入第三境的李春秋,速度已经超过他的想象。大耳朵黑衣人想也没想,就往前跳。后面两个黑衣人用古怪的腔调,大声提醒,让他小心。可是等他听到提醒的瞬间,背上就挨了一掌。

    啪的一声,极为响亮,像打在金属上。大耳朵黑衣人像根木桩子似的,摔出十多米远,撞在一块大石头上,石头被他撞得粉碎,而他却像没事的人一样,吐了一口鲜血,把面前的黑布都染湿了。

    他一恼怒,扯掉了黑布,果然是大耳朵番僧摩珂洽伽。

    “进入化境,能耐果然非同一般,速度超过我想象。不过,你的力量似乎减弱了一半以上,不然,这一掌过后,我得半天爬不起来。”看着更加虚弱的李春秋,大耳朵番僧非常兴奋,眼中闪过残忍的杀意。

    在他说话的瞬间,后面两个黑衣人也举刀砍来,动作同样快若鬼魅,只有刀光在漆黑的夜里,闪烁着死亡的光芒。

    “虽然虚弱了点,但杀你们足够了。”李春秋的声音在刀光中若有若无,拳脚相接处,犹如一声声炸雷,传出很远。

    李青云爬到半山腰,听到山顶的打斗声,顿时大急,恨不得变成一只老鹰飞上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