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 > 都市言情 > 农家仙田 > 第262章 火锅中的茶味
    从火锅中闻到了茶叶味?李青云顿时满头黑线,这是什么比喻,自己的厨艺就这么差?想当年,自己还在暑期厨师培训班学过呢,这种低级的错误怎么会犯?自己又没有火锅里泡茶。『雅*文*言*情*首*发』

    “一千个人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,既然老爷子能从火锅里闻出茶叶味,以后想喝茶时,你就喝火锅汤吧。”李青云满心的不乐意,语出不快。

    “哈哈,小幺弟误会了,可能是我表达的不清楚。我的意思是说,我从火锅的味道中,想到了某种茶的味道,或者是种感觉。”说着,老人挟起几根蔬菜和羊肉放进杯子里,再用牙签扎着放进嘴里。

    吃完,老者眼睛一亮,赞叹道:“呵呵,果然有那种特殊的味道,我师父当年曾说过,这是灵气的味道。能从蔬菜里吃到灵气的味道,真是奇怪,老夫年过半百,品尝美食无数,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事。”

    “你师父?灵气?”李青云愕然,这还是从外人口中第一次听到蔬菜含有灵气的事,原来这种特殊的味道,别人早就达成共识,统称为灵气。

    “一家之言,小幺弟不要当真,就当是玩笑吧。不知这蔬菜出自哪个农场,在又在哪个位置?如果方便,离开之时,我会购买一批带回家。”老者笑道。

    “青龙镇李家寨,这是我的名片,如果要来,可以按上面的地址寻找,找不到可以打我电话。”李青云没当回事,不管老者身份如何,也只是散客,不是李青云主要拉拢的对象,能卖出一些蔬菜也没有意义,就当结个善缘。

    “青龙镇李家寨?”老者惊讶的叫道,“真是太巧了,我要去的地方也是李家寨。此行大有口福,别的不说,衣食住行,总有一样让我放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去青龙镇李家寨?你……”李青云突然想起一件事。这老者又说茶叶有灵气味,又有师父,又要去青龙镇,该不会是悟道观的弟子吧。

    “唔?小幺弟的表情很奇怪,有什么疑惑吗?”老者倒是坦然,笑呵呵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,不知老人家贵姓?”李青云想到了关键处,心中一阵发虚,如果所猜为真,这老者可能是蜜雪儿的爷爷。以前在地底溶洞时。两人放开身心,说过很多秘密,其中蜜雪儿就说过,她爷爷是悟道观的弟子,多年没回国。因为惧怕仇人暗害,更不知道同门师兄弟的下落,李青云告诉她玄印子仍在艰难的传承道统的事,也告诉地底溶洞里的骷髅就是灵虚道人,如果蜜雪儿告诉她爷爷,那老者也该到了。『雅*文*言*情*首*发』

    “老夫姓易,喊我一声老易、或者易老头都行。”说着。老者又挟起几片蔬菜,吃得津津有味。

    老者显然也看出李青云和杨玉奴的不凡之处,生怕说错了辈份,所以预留空间很大。

    李青云迟疑一下,还是叫了出来:“这个……老易呀,那就先这么着吧。想吃你就多吃点。说起来,咱们可能还有些渊源,你也不用客气,想吃多少就吃多少,不够吃可以先拿些回去在酒店里吃。时间不早了。我先收拾着东西。”

    回到酒店,杨玉奴羞答答的不敢和李青云面对,因为她到了房间才发现,原来这里是个大床单人间,要住这里,就得给表哥一张床。

    李青云脑子里都是易姓老者的事,一进没留意杨玉奴的异常。见她进入暗劲境界时候短,给她倒水的时候,又加入一杯空间灵泉精华,自己家的老婆,必须大力栽培,老婆健康了,以后的儿女才会更加健壮。

    “来,喝杯水,今天该累坏了吧?”李青云说着,把水递到杨玉奴面前。

    “不、不累,忙得很开心呢,比对面两位干站着要安逸些。”杨玉奴接过水杯,也没留意其它,就喝了一口。有点温,因为加了普通的热水,才没有冰凉。

    “先歇息会,吃过晚饭,咱们去街上逛逛。整天窝在小镇,已经成为别人眼中的土包子了。别的不说,衣服都该换了,顺便给几位老人也买些衣服。”李青云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吧,不过我不需要添衣服,上一年买的两件羽绒服还是新的呢。”杨玉奴喝了水,身上有股热血,暖暖的,非常舒服。

    “你呀,都穿一年了,居然还好意思说是新的。你可能不是最抠门的女人,但肯定是最抠门的女老板。开了几个月的公司,已经有几千万的利润了,连件新衣服都不肯买,被员工知道了,肯定会笑话你。”李青云笑着打趣道。

    “哪有几千万呀,满打满算下来,也只有两千多万的利润,而且还有你的一半。”杨玉奴认真的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觉得有我的一半你吃亏啦?要不,我把另一半的股权也划给你,免得你连件新衣服都不舍得买?”李青云笑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啦,你想哪里去了。”杨玉奴不依,拉着他的手撒娇,“整个环保公司都是你的,我也快成你的人啦,你还有什么好酸的?”

    “你什么时候成我的人了,我怎么不知道?”李青云笑着抱住她,作势欲亲。

    吓得杨玉奴忙要躲闪,可是被他搂住了,哪有躲闪的空间,一扭身子,就倒在床上,被李青云压得正着。

    “我是说以后啦,又没说现在。表哥,我们还要吃饭逛街,你不要乱来嘛。”杨玉奴紧张的求饶道。

    “我可没有乱来,就是想你了。”说着,两人的嘴唇已经印在一起。初时杨玉奴还紧张的摇头,不想被他得逞,只是随着李青云的入侵,她渐渐失去抵抗,兵家要地,一点一点的失去,等到表哥的大手在身上肆虐时,才反应过来,红着脸夹着腿,不让他得逞。

    “不行啦……你怎么可以这样……咱们还没结婚啦……要是被人知道了,肯定会被人笑话死的……”杨玉奴挣扎的意念已经很薄弱,声若游丝,断断续续,只觉得全身都是滚烫的。面颊绯红,鼻孔里只有进气,很少有出气,胸脯鼓胀。感觉要爆炸了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好笑话的?我只是亲亲未婚妻,谁能说什么?呵呵,看你紧张的模样,想到哪里去了?”李青云过足了手瘾,差点把表妹剥成了大白兔,看上去非常有成就感。

    “讨厌啦,都不想理你了。”杨玉奴拉住被子,蒙住了头。见李青云现在虽然没有再进攻的迹象,但还有一晚上呢,她都不知道怎么度过今晚。直到这时才后悔。不该凑这个热闹的。

    等收拾妥当,走到餐厅时,已经七点多,虽然有些晚,但顾客依然不减。人来人往,热闹纷纷。

    这是一家川蜀特色餐厅,所有菜肴,都是麻辣味的。李青云和杨玉奴是本地人,吃这些正合胃口,却见旁边有一桌老外,吃得满头是汗。居然还有力气叫嚷“美味、棒极了”等词汇。

    李青云听这声音有些耳熟,仔细一看,没想到是白天见到的几个美食家,弗雷德和他的美食家朋友,以及两名翻译。

    弗雷德也看到了李青云,举杯向他示意。在这种场合。以他们的关系,举杯示意就行了,邀请同桌或者到桌边敬酒,就有些太热情。

    维克托显然没把这些规则当回事,见到杨玉奴出现。顿时眼睛亮了,拿着一瓶开口的红酒,和高脚杯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美丽的中国姑娘,你好呀。”维克多说着蹩脚的中文,叫来一个翻译,然后用英文说道,“能再见看到你,真的很荣幸。这是产自我们故乡的波尔多红酒,请你一定尝一尝,你们国家的白酒强太多了,那种又辣又烈的白酒,真不知道有什么好喝的,一点也没有贵族气息。”

    那翻译迟疑一下,还是如数翻译出来。

    李青云瞅了这货一眼,估计辣椒吃多了,辣得满头是汗,鼻涕还没擦干净,面皮红红的,一副欠揍的模样。说白酒不香?呵呵,那是这货没喝过真正的好白酒。

    杨玉奴能听懂大部分英文,又听到翻译解释一遍,才完全明白他的意思,顿时收起笑脸,对维克托说道:“你的贵族红酒我承受不起,虽然我不怎么喝酒,但喝酒还是会选白酒。”

    说完,看也不看维克多,专注的给李青云夹菜,两人说说笑笑,把端着酒站在桌边的外国男子当成了空气。

    李青云见这货还想说话,就摆摆手,不耐烦的说道:“没喝过真正中国好酒的二货,赶紧走开,你的挑衅之言,只会给你们的国家带来羞辱。等你品尝过开瓶百米香的中国白酒,你再来胡扯也不迟。”

    开瓶十里香有些夸张,但真正的陈年好酒,开坛或者开瓶之后,可以在百米外闻到香味。浓郁的酒香,远非果酒能够比拟的。而葡萄酒不管干红还是干白,不管酿造工艺有多大差别,说起原料,都是水果葡萄。

    维克托听不懂李青云的中文,不过从他的表情就可以推测出,应该不是什么好话。他把目光瞄向翻译,请翻译给解释一下。

    编译也不喜欢这个整天挑衅的外国人,有些怨气的说道:“维克托先生,你还是离开吧,在我们国家挑衅我们的国人,终归不太好。这位先生只是让你离开,毕竟你打扰他们吃饭,这是不礼貌的行为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礼貌?我只是请这位漂亮的姑娘喝酒,有什么不礼貌的?还是这位先生不太自信,怕我把他的女朋友抢走了?哈哈,这么没有自信的男人,干什么找这么漂亮的姑娘当女友?”维克托借着酒劲,极为猖狂的大嚷大叫,不但不离开,还拉了一张椅子,坐在杨玉奴身边。

    李青云的脸色当即就变了,这二货居然没把自己的警告当回事。于是再也不客气,脚在桌子底下,狠狠一踢,那张椅子顿时诡异的往后翻飞,扑通一声,正在酝酿甜言蜜语的维克托摔得满脸是血,碎裂的酒瓶玻璃片所得满身都是。